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奉天承蕴的页面

奉天承蕴

第七十章 挖青皮

话语刚落,张阳便听见轰!的一声,从康十福手中飞出的符箓,轰然炸开,化作了一团篮球大小的火焰,一眨眼就扑到了挖青皮身前。

火焰临身,张阳顿觉热力惊人,头发汗毛都被烤的弯曲,连忙后撤避过。

再看挖青皮,同样不敢硬接,吱吱怪叫着朝着反方向逃去。

不过在张阳有些惊讶的目光中,发现那团火焰竟然也衔尾直追,仿佛具有锁定功能一般。

这东西他自然听过,此物名为烈阳神符,一旦发出之前锁定了气息,那便会一直追击。

即使在钦天监之中,也算十分珍贵之物,想不到康十福竟然舍得在这里用出。

张阳此时也一阵后怕,心说幸好刚刚他没有趁机偷袭,不然这烈阳神符他也没有把握避过。

荡妖部老牌校尉!终究是有些手段的,自己还是应该寻找更好的机会在动手。

只是刚才是怎么回事?那挖青皮为何不攻击自己?

难道是它能感应到自己身上有鬼类的气息?他只会攻击人类不成?

这怪物的感官竟然能敏锐到这种程度?竟然比之人族高手更强?

不提张阳内心纳闷,单数挖青皮,被烈阳神符衔尾直追,也显的有些惊慌,不断腾挪,发现甩不掉之后,它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忽的撞破房屋,钻进了屋内,烈阳神符紧随其后,点燃了房屋的同时,其上面的火焰,也被损耗缩水了一大圈。

“不好,想不到这怪物如此狡猾,烈阳神符不能奏效!”

“崔炳刚,你我一起动手,别傻愣着,一起追!”

康十福战斗经验丰富,只看了一眼,便知道烈阳神符完了,浪费了。

这东西好归好,但是终究是外物,追人击物却不能如同人一般灵活,很容易被抓到弱点,从容破之。

俩人这边追,挖青皮那边逃,在它连续在房屋之中穿行时,也不断点燃了一座座房屋。

屋内原本闭门闭户藏匿躲避的人,根本来不及逃跑,就被汹涌的火势吞噬进去,一时之见,大街上四处奔跑着火人,拼命的嚎叫扑打,却根本无法扑灭身上的火焰。

康十福神色冷漠,看也不看,只顾追击挖青皮,仿佛这事儿跟他完全没关系一般淡漠。

张阳倒是心有不忍,不过他也没办法扑灭这烈阳神符散逸出来的火焰。

片刻功夫,挖青皮连续穿行十多座房屋,将半个街道都点燃了起来,火借风势,风助火威,火势也在不断扩大中。

这时候烈阳神符的威力也终于消耗殆尽,凭空消失。

挖青皮被追了一路,背后的皮肤都被烤的焦糊一片,此刻愤怒之下,却也没盲目转回身进攻。

而是目光闪动,冲着康十福吱吱怪叫,随后身形变换,速度凭空再增三成,朝着方才那新人释放穿越箭的方向冲去。

见到这一幕,康十福反倒松了一口气,这怪物倘若真的赶杀回去,那它必死无疑。

经过这么长时间,想必其他人也都在穿云箭的指引之下到达了那里。

周建龙和郝中的实力虽弱了他一筹,但是再加上他和崔炳刚,那一定可以彻底围杀这只该死的怪物。

至于其他新人,早就被他看成了废物,在这怪物的速度之下,都是炮灰,根本就没被他考虑在内。

只是……..没等康十福和张阳赶到集合地,远远就听见了众多嘶吼声,以及激烈的打斗求救声。

“啊,我的腿,周大人,周大人救命啊!”

“该死,这是什么怪物,怎么竟然砍不死?!”

”啊,疼死我了,………谁来救救我……….”

娘的,又发生了什么变故,康十福也是一阵头大,闻听声音他便知道,事情出乎了他的意料,产生了新的变故。

等到他俩赶到时,晓是康十福见多识广,也被惊了够呛。

只见众人正在跟一群没了皮的人厮杀,这群人此刻眼睛都变成了如挖青皮一般的绿色竖瞳,浑然不似人类。

手掌之中也长出了黑色类似挖青皮的指甲,攻击之间,悍不畏死,好像根本没有痛觉一般。

纵使被荡妖剑砍劈的劈开肉绽,鲜血横流,也丝毫未影响速度,反而是趁机扑在人身上,不管不顾,挥动利爪疯狂撕扯。

场中众人是落了下风,这些没了皮肤的怪物,越杀越多,不断从周围窜来,加入了战团。

此刻众人已经死伤惨重,原本剩下十三人的小队,死掉了六个,重伤两个。

完好无损尚且有战斗力的仅剩下了五人,这五人之中除了周建龙,郝中,之前暗算队友的那个新人也在。

“这?…这是之前被剥了皮的那些人!”

“混蛋,我说那怪物为何转回身来斗,居然是在拖延时间!”

“这究竟是什么怪物,怎么会具有传染性!”

康十福见到这一幕,顿时有些慌了,口中骂骂咧咧,提剑便加入了战团。

张阳不动声色,也随之加入了战团,其实他内心明白,百鬼夜行经上面有过记载,这是挖青皮的诡异能力。

这东西半妖半魔,倘若被他的指甲所伤,随着时间的推移,便会逐渐转化成半妖半僵的怪物。

随着两大强援的加入,局势总算暂时稳定了下来。

这些怪物看似恐怖,其实也不是特别厉害,只是力气大了些,克服心理上的恐惧的话,并不难对付。

这也是那些新人慌乱之下,不断出错,才能被一口气围杀了这么多,不然鼓起勇气拼杀的话,断然不至于此。

不过他们也一时半会冲杀不出去,天知道这挖青皮究竟感染杀死了多少人,这群没了皮的怪物,简直杀之不绝,源源不断的加入战团。

随着时间的推移,之前被烈阳神符点燃的火势,也慢慢开始蔓延了过来,大量的浓烟顺着风向飘荡过来。

众人视线受浓烟遮挡,又被黑烟一腔,顿觉胸口气闷,喉咙发痒之下猛的咳嗽起来。

张阳到没有这方面顾虑,事实上在他的鬼眼运转之下,这点浓烟完全不能遮挡他的视线,在他眼中,任何东西依然纤毫毕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