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花重大明的页面

花重大明

第370章 刘真殒命

“你这是什么意思?”红石一把抓住陈亨胸前的衣服,在那怒气冲冲的一瞬间,他把陈亨归到了刘真一类——对马二雨不善的那一类。

“你不是说她很安全吗?”

“放开!”陈亨伸出一掌朝红石挥去,一直以来,他对这个不敬重老人的家伙十分反感。

红石松开陈亨的衣服,后退一步,他的理智说服了一切冲动:“陈佥事,对不起,我很担心马二雨,请带我去找她!”

“走!”陈亨头也不回,大步向营地的西侧走去,虽然讨厌红石,但他已然身在其中,不得不做完红石要他做的事。

在刘真的营帐外,陈亨伸手拦住了红石,好心的劝告:“等一等!你不能就这样闯进去大闹一场,会惊动其他将士。这四周全是士兵,就算你杀了刘真,你也会被他们活埋。”

“我自有分寸!”红石没有理会,一把推开陈亨,进了营帐。

“你……”陈亨没有跟着进营帐,而是为红石守在了营帐口。

刘真正在独自下棋,这种自己与自己的博弈是他在军中最大的乐趣之一,凭借着推敲他臆想出来的五花八门的动机,他有了看透敌人心思,挖出潜在内奸的过人智谋。

“来者何人?”刘真手捏黑子,紧盯盘面,眼皮抬也不抬。

红石没有回话,也没有正眼瞧刘真,他的眼睛落在墙角被绑在木架上的马二雨身上,她披头散发,手指和脚趾血迹斑斑,惨白的脸像是正在鬼门关旁徘徊。

“二雨!”红石心急火燎冲到马二雨身旁,解开绑在她身上的绳子。

刘真将手中的黑子扔向红石,同时操起大刀,怒发冲冠:“你是什么人,竟敢闯进本将的营帐!”

红石无视刘真的恼怒,轻轻一挥铜棒,黑子落在地上碎成几瓣。

“二雨,你怎么了?”他用另一只手抚摸着马二雨的额头,把她散乱的头发拢在耳后。

马二雨睁开眼睛,红石的身影虽然模糊不清,可声音却清晰可辨,她的嘴角轻轻抽动:“红石哥,真……真的是你吗?我……不是在做梦吧?”

“二雨,是我,我来救你了!”红石抱起马二雨转身就走,刘真的大刀已经不识时务的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贼子,往哪里跑!”刘真挥刀向红石砍去,红石侧身闪过,他不想恋战,只想带着马二雨尽快离开这里,替马二雨疗伤。

刘真威风八面的大刀扑了个空后,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线,迅速以摧枯拉朽之力反向劈杀。

红石无奈放下了马二雨,横扫铜棒,格挡大刀。

刘真虎口发麻,踉跄了一下,赤红的脸瞬间阴沉下来,手握棋子时的从容淡定无影无踪。

他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强大的对手,仅仅一次交手就让他明显落于下风,如果继续交锋,结局可想而知。

不过他绝不会认输,以他这把年纪最好的结局便是归隐田园,然而只要站在战场上,站在军营中,他最好的结局要么凯旋而归,要么以身殉国。

正当他从一生的丰富经验中积极调动最适合的应急谋略时,红石的铜棒从三尺之外移到了刘真的鼻尖下,直指他的咽喉,再也没有给他抽丁拔楔的机会。

沉重灰黑的毡毛帘子外面,几个黑影疑虑重重的走开,那是刘真手下忠心耿耿的士兵,他们听见动静,往刘真的营帐走来,但却被陈亨喝令离开。

“哼,本将早就知道你是个奸细,陈亨是个叛徒!”刘真的刀尖在地上的马二雨和门口的陈亨之间来回划动,他恨不得两刀,结果了这两个人,但是他知道鼻尖下的铜棒会比他的刀快的多。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在这场角逐中,他曾经发现了破绽,不至于落下迂腐无知的笑柄。

“你又是什么人,燕王的走狗?”刘真把不能手刃奸细和叛徒的怨气撒在了红石身上。

“我就是我,我是一个自由人,你最好让我和马二雨走,你不是我的对手。”红石怒目相视,他不想和刘真废话,有关奸细与叛徒的游戏与他毫无关系。

“自由人,哈哈哈,原来燕王的走狗都不想承认是他的走狗啊!”刘真仰头大笑,在对敌中失去了优势,他只能靠着逞口舌之能维护自己的自尊。

“刘真,你怎么激我,我也不会杀你,放心吧,或许你的这条老命会死在燕王手上,那是你们的事,我走了!”红石淡然一笑,转身又一次抱起马二雨。

“你……畜生!口出狂言的畜生!”刘真怒不可遏,喷出一口血来,他受到了有生以来最不堪的侮辱,当对方说不杀他的时候,他觉得这比要了他的命还可悲。

刘真的大刀往前一送,但已气力不足,铜棒轻而易举的就将刘真和他的大刀逼退。

“别拦着我,否则……”红石的警告还未说完,刘真就又一次向前横扫,他的刀和他的步伐都在颤抖,但他依旧试图抓住微乎其微的机会将红石拦腰截成两半。

红石挥出铜棒,“咚”的一声,铜棒打在刘真的右肩上,刘真失去平衡,重重摔在地上,他脱臼的右肩已然不能再怜悯主人的痛苦。

红石再一次用铜棒指着刘真的咽喉:“别白费功夫,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刘真没有动弹,咧开嘴发出一声惨淡的冷笑,鲜血渐渐从他的嘴角往外渗出,一双瞪大的双眼似乎在寻找最后一点尊严,他模糊地想起营帐外对他奉若神明的下属,想起奉天殿里对他寄予厚望的皇上,他的心揪成一团,在惨淡的冷笑中四分五裂。

“不好!”红石低呼一声,放下马二雨,蹲下身去查看刘真,发现一根铁刺深深扎入刘真的后脑勺,他已经没了气息。

红石摇摇头,转过身抱起马二雨,冲出营帐。

陈亨目瞪口呆,立即冲入营帐,看见倒在地上的刘真和从他的后脑勺缓缓向四周蔓延的血液,顿时抛弃了红石带给他的重重顾虑和疑惑,决定即刻召集叛军,投身燕王的军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