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的页面

柯南之我真不是内鬼

第三百二十二章 我要请律师(求票求订阅!!!)

“嗯...好酒。”

灯壁辉煌的别墅内,乡司宗太郎站在书房里,端着一杯红酒,面含笑容,正在细细品尝。

咚咚!攫欝攫欝

敲门声传来。

“进。”

咔。

秘书推门走进,说道:

“乡司议员,刚刚接到消息,沼渊己一郎乘坐的车辆,发生了爆炸。”

“真的?!”

乡司宗太郎瞬间回头,眼睛一亮:

“人死没死?”

“都快烧成焦炭了。”

秘书嘴角一抽:

“而且我听说...”

“爆炸波及了不少人,死伤无数,服部平藏也生命垂危,被送往了医院抢救...”

呼吸一滞,乡司宗太郎的脸上闪过瞬间的恐惧,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呵斥道:

“怕什么!”

“那群该死的警察,竟然打算动我?”

“都是他们自找的!”

只要沼渊己一郎死了就好。

乡司宗太郎露出微笑。

他一死...

就没人能出庭做证了。

届时天高海阔,大好前程在等着他呢!

得好好庆祝一下...

舔了舔嘴唇,他一口喝干杯中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然而...

还不待他回味酒香,吵闹的警铃声由远而近,伴随着急刹声,在楼下响起。

眉头一皱,他起身来到窗边,向下一看...

顿时瞳孔一缩!

这...

得有上百辆警车吧...巘戅九饼中文巘戅

莫非大阪府警察本部的所有人都来了?

因为赶到的警车太多,只有寥寥几辆车子才够资格进入庭院。

领头而下的,是远山银司郎,榊诚、服部平次、柯南等人紧随其后,乌泱泱一行人,好似寻仇的剃刀党,朝着别墅大步流星。

“遭了!”

看到这副阵仗,秘书脸色一白,意识到了远山银司郎等人此举的目的:

“警察来寻仇了!”厺厽 九饼中文 9bzw.com 厺厽

“给老子闭嘴!”

乡司宗太郎气的扇了他一巴掌:

“我被抓了你也跑不了!”

“只要你不说我不说....”

“他们有什么证据?”

“还真没王法了吗?!”

既然乡司宗太郎敢做,就不怕其他人怀疑。

所谓富贵险中求,如果连这点胆量都没有...

他还当个屁的议员啊?

趁早辞职得了。

下楼,乡司宗太郎来到了大厅。

大厅的场面很奇怪。

能很明显分辨出有两拨人。

一拨是以远山银司郎为首的大阪警察派。

第二拨则是以榊诚为首的...

东京都派。

一个中年人、一个青年、一个小孩...

东京都派,怎么看怎么奇怪。

“远山部长,你这是?”

收回目光,乡司宗太郎看向了远山银司郎,佯装疑惑的问道:

“警方不都搜查完了吗?”

“难道想再来一次?”

“乡司议员...”

绷着脸,远山银司郎面无表情的说道:

“沼渊己一郎乘坐的车子,是从你这儿偷走的。”

“现在他的车子被人动了手脚,我们警方怀疑你蓄意杀人,请你跟我们回一趟警局。”

“开什么玩笑!”

乡司宗太郎摸了摸自己的光头,不屑的笑了一声:

“沼渊己一郎从我这儿偷走的是一辆即将报废的车子。”

“维修才进行到一半,出问题很正常啊!”

“我好歹也算是个议员,警方想搜查我家没问题,但想要逮捕我,就得拿出足够的证据来!”

见他一副天不怕地不怕,铁了心要耍无赖...

远山银司郎有些抑制不住自己的怒气了。

多年好友被炸的生死不明,躺在医院急救,现在他明知道犯人是谁,却不能抓?

不管用什么手段,今天他都必须要让乡司宗太郎认罪!

“大泷!”

“在!”

大泷悟郎上前一步。

“抓人!”

“是!”

服部平藏倒下了,远山银司郎便是大阪府所有警察的最高指挥官。

说句不好听的...

天子病重,亲王摄政。

他的话,就是圣旨。

早就憋了一肚子火的警察一拥而上,牢牢地将乡司宗太郎控制起来。

“放开我,放开我!”

乡司宗太郎梗着脖子喊道:

“远山!”

“我要请律师!!!”

脚下一滑,旁听的榊诚当场来了个趔趄。

好家伙...

看你憋了半天,还以为有什么大招呢...

结果来句请律师?

看样子...

你也知道大阪府警察不会放过你啊!

乡司宗太郎傻吗?

挺傻的。

可他也有聪明的地方。

就算大家都知道犯人是他,可请律师这种要求,还是得满足。

一旦他请了律师,就能顺理成章的将消息传达出去,找同为议员的朋友来救自己。

除此之外...

还有曝光媒体、写举报信等多种措施。

让大阪府警察本部投鼠忌器,不敢动他。

远山银司郎强行执法,缉捕议员,带来的后果很严重。

“远山叔叔...”

服部平次出口劝阻:

“乡司宗太郎改装车辆,肯定有工具留下,咱们可以再一次进行搜查。”

这...

可不是灭自家威风长他人志气。

服部、远山两家交好,服部平次并不想看到远山银司郎为了报仇而抛弃以往办案的冷静和初衷。

如果今天远山银司郎强行带走乡司议员...

毫无疑问,远山银司郎一贯坚持的信念都会动摇。

再说了...

他要光明正大、堂堂正正的报仇。

就算屈打成招,用暴力让乡司宗太郎招供,也不会带来什么好处。

要是被躺在医院抢救的服部平藏知道这件事...

肯定要直接跳起来,指着鼻子训斥他们吧。

自己那位狐狸眼的老爸,可是天底下最执拗的人了...

略作犹豫,远山银司郎知道服部平次在担心他,便接受了他的提议。

“大泷,带人搜查乡司邸!”

“是!”

大泷悟郎一挥手,所有警员四散而开,成群结队的进入乡司邸,进行地毯式搜索,柯南...

也悄悄跟了上去。

这次的搜索,远比上次的更加细致。

地板、阁楼、厕所、花瓶...

任何可能藏匿工具的地方,全都被翻了个遍。

见状,乡司宗太郎露出了鄙夷的冷笑。

他怎么会那么傻,把工具留在家里呢?

早在报警的时候,就让秘书处理掉了。

现在他的家中,别说工具了,能找出个扳手都算他输!

“报告,二楼没有发现任何改装工具!”

“报告,储物间也没有发现任何工具!”

“报告...”

搜查的警员回来了,他们...

没能找到任何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