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他与路的页面

他与路

无题

良提着两个恶鬼的头颅回来了。

他把那两个滴着黑血的玩意儿交给军队的交接人,一个留有小山羊胡子的军官。

他看着那个军官,不紧不慢地说,这是我和凯两个人的斩获。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在撒谎,但他就是说的从容不迫,军官自然不傻,沉吟片刻之后,说,“可以是可以,但我要他亲自走过来,把头颅上交给我。”

良摇摇头说,“不行,他病还没好,没办法自己走路。”

“有什么办法,我一人就能解决,不用麻烦到他?”

军官说,“证明你的非同寻常,光是一个人的价值就远高于两位优胜者的价值,值得军队为你破例。”

“如何证明?”

“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再拿多一颗头颅来,”军官说,“不过,大可不必如此,以你目前两颗头颅的成绩,今夜之后,你的地位定会高于普通的新兵。”

“大人是慧眼识珠的高明人物,绝非庸人,自然会给予你最好的条件,最丰富的资源。”

“在培养人才这方面,军队从不吝啬...”

“杀多一头,就这样么?”良不耐烦地打断了军官的话。

他定定地直视这个男人的眼睛,眉宇微蹙,隐隐流露着些许的怒意。

似乎假若军官再多说两句用不着的话,他就会用拳头堵住这个级别比他高上数级的军官的嘴巴,省得他继续浪费口水。

“还有别的附加条件?”他淡漠地开口。

“没有。”男人摇摇头。

“早说。”良随手丢下手里的头颅。

在所有人错愕的注视下,他面无表情转身离去,重新走向战场的方向,行事风格雷厉风行,倘若没有必要,甚至连说两个字的功夫都没有,懒得多费口舌。

从凯昏迷醒来之后,‘固执’和‘孤僻’仿佛成了良的代名词,尽管从表面上来看,他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和以前那个留在记忆中的良没有半点出入。

但凯能确切感受到,某些深埋在骨子里的东西是变了,无可挽留地改变了。

以至于现在的良不再是以前的良,以前的良仿佛是掉到了时间长河里,本该溺死,但因为慈悲为怀的河神出于怜悯,格外开恩,特意更换过来的一个金属制作的良。

战场上,他坚硬如铁,金石难开,犹如一把阔剑般,浩然降落,直斩在胶着的战斗当中,横切出一条泾渭分明的直线。

这一刻,包括敌人和友方在内,所有在明在暗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把目光聚焦于他,眼神复杂,意味莫名。

胆大的人和凶煞的鬼为他的到来而感到兴奋,战意澎湃,胆小的人和弱小的鬼则下意识地后撤,避免遭受波及,沦为失火的城门下面被殃及的池鱼。

...

“怕死又不是错,害怕被干掉自然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坐在凯旁边的新兵说,“想想看,就那样不明不白地死掉了,多冤枉,虽然继续这样活下去,也不见得会有什么盼头,可还是不想死...”

“为什么呢?”凯说,“该勇敢的时候就该勇敢,该不勇敢的时候就不勇敢,人的一生,本就有所定数。”

“该有的终究会有,该来的,尽管放开双腿,不要命地跑,也躲避不了。”

“在你生下来的时候,你的一生,包含你的死在内,早已是注定了的,写好的结局就在你不知道的未来等你。”他声音发涩地说,阴晦的字词仿佛毒蛇倾吐出的信条。

“就像守夜的人看见死亡走来,于是从梦里醒来,爬上钟塔,敲响丧钟。”

“事实上,根本就没有时间,也没有所谓的空间,有的只是朝向一个终极目标的进程,你按部就班地往前走,以为自己在消耗时间,实则不然...”

“你只是按部就班地朝向‘死’这一目标,循环往复地向前挺进罢了。”

“按你这种说法,”新兵说,“既然我的死是已经注定好的了,那就更应该放心大胆地往前冲,跟着那些人一起去送死。”

“反正该死的人怎么都会死,不该死的人,怎么都不会死,对么?”

凯抬起眼帘,沉默地凝视着他,没说正确,也没说错误。

....

响螺样式的重锤轰隆落地,砸出死寂般的破灭。

依附在重锤表面的突刺凌厉地穿透又一具年轻的肉体,堪比数匹烈马的破坏力崩碎骨骼,犹如伸向死亡的触手,四平八稳地扎入大地的之下。

那位还没死绝的士兵眼睛睁得大大的,眼白内的血线因为用力过度而条条绽出,剧烈的痛意在体内激荡着,他颤抖着张大五指,玩命地扒拉着面前的沙土。

意识迷离之际,他似乎仍然抱着希望,仍然妄想着要逃出去,离开这个砸在身上的响螺,离开这处战场。

回到安全的地方去,回到家里,回到从前那个未被战火波及的村落。

他的嘴里在呢喃着,声音一如他的视野一般含糊不清。

断断续续的血沫从他的嘴角处溢出,心跳越发乏力,眼睛在渐渐微弱的嗓音中失去了吸引光明的能力。

黑色的瞳孔随之放大,死亡铺张而开,纷纷落下,仿佛白色的花瓣,轻吻着他那流淌着热泪的脸。

马上就要死去了,这个倒霉的人。

“救...救救我...”他说,“娘...我想...”

“回家。”

可他的呼喊注定了没有人可以回答,因为他的老娘早在很多年已经死了。

死在一场忽如其来的战火里。

死掉的人不会再说话,哪怕是呢喃和梦呓般的细语都不会再拥有,所以,怎么可能会有回应啊,这个世界上显然不会再有会因为听到‘娘’这个称呼而回应他的人了啊。

死了就是死了,死了就是什么都没有了啊,而发生在人生中的每一次失去,都极有可能意味着不再拥有。

这是每一个活着的人都应该知晓的事情,可为什么总是会忘记,会像个傻子似的,一厢情愿地抱着期待,希望在某一天闭上眼后,再睁开眼,会看到那些曾在他的生命中逝去的人出现在眼前。

说着熟悉的话,做着熟悉的表情,就像她们从未离开过那样。

也可能正因为人是那样的健忘,所以站在家门口等候的寡妇会变成石头吧?

被后世的人称为‘望夫石’,被赋予一个美好的名字,寓意深长,代表着忠贞不二,至死不渝的爱情。

可在这些美好的后面,背负的却是沉重的痛苦,求而不得的空洞,以及一次又一次,恍若没有尽头的失望。

直到最后,寡妇走完了她余下的人生,也没能再看到当年那个信步走过家门的男人一眼,而那些积郁在心中的遗憾,则像是她所有的外物那般,生不带来,死不带走,被固执地留在世间。

经过万千岁月的积累,无穷无数的遗憾聚集在一起,终于演变成为恶鬼,凶煞,甚至妖魔,在大地上张牙舞爪,再次袭击后世的人们,逼迫他们在死之前留下同样固执的...

怨念。

而杀死它的那头恶鬼,是众多趁夜来袭的鬼怪之中的最强者,有着青面獠牙的头部,细长的舌头吐露在其中,阴冷地嘶嘶作响,往下便是猿猴般壮硕的胸膛,隆起的肌肉上覆有密集的黑鳞,左右两侧的双臂,末段并没有人类特征的手掌,取而代之的是一对骨刺狰狞的响螺,却又如猿人一般能够直立行走。

不仅如此,它的臀部还长有一条粗长的蜥尾,急躁不安地左右摇摆,力度难以预测,但在途中与它相遇过的石头,无一不被轻松击飞、撞裂。

无论如何,都是难以将它与正常的生物归类。

它的出现仿佛就是代表着地狱的降临。

绝望的深渊开裂在这些新兵们的面前,倘若再不逃跑,死亡就会从黑暗里探出无形的手,攫住他们的脚跟,残忍地把他们拉到无边的黑暗深处。

“少主,”老者和军队的主人站在某个无人注意的角落里,注视着那些因为过度恐惧,呆立在原地,不敢动弹的新兵们,“新兵入营第一天便召唤来此等鬼物,是否有些操之过急,以此造成的人员亏损,以及赔偿的体恤金数目,可是不少。”

“让这些未经受任何训练的人去挑战‘鬼蜥’,无异于分发刺刀,命令他们切腹自尽,从对局的初始,胜利便已荡然无存。”

“毫无活路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