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游长生的页面

网游长生

第297章 回城路上

上官龙并无多大事情,不过询问了下大会的结果。

知道对方是阴癸派的,和师妃暄不对付,慕容复自然不会如实相告,只说了大家都知道的结果。

“上官帮主,你是洛阳城的东道主,对各路镖局最是熟悉不过,还请你找一支可靠的镖队,有些礼物还需运回竟陵。”

慕容复笑道。这种事情由地头蛇办起来更加快捷。

“好说好说,不知慕容公子何时动身?”上官龙大喜,满打包票包在了身上。

“越快越好!”

慕容复想到了一个将和氏璧悄然运回去的办法,正好这些日子来他收了不少礼物。这些礼物虽不多,加在一起却足够装上一车。

然后慕容复自己再从空间中拿出两车外表奢华,可以冒充礼物的物品,又去城中古玩集市,书斋学院买了两车书籍字画,都是看着量大却不贵的货,专购那便宜的书籍,一买几十上百本,凑成五大车一起上路,掩人耳目。

他之所以弄这么大量,除了方便掩藏之外,自然是尽量免去他人怀疑。

每个人虽都有物品空间,但可装载的物品却有限。普通人不超过十件,然后逐渐增加,不过一口气装下五大车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即便慕容复这样的超级掌门+高级官职+超级名声,虽能装下,但也会挤占去不少物品空间。

毕竟但凡武者,都会随身带着的替换兵器、丹药、服饰、暗器、秘籍等等物品,这些东西往往会占据大量空间,甚至是全部。

上官龙还挺效率,不到一个时辰便找了一只镖队。慕容复也不耽误,当即告辞离去。

现在正是各路势力如“鸟兽散”般纷纷离去之时,就算有心人想跟踪,恐怕跟踪哪处势力也要考虑上半天。

白清儿随行,坐在垒得高高的书堆上,随着马车前后晃着,一脸迷糊,还有些没睡醒的样子。但功力却自行运转开来,无论马车怎么摇晃,屁股都犹如黏在书堆上一样,身子更好似不倒翁般,就是不倒。

“姐夫,怎么这么快,不是说明天出发?我还想再逛逛洛阳呢!”

傅君嫱以爬行的姿势,膝盖做脚,在一大堆书籍上走过,来到慕容复右上方,小脸露出嗔怪的表情,琼鼻微微皱着,起着好看的褶皱。

靠着书堆的慕容复轻轻合上手中书册,斜向上看了眼那嫩白清晰的下颚线:“想游玩干嘛不留在洛阳,你二姐和跋锋寒可是暂时留在城中。”

同时留在洛阳的还有寇仲,这小子和董淑妮正打得火热,不舍得离开。也是担心王世充这老小子“烂泥扶不上墙”,一离开会在不久被李唐大军干掉。

徐子陵倒是随行了,不过也请了假,担心蜀中石青璇的安危,要去看个究竟。哪怕对方是邪王的女儿,有着充足的保护,自身武艺也高,但蒙古大军占了蜀中大半,始终是让他不放心。

结果这么一算,能陪慕容复回到竟陵的,竟只有两女!

而婠婠早就不知又跑哪里去了,还真是让白清儿代替自己啊?

“二姐和情人在一块,我可不想跟在旁边碍眼。”

傅君嫱说完左右看看护着几两镖车行走的镖队,一咬牙直接跳到书堆缝隙中,顿时和慕容复挤做一团。

“唉唉,你这丫头!这么大地方不呆,偏往我这里挤?”

对方柔软的小身子挤挨在身上,让人十分舒服,慕容复喝骂了两句,一时未舍得让其离开。

“人家想学习嘛,平时两位姐姐都没时间教人家辨认汉字。”

说着傅君嫱伸出小手把慕容复手上那本书打开。

“快教教人家,书上都写的什么。”

半边身子都挨在他身上。

慕容复看了一眼,见傅君嫱一脸的表情纯真又好奇的样子。

“好吧,那我就教教你。”

打开书籍,赫然正是。

哈哈笑道:“这种启蒙读物,正适合你这种小孩子!”

小孩子三个字特意加重了语气,事实上傅君嫱也十六七了,倒也算不得小孩子。

傅君嫱哼了一声,竟然也没反驳,而是从另一个角度反击道:“既然是小孩子启蒙读物,我看姐夫刚才看得津津有味,莫不是连小孩子的书都没读过?”

慕容复恼羞成怒:“你个臭丫头,到底学不学!”

“学学学!姐夫快教我。”

傅君嫱脸上似乎带着笑意地嚷道。

“怎么有一种被你这丫头套路了的感觉。”

慕容复嘟囔了一句,对她正式开讲。

另一边的白清儿眼神清醒了许多,不过依旧坐在书堆上,眼眸半闭,只是耳朵在不时动着。

——

慕容复担心地被人顺着蛛丝马迹找到和氏璧的担心,并没有发生。

东方暮雪的飞鸽系统终于开放,接收到了慕容复的感谢信件。

“长话短说,重要的事别在信件里说。”东方暮雪回话干净利落。

“为什么?”慕容复疑惑。

“传闻有人有一种能力,锁定某一人后,可以在对方接收信鸽的瞬间,同步截获信件的内容。一切小心为上。”

东方暮雪的话,顿时让慕容复吓了一跳:“你确定有人有这种能力?”

“虽不确定,但江湖之中有着无数机密事件被不明原因泄露出去,实在很让人怀疑这传闻是真的。”

原来是“都市传说”吗?

慕容复松了口气,不过还是小心为上,万一真有人有这种能力,就麻烦了。

“你…还好吗?”

不敢问的太细,只好含糊其辞。

“放心吧,我没事,我的小男人。”

得到东方暮雪语带调笑的回信,慕容复顿时就郁闷了,我明明比你大好吗!

委婉地询问了下黑木崖现状,对方竟然还不肯说。

可能是担心泄露吧,慕容复倒也没勉强。

——

镖队护着马车,毕竟走得较慢,两日后来到一处地势险要的峡谷。

来到峡谷谷口,马车骤然停下,一位白衣赤足的少女正盈盈立在谷口之前。

“婠婠!”

慕容复大喜迎了上去,临到近前,又板下面孔:“你这一点不乖也不听话的预备侍妾,跑到那里去了?”

婠婠精致的小脸上露出个开心的笑:“相公是在担心奴家吗?”

“咳咳,马马虎虎吧,你这么出现在这?”

婠婠盈盈一福,做了个淑女之礼:“多谢相公关心,也不枉奴家来回奔波。前面峡谷中,铁勒人飞鹰曲傲正带人埋伏,还请相公小心。”

慕容复眼睛一亮:“原来婠婠你在为夫君打探消息,这次算你立了一功,不过区区飞鹰曲傲而已,我还不放在眼里。”

婠婠甜甜一笑,继而疑惑地看着他:“曲傲在草原之上也是成名几十年的宗师级人物,相公为何如此小觑于他?”

“那是因为你们都被他的名头唬住了。几十年前他在武尊毕玄手上逃得性命,但也元气大伤,境界跌下宗师,根基已损,不足为惧。”

慕容复笑着为婠婠解释,同时心中也有疑惑:“就是不知道这曲傲为何来到峡谷堵截于我?”

他心中闪过对方清楚和氏璧在车上的念头。

“自然是要给儿子任少名报仇了。寇仲一直在洛阳城中不出来,又和董淑妮搞得关系火热,他不敢入城偷袭,以免陷到城中。便只能来寻找小陵的麻烦了。”

婠婠说着,目光看向马车上老神在在好像方外人一般的徐子陵,那目光仿佛看着一个晚辈一般。

慕容复看得明白,知道这个世界里,两人永远都不可能了。当然原剧情里,两人也未走到一起。

“既然是冲着我来的,那此战就交给我吧。”

徐子陵从车上站了起来,有种沉稳如渊、动若惊雷的气质。

“也好,你将去蜀中,还需多多的实战历练。放心的出手吧,有我在后面给你盯着。”

慕容复为小弟打了个气。

车队继续开动,进入峡谷,丝毫不惧埋伏。

当当当!

谷中竟然地势开阔起来,一阵铜锣之声响起,两侧冲出五六百骑,将镖队近百人包围。

“曲傲,何敢出来与我一战!”

徐子陵不等这群铁勒人说话,当先暴喝,直接将对方上升的气势打断。

且他主动以更低一级的实力挑战宗师,让人不由一阵惊愕,加不可思议。

曲傲也是有脸面之人,这群铁勒人以他为首,纵横了这么多年,若是被一个小辈挑战又不敢应战,就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当即拍马而出。

徐子陵腾空而起,直踹向马上曲傲,却在曲傲脚下、马背之上划空而过。

曲傲号称“飞鹰”,其功夫的精髓便在空战!

自创“凝真九变”,在身体内部形成九处穴壳气海,无论集气换气无不比寻常武者快上数倍。

他的功法可使他如雄鹰一般在天空翱翔多变,霸道无比。

不得不说,在创造功法方面,曲傲是个天才,否则当年也不会被武尊毕玄所忌,从而将其重创,打断其继续成长之路。

如果说鸟渡术是鸟儿在空中飞翔,那么曲傲的飞鹰功,便是苍鹰在天上扑击!

每一次轨迹的变动,即可闪避,亦可发起突袭。

“看招!”

曲傲快速上升中的身影,竟无视了物理学规律,半途止住,向下急落,往身下划过的徐子陵重重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