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的页面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第二百二十四章 你是不是在侮辱我的智商啊(求票求订阅!!!)

招供是不可能招供的。

松尾慎很清楚,他跟乡司宗太郎二人犯下了多么严重的罪行。

正如榊诚之前所推理的一样,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谋杀案。

一旦被警方抓走...

攫欝攫欝。绝对会判刑。

远山银司郎的话,虽然让他产生了些许动摇,但...

并不能使他乖乖低头认罪。

听到松尾慎坚持说自己不知情...

围在他四周的警察们,脸色瞬间变得极为难看。

看得出来,松尾慎不是个能吃痛的人,那样的话...

警察们抱拳用力,骨节‘咔咔’作响,不怀好意的逼上前来。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见势不妙,松尾慎想要逃走,然而四面八方都被封堵,他又能跑到哪儿去呢?

挣扎...

是徒劳的。

两名警员钳制住他的胳膊,一本杂志垫到腹前...

隔着杂质击打,不会留下外伤。

巘戅云轩阁巘戅。标准的刑讯手段。

对此...

榊诚感受到了一股亲切。

面对穷凶极恶的犯人,警察可不会乖乖跟你说好话。

警察也是人,是人就会有感情,当他们愤怒的时候,也会想打人。

暴力审讯当然是不好的,可在某些时刻...

以暴制暴是最有用的办法。

砰!

砰!

摩拳擦掌的警察动手了。

一拳、两拳...

嘴巴被捂住,松尾慎甚至连惨叫都发不出来。

腹中传来的剧痛,使他心中难以避免的产生恐惧。

正要打第三拳的警察,忽然感觉自己肩膀被人拍了拍。

回头一看...

是榊诚。

他笑眯眯的说:

“意思意思就可以了,把人打坏了就不好了。”

警察沉吟一下,扭头看向远山银司郎,在看到对方点头之后,停下了动作。

既然是搭台唱戏,那就要有黑脸白脸和观众。

大阪府警察本部唱黑脸,给予松尾慎威慑,那榊诚就应该站出来做白脸,充当所谓的‘和事佬’。

这时,身为观众的松尾慎,看到榊诚出手救他,岂能不感激对方?

“谢,谢谢...”

捂着肚子,松尾慎低声说道。

“不客气。”

榊诚微微一笑,继而说道:

“沼渊己一郎从箕面山逃脱之后,开车直接来到了乡司邸对不对?”

“啊...”

松尾慎愣了一下,赶紧摇头:

“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没关系,听我说就好了。”

示意众人跟上,榊诚带着松尾慎抬脚,朝楼上走去:

“沼渊己一郎来到乡司邸之后,肯定会寻求乡司宗太郎的帮助。”

“只要用当年的事情相要挟,乡司宗太郎怎么会不帮他呢?”

“一开始,乡司宗太郎见到沼渊的时候,肯定吓了一跳,因为他觉得杀死长尾英敏等人的凶手,就是沼渊。”

走在柔软的地毯之上,榊诚以一种平稳的声调,叙述推理。

可他展露出的从容和淡定,让松尾慎觉得...

榊诚仿佛上帝一般,通晓一切。

“那么问题来了。”

走在前方的榊诚停住脚步,扭头发问:

“在乡司邸中有警察的时候,沼渊己一郎能藏在哪里呢?”

“藏身之处,一定要隐秘,确保不会被警察发现。”

厺厽 云轩阁 yunxuange.org 厺厽。“真相只有一个啊...”

紧跟榊诚步伐的柯南双手抱怀,严肃的点点头:

“书房!”

“没错。”

摸摸他的脑袋,榊诚微笑道:

“唯一不可能被发现的地方,便是乡司宗太郎呆了一整天的书房。”

“那里绝对不会被发现。”

心里‘咯噔’一声,松尾慎嘴唇一动,干笑着说:

“榊诚先生您真会开玩笑...”

“可惜,你不太会开玩笑。”

解读对方的面部微表情,榊诚确信自己推理的没错,说道:

“如果松尾先生认为我是在开玩笑的话,就请带我们去书房看看吧。”

事已至此,松尾慎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他只能带着众人来到位于二楼的书房,推开实木大门。

映入眼帘的,首先是一张沙发,沙发前摆着一张矮桌,桌上放着一个敞开的披萨盒,里面还有大半张披萨没有吃完。

墙边矗立着文件柜,上面摆满了档案夹。

乡司宗太郎的办公桌就在窗户旁,一部座机、一盏台灯、一瓶红酒、一张商务椅。

红色的落地窗帘被紧紧拉上,房间内弥漫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

不久之前...

这里刚刚被清扫过。

松尾慎双手交握,站在门口,有些紧张的对榊诚,说:

“这里就是乡司议员的书房了...”

“他今天一天,都在这里办公...”

“嚯!”

榊诚首先注意到了桌上的红酒瓶:

“红酒配披萨?”

“对味吗?”

“我不知道...”

这次松尾慎没有撒谎了,他是真不知道。

“啊嘞嘞—”

柯南从办公桌底下钻了出来,手里捧着一根之前发现的棒球棍:

“乡司议员的桌子下面,竟然放着一根棒球棍诶!”

“哦,乡司议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