返回颤抖吧昏君的页面

颤抖吧昏君

第二百零三章 女魔头

官员斗争不影响百姓?

这话不好说对错,不过乾元帝做到了做一辈子皇帝,并未亡国,百姓除了偶尔暗骂骂乾元帝好奢靡,又去出巡享受或是谈论乾元帝丰富情史之外,并未有奋起造反。

白掌柜插嘴说道:“这是温大姑娘的生意,秘方等等都是温大姑娘的,王爷顶多就是同温大姑娘是合作者,听王爷的话,您打算夺了温大姑娘的生意!”

当年他没能帮温浪守住生意,可尹氏到底还陪了温浪十多年,给温浪生了两个女儿,夫妻之间的事,白掌柜不好过于掺和。

同温浪一个心思,白家出了一位皇后,弄得家破人亡,嫡枝血脉断绝,白掌柜绝不愿意看到温大姑娘嫁给皇子。

都说魏王没机会?

扯淡!

魏王真是实力并不弱,不是这么倒霉的话,魏王做太子的机率比谁都大,魏王做不成皇帝,温大姑娘更不能嫁他了。

在皇子中,谁赢谁输不好说,可魏王李湛输了,绝对是下场最惨的皇子,没有之一。

魏王看了一眼白掌柜,委屈得不行,就没人看好自己?一个个都阻止他亲近温暖,“生意自然还是她的,不过本王可以帮她经营,爷享受花钱的乐趣,也愿意享受赚钱的乐趣。

旁人看不好的事,爷做了,赚了大钱,爷就是把赚来的银子都扔水中,旁人也管不着。”

温暖点头道:“白掌柜,我的确没心思去经营生意,把印染这行业交给适合的人去经营最好,打开番邦国门,不单单是依靠征伐战争。”

魏王眼前一亮,抚掌大笑,“知爷者,温大姑娘!”

难怪他这么喜欢她,原来温暖懂他呀。

温暖连连摇头,“不懂,我不是王爷知己。”她只是结合上辈子的事说了几句话,怎么就成昏君的知己了?

前世,魏王控制不少番邦的命脉,用银子颠覆番邦朝廷,收买亲近本土的官员,或是拿银子在番邦制造两派分裂,然后他再派兵去劝和,兵马就此驻扎在番邦了。

不少番邦就是被他这么搞亡的,不过大多数还保存着原本的帝统,也只是名义上的皇帝罢了。

温暖压低声音道:“有魏王这么精明的人不用,再选人经营,我担心生意不仅做不大,白费了染料配方,更怕生意最后被人夺走。”

“魏王不会?大姑娘别以为魏王此刻对你好,他就没夺生意的心思,当年尹氏对你爹千依百顺,可最后她……”

“魏王看不上的。”温暖说道:“白掌柜不用担心,他的心大着呢。”

“可这些方子都是……”

“方子是我看书看回来的,也是工匠们费尽心血研究出来的,同我关系并不大,魏王愿意给我方子一笔钱,我拿出三分之二分给工匠们。”

“什么书上记载这样的方子?爷怎么没看过?”

“……神书。”

温暖故作高深,她能说是看客们给的小说?

其中有不少本都是穿越后发家致富文,她不懂穿越,但却是知道用后世成熟的配方改良落后朝代的工具配方。

就算权谋文中也少不了改良工具,有些小说很考据,把方子的改良写得清清楚楚,温暖只需要照搬就行了。

其实拿三分之一的银子,温暖都觉得有点烫手。

她对生活质量要求不如李湛高,银子够花就行,这些银子她打算买一些本朝的土特产,让看客们看看,毕竟本朝的银子无法给她续命。

魏王笑道:“行,还瞒着爷,迟早有一天,你就主动告诉爷。”

“呵呵。”

温暖也笑了,两人都在笑,都是自信满满,不知谁会输。

“生意还是你的,爷给你提供白布,印染出来的布匹,爷优先购买。”

李湛眼珠子动了动,“尹夫人这次损失太大,你的布一旦售卖,以前的印染大商贾怕是要睡不着了,他们……”

“偷方子?挖工匠?”

“没错。”

李湛点头道:“他们任何下作的手段都用得出,方子在你手中,你就是破坏整个印染行业的女魔头,可是方子若被他们得到,他们做梦都要笑醒,亏着你出身好,他们不敢强行逼迫,派人来抢,打不过你,知道方子的工匠就是关键了。”

“最好的办法,自然是……”

李湛方才还被工匠们指使的团团转。

温暖扬起眉稍。

“爷知道你下不了手,哪怕你可以保证工匠们的家人富贵三代,衣食无忧,也不会……换做以前,爷就帮你做了,几条命而已,如今,爷得多做善事,爷得活着,好好活着。”

如此,才能气死齐柔等等盼着他不好的人。

“秘方是守不住的,工匠有家人,有贪念,你哪怕给他们再多的银子,总有人会出更高的价值,甚至用他们的家人威胁。”

李湛遗憾叹了口气,“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们会为方子拼命。最好的办法拉拢一批人,共享方子,打击一批人。”

“王爷的意思是做整个印染行业的老大?”温暖反问道。

“对,以前这行业本就是安阳姑姑说得算,后被尹氏夺去,温大姑娘只要再夺回来,然后在用方子的人家中抽取红利,不想给的,不需要你说,用了你的方子的人自会解决。”

李湛笑道:“爷猜过几日,尹夫人就会招上白掌柜,到时候爷陪你一起去谈。”

“靖南侯不会帮她?”

“不会。”

李湛眸子亮得惊人,舔了舔嘴唇,“靖南侯其实比温将军更靠谱,是个好臣子的苗子,永远不会做让帝王为难的事。

说实话,他肯娶尹氏,挺让爷意外的,可能是看到你爹再也起不来,安阳姑姑回不来,这才被感情支配娶了尹氏,往日他是个很冷静,甚至冷血至极的人。”

“你说得是靖南侯?”

温暖同看客们都听傻了,“他冷静,冷血能爱慕上尹氏?”

“是不是继续看下去就知道了。”

李湛从脖子后面抽出扇子,敲了敲温暖的额头,“横竖温将军还在,会越来越好,你总会看明白他的,若爷是帝王,宁可重用靖南侯,也不用温将军。”

“我还不愿意伺候魏王呢,您不如陛下,还想做皇帝?”

温浪站在门口,提着食盒,冷冷说道:“王爷想得太多,也太美了。”

李湛一改方才的严肃,桃花眼眨起来,嬉皮笑脸,“还不能想想嘛,好歹爷也是皇子啊,不过爷不用温叔叔,却可尊重孝顺温叔叔,您地位永比靖南侯高,稳稳压他一头。”

温浪冷哼了一声,将食盒放到一旁,上前几步拽着李湛向外走:

“皇上交代我督促王爷练武,好歹王爷叫了我一声叔叔,我有几个压箱底的绝招教给王爷,遇见危险,也可保命。”

“爷还是不学了吧。”

“不成!皇上很看重你,我为臣子,也不能让皇上的儿子出了意外。”

李湛打不过温浪的,虽然他功夫也不错,不过比起温浪来,还差一些,何况就算他能打得过,也不敢下狠手。

未来岳父已经看自己不顺眼了,再伤了岳父的话,温暖会不会揍自己一顿。

庭院中,李湛跑,温浪追,一对狗子汪汪汪追着两人跑。

温暖拍了拍看呆了的白掌柜的肩膀,“习惯就好。”

白掌柜表示自己习惯不了!

……………………

几日后,温暖从被窝被祖母叫起来,红袖等婢女上前帮温暖梳洗。

“清醒点,早朝上出事了。”祖母眼底闪过一抹慌乱,轻声说道:“据说皇长子妃用心头血炼制丹药是给皇上准备的,皇上传你上朝。”

温暖似笑非笑哦了一声,惊醒看客们,又有好戏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