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影祖的页面

影祖

第七百一十五章 东秋雪的实力

咚!

厽厼。而就在其声音刚刚落下的霎那,东秋雪玉手猛然落在那翡翠般的古筝之上,而后琴弦急速颤动,碧绿色的音波,犹如涛浪般在此刻席卷而开,这道音波,似乎并没有太过强大的攻击力,但却是令得闻者在霎那间,精神恍惚了一下。

而也就是在这霎那间,下方那众多的东门弟子,竟是不约而同的分散而开,而后犹如蝗虫一般,对着四面八方暴掠而出。

这般变故,来得极其的突然,谁都没憩到,这上百的东门弟子,竟是会散得如此的果断。

而当一些人迅速的回过神来时,大部分的东门弟子,已是掠至森林之中,迅速的消失不见,这般速度,不免让得一些人有点目瞪口呆。

“走!”

半空中,东秋雪,将城等核心弟子,也是在同时间暴掠而出,只不过他们却并未分散,因为他们都很清楚,寻常弟子能够轻易撤退,但他们,必会被血翎他们所盯中。

“我今日倒是要看看,你们究竟能逃到哪里去!”

血翎此时也是彻底回过神来,目龙阴冷的望着暴掠面出的东秋雪,万隐等人,旋即脸庞上掀起一抹狰狞笑容。

“跟着他们,天影种子,就在他们的身上。“血翎手掌挥动,冷笑道。

“是!”

听得他冷笑,那符西等人也是狞笑着应道,而后身形掠出,直接是带起破风之上,对着万隐他们直追而去。

喇!

血翎的身形,也是在此别消失而去,身形化为一道虹芒,闪掠而出。

咻咻咻!

宝来小说网 baolaishiye.com 厺厽。而随着血羽帮众人跟了上去,那些周围的众多围观之人也是迅速动身,虽说眼下那天影种子被血翎看上,但他们也是不太甘心就这样放弃,而在这般大规模的漫天人影呼啸下,那破风之声顿时响成一片,这片天地间的影力,仿佛都是在此洌变得沸腾起来。

山脉上空,数道人影急掠而过,带起急促的破风之声,他们的目光,也是时不时的对着后方扫过,各自的面色,都是相当的沉重。

“这样下去根本摆脱不了他们。”靡兰咬了咬牙,道。

万隐也是微微点头,他能够感觉到,那血翎的气息正在越来越接近他们。

将城等人沉默不语,眼神有点阴沉,这种被追着逃的感觉,可真是令人不爽啊。

东秋雪怀抱着翡翠般的古筝,眸子微垂,眼芒闪烁了片刻,旋即其身影突然顿了下来,银牙轻咬,道:“我来拦住他们,你们先走。”

闻言,将城,靡兰等人顿时色变,刚欲反对,东秋雪瞥了他们一眼,语调却是变得平静了许多:“你们有能力拦血翎他们?”

将城等人顿时一滞,他们与血翎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就算是拼死阻拦,恐怕都是难以取到太大的效果。

“如果你们认为现在还有时间继续墨迹的话,那就继续吧。”

东秋雪转身,在一块青石之上盘坐而下,翡翠古筝,被她轻放在身前,而后,她伸出玉手,轻轻的将那乌黑马尾解开,顿时青丝倾泻而下,犹如瀑布,在轻风之下缓缓飞舞。

望着少女那席地而坐的情影,将城等人拳头都是忍不住的紧握了起来。

“走吧。”

万隐目光深深的看了那道俏影一眼,却走出奇的没有半句废话,转身便走,而在其身后,将城等人眼神变幻了好半晌,最终只能狠狠的一咬牙,转身掠出。

“万隐,把种子带回去!”

随着那迅速离去的一行人,东秋雪玉手也是轻轻按上了古筝,那对清眸之中,竟是逐渐的有着红光涌动起来,轻喃之声,也是悄然的传出!

青峰之上,葱郁蔓延而开,最后延伸到视线的尽头,远远看去,犹如一片绿色的海洋。

东秋雪静坐于青石之上,原本乌黑的马尾,此时已是犹如瀑布般倾泻而下,而后垂直那纤细而柔软的腰肢处,轻风吹拂而来,青丝轻舞,有着淡淡的芬香传出。

少女那完美得没有丝毫瑕疵的修长玉手,轻轻的落在翡翠般的古筝上,而后,她缓缓的抬起那对明媚的大眼睛,望向远处天空,那里,急促的破风之声,携带着一股凶煞之气,迅速的传来。

咻咻咻!

破风之声,迅速的撕裂这片寂静的林海,而后那远处的天空处,一道道人影迅速的掠来,最后在距那座青峰尚还有些距离时,缓缓停住。

“呵呵,这东门的弟子,如今倒是一个比一个更狂。”

血翎缓缓的现出身来,他望着坐于山峰之上的东秋雪,却是忍不住的一笑,旋即摇摇头,道:“如果你以为我血翎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主,恐怕你会很失望的。”

“哈哈,这丫头倒也长得水灵,不如抢回去得了。”一名血羽帮的强者怪笑道,那目光倒是有些肆无忌惮的在东秋雪娇躯之上扫来扫去。

周围紧随而来的还有着不少人,他们望着这一幕,也是发出一些哄声怪笑。

“符西,解决掉她,其余人,随我追赶,天影种子。不在她身上。”血翎漠然的看了东秋雪一眼,而后手掌一挥,淡淡的道。

然而,他的声音刚刚落下,那青峰之上身着白衣青裤的少女却是一声娇笑,玉手拨过琴弦,乌黑而明亮的大眼睛中,有着一丝丝奇异的红芒涌出来。

“你倒也是太高看了你们。想要从这里过去,先过了我的琴阵再说吧。”

娇笑声落下,东秋雪那俏美脸颊顿时缓缓的冰冷而下,一股极端强大的波动,缓缓的从其体内暴涌而出。那种程度,已是无限的接近八元六魄境。

“就这程度?”

然而,血翎却是冷笑的望着这一幕,嗤笑道。

东秋雪垂目,并不理会于他,纤细玉手按在琴弦之上,而后指尖猛然按下,殷红的鲜血瞬间从其掌心中渗透而出,几乎是立刻间,翡翠般的古筝,便是被渲染成了血红之色。

而随着古筝被染得血红,那古筝之上,顿时血光涌动,一种奇异的波动,也是在血光闪烁间,悄然的传出。

“动手!这丫头有些不对劲!”

血翎见状,眼瞳微缩,一种不安的感觉突然自心中涌出来,当即厉声喝道。

唰!

他的喝声刚刚落下,其身后的符西便是如箭矢般暴掠而出,大手一握,狂暴影力汇聚,一拳便是对着东秋雪爆轰而去。

“七彩玲珑音!”

东秋雪眼眸轻抬,却是异常安静的望着那暴掠而来的符西,而后一道轻柔之声,自其嘴中缓缓传出。

而就在其声音落下的霎那,其修长指尖。也是自那变得血红的琴弦之上拨动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