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花重大明的页面

花重大明

第369章 不可理喻

花重大明第369章不可理喻夜阑人静之际,红石来到了松亭关的驻扎营地,在逼问了一个魂飞魄散的士兵之后,他出现在了陈亨的营帐内。

此时,陈亨正在踌躇满志地策划反叛的细节,他手中的笔在几个重要的名字上画下记号,他们也是他争取的对象。

“陈佥事!”红石突如其来的招呼令陈亨心惊,他的笔墨污浊了面前的名单。

“你是谁?”陈亨扔下笔,往旁侧跨出一大步,从架子上取下他的长戟,对准了红石。

“陈佥事,莫慌张,我是燕王的人。”红石伸出一只手阻止陈亨。

“燕王的人?大胆,你竟然敢到南军的军营里来找死!”陈亨挥出长戟,红石侧身闪过。

“有没有一个姑娘找过你,交给你一封信?”红石不理会陈亨的拔戟相向,一心只想找到马二雨。

“信?哪有什么信?满口胡言!”陈亨打量着红石,不敢轻易表露心迹,因为暗中试探是军中常有的事。

“那个姑娘叫马二雨,她是帮我来送信的!”红石的头上冒出冷汗,如果马二雨真的没有来过军营,他不知道还能到哪里去找她。

“不认识!”陈亨坚决的态度无懈可击。

红石紧咬嘴唇,铜棒在地上划出半道弧线。

“陈亨,你我已分别十八载。当年,我还是个不谙世事的毛头小伙,我记得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殿下,陈亨不才,但有赤胆忠心,愿誓死追随殿下。’如今,你我天各一方……”

红石朗朗读出朱棣给陈亨的信,仔细端详着陈亨一点一点改变的神情。

陈亨扔掉长戟,走到红石面前,蹙眉凝神,压低声音说道:“小心隔墙有耳!你真的是燕王的人?”

红石点点头:“二雨?她在哪?她现在怎么样了?”

“她……被刘真抓走了。”

红石心中一沉:“刘真?他在哪,我要去救二雨!”

“你……你先别急,她被关在刑房里,不过,她很安全。她谎称是我的外甥女,刘真半信半疑,但也不敢随便动她。”陈亨收起了长戟,将长戟放在兵器架上。

“刑房?关在了刑房,你还说她安全!”红石几乎吼叫起来,陈亨迫不得已用手捂住红石的嘴。

“刘真不敢动她,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找机会把她救出来!”陈亨不悦,面前这个后生晚辈对他很是不信任,不过红石是燕王的人,陈亨把自己的不悦只放在了心中。

“她有没有受苦?”红石是个懂得察言观色的人,但此时他却无法顾及陈亨的感受,他已经放弃了复仇,放弃了燕军,只在意马二雨。

“没有,我吩咐过士兵,没有人敢对她动武。”陈亨义正言辞。

“刑房在哪,我得去救她。”红石边说边转身走向门口。

陈亨一把拉住红石的胳膊,汇报最新情况:“我和徐理、陈文商量好了,愿意投诚燕王……”

“你不用和我说这个,自己考虑吧,我是来救二雨的。”红石甩开胳膊,没有再给陈亨反驳的机会。

“什么?”陈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的疑问在红石融入黑夜的背影中孤独地降临,但没来得及在心中扩大,他便当机立断反省了这一切都源于自己言辞闪烁,尚未表明坚定的决心,于是快步追上红石。

“我愿意投诚,效忠燕王!”他的声音压的很低,但是很急迫。

“陈佥事,你自己去找燕王,快告诉我刑房在哪。”红石连头也没回。

陈亨愣住了,看来这与他的决心无关,也与他的表态无关。

他想起了自己坐立不安的几个时辰,想起了和徐理、陈文刚刚立下的豪迈盟誓,想起自己在这个年龄下了多大的决心才抛却生死做出这个决定,他的脸瞬间煞白,一股怒气翻涌上心头,他毫不客气的伸手抓住红石的一只肩膀。

“小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那个小姑娘冒死来到这里,替你把信交给我。你,你竟然说此事与你无关?”

“陈佥事,燕王真心希望你投诚,不过这真的与我没有半点关系。”红石转过身,急促的口气缓和下来,似乎刚刚意识到老人的心痛。

“我只想救出二雨,她就像我的亲妹妹一样,求你帮帮我。”他真诚的望着陈亨,心中担心马二雨的焦虑不言而喻。

陈亨大口喘着粗气,试图在红石焦急的眼神里寻找答案,但是一无所获,他不明白为何如此重大的情报对红石来说却一文不值,难道他的投诚就是一文不值的吗?

但最后他打算隐忍,暂时妥协,先带红石找到马二雨,指望着一切都会在那之后迎刃而解。

“我带你去。”

刑房外,两个百般聊赖的守卫正在畅聊人生,穿梭在对家乡的记忆中,偶尔回到现实抱怨不尽人意的境况。

陈亨来到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才闭了嘴,左右为难的神情立即挂在脸上。

“陈……佥事,您有何指示?”其中一人问道。

“本将要问一个罪犯的话!”陈亨仰头扩胸,神气十足。

“陈佥事,实在抱歉,刘都指挥吩咐过,这几日您不许进刑房。”守卫战战兢兢,担心刚才的玩忽职守被陈亨当成把柄抓在手里。

“混账!本将连进刑房审问犯人的权利都没有了?你们俩是不是不想活了?站岗时竟敢闲聊,来人,拉下去打三十大板!”

“属下知错,求陈佥事饶属下一回!”两个守卫单膝跪地,抱住的双拳瑟瑟发抖。

“让开!”陈亨从两个守卫中间跨过,回头一瞥,“站好岗,下不为例!”

“谢陈佥事!”两个守卫如释重负,摸了摸屁股,庆幸刚刚从三十个大板下逃之夭夭。

红石躲在不远处的一堆木屑旁,心焦似火等待陈亨,手中的铜棒不安的撩起一圈碎屑。

陈亨在刑房里的时间比料想的多得多,红石隐隐的感觉到尚未可知的祸端正在迫近。

“马二雨不见了!”陈亨跑出刑房的时候神色慌张,夜漆黑一片,他惊恐的眼睛却清晰可辨,“被刘真抓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