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游长生的页面

网游长生

序章

“长生哥哥,我说了这么久,你真的不来了吗?常曦姐姐和我们大家都会入住这里的,那样大家就又可以在一起了。你和常曦姐姐明明可以成为一……”

“好了,小喵!”

电话一头,男声将少女娇促还未说完的话语打断,“我有些累了,今天就到这……。”

“长生哥哥!”

音量骤然提高,少女显然没有放弃,又强行打断了打断她说话的人,“这款游戏和之前所有游戏都不同,因为它,华夏区九成游戏被强制关停一个月,这说明游戏背后的能量、背景都空前强大,未来也将统治游戏市场。咱们一起再建个公会,一定会很赚钱,到时候长生基因药剂也有希望……。”

“小喵!我找了一份新的工作,明天开始正式上班。最近都要熟悉新的工作,没有时间游戏。等工作稳定了再说吧,可能会继续之前的游戏,毕竟我的装备价值千万。祝你们在新游戏玩的愉快。”男声低沉压抑,兴致不高。

“唉?长生哥哥,你一向最聪明了,难道看不出大势所趋吗?老游戏的装备,很快就会变得一……”

声音蓦然一顿,电话那头已经挂断。

沉默……

“哼!臭长生哥,我找常曦姐姐去。”

……

帝都某别墅区,二楼。

窗外白云层层叠叠地缓慢流动,阳光不盛,柔和适中。下方绿意葱葱,偶有飞鸟划过,一片安静祥和。

一头碎发,视线随白云而动的青年此时正靠在床头,左手搭在支起的膝盖上,右手边床上扔着挂断了的手机。

他面容清瘦,手指颀长,身材并不健硕,这是常年处于游戏仓中,缺乏运动的结果,但也绝不是弱不禁风。

对于自己接下来的工作,青年有些担忧,这不同于以往的游戏内监察,是一份没有任何经验的全新工作。

代号“慕长生”,是他给自己起的,意思是想活得更长久些。隐含意思:有什么危险的任务,别来找我。

他的父母死于执行秘密任务,因此华夏的领导对他颇为照顾,既有游戏天赋,便索性让他执行有关游戏方面的任务。

“duang~duang~”敲门声响起。

“进来!”

青年头也没回,依然望着窗外那形似人状的白云,不过迷离的神色已恢复了清明,一双眼睛漆黑有神,有种充满智慧的感觉,仿如能看穿一切。

房门打开,两个人类男性外表的机器人抬着一个大型游戏仓,一步一顿的走了进来,在角落放好,一番组装调试,又从楼下取来大桶营养液,装入游戏仓中的身躯部分……

“慕长生,好大的架子啊。”

人未见声先至,一个女性外表机器人脚下踩着声音,出现在了门口,一身红衣短裙,身材曼妙,在青年床边站定。

她的声音来自真人,是控制这个机器人的幕后操控者,不过经过变音处理,改变了其原有声线,只是依然悦耳动听,有一种莫名性感的感觉,让人不由去想原声的主人,究竟是何等的美人。

看了眼机器人那和真人一般无二,只除了眼神不太灵动的外表后,代号慕长生的青年,嘴角这才扯出一道弧线:

“红狐处长只是控制机器人多走几步道而已,体谅一下我这个常年卧病在床,肌肉萎缩的家伙吧。”

“呸!贫嘴,你这家伙哪里肌肉萎缩了,体检报告上,身体可是健康的不行,否则也不会由你执行任务了。”女机器人掩嘴轻笑,波浪长发微微颤动,脸上笑靥愈发生动妩媚。

“难道不是因为我技术高超、思维敏锐、高瞻远瞩、胆大心细吗?”慕长生故意疑惑地夸张问道。

“咯咯咯……当然也有这方面的原因了。”

“好了不开玩笑了,这新的任务高度机密,为此咱们专事专办成立了一个新的部门,我为部长,和其他两位部长一起。”

“怎么样,姐姐现在是部长了,这个临时部门虽不计入编制,但享有同等权利。部门下的职位也随我任命,只要能最后完成任务。小慕你要不要弄个厅局级的身份来威风威风?”代号红狐的女人,刚才还一本正经的介绍任务,话风一转,就说出让人愕然的话来。

“哈?”慕长生听了先是一怔,继而耸了耸肩,“红姐你又玩笑了,这也能随便任命的吗?再说我拿了身份有什么用,整天呆在屋里,只负责打打游戏而已。”

“啪!”

一个红本上面压着一张磁卡,被不知从哪里掏出来的女人拍在床上。

涂着红指甲的纤长手指从慕长生的视野里移开。

“拿着,姐都给你办好了,特机局局长!有没有用再说,至少出去遛弯时,遇到其他老干部们,不用抬不起头。你跟着姐工作多年,怎么可能亏待了你。记着,这次任务拿出真本事来,给姐办的漂漂亮亮,没准事后可以论功转正,真的当成局长。”

女人表现的十分霸气,还操控机器人拍着他肩头。

慕长生默然,低头盯了片刻,伸手将两样东西收起,放于床头柜中,笑道:“红姐你这语气哪里像是工作多年的高级干员,反倒像是道上混的。转不转正无所谓,有长寿基因药剂就行。”

“是长生基因药剂!放心吧,姐会给你争取的。”女人纠正道。

“不过延寿个二三十年,算什么长生。”慕长生哂然一笑,脸色不以为然。

红狐忽然压低了声音,凑到到他耳旁:“你真的以为只是二三十年吗?”

慕长生眼神一动,看向女人:“难道……?”

手指竖在唇前,红狐“嘘”了一声:“这只是宣传,以免引起动乱,等人们适应了,便会接受,哪怕有一天忽然发现,药效比宣传要来的更好。”

“那看来得重视起来了。”慕长生眼中露出认真神色,“红姐,游戏资料带了吧,我提前了解一下。还有,这次的任务到底是什么,上次在电话里你语焉不详。”

“这是资料。”

待见到慕长生开始翻阅起来,红狐这才说道:“你目前任务只需要扮演好NPC,扩大在玩家中的影响即可。下一步任务,视你取得的成就而定。终极任务是机密,越少的人知道越好,暂时不便透露。注意,NPC的生命只有一次,一定不要死在其他剧情外NPC的手上,那将失去继续扮演的资格。”

“并不是只有一条,死在玩家手中,剧情会让NPC强行逃走,或重置剧情。而且玩家无法通过击杀NPC来推动剧情发展,只有外来NPC产生干扰,或者随着时间推移,剧情才会继续。”慕长生边快速翻阅着资料边说。

红狐的眼睛猛眨,似乎有些惊讶:“你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关键,我是为了给你加深印象才这么说,没想到马上就露了馅。

“其实呢我说一条命,某种意义上并不算错,只要选择战力高的NPC,作为BOSS般的存在,是不可能被玩家杀死的。蚁多咬死象?打不过可以跑嘛。”

慕长生目光依然在飞速浏览:“很多知识和其他游戏有相似之处,一通百通。只是这个游扮背景,实在有些够乱,为何要选择武侠的世界,还是两百年前的多部武侠小说,而不是目前最火的元素。”

红狐伸出手指点了点他:“你呀,总爱刨根问底。咱们华夏历史悠久,记住了历史,才有传承。武侠,可以在历史的空白处尽情发挥,玩着游戏还能学习,这难道不好吗?

“另外,游戏玩家数量预估将以亿起步,同时东亚、东南亚各地区玩家也会加入进来,武侠背景有利于华夏玩家找准主场。至于游戏背景中存在不同时间段的国家和人物,甚至有的人物改了名字,也完全不必较真,毕竟这只是个游戏。”

游戏背景的大事时间线,大致如下:

时间从赵宋开始,没有隋唐。宋太祖赵匡胤,武功赫赫,统一中原。塞外以契丹人为首,多部落联合建立辽国。辽宋互相攻伐多年无果,约为兄弟之国。

金国崛起,以一部族之力横扫辽国,逐其于西部草原,其势之强,辽宋联军亦不能敌。金军南下,北宋灭亡。年轻的皇子赵构逃过长江,建立南宋。

金国入主中原不数年,南宋岳飞北伐,重创金国主力,后被召回冤杀。中原大地朱重八,后改名朱金璋,趁势起义,建立大明,逐金国于漠北。不过却未能完成统一中原。金国汉臣杨坚,趁金国大军退回草原之际,于关中称帝,建立大隋。于是长江以北两大帝国并存于世。

朱金璋虽英明神武,然其子孙不肖,死后朱允炆继位,其叔不服,发兵相夺,鏖战不休。

时有被明统治下的金人,趁机而反,得草原金国粮草军械支持,入主中原,灭明而代之,自号清。

金随其后,亦占据小片土地,因担忧宋亡明起旧事,并不敢深入。果不其然,关中隋军休养生息多年,皇子杨广率军东出,再逐金清二国于关外。

不几年杨广继位,修大运河与南宋相连,强购粮草军械无数,又册封岭南宋家,南宋赵构莫敢相抗。继而杨广三次北伐。金清退避,直打到高句丽境内。

而更北的草原上,于隋朝北伐之时,金清力量衰弱之际,蒙古部落趁机而起,西征夺取大片土地人口,又暗与吐蕃联盟,借道吐谷浑偷袭南宋,取四川半地,直扑襄阳,却于即将城破之际忽然退兵。

随着隋军三次北伐失败,人心浮动,天下大乱,各大势力纷涌而起,金清再次趁机南侵至黄河附近。辽国内部突厥部落亦趁机南下,遥遥窥视关中。

时李渊镇关中,王世充镇洛阳,南宋赵构垂垂老矣,残明势力南逃至舟山琉球,积蓄复国力量。

游戏从这一时刻开始,宋隋辽金蒙清、西夏、大理、吐蕃、吐谷浑、高句丽、东瀛、安南等等数国及多方势力并在。

……

“这背景可真够乱的。不过游戏里许多剧情取自武侠小说,那大家岂不是事先都知道喽。”慕长生抬头。

红狐摆了摆手:“那又如何!先不说不同小说里的角色,对剧情存在互相干扰的可能。就说前面提到的一个系统设定,没有外来NPC干扰的情况下,一段时间内,剧情无法继续进展。

“具体举个栗子,辽东大侠胡一刀和金面佛苗人凤约战,如果没有原剧情之外的NPC乱入,那么这段剧情会无限重复。永远是:约定日期,准备的日子,决战,死亡,再循环。玩家就算知道剧情,给与人物警告提醒,也无法破坏。

“用一句话来概括,剧情的推动不靠玩家。毕竟剧情的数量有限,而玩家上亿。”

慕长生点了点头,表示理解,随即想到自己:“那我以NPC的身份四处行走,注定要触发大量剧情,这个怎么说?”

“无妨,系统会将一些重要事件,自动形成副本,以供玩家反复去刷。不过你可以到处行走有个前提,就是要合情合理!不能知道哪里有秘籍,就提前跑去挖出来。言行举止都要符合你扮演的NPC人设。”红狐神色郑重地强调。

靠在床头,姿势舒服的慕长生,放下手中资料,忽然笑道:“如果没猜错的话,另外两位部长手下,也有人扮演NPC,而且恐怕不止一位。甚至红姐的手下,还有一些我的其他同事。”

红狐听了也是莞尔一笑:“没你想的那么多,咱们华夏动用了超级计算机的权限,也才在亚洲东部这场共同游戏中获得了几个名额而已,且只能在有限的NPC中进行选择。

而且这种权限,只在游戏开服前有效,一旦正式启动,将由超脑全权接管。那之后想要强行修改,只有通过全球‘至高议会’的决议才行。平时只有建议权,超脑会根据自己的标准,进行选择。”

这背后隐藏的信息量颇大啊,慕长生眼神一动。几个国家共同玩一个游戏,甚至要动用权限作弊?

脸上堆起笑容,稍微试探道:“这上来就用超级权限,有些不公平吧。”

“咱们华夏可是‘天下’游戏里唯一拥有超脑权限的国家,不动用才是最大的不公平,这可不是场起点相同的赛跑。另外你也不用有太大压力,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咱们华夏都注定是最大赢家,你要做的,就是尽情发挥自己的特长,享受游戏的过程。”红狐似乎信心满满,并没有表现出对这次任务的担心。

心里思忖着这次任务背后的终极目的,以及其保密等级、保密的原因……

既然红姐没说,他知道自己多半是没这个权限,只是这点对任务十分重要,他又十分心痒的想知道。

“既然已经作弊了,那不如干脆作弊到底好了,再给我扮演的角色提供一些便利。至少在实力上,不能设置天花板,让我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不断成长。”

红狐眼睛带笑:“就你心眼多,放心吧,理论上NPC是可以无限成长的,前提是只要不死。不过你既然提了,姐姐就向上反映试试。牺牲一下数量,保证有限的几个精品,确保最后的胜利,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既然能赢,何必要输呢?”

红狐说是试试,但他知道,这事十拿九稳了,她之前的各种“试试”,可从未“失手”过,想到这些年对他不遗余力的支持,不禁有些感动。

“对了,给你的三个选择,到底看中了哪个NPC要扮演?”红狐脸上的笑容越发好看,“还有什么需要姐姐帮忙的,都提出来吧。”

可能是看出了对方鼓励的意思,慕长生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那红姐,这次的任务到底是什么,或者说为什么要这么做?”

果然,红狐听后摇了摇头:“你的权限不够,不该知道的不要问。”

“好”,这和他所料不差,倒也没有失望。

问一下,只是心中执念。

理智上告诉他还是不知道的好,因为一旦知道,也就意味着红姐在背负压力对他泄密!

正松了一口气,就见红狐从衣内取出纸笔,先是对他做了个“禁声”的动作,才在纸上飞快写起来。

“我写你看,别出声……”

慕长生蓦然瞪大眼睛,想要阻止,不过想到红姐是写在纸上,事后销毁,只要自己不说,那似乎……

原来起因是十年前全球科学家联合研发的超级计算机,简称超脑,五常大国各分得10%权限,尚有五成未有归宿,存在争议。全球各国皆欲得之,至延迟至今。

随着全球一体化,超脑逐渐接管全世界的方方面面,这剩余五成权限的重要越发凸显出来。最后全球高层艰难地达成了共识,以新游戏中的疆域大小,来最后分配权限。

这乍一看有些儿戏,细想又十分合理,现实世界小国争不过大国,只有在全新公平的游戏里,才有一丝机会。

而超脱于外的超脑,提供了这样一个公平的机会。

遂全球分为了五大游戏区域,五常各占一个。这样即使在自己的区域达成统一,最多也只能拥有超脑的20%权限。

一众小国联合发难,通过了超脑决议,迫使五大国要对国内封锁游戏的真实目的,泄露了多少,游戏内就相同程度得反向给予小国有利加持……

红狐边写边和他聊些其他事情,以免这段时间完全静默,慕长生也是分心二用,随口答复,终于见她在纸张写到“是否看完”时,他微微颔首示意,红狐的小指便忽然断开一截,从内喷出蓝色火苗,将拎起的纸张一点点完全烧毁。

知道了真相,慕长生盘算起来,片刻后开口回答红狐之前的问题:“我选择江南第一公子、大宋河南郡王的后裔、斗转星移的传人、姑苏参合庄的主人、江湖人称南慕容的--慕容复。”

“果然有眼光!”

红狐眼睛一亮,对他竖起拇指,“这也是我比较看中的一个角色,不过要演好他并不容易,很容易造成性格冲突。我的建议是,你可以对其性格按照自己的想法逐步改造,做一些让玩家改变看法的事情,不过要注意合理性。

好了,我现在就向上面申请,大约需要几个小时,到时你可以提前登陆游戏,体验一下扮演,免得正式开测时出了岔子。”

话一说完,红狐便保持一个姿势呆立不动了。

慕长生知道,这是对方退出机器人的操作,在远端开始向上级申请了,他不再理会,低头继续翻阅起手上资料。

脑中忍不住思绪万千,国家为了这款游戏,已禁了其他游戏一个月时间,到时还会有各种宣传福利,却又不能做的太过过分,也不知到时候玩家们会否买账……

同背景下的其他国家并不弱小,但对比华夏,超脑恐怕对其还会有所加持,以维持公平……

中原有如此多国家,是养蛊战术,还是其他国家要求的……

半小时后,红狐的身体重新有了活动,伸了个懒腰,看了他一眼,见其在盯着资料,便下到一楼,从楼下带上来各种设置,在墙上安装起来。

“你这是做什么?”

耳边各种噪音响起,慕长生抬头问道。

红狐手上忙着不停,道:“安装监控、窃听、反窃听、防电磁干扰等等安全设备,对了,你那资料看完要销毁,能记多少记多少,实际上多数也没什么大用。还有我带来那个机器人也留下来,负责照顾你的安全。“

他的脸色顿时古怪起来,半晌才道:“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我没有隐私了吗?”

梯子顶端,正在对价值不菲的墙壁打眼的红狐,咯咯笑道:“放心吧,只是对门窗和游戏仓所在区域进行监控,不会影响你手冲。”

“……”

“那我现在能退出吗?”慕长生明知故问。

“你说呢?你知道的太多了!”恶狠狠地回了一句,红狐弯着腰身继续工作,短裙向后拱起一道优美弧线,“对了,你表现好的话,这栋别墅有机会从暂时居住权变为永久居住权。还有,上个游戏,你的装备已销售完毕,获得两百万地球币,已打到你银行卡了。”

“才这么点?”

“其他配合你的同事不需要奖金了吗?还得交税,加上装备的贬值,辛苦费什么的,有这些就不错了。”

“……那我要求这个游戏,自己独自完成,不需要你们配合,或者每次合作明码标价,由我决定是否需要别人帮助。”

慕长生马上说道,他必须给自己留有余地,一旦任务失败,就只能靠自己购买长生药剂了,听说这种药剂至少亿元起步,还有价无市。

这会忙完了一处墙壁,红狐转过身来,居高临下看着他,从梯子上一步步走下,竟然走的平稳异常,丝毫不见晃动,只除了胸部的两团硕大。机器人虽有些地方不如人类,但显然也有过人之处。

“你忘了吗,这次的任务是机密,都是单线联系,以后能帮助到你的,只有我了。”来到地面,又提起打孔仪器,又弯腰跪到墙角,开始了下一处作业。

视线从对方那有着曼妙弧线的背影收回,重新投向窗外,即使那只是一个类人的身体,可单身二十多年的他,依然不好意思多看。

“怎么联系你?”

“不是给你留下我带的那个机器人了吗,里面的通讯系统经过最高级的加密,有事在其通讯系统里留言,或者告诉它即可,我也是通过它给你回话。”

窗外那人形白云不知何时已不见了,近处的树上落下了一只只小鸟。

过了良久,慕长生这才开口:“我能否以玩家的身份进行游戏?”

“如果你能保证任务优秀完成的话。记得要以扮演角色为重心,切记因小失大。我带来那个游戏仓是特殊设计的,只能用来扮演NPC,不过里面有很多功能,比如在后台逛游戏论坛,查阅资料什么的。

“你想用玩家的身份游戏,用你之前的游戏仓……额,看来还得对它进行升级改造和加密,真是麻烦。”红狐回眸扫了眼“老式”游戏仓,撇了撇嘴。

这一刻,慕长生对她真是特别地感激:“放心吧,前期在熟悉好扮演之前,我不会去弄小号的,一定把风险降到最低。而且之后有了小号的帮助,自导自演什么的,也可以让我更好的完成任务。”

自信的笑容,在他嘴角浮现。

长生药剂,这次一定弄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