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游长生的页面

网游长生

第287章 洛阳王世充

婠婠面上丝毫不见慌乱之色,反而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边师叔可不是我的伙伴,我还得感谢慕容大哥帮奴家杀了他呢,婠儿这些年连睡觉都要做着提防。”

接着楚楚可怜的目光又转向双龙:“不知婠儿何时得罪过两位,婠儿向你们道歉便是。”娇躯盈盈万福下去,样子颇为淑女。

“这……”

双龙互相看了一眼,反应过来。攫欝攫

是啊,婠婠在幻境中和两人敌对,可是现实中却没有,这还是两人首次见到对方。

“你杀了方泽涛总是事实吧。那么我们便是敌人!”徐子陵沉声说道。巘戅九饼中文9bzw.Com戅

寇仲在旁听了连连点头:“不错,小陵说的有理。”

“是不是敌人,恐怕你们说的不算,何不问问你们大哥?其实你们应该感谢于我,婠儿若不杀了方泽涛,慕容公子哪里来的机会成为城主?”

婠婠一双妙目扫过几人,最后停在慕容复身上:“公子,你说是吗?”

慕容复一时有些尴尬,他心中虽觉得婠婠干的很棒,但这话说出来就不合适了。

好在婠婠并未要他真的回答,继续说道:“况且婠婠只是奉命而行,为江淮杜伏威打个前哨,就像两军对阵一样,各为其主,生死怨不得人。就像你们杀了边师叔,婠婠亦不怪你们一样。所以方城主之死,你们要怪,也该怪要打下竟陵的杜伏威才是,他才是幕后主谋,婠儿只能算是从犯罢了。”

“咦?”

双龙同时发出一声疑问,这种事情他们还真没想过。若照着婠婠的理论解释,两人的确似乎也恨不得婠婠了……

当然他们心中也并非真的仇恨婠婠,只是下意识地把对方摆在敌对阵营罢了。

两人心中不由同时想到“老爹”杜伏威,幻境之中虽对两人喊打喊杀,攻打竟陵之时,两人负责守城也死了不少弟兄,这个仇又怎么算?让两人亲手杀了“老爹”吗,他们确定自己无法做到。

“唉!”双龙叹了口气。

“小陵,我现在有些搞不懂到底谁是敌人了。”寇仲看向徐子陵。

徐子陵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世间果然没有绝对的善恶敌对。婠婠既没有杀掉商鹏商鹤,似乎就算从‘美人场主’朋友的角度出发,咱们也没有理由恨她了。”

“咦!就这么算了吗?”

傅君嫱瞪大了眼睛,她还等着看一场打戏看呢。

寇仲哈哈一笑:“这个自然要大哥决定了,打不打,我都无所谓了。当然婠妖女若有兴趣的话,仲少奉陪便是。”

见婠婠自己靠话术就搞定了双龙,慕容复心中感叹,看来阴癸派决定了支持自己,连婠婠都在想法子化解仇恨。厺厽 九饼中文 9bzw.com 厺厽

不过竟陵城那里,还有部分老人将领见过婠婠,心中的疙瘩恐怕很难解开,所以婠婠还是不要出现在竟陵城的好。

“实际上婠婠也算是弃暗投明,这之后她十分后悔,现在已经改为支持咱们竟陵军了。”慕容复这才开口,看向婠婠,“若我没猜错的话,婠婠在这里出现,便是和我商议结盟一事吧?”

听到大哥说的话,双龙顿时有些懵逼。

原来和妖女也有可以做朋友的一天吗?

“那边不负是怎么回事?”徐子陵皱眉问道。

“这不过是边师叔自作主张罢了,此次行动本来只有婠儿一个人而已,是师叔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非要参与。”

婠婠稍稍解释了下,令双龙明白了。

“你们门派还真是奇怪,各干各的,不事先商量好统一行动吗?”寇仲挠了挠头,有些不能理解。

婠婠笑道:“仲少,看来你不了解我们魔门行事,以后习惯就好。”

店家躲得远远,见这边似乎不再打了,这才壮着胆子过来。

“几位客官,您看在小店死了人,客人也都跑了……”

店主人虽未将话说完,但搓动的两手,意思也很明显了。

“店家你倒是胆子颇大。”慕容复拿出锭银子,也未为难对方,感觉足够弥补对方损失了。

“这不是小的认识您吗,竟陵城主,小的去过几次竟陵。”

店主笑容可掬,点头哈腰中,给慕容复提供了20点声望。

慕容复暗擦了把冷汗,这要是没付钱,是不是你小子就到处败坏我名声了?

“此去洛阳,婠婠是否同去?事情可以路上再说。”

上路时,慕容复发出了邀请。

“好啊,婠婠正有此意。”婠婠欣然接受。

——

几日后,一行五人来到了洛阳。

由于和李密大战已经结束,洛阳进入了难得的太平时间,商贾云集,呈现一片欣欣向荣的态势。

“现实果然是和幻境不同,我记得咱们来洛阳偷和氏璧时,李密才刚刚击败宇文化及,可现在这个时候,他已经被王世充击败了。想不到王世充竟然如此之强,幻境里还得靠着我们才支撑住。”

寇仲骑在马上,看着两旁商铺林立,有感而发。

“偷和氏璧?”婠婠耳尖,当即看向寇仲。

寇仲自觉语失,忙道:“你听错了,我是说……”

婠婠咯咯笑道:“别狡辩了,不就是和氏璧吗,能让师妃暄不开心的事,婠儿举双手赞成。”

徐子陵狠狠瞪了寇仲一眼,怪他粗心大意,对婠婠道:“这事就与你无关了,就算真的偷来,也没你们阴癸派的事。”

“嘘,这事以后再说。”

慕容复叮嘱了一句,哪怕在热闹的街上,周围人声喧杂,偶尔身旁经过的人也都是普通百姓,但难保不被高手偷听了去。

傅君嫱有些兴奋:“姐夫,我们会去……嗯,取那东西吗?听说可是中原的国宝唉,到时一定要带上我。”

“老实呆着,没我的允许,不准有任何行动。不然就送你回去,让你姐看着你!”攫欝攫

慕容复冷冷说道。

“臭姐夫!”傅君嫱嘟囔了一句,闭上了嘴巴。

这么繁荣好玩的地方,她可不想刚到就被送回去。那实在是人间最残忍的事。

五人过了街道,寻找客栈之时,就见迎面来了一队人马,看衣着打扮穿着统一的制式甲胄,显然是王世充的手下无疑,这城中也只能有他的人马。

为首一人胡须花白,但却精神矍铄,双目如电。

“是欧阳希夷!”寇仲认出来人,对方曾在山东大儒王通的宴会上与跋锋寒切磋较量,战成平手,在江湖之上有着几十年的名声。

慕容复知道,欧阳希夷虽在王世充这里为将,但那是两人看来几十年来交情的份上,属于帮忙,而非一般意义的手下。

“哈哈,想必阁下便是竟陵城主吧,幸会幸会。王尚书邀请几位到府上一叙,不知肯否赏光。”

欧阳希夷催马来到慕容复身前,抱拳笑着说道。

在在身后,跟着三将,两男一女,以及二十名骑兵。

在进城门之时,几人早已登记了姓名,盘查并不严,甚至随便报个假名也没事,不过没有必要,直接报了真名。

王世充果然在得知竟陵城来人后,便派出人来迎接。

此次洛阳大会,宁道奇会将和氏璧重新交给师妃暄,再由她选择一位明主,为其造势。王世充自然要找北方几大势力之外的局外人,来助他一臂之力。

这忽然出现,来自南宋的竟陵势力,一下子进入他的视野,顿时引起了王世充的高度重视。要知道这支势力可是打败了杜伏威的,虽然听说只是守城战把来敌击退,但亦难能可贵了。毕竟在总兵力之上,双方有着差距。

“好,如此便麻烦欧阳先生带队了。”

王世充的府邸,富丽堂皇,极尽奢华。王世充甚至亲自来到府门外,一副礼贤下士的样子。

他这一招,曾经在招降的瓦岗众将面前用过:单雄信、秦叔宝、秦叔宝、罗士信等将一度也十分感动。

不过毕竟派系不同,每一个势力实际上都是代表着本土地方上的利益,也就是所谓的基本盘。瓦岗这些外来的势力,时间一久势必和本地势力发生冲突,这个时候就看君主处理问题的能力了。

王世充将单雄信招为女婿以作安慰,但他毕竟女儿有限,不可能每个将领都赐婚一个。加上他不可能为了外来势力损害本地势力,只能尽量在两伙势力之间和稀泥。巘戅追书看戅

且瓦岗众将的投降,名义上可是降的越王杨桐,这就造成了后来王世充一杀杨桐自立为帝,瓦岗众将便纷纷叛逃……

寒暄过后,王世充果然进行了牢笼,甚至还叫出了亡妹的女儿董淑妮作陪。

这董淑妮和荣姣姣合称”洛阳双艳”,长相极其艳丽,而且妩媚多情很好撩,寇仲在幻境曾和此女滚作一团,十分了解对方喜好,当即“重操旧业”,很快逗得董淑妮咯咯直笑。

“看来令弟和淑妮很合得来啊。”

王世充对着慕容复说道,两人坐在主位交谈,欧阳希夷、王世充长子王玄应,心腹郎奉、宋蒙秋等几人在下面客位陪聊。厺厽 追书看 zhuishukan.com 厺厽

“是啊,我二弟说话风趣,很会讨女孩子欢心。”慕容复应了一句。

王世充眼珠转动,忽然道:“不知令弟是否娶亲,淑妮尚未许配人家,倒也到了嫁人的年纪。”

下面的人虽在聊着天,可耳朵也在听着上面两人对话,当即厅堂之内为之一静。

董淑妮脸红若火,起身向后堂跑去。寇仲没心没肺地哈哈一笑,在后面欣赏对方跑动间扭动的腰胯。

慕容复知道王世充的话外之意,为了拉拢他这个强援,亡妹之女不过是个工具。

“事情真是不巧,我这二弟常年走大江生意,和宋阀商船上的二小姐宋玉致颇为相合。他正打算此次洛阳事了,便向宋阀提亲,真是不巧啊。”

慕容复直接替寇仲挡了下来,以免他亲口拒绝被认为不知好歹。

“如此…可惜了。”

王世充眼中闪过失望之色,原本准备好的下一步,一时不知是否该拿出来。

看出对方有话要说,慕容复当即道:“尚书有事尽管道来,此次洛阳大会,复某全力支持尚书,这大隋的天下,还需靠尚书来收拾残局。”

王世充大喜,因为是西域胡人的缘故,他虽然已位高权重,但明确表态支持他的世家大族寥寥,就连留在城中的孤独阀,同未胡人,也未明确表态支持他,反而独孤峰还领着一支人马保护在杨桐的宫外。

这让王世充十分懊恼,他虽能斩杀杨桐手下大臣,但那都是没有根基的臣子,像独孤阀这种地头蛇,他还是不想轻易招惹,一旦开战,两败俱伤。

这刻听到慕容复明确表示支持自己,顿时高兴坏了,领着他向内堂走去:“正好我有一件要事,要和慕容公子相商,咱们去里间密室详谈。”

“应儿,替我招待好贵客。”最后还不忘叮嘱儿子一句,言外之意,一会的密谈别让人偷听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