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虎帅的页面

虎帅

第五百五十五章 我不要了

正在叶青青办公室看报纸的盛开,突然接到许鹏飞的电话。

许鹏飞告诉他,在拆迁现场,发生了激烈的冲突,有两户人家,阻止了机械施工。

他们声称对市府给出的补偿不满意,要求加倍补偿,否则他们就不愿意搬走。

盛开听完,并没有觉得意外:该来的终归是要来的。

搬迁工作是由交易所在做,但拆除工作,是金叶集团与千禧基建签下的协议,由千禧基建负责拆除。

三个月的拆除,整体测量,设计等等工作,几乎在同步进行,拿下这块地,时间就是金钱。每耽误一天,都是一笔巨额的开销。

有人阻工,那么就会给工程进度带来很多不确定因素。

他不动声色的起身,对叶青青说道:“我出去一趟。”

叶青青正在忙着看报表,根本没有注意到他接的什么电话,听到他和自己打招呼,头都没抬就说道:“早点回来。”

盛开走到了门口,听到这句话,悄然回头看了一眼依然在埋头看报表的叶青青,心中闪过一丝甜蜜。

施工现场,一片狼藉。

经过韩城市府的努力,整个棚户区的居民都已经迁往了安置区。或者接受了赔偿,自行去购买房子。

也有人收到赔偿款后,对这个地方持观望态度,他们的想法就是,如果这个地方的开发不错,且房价不是特别高的话,到时候再在这里买一套房,也算是没有离开自己生活过的地方。

两辆挖掘机前,站着十几个人,一个个双手叉腰,显得愤懑不平。

挖掘机旁,也站着几个戴着安全帽的施工人员,他们是千禧基建的施工员与技术员。

许鹏飞带着十几个保安,站在一旁,看着事态的发展。

盛开驱车赶到,一看这阵势,分了三个阵营。

拒拆迁方为一个阵营,千禧基建为一个阵营,许鹏飞为一个阵营。

在那一群人的身后,立着两座破旧的楼房,与陆铭雪当初的家差不多,只是小些。

具体怎么赔偿,其实盛开并不是很清楚,不过,他曾经问过一次陆铭雪,知道她拿到了600多万的赔偿款。

这笔钱,在韩城买一套3居室,基本没什么压力了。

盛开来到挖掘机前,这些施工员、技术员并不认识他,警惕的看着他。

那些阻工的人也看向他,因为他们看出来,盛开应该不是基建队的,倒像是搞开发的老板,至少也是老板派来的人。

盛开左右看了一眼,见身边站着一个四十上下,戴着白色安全帽的女人。

他陪叶青青在万家的工地呆过,金叶大厦的工地他也经常去,知道戴白色安全帽的,是现场级别最高的。

他上前说道:“你好,我是甲方代表,我叫盛开,请问……”

女人说道:“你就是盛总?我是千禧基建委派的现场指挥,我叫邱雨。你来得正好,现在整个棚户区的拆除,已经推进了一大半。可今天进行到这里,被对面这伙人拦住了。他们说,市府的赔偿他们不但没收到,就算收到了也不会同意拆除……”

这个叫邱雨的女人,显然对对面的人感到有些厌恶,在介绍情况时,不停的皱眉。

“邱总,这里的情况,向市府的相关部门反应过了吗?”

“反应过了。”

“他们怎么说?”

“他们说,拆迁区所有的赔偿都已经到位,没有任何遗漏。如果有人阻工,那就让我们报警,让警务署的人来处理。我担心事态扩大,对以后的进展产生不良影响,所以一直在和对方谈判,争取能够和平解决。”

盛开点了点头,对她的这种处理方式表示认可。

这些人,为了所要赔偿款是假,前来阻工是真。

这也是钱来运等人针对金叶集团所使出的第二招。

就算报警,不过是现场调解,他们不构成犯罪,自然不能关押。最终不了了之,等你要施工了,他们又会跳出来……

如此周而复始,就会达到钱来运等人无限拖延工期的目的。

同时他也知道,那些部门里的人,一定被钱来运买通了,所以他们会找各种借口推脱,不会来现场进行处理。

原本这件事,他只要给何政军打个电话,让他命令那些部门里的人前来处理。可他想着,不管什么事情都找他,这么一件小事,还得惊动堂堂一个副市长,未免也太显得小题大做了。

他看向对面,有两人站在前面,应该是这一群人中领头的。在他们身后,站着十几个年轻人,一个个叉着腰、或抱着膀子,一脸轻蔑的看着盛开等人。

见盛开与邱雨说话,前面的一个年轻人大声喊道:“喂……对面的,是不是金叶集团的老板来了?”

盛开往前两步,看向对面那一群人,淡然说道:“我就是金叶集团的代表,姓盛。你们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说。”

先前那个说话的年轻人,脸上有一道刀疤,从鼻梁上裂开,显得有些狰狞。

他身边那个男子,左手少了两根手指,被齐根切去,看上去也不是什么善良人物。

两人看到盛开走了出来,站在那里摇摇晃晃的看着他。

刀疤脸说道:“金叶集团盛总,你们做生意要赚钱,但也不能不管我们老百姓死活吧?我们祖祖辈辈住在这里的房子,你们说拆就拆,事情可不是这么做的。”

盛开平静说道:“这一片是韩城市府规划用地,在拆迁之前,已经做好了赔偿和搬迁工作。我想,你们的房子要不就按照比例进行了补偿,要不就是发放了赔偿金……”

“啊……呸……”

不等盛开说完,断指一口浓痰吐在盛开脚前,往前一尺,直接就吐在了盛开的鞋子上了。

许鹏飞脸色一变,便要过来。

盛开举了举左手,示意他不要动。

“你们趁着我们年轻人不在家,忽悠我们家里老人,骗得他们签了字,领了钱!这房子,我们也有份,我们没签字,所有的协议和赔偿,根本不算数!”

他依旧平淡的看着对方,说道:“这都是按照市府的统一标准进行赔偿的,你们要是觉得赔偿不合理,完全可以去找市府申诉。现在户主在赔偿协议书上签了字,钱也已经领了,再来阻工,这就不对了吧?”

“我兄弟都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们是趁虚而入!谁知道你们对我们家里老人使用了什么手段,灌了什么迷魂汤?几百万就想打发我们,没门!”

刀疤脸一副耍无赖的神情,就差没指着盛开鼻子说话了。

“就是,谁不知道你们这些无良商家,与市府的人勾结,专门坑害我们老百姓!我们住了几辈子的房子,你们说买就买了,说拆就拆了?我还就是不愿意,你们不是有钱吗?给我们兄弟每人再赔偿500万,我们立即把路让开!否则,你们就把我们兄弟埋在这里。”

断指紧跟着说道。

他的这一段话,盛开不禁被气得好笑。胃口倒是不小,开口就要500万。

他当然知道,这不是这两人的真实目的,他们的真实目的,就是要阻止拆迁,让金叶集团蒙受巨大损失。

别说500万,就算是5万,这个先河也是不能开的。

关于拆迁补偿,市府是有明文的规定的,如果给他们多赔偿了,那别的住户知道后,肯定会找上门来。

盛开看向他们,戏谑的说道:“每人500万?”

两人倨傲的点头。

“够吗?”

盛开轻飘飘的说出两个字。

这两人一愣,你看我,我看你,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们一时想不明白,盛开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两人在心中迅速的盘算,他们是被人请来闹事的,闹一天,一人5000。500万,那可得坚持1000天……

这笔账,两人自然很快就掰扯清楚了,同时点头道:“够了。”

随即,断指说道:“我们说话算话,你给钱,我们立即走人。”

盛开嗤笑一声,摇头说道:“我觉得不够,一人至少得1000万……”

两人再次面面相觑,随即露出贪婪的目光,看向盛开,就差要跪下了。

盛开淡然说道:“不过,不是问我要,而是问那个请你们来阻工的人要。”

“你什么意思?”

刀疤愕然,这才发现被盛开调侃了。

“因为你们很快就要立功了,他当然得加倍感谢你们。”

盛开诡异的一笑,转身说道:“许总,通知向总,让他立即联系市府相关部门,就说这两座房子的这点地,我们金叶集团不要了。所以请市府立即将赔偿款追回,并解除协议。他们既然喜欢住在这里,那就让他们住在这里吧。”

许鹏飞会意,点头说道:“好嘞,盛总。”

果真掏出电话,去一旁打电话去了。

刀疤和断指一愣一愣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完全懵了。

片刻后,断指说道:“你别吓唬我们,你不要了?这是一块整体,留着这么一点地方,我看你们怎么开发……”

盛开淡然一笑,没有回答。

片刻,打完电话的许鹏飞走了过来,说道:“盛总,向总已经亲自去办了,没有问题。”

盛开看了那两人一眼,然后转身对邱雨说道:“邱总,这两座房子不拆了。但为了不影响我们整体的工程进度,我建议,你们用三米高的围墙将这里围起来,免得对他们的房子有误损伤,到时候又被讹上。”

邱雨轻笑一声,说道:“好,我马上安排,最晚在明天,这里一定会被围起来。”

盛开又说道:“邱总,我看了图纸,这里好像是要降下去7米多吧?”

“盛总好记性,的确是要降下去,这里原来就地势比其他地方要高……”

“为了他们房子的安全,我们后撤3米再围上吧,这样一来,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向挖掘机走去。

工地指挥员已经挥动手中旗帜,让挖掘机撤出现场,换地方推进……

刀疤、断指面面相觑,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盛开会来这么一手。

“你说,他们不会真的要退钱,不要我们的房子了吧?”

“不……不会吧……”

“我看他不是吓人的,这里可是60万平米,不差我们这点。而且……真要降下去7米,我们的房子……”

两人转头看看自己身后的房子,心中不禁有些发毛。

周围真要降下去7米,这房子成什么了?

而且,已经到手的500多万,马上又要退回去,那不是要了他们的命?

“兄弟,别傻了,钱柜集团都没竞争过金叶集团,刚才这个盛总,看上去就不简单……”

“是不简单,兄弟我虽然已经多年没在韩城混了,但认得那个人叫许鹏飞,他可是韩城一哥。他在那个盛总面前都是毕恭毕敬……”

“就是啊,许鹏飞真要动手,就凭我们这几块料……”

两人在嘀嘀咕咕,越想越后悔,越想越害怕。

刀疤掏出电话,拨出一个号码,片刻后,对着电话说道:“骆驼,你小子是不是坑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