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从被雷劈开始的稳健成神的页面

从被雷劈开始的稳健成神

第二百二十章:丰厚的奖励!再见佳人!

晶莹剔透的颗粒晶体模样的灵力,充斥着东方仁甲的经脉,使得东方仁甲所有筋脉暴涨,仿佛要爆开一般。

时机已到!给我破!!!

“空!”似有沉闷的空鸣声响起。滂湃的无形气浪爆开,东方仁甲晋级王阶,成!

一直注意东方仁甲的方露,看到东方仁甲突破到王阶,不禁的感到惊讶。先前看到东方仁甲的修为的时候,方露还以为东方仁甲只是有意隐藏自己的修为,实际上的修为绝对不是帅阶。

然而,现在亲眼目睹东方仁甲的突破,方露才发觉自己先前的念头是有多么的尴尬。

没想到这家伙的修为真的这么低,可是…他先前只有帅阶的修为,又是怎么打出堪比皇阶的力量呢?

方露越想越想不通,想不通东方仁甲为什么会这么强。如果每个人都像东方仁甲这么变态的话,那么修为的划分又有什么意义?

方露开始质疑修为阶级划分的真实性,甚至还怀疑自己的修为是不是假的。

感受着体内传来的强大力量,东方仁甲会心一笑。“终于突破王阶了!”

“叮~”天罚系统的冰冷机械声响起。

“检测到宿主进阶大段位。进阶大礼包已发送,请查收!”

闻声,东方仁甲直接进入神识空间,并查收奖励。

大礼包奖励:

乾坤造化丹(小):99枚

极影斗篷:无阶无形,可隐可现;可变化任何形态,并融入穿戴者体内。有隐藏气息的功能并免疫所有非物理伤害(混沌之力除外)。

乾坤百炼:乾坤百炼,无物不炼。大成,可造化乾坤,炼就阴阳,开辟寰宇。

秀灵丹(小):一枚。大幅度提升服用者全方面悟性。

这个大礼包的东西不多,只有四种。可看完这些东西的介绍,东方仁甲欣喜若狂!

这四种随便一种,都可以说是神品中的神品。这么高价值的的礼包,让东方仁甲都觉得不真实。

一直被坑的东方仁甲,现在觉得自己找到了真爱。不过,当东方仁甲回过神来的时候,东方仁甲二话不说,直接对音无形附身一拜。

“多谢师尊!”

显然,东方仁甲看出来了,这不是真正系统会给他的奖励。

对比音无形没有出现之前的奖励,东方仁甲并不觉得是因为等级高了才给他这么好的奖励,这些奖励这么华丽,显然有别的因素。而这个因素,毫无疑问是音无形的馈赠。

音无形看着东方仁甲,微笑道:“我没有做什么,这些奖励本来就是给你准备的,我只是把它提前了而已。”

“如果不是师尊,我猴年马月能够得到这些都不知道呢。所以,还是要感谢师尊。”

“别感谢了。赶紧签收,然后就出去,你的比赛要开始了。”

“是!”

东方仁甲使用礼包,极影斗篷直接融入他的灵魂,乾坤百炼也是直接领悟。

回到现实中,台上的战斗已经结束。

玖霜与龙昊的战斗,龙昊胜!

仅三寸与冰玄姬的战斗,仅三寸胜!

三强决出!中场休息一个时辰。而后,三根刻有东方仁甲、仅三寸、龙昊他们三人的名字的木签,在空中飞舞旋转。随后,龙昊与东方仁甲的名字撞到了一起。

“仅三寸轮空,东方仁甲对龙昊!”裁判宣布结果。

东方仁甲与龙昊登台。

龙昊向东方仁甲附身一拜,东方仁甲回礼。随后,只听龙昊如此言说:“东方师弟的战力毋庸置疑,我本该直接认输。不过,听说以前封锁边城的军神大阵就是东方师弟破的。

我这里有一个由军神大阵感悟出来的阵法,就算是皇阶高手落入阵中,也无法轻易脱身。

我恳请师弟给我时间布阵,并请师弟破之。”

东方仁甲忍不住笑了,说道:“我如果说不呢?毕竟,我为什么一定要答应你这么麻烦的事?自讨苦吃可不是我的风格。”

听到东方仁甲的话,龙昊取出一张紫金卡,说道:“这张卡里有一百极品灵石。若师弟破阵成功,这张卡就归你。”

“成交!”东方仁甲直接同意,没有半点犹豫。

其实东方仁甲还可以继续讨价还价,毕竟龙昊拿出来得这么豪爽,就意味着他还可以拿出更多。

不过,取之有道。东方仁甲不会贪太多。

贪婪人之本性,可贪婪没有约束,被放纵,那么它就成了罪恶的源头。

由此,东方仁甲没有进一步所求,毕竟吧,东方仁甲怕自己贪婪成性。

得到准许,龙昊开始布阵。

然刻钟的时间,转眼即逝,龙昊的阵法终于完成。

准备时间这么久,东方仁甲等的发慌。不过好在阵法已经成了。

“师弟,阵法自成。请~”龙昊邀请道。

东方仁甲轻笑一声道:“好。就让我看看你这阵法行不行。”

东方仁甲踏入阵中,画面突变!东方仁甲看到一片辽阔平原,平原上有千军万马在相互厮杀,厮杀的声音不断传来。东方仁甲眉头紧皱。

不简单!好真实的声音,如果不是我的精神力够高,还有极影斗篷的加护,恐怕就被这声音和画面融合,并成为它的一员。

东方仁甲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龙师兄,这幻阵不行,整点别的花样吧。”

东方仁甲话刚说完,辽阔的平原便被烧起一阵燎原大火。转眼间,大火将一切笼罩。

画面再次突变。

现代化的楼房大厦拔地而起,汽笛声从东方仁甲身后传来,车辆快速行驶交错。

东方仁甲神情忽然恍惚,熟悉的声音传来。

“青,你发什么呆呢?赶紧走吧,小昊他们都在等我们呢。”

闻声,东方仁甲身形猛然一顿,眼中似有泪光闪烁。转身望去,只见一位绝世娇容之貌、仪态万千的绝美女子,正面带微笑的看着他。

望着熟悉的脸颊,东方仁甲热泪盈眶,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

“娜…真的是你吗?”东方仁甲的声音有些颤抖,情绪激动。

被称之为娜的女子,面带笑容,道:“你想什么呢,不是我还能是谁。”娜上前擦掉东方仁甲眼角的泪水,嗔道一声“你看你,多大的人了,眼泪都控制不住。这样怎么为人父母,树立好榜样。”

东方仁甲搂住娜,将她紧紧抱住,口中还不停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将娜的衣服打湿。

娜一开始愣了一下,而后满目柔情,不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