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花重大明的页面

花重大明

第363章 渐渐融合

花重大明第363章渐渐融合“我……红石哥,我练武是为了防身,保护我弟弟,替殿下的大业出力。”

马二雨心惊肉跳,红石的咄咄逼人和冷若冰霜令她几乎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她赶紧伸手扶住墙。

“殿下的事轮不到你管!你知道血肉横飞的战场是什么样的吗?你可以绣花、做精致点心,甚至读四书五经,可你为什么想要上战场?”

红石这一次没有沉默,而是歇斯底里的爆发,四溅的火星灼伤了本就是惊弓之鸟的马二雨,她终于知道是哪两个字成为引爆炸药的火线。

是“殿下”两个字,红石与殿下有矛盾了吗?二雨疑惑不解,当她在松亭关100多里地外遇见朱棣的时候,并没有从朱棣脸上看出他与红石有任何芥蒂,相反他还鼓励自己到松亭关寻找红石。

马二雨不敢再出声,也不敢再多看红石一眼,转过头,扯着自己的衣角默不作声呆立着。

在两人僵持了半个时辰之后,红石低沉的声音像是冰雹落在马二雨的身上:“二雨,你回去吧,回到殿下身边或者回到北平。”

“红石哥,你……到底是怎么了?”马二雨的声音很小,含糊不清,她拿出了惊人的勇气询问红石,因为她始终不能把过去那个通情达理,英姿飒爽的红石与现在这个暴躁易怒,难以琢磨的红石联系在一起。

“不想再像以前那样活着。”红石垂下头,用手托着额头,声音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坚定。

“哦……”马二雨心中顿时感觉到些许宽慰,甚至是暗喜,因为红石并非讨厌她才如此对她。

“那……你不跟着……打天下了?”马二雨小心翼翼地避开忌讳的“殿下”两个字。

红石摇了摇头。

“红石哥,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突然……”马二雨走进红石,看见红石沮丧的样子,她有种要安慰他的冲动,自己心爱的人伤心难过,她的心也感觉到隐隐作痛。

“人生总是有好几个转折点,我经历过,也一直在改变自己。”红石摩擦着额头心烦意乱,其实面对此时此刻的这个转折上,他还未做好准备,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可是,他们期盼着你回去……大师、世子、朱将军……”马二雨一时间没有领会红石所说的话的含义,她沉浸在以前那个共同浴血奋战的燕军的团体之中。

“他们……只是我生命中的过客。”红石抬起头,望着马二雨,试图从她那双柔情似水的眼睛里看到他们共同相信的东西。

“红石哥,那……我也不回去了。”马二雨的眼睛里没有红石寻找的东西,不过红石发现了另外一样珍宝——他从来不曾在意,但是它却一直就在那里。

马二雨对他的关怀超越了朋友和家人的界限,她的眼睛中闪烁着深深的爱恋,只愿付出不期待回报的爱恋。

“红石哥,我说的是真的,其实我也厌倦了那种生活,天天打打杀杀的。我知道红石哥为什么不想回去了,这个镇子真的挺好。”

在红石的凝视中,马二雨感觉双颊发红,她慌乱的走到窗边,望着窗外的夜色,那里没有喧闹熙攘的人潮,只有在黑暗中无尽延伸的街道和星罗棋布的夜空。

又是一阵沉默,马二雨在想红石是不是了解了她的心意,红石在想要怎么和马二雨说清自己的改变。

“对了!”马二雨想到了唐之淳写给红石的诗,她急切地从怀中掏出那张合页,因为终于给红石带来了与燕军无关的消息而兴奋,“给你!松轩公子。”

“松轩公子?”红石瞪大眼睛,努力回忆一时即兴取的“松轩公子”的出处,他没想到一个老先生会把这个不经意的名字记在心里,也不会料到老先生还给他带来了只言片语。

“红石哥,别这么看着我。我到南天门的时候遇见了那个老先生,他让我交给你的。”

“是他?”红石伸出手,接过了信,眼睛落在力透纸背的刚劲字迹上,一直不能开怀的脸终于柔和起来。

“他是个很有智慧的老先生,他……教了我很多做人的道理。”

“嗯,我看他也有这种感觉,像仙人一样超凡脱俗,红石哥,你和他认识多久啦,他这就开始怀念你了?”

“友谊不在时间长短,在于两个人是否有相同的信念。”红石一字一句读着唐之淳给他的诗,反复斟酌,每一个字对他来说都是世上无价的珍宝。

“嗯,红石哥,这个道理我懂……”马二雨又不由自主的开始脸红,心中庆幸自己和红石之间也有这种友谊。

深夜,天边璀璨的星空中不计其数的星星正在孤芳自赏,其中有两颗悄无声息掠过浮云,在难以抗拒的引力下慢慢接近。

接下来的几天里,马二雨没有再提起燕王和北平,她与红石白天穿过大街小巷,农田村庄,夜晚伴着烛光小酌美酒,在无声的默契中,他们尽情感受美妙的生活,直到临睡前的那一刻。

在各自的房中,他们有了各自的忧愁。

望着空荡荡的屋子,红石意识到自己精心营造了一个不见天日的蜗舍荆扉,凭借着麻醉自己和遗忘过去,他躲在里面自得其乐。

然而总有某个时刻,他的神经会忽然不受控制,从他的体内像蛛网一样四处延伸,在触碰到最敏感的边际时,它们随即快速蜷缩起来,躲进他的躯壳,安静下来,不再蠢蠢欲动。

与此同时,马二雨也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她回想起弟弟马三保遭受宫刑的那一刻,她心中充满的仇恨和立下的誓言。

她回想起她加入白莲教时,她用多少眼泪来感谢老天,白莲教的宗旨和她个人的宗旨是那么吻合——推翻大明王朝——她对弟弟浓烈的爱,对明王朝汹涌的恨都能得以实现。

她还回想起第一眼看到红石时,她心潮澎湃,彻夜难眠,她看到了红石的眼里有着和自己一样深的仇恨,她知道他们是同一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