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这个女配惹不起的页面

这个女配惹不起

·第三百七十七章·麻烦大了

“这……”新雨有些为难地回头看看月怀安。

月怀安道:“既然如此,那就都散了吧。”

新雨会意,大声提议:“那我们赶紧回去三生池吧!下一波应该开始了!说不定还有热闹可以看呢!”

“对啊!走!”

“走吧!”

吃瓜群众们顿时兴冲冲地往回走了。

对于他们来说,吃谁的瓜不是吃呀!只要有得吃就行!

一阵纷扰之后,断尘崖上重新归于宁静。

夏梦晚也终于从半惊半喜中醒过神来,但唇齿之间,还因为太过惊喜而有些磕磕绊绊,说话不太顺溜。

“师父……怎么,在这?”

白澄夜道:“我找月城主有事。”

月怀安接话说道:“对。我与清尊还有要事相商,你们也先回吧。”

“师父……”夏梦晚想问他,对于他们的天定姻缘,他有什么想法。但是她也知道,这会儿有他人在场,并不是问这个的时候。

若黎看看他们两个人的脸色,便挽上夏梦晚的手臂,轻声劝道:“我们先回吧。他们有事要谈。”

“嗯。”夏梦晚点点头,在若黎的拉扯下,不情不愿地转身走了。

看着她们离开的背影,月怀安抚额长叹:这下麻烦了,这一个看起来,似乎对白澄夜也很有想法啊!

月怀安在心底无奈地长叹一声,回头对白澄夜道:“这边的,你先别管,我想想有没有办法补救。你先想想该怎么跟玉娆说。她刚才的脸色,很不好。她离开的时候,我让一名弟子跟着过去了,过会应该会有消息传过来。”

话音刚落,便有一道传讯符过来了。

月怀安抬手接了,往符中注入一股灵力,符中便响起一个女子的声音:“城主,玉娆仙子去了石林,被乱石阵困住了。”

“乱石阵?”

月怀安解释道:“就是一个迷踪阵,迷惑人用的,没有危险。”

“嗯。”

他还这样淡定地应话,使得月怀安十分不解:“想好怎么说了吗?想好了的话,我这就带你过去?”

白澄夜道:“我不信这些。”

“你跟我说这些没用。”月怀安无奈,他怎么觉着有种“皇帝不急急死太监”的感觉。“我也不信。你得去跟信的人说。”

“玉娆……”白澄夜想到了傅玉方才的脸色,看起来似乎是信了。

“走吧。”月怀安催道。“你就让她一个人躲起来,在那哭?”

她会因为他的天定姻缘不是她,而伤心难过得一个人躲起来哭吗?

虽然觉得她应该不会这样脆弱,但白澄夜还是跟在月怀安身后,一路来到了石林。

远远地,便听到“轰隆隆”的一阵地动山摇,看着石林那边冒起来的漫天沙尘和隐约可见的火光,他便觉得,月怀安这什么“乱石阵”,估计是保不住了。

果然,一靠近,便有月影城的弟子飞奔而来,禀报道:“城主,玉娆仙子她……把整个石林,都给拆了……”

“……”月怀安无语了一会,回头对白澄夜道。“你负责赔。”

傅玉奉白澄夜的命,到月影城找月怀安拿东西。

拿完东西,月怀安跟她闲聊间提起月影城近来特别热闹,三生池的花开了,可以测“天定姻缘”。

虽然她不是很信这些,上回在妖界也遇到过一个招摇撞骗的“姻缘树”,但是这不妨碍她想去凑个热闹。

结果,没想到,一过去,就看到夏梦晚在测。

为她引路的弟子向她说明了测试的流程。

每次只有一人可以飞身进入三生池,许下心愿,然后将自己的灵力铺满整片池子。若是有天定姻缘,三生池中便会有一朵双色姻缘花被点亮。

如果这天定之人在百里之内,便会有一片粉色花瓣褪下,飘入那测试之人手中。同时,还会有一片紫色的花瓣褪下,飘向那天定之人所在之地。

看到夏梦晚点亮了一朵姻缘花时,傅玉隐约有些心惊。暗想,夏梦晚的天定姻缘,该不会是白澄夜吧,毕竟他们是原著的男女主。

但是当粉色、紫色两片花瓣同时飞出的时候,傅玉反而松了口气。

夏梦晚的天定之人,在百里之内。那肯定不是白澄夜。

白澄夜若是离月影城这么近,就不会特地让她从朱雀城赶过来取东西了。此时,他多半应该是在南海,或者西海。

身在月影城,又与夏梦晚有关,那应该是月怀安吧。

傅玉这样想,毕竟原著里,月怀安跟夏梦晚也是几分暧昧的。

于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情,一路跟着过来。

果然,在山道上的时候,她就看到月怀安在崖顶探出了他的小脑袋。心中正暗自欢喜,夏梦晚的天定之人变成了月怀安,那她跟白澄夜在一起,是不是就不算抢男主了?!那她就可以放心、大胆地跟他在一起了,再也不用担心什么天下大乱了!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白澄夜竟然在!

而且,那片紫色花瓣,就落在了他的手里!

他仍然是夏梦晚的天定姻缘!

他跟夏梦晚依然是天道认可的官方CP!

那一瞬间,傅玉感觉整个天地都黑掉了,全身凉透,万念俱灰!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她就转身下山了。失魂落魄、漫无目的地一通乱走,就走进了一片石林,一不小心,还触发了一个什么石头阵。

傅玉正心中苦闷,想着自己都这样失意了,这些破石头竟然还来与她为难。当即气得不管不顾地将所有挡路的石头,全部都给轰成了渣渣,将所有草木都烧成了片灰烬。

飞在空中,看着满目的疮痍,虽然知道自己是做了不好的事情,但是不得不说,这一通发泄之后,心里好受了些。

她本来就知道的,白澄夜和夏梦晚是男女主,他们之间有天定的姻缘。她也正是知道这个,怕抢男主会导致天下大乱,才一直瞻前顾后的,不敢直接跟他提成亲之事。现在不就是明确了一下这个事情,她也没什么好觉得意外的。

本来就知道的事情,没什么好生气的。

她应该生气的事是,白澄夜为什么在这里?!

他既然自己人就在这里,为什么还要她从朱雀城跑过来拿东西?!故意引她过来的?

还是说,这一幕,就是他安排的?

他故意让她看到这一切,让她知道他与夏梦晚才是天定姻缘,让她知难而退?不要再纠缠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