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烈火雄师的页面

烈火雄师

第五百零四章君子

伪军虽然震惊买单时并没有被吓到,他们行动也很快,其中一个伪军抬手指向左侧的张云飞和李二狗消失的位置,开始沿着院墙向左侧移动。

啪……啪……

另外一组的警卫排战士,发现弓着腰移动的伪军,立即趴在墙壁的豁口中,开始快速拉动枪栓射击。

伪军连忙缩身进行反击,打的倒是不亦乐乎,噼噼啪啪,噗噗的响声不断,除了打的墙上泥灰乱飞外,就没有任何的效果。

“废物!”躲着墙角的李二狗望着热闹的交战处骂道。

张云飞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李二狗缩头闭嘴不敢在废话了,跟着张云飞贴墙向伪军的躲藏点迂回过去。

刚刚张云飞和李二狗吸引了伪军的注意力,创造出来的机会,警卫排的战士没能抓住,就这么白白的浪费了。

就算是战场老兵,他们最多也就反应快点,对危险有着敏锐的直觉,虽然可以弥补一些巷战经验的不足,但是那也只是增加了自身的生存几率,对于战机的把控上边还是不足。

这些张云飞早有所预料,自然不愿意听李二狗的废话,咋咋呼呼的出声,反而有暴露自己方位的风险。

张云飞从房子的另一面转到伪军的转到伪军的藏身处,探出枪口,啪的开了一枪。

可是伪军非常的鸡贼,本身就在刻意的避开各个拐角的射界,张云飞并不能找到好的射击点,他刚开始了一枪,就遭到伪军反击,只能缩了回来。

李二狗快速的从一侧望外探观察了一眼,接着就闪身躲回墙后,噗噗他刚刚的身位处挨了两枪,崩出墙灰溅了他一头一脸。

李二狗无奈了,这帮伪军警惕行太高了,这帮伪军玩啥呢,连打个黑枪的机会都不给。

张云飞收枪打着撤的手势,这个拐角被伪军重点防备,根本没有机会,只能换个位置。

接受命令的李二狗溜着墙根跟在张云飞身后,寻找更加有利的位置。

李二狗在心中抱怨伪军一点面子都不给,非要死磕到底,可是伪军同样心中有苦自己知。

他们有点巷战经验,那也是相对于张云飞他们这支部队来说的,但是并没有什么惨烈惨烈的巷战经验。

他们要是真的那么刚烈,那么现在就是不是伪军了。

再说了,张云飞现在带的这帮家伙,全都是见过血的老兵,就算没有巷战经验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所以面对张云飞部优势兵力进攻,伪军也只是苦苦的支撑,只因巷战的特殊性,看起来才像是打的火热。

其实伪军正在渐渐的被分割蚕食,被彻底包围消灭也只是时间长短而已。

而张云飞遭遇的这组伪军之所这么难对付,那是因为遇到的正是陈春林带领的战斗小组。

作为前国民党的军官,陈春林的作战经验还是不欠缺的,特别是非天子门生的军官,那需要扎实的军功才能换来的。

所以陈春林的能力再差也差不到哪里,他指挥的战斗小组,防守还算严密,根本没露出多少破绽。

此时的除了张云飞和李二狗这一组,还有三组的警卫排的战士,也以南向北推进,形成包围之势向伪军的藏身压了过去。

此时的张云飞和李二狗,顺着墙根巷子,向这伙伪军的北面后路插过去,势要断掉他们逃了去路,进一步压缩他们活动躲闪空间。

张云飞目前基本掌握清楚了这伙伪军的数量,被他干掉一个,现在还有五个样子。

自己这边甚至还有一组机枪组在待命,这挺机枪是之前攻打南关镇后缴获才配给警卫排的。

目前自己这边无论是人数还是火力都占据绝对优势,但是张云飞并没有轻松多少。

巷战特殊的作战方式,火力和人数等方面优势,被削弱到最大,他可不希望在这样的情势下,被对手给翻盘了。

“你一直跟我后边干嘛,去上墙!”张云飞转移到北面一间民房后边,张云飞不满的盯着李二狗。

李二狗这家伙老毛病又犯了,见自己一方占据了优势就不积极主动了。

这家伙也只有身处绝境才能发挥出他所有的能力,一不留神他就划水。

“张老大,这太危险了……”枪打出头鸟,巷战中抢占高处优势太大了,但那样火力点,也是对手不计代价都消灭的,太危险了。

“废什么话,我又没让你抢占高处,只是让你观察一下敌人动向,还要不了你狗命,信不信我直接毙了你!”张云飞呵斥道。

“别,我就是说说而已!”李二狗急忙把枪斜背在肩上,助跑前冲借力,直接窜上墙,动作行云流水。

看他这熟练度,一看就是梁上君子的好材料,真怀疑这伙很有可能有前科。

张云飞无奈的摇头,李二狗这家伙那张嘴就是欠抽,也不知他机灵劲怎么用的,总是不合时宜,本来是做出的功劳,非要搞的像是不清不怨似的,和勇担重担的八路军气质完全就不搭,这能让人有好感才怪呢。

他和铁蛋那种八卦不一样,他那是纯粹的嘴贱,这种贱贱的脾性不改改,总有一天要吃大亏。

“我去!”张云飞只见李二狗惊叫一声咕噜噜直接滚了下来,上墙有多潇洒,跌落的就有狼狈。

张云飞见此也顾不得观看李二狗如何,直接贴墙根卧倒,而滚落下来的李二狗,顺势往墙根滚去。

轰……,和李二狗一起滚落的物体,直接爆炸开来,震的粉尘飞扬。

“李二狗,没事吧!”张云飞顾不得被爆炸声响震脑袋瓜嗡嗡,抖落头上的尘土道。

“没……没事……有点岔气了”李二狗有点气弱的道。

他反应的快,没有被爆炸波及到,可是为了躲避手榴弹,摔下来这一下可是结结实实的。

幸亏这个时代普通民房高度都比较低,要是有时间的话,他完全可以从容的落地。

两害相权取其轻,他硬受了这么一摔,有了心理准备,并非意外,做好了心理准备,自然会下意识做些防护,看似摔的很重,其实并没有受什么伤。

“没死就好。”见他没有事,张云飞也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