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这就是套路巨星的页面

这就是套路巨星

第635章 寻龙诀!

郭子平留下两份剧本离开,许晋难得推掉了工作,沉迷在剧本的世界中,花了两天时间,他本剧本都看完了,不由叹了口气:导演是给他的两个难题啊!

第1部剧本是电视剧,名字叫,这部剧讲改革开放之后,韩春明从摆摊收破烂开始的一系列生活,其中又将目光聚焦在了古董古玩上。

以古董收藏为载体,嫁接到剧情中,承载了剧中角色的情感变化,剧中历史悠久、价值连城的古董都是诱惑,展现了剧中人物在面对诱惑时的内心。剧中的韩春明高风亮节,为保护老祖宗传下来的文物默默奉献。攫欝攫

韩春明在奋斗的过程中,不断认识到自身的不足,提高文化修养,用财富建立了私人博物馆,把流失海外或者濒临毁灭的古代艺术品保护起来,展现给人们,同时,也获得了幸福的婚姻和朋友的终生友谊。

剧本,是好剧本,真真正正的好剧本,里头讲的一些生活上的琐事非常真实,虽然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它就是生活中会发生的事情。

而在如此充满生活气息的剧本里,主人公韩春明的事业线被完整交代了出来,有头有尾,其间也经历了许多辛酸挫折,事业上的困境。

许晋叹了口气,有些犹豫,唯一难点在于感情线上。

他并不确定,韩春明跟苏萌的感情线是否会影响这部剧的收视率,他接下这部剧会不会是个正确的选择。

成也恋情,败也恋情,这是没办法的事,收获一件事总会失去一件事,人生中总要经历得失的。

剧本是好剧本,真的很好,许晋哪怕不用系统给出的检测道具,也确定一定剧本出色,唯一的难点在于他。

他有把握能够演好剧本,但没把握能否让观众脱离他的爱情光环,沉浸在这部剧中,沉入到他所构建的韩春明的世界里。

如果因为他的个人原因而影响了这部剧的收视率,那他绝对会愧疚,自己耽误了一本好剧。

许晋再三地看着剧本,有些不舍。在看剧本的过程中,他就将自己想象成了韩春明,堕入到他的喜怒哀乐当中,放弃很不舍,但要拍摄,也无比艰难。

放弃了,就错过一个好剧本。拍摄了,又极有可能因为自己的原因毁掉剧本,这需要他好好衡量衡量。

一个优秀的演员是能够让观众沉入到他的演技当中,抛却明星的光环,明星的身份,只是代入明星所演的角色。

许晋当然是往优秀演员的方向去发展,但目前阶段而言,网络上关于他和伊菲的恋情公开还是很沸腾的,包括是后续也有在一起拍戏的计划,那时候的宣传也是跑不了的。

要是两部戏撞在一起,恐怕也会非常尴尬。厺厽 综艺文学 kanzongyi.cc 厺厽

要是没撞在一起,先后有个对比,也会很尴尬。

许晋长长地吐了口气,心里头已经有了个取舍,将目光放在另一个剧本上。

许是不让他如此纠结,这份剧本的预定拍摄时间刚好跟重合,省去了伤心的时间。

这部剧是一部电影,名字叫做!巘戅综艺文学kaNzONG&#戅

这部剧是根据小说鬼吹灯改编而成,可以说的上是盗墓流派发扬光大者,在鬼吹灯出来之前,不是没有小说描写盗墓,但都没形成一定的流派,也没有出圈成大IP。

出来之后,“盗墓流”才真正名扬天下,带动了许多盗墓小说的风潮。

许晋没看过,但在看完了剧本之后,却对这部小说升起了强烈的兴趣。

里面涉及的风水密藏知识看上去并不像是胡编乱造,而是有一定的事实依据,奇门遁甲、九宫八卦、十二星宿等等专业名词,别说是去了解,光是听听,就感觉无比的高大上,玄而又玄。

更别说剧本里一直反反复复出现在许晋脑海里,也反反复复运用到了一些场景中的一段话,让许晋看了叹为观止,深深地记住了:

寻龙千万看缠山,一重缠是一重关,关门若有千重锁,定有王侯居此间。发丘印,摸金符,搬山卸岭寻龙诀;人点烛,鬼吹灯,勘舆倒斗觅星峰;水银癍,养明器,龙楼宝殿去无数;窨沉棺,青铜椁,八字不硬莫近前。

这是寻龙诀里的口诀,而整个电影里关于探险墓穴的情节,也是根据这些口诀而展开的。

尤其是其中的“人点烛,鬼吹灯”场景更是经典,光是凭借文字描述,许晋就觉得这一场面绝对会是经典场面,能加深情节的紧张感。

为此,他特意上网搜了下原主,亲眼悄悄“人点烛,鬼吹灯”是怎么一个描写,剧本里描写的过于简单,他无法完全了解。

在原著里翻阅过一些片段,许晋才知道“人点烛,鬼吹灯”是传说中摸金派的不传之秘,意为进入古墓之中先在东南角点燃一支蜡烛才能开棺,如果蜡烛熄灭,须速速退出,不可取一物。相传这是祖师爷所定的一条活人与死人的契约,千年传承,不得破。

他不由感叹:“这部剧如果能搬上大屏幕,绝对会掀起一阵风潮,很有可能破了奇幻类的票房记录!”

虽然寻龙诀标的是悬疑冒险的题材,但看完了剧本,许晋就知道里头的奇幻特效绝对不少,跟画皮有的一拼。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才感觉压力有些大。

除此之外,让许晋感觉不错的是这部剧的感情线并不明显,胡八一与未婚妻Shirley杨的感情线没过多提及,包括后面看到了初恋的彼岸花决定下棺木一探究竟,更多的是以初恋的生与死来推动着剧情的发展。

攫欝攫。许晋轻轻敲击着桌面,如果编剧能将Shirley杨改成黄金铁三角的好友关系,Shirley杨暗恋胡八一,胡八一因着初恋丁思甜生死不知的情况下决定下墓寻找等等,他绝对会接下这部剧。

根据剧本来看,胡八一跟Shirley杨随时未婚夫妻关系,但感情线并不明朗,整个剧本还是以剧情为主,感情线反而偏重初恋回忆,他想要的改动或许并不难实现。

这般想着,许晋有了决定,当即打电话联系剧组。

剧组负责人对许晋亲自打电话过来了解详情非常意外,得知许晋有意向要参演,但一些细节问题需要协商等等,负责人心里砰砰直跳。

艾玛,许晋竟然想要出演寻龙诀?!

天,意外之喜啊!

给许晋递剧本,他们的确是考虑到许晋的外在形象和热度都很合适,所以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尝试的。

虽然期望许晋能出演,但他们并不过于期待,已经做了两手准备,往别的明星也递上了剧本。

因为没期待过,所以许晋现在打电话来问,负责人当然是欣喜万分。

许晋能出演是好事啊,现在全网谁的流量热度最大,那必然是许晋和刘伊菲这对情侣!

谁都希望能邀请到他们去上综艺节目和拍摄影视剧,只要能邀请其中一个人,到时候宣传起来绝对是王炸级别。

虽然等剧本拍摄完毕上映了,许晋的热度也必然会下降无法跟现在的相比,但他依然是大流量明星,还是个有演技有热度的一线,他们还是很倾向许晋的。

现在想找个又有演技又有热度的,真的太难了。

在了解到了许晋的要求之后,出于谨慎,负责人并没有一口答应下来,而是表示会跟编剧协商看能不能改动。

许晋表示理解,临末尾忽然问:“不知道出演丁思甜一角的,你们找好女明星的人选了吗?”

负责人道:“已经有了好几个人选,但还在筛选当中,现在暂时没有确定下来。”

听他们这么说,许晋心里有了底,便问:“那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再多加一个丁思甜的候选者?”

“谁?”

许晋微微一笑,意味深长道:“我觉得刘伊菲挺好的,你觉得呢?”

负责人怔了怔,第一反应不是刘伊菲合不合适丁思甜一角,而是道:“你们两人合体的费用太贵了,如果你参与进来,剧组恐怕负担不起刘伊菲的片酬。”

有一位一线明星打底已经足够,虽然剧组这边的投资方都是财大气粗,不介意多请几位巨星,但问题是,许晋跟刘伊菲两人合体,两人加起来的片酬绝对能请好几位一线明星。

因为两人合体的热度现在实在是太高了,据他了解的,想要邀请许晋跟刘伊菲两人共同去参加真人秀节目,有的节目组更是开出了九位数的天价!

这不是假的,他身为圈内人士,对数字的喊话来源还是很清楚的,也非常确定那个真人秀节目组付得起九位数的片酬,毕竟背后的投资方很厉害,可是二马之一!

厺厽 追文小说网 zhuiwen.org 厺厽。虽然大家都知道9位数的价格绝对是虚高了,但耐不住市场情绪炒的热,而且真人秀拍摄制作周期比想象中的要短很多。

这一个星期拍摄录制完毕,下个星期就能加工加点的赶制出来,可以非常有效的利用两人这段期间的热度。

但要是换成影视剧,哪怕影视剧的制作周期和拍摄周期要比真人秀长很多,但价格也不可能开得如此之高。

只是两人合体,哪怕价格没有开到9位数,也绝对是临近9位数了,这是两位顶级明星的身价,他们又有演技又有流量,可以保证质量和观看粉丝,是所有投资商都愿意合作的。

当然,前提是投资商舍得花下这个钱。

得知是金钱方面的困扰,许晋干脆利落道:“不知道剧组是否接受投资,我可以往里投入一定份额的金钱,并加上自己原本所得的片酬换成一部分的股份持有,伊菲那儿也可以这么做。”

巘戅追文小说网g戅。“另外,我们可以跟剧组签对赌协议,当票房突破到什么成绩对应可以拿到多少片酬的。”

负责人慎重地说:“我明白了,但我不能立刻回复你,需要开会讨论一下。”

许晋随意道:“期待你们给出的好消息。”

挂断了电话之后,许晋跟刘伊菲打了个电话,跟他说了下寻龙诀和自制短剧的消息。

他很清楚伊菲的行程,毕竟伊菲现在的经纪人就是郭子平,已经不止一次跟他抱怨他老婆非常佛系,简直佛的不像是个艺人,艺人对她来说更像是个玩票的等等。

是的,伊菲的行程安排的非常少,甚至有些时候比他这位当公司总裁的还要少。

许晋行程少,是因为优看视频的许多业务等着他去那主意,即便是这样,许晋依然保持一个月有两个通告的频率。

哪里像伊菲,一个月能接一个通告就不错了,但更多的是两三个月才接一次通告,而且通告还是替品牌方站台什么的。

要不是她对拍摄影视剧有一定的兴趣,跟郭子平多次表达想要拍摄好剧本的欲望,不然郭子平都感觉这位女明星是否计划着隐退了。

刘伊菲好奇地问:“我相信你的目光,要拍摄短剧没问题,你挑选的剧本一定是很好的,况且这是优看视频独家投资,也就相当于你投资,你也绝对不会投资一个不火的剧本。”

她话语一顿,语气有些急:“但我更想看看寻龙诀的剧本,听你这么一说,我觉得挺有意思的,盗墓哎!那是盗墓!”

“什么发丘印,摸金符,搬山卸岭寻龙诀;人点烛,鬼吹灯……我记不太清了,但听你这么一说就很有感觉,我可以先看看剧本吗?”

许晋挑了挑眉梢,“你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