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游长生的页面

网游长生

第295章 大惊失色

各路群雄于等待中议论纷纷,几大势力都有自己的情报系统,自然知道最近金国战败的消息,不过之前关注的重点在“玉璧落谁家”身上,加上其他小势力并不知此事,又不是什么好消息,以致无人议论。

这刻被师妃暄临走前捅破,又听到她局势艰难的言论,许多势力的话题也跟着来到了蒙古身上。

不议论不知道,一议论才发现,任何单独一家势力对上蒙古大军,皆没有胜算!

慕容复在下面陷入沉思,历史上野狐岭一战,蒙古十万VS金国四十五万大军,有多个版本,不知天下中是以哪个版本为模板。

不过不管怎样,金国人马分散布局,驻守各处要塞是一定的。攫欝攫

加上骑兵又不敌蒙古,前哨战不断失败,致士气持续下跌。蒙古又收买了金国几个将领,为其提供了地图及兵力部署,得以集中力量打击金军的薄弱之处。

有一种说法是决战之时,蒙古集中全军之力打击金军中路,一举将其击溃,使金军形成连锁溃败之势。金国另外两路大军离得太远,不是不敢支援,就是无法及时到达,被蒙古各个击破。

慕容复思索着怎么打听下蒙古此战的损失,emmmm……工具人可以出战了,蒙古阵营的玩家一定不少。

有了话题时间便很快,王世充作为此地之主,带着手下忙前忙后,趁机和各大以后可能结盟的势力拉好关系。

独孤家则和李阀聚在一起,两家也是沾亲搭故,趁机拉近关系非常容易,毕竟李渊的母亲便是出自独孤家。

孤独家主孤独峰还想着把女儿独孤凤介绍给李世民呢,虽然沾亲,但和李渊之母老孤独氏并不是一脉。

结果一转眼,人就没了影,再一看,女儿不知何时跑到慕容公子身边去了。

也行吧,这丫头眼光还是不错的。独孤峰不由摸了摸胡须。

“慕容大哥,你和我大哥当初有些不愉快,看在人家的份上,你们和好,好不好?”巘戅追文小说网ZhuIWen.orG戅

看着眼前可能是因为大会而改以盛装打扮的独孤凤,一副贵族淑女的样子,一改那日女剑客的形象,甚至让人很难将这两者是一人联系到一起。

“形态切换?”

慕容复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开口笑道:“当然可以,现在是你大哥对我充满敌意,我可对他没有偏见。”

他嘴边挂着笑意。

反正当初吃亏的又不是慕容复,美女软语相求,大肚了一下,表示并不计较。

“好,那我回去劝劝大哥,争取让他早日放下这段心结。”独孤凤十分开心,面上笑靥如花,不过却并不夸张过分,而是保持在贵女优雅贤淑的范围之内。

慕容复张了张嘴,暗道你还去劝啊?独孤策怕不是要当场心梗过去!

他甚至能想到独孤策崩溃的心理:连自己最亲的妹妹都背叛了自己,慕容复你做个人吧!

“对了,不是说要找我比剑吗?怎么没见你来。”慕容复笑道。

“还不是你和大哥关系不好,我担心他会不高兴,而且你那里听说每日拜访之人络绎不绝,人家也不好过去。”厺厽 追文小说网 zhuiwen.org 厺厽

慕容复有些意外地看了独孤凤一眼,没想到对方还是个顾家的女人。

在两人身后,傅君嫱和其姐姐傅君瑜闲聊着,目光却死死盯在某人背后,小腮帮鼓鼓着,尽力运功偷听臭姐夫和那女人所说的一切。

回去之后全都告诉姐姐!

“不好了不好了!师仙子浑身是伤的回来了!”

有通讯兵骑着马,高声叫着来到王世充身边。

“什么!”

王世充先是大吃一惊,周围闻听的群雄亦纷纷露出惊色。

比这通讯兵也就稍晚数息,师妃暄的身影出现在了高台之上,胸前衣衫斑斑血迹,俏脸有些煞白。

“师仙子你怎么样了!”

“何人敢袭击仙子!”

“和氏璧带来了吗?”

一时间群雄齐齐开口,声音喧杂一片,直冲天际。

师妃暄抬手,示意肃静,待大家安静下来,面带愧色地说道:“妃暄无能,回城途中于林中被一人偷袭,抢去了随身携带的和氏璧。”

群雄大哗!

“是谁偷袭的仙子?认出那人了吗?”

“偷袭那人找的什么样?用的何种武功?”

“仙子伤势重不重?和氏璧丢就丢了吧,只要仙子无恙就好。”

各种疑问扑面而来。

群雄在得知和氏璧丢了的瞬间,除了心惊之外,片刻后回过味来,竟然都感松了口气!

每一家都感觉自己获得玉璧的概率虽有,但似乎又无法力压群雄。换算下来,是别人得到的概率加在一起远大于自己得到的概率,既然如此,那这和氏璧丢失,岂不反倒成了一件好事!

要知道,此璧一旦受人,那人便有了天下共主的大义名分,会得到天下百姓的拥戴。之后在这行将就灭的大隋土地上建立新的大统天下,其难度要比其他势力小上数倍。

最狂喜的莫不过王世充,既然自己得不到,那就索性大家都没有!

他都做好一拍两散的准备了,现在既然用不上了,那自然更好。

悄悄对心腹郎奉打了个手势,示意其下去把伏兵解散,以免被其他势力看出来。

李世民眉头紧锁,不似其他群雄那般脸上有着压抑着的喜色。

“恭喜二公子了。”

房玄龄在他身边轻轻说道。李世民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那人身着红色服饰,动作快如鬼魅……脸上蒙着面,由于交手只有一瞬,妃暄便受了重伤,实未看清那人相貌身材……”

台上,师妃暄的声音有些虚弱,回答着众人的问题。

“是蒙古的大宗师‘人妖’里赤媚!”有人惊叫出来,不管是不是,喊出来给大家一个参考。

“师仙子不必自责,那人毕竟蒙着面,看不清也是正常。”

“里赤媚怎么会来到洛阳?”攫欝攫

“若真是他,师仙子被人抢走玉璧也不冤了!”

“师仙子能在大宗师手下逃得一条性命,也是着实了得,不愧是慈航静斋的当代圣女。”

慕容复心中却冒出另一个名字:东方不败,也是一身红衣,形如鬼魅,不知对方现在如何了。

师妃暄如弱风扶柳般站在台上,显然是重伤之后,娇躯有些虚弱,甚至微微不可查地轻轻颤抖。看得慕容复心中大疼,也顾不得其他,飞身上了高台。

“咦?慕容公子要做什么?”台下有疑惑的声音发生,顿时上前道目光集中在他身上。

有种无形的压力。

慕容复机警地拿出枚丹药,递向师妃暄:“师仙子还请服下此疗伤丹药,应该会对你的伤势有所帮助。”

师妃暄轻轻应了一声,面上露出一个好似欣慰的笑容,将丹药接过。

“如此多谢慕容兄弟了。”

说话的同时感到身躯变轻,一股无形之力在托举着她。师妃暄认出是控鹤功!

苍白的俏脸微微泛起一丝红晕,看了慕容复一眼,转头对台下说道:

“妃暄这点微末功力不及师姐梦瑶之万一,只有师姐才适合担任北方的重任。此次妃暄办事不利,丢了和氏璧这等国之重宝,将自罚回斋面壁十年。并向师父禀明事情经过,请师姐来北方主持局面。”

“希望大家能派出人手,助‘净念禅院’的了空了尽大师追查和氏璧的下落。”

群雄一时间连连出言相劝,也有答应派出人手协助寻找和氏璧的。

师妃暄回过头来望着慕容复,再次展颜一笑:“不必为我担心,也不必相劝,妃暄主意已定,没有人可以轻易改变哦。”

说着她竟俏皮地眨了下眼:“慕容兄弟尽快回去,你那新收的侍妾白清儿似乎并未随你来,小心她昏睡之时被外人占了便宜。”

听到师妃暄说的话,慕容复当场怔住,感觉此刻的师妃暄有些异常,和以往的她大不相同,说的话也有些奇怪。而且对方怎么知道自己有个叫白清儿的小妾。

昏睡?自己离开时,白清儿似乎清醒着呢。厺厽 宝来小说网 baolaishiye.com 厺厽

“师……”

慕容复甫一张口,便被师妃暄抬手打断:“我走了,好好保重!”巘戅宝来小说网&#戅

玉手划过唇边将丹药吞下,下一瞬施展轻功飘然远去。

洛阳城动了起来,各势力纷纷离开,亦有去了净念禅院打探和氏璧下落的。

慕容复心中有着疑问,既然师妃暄几次说让自己回去,虽不知为何,但也带着人返回洛阳帮。

“没想到竟然被蒙古人半路劫了去,这实在太让人意外了。”

“蒙古得了和氏璧,恐怕将更将势不可挡。”

双龙忧心忡忡地议论着。

“也未必是蒙古人。”慕容复安慰了两人一句,“好了大家都回去吧,收拾一下东西,咱们明天就走。”

慕容复自己一人回到房屋,在推门的瞬间,微微皱眉,房门竟然是开着的!

一般而言,进出需要权限检测,而此时却不需要。

他走进屋中,只见里间大床床帘放下,透过帘幕,隐见一峰峦起伏的女体,应是白清儿无疑,竟然真的在睡觉?

桌上有一封信,上书“慕容复亲启”几个大字。

抬手拾起,慕容复惊讶地发现,竟然需要经过系统检测,显然留信之人权限极高,连“天道”都对其进行“照顾”。一般人可没有对信件加锁,只有指定人才能打开的能力。

慕容复展信阅读,不由大惊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