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影祖的页面

影祖

第七百一十三章 激战伏禽

吼!

滔天般的灰气,在此刻源源不断的自万隐眉心魔眼处暴涌而出,顿时间,遮天蔽日,灰气仿佛凝成云层,令得这天地都是昏暗下来。

而在灰气弥漫天地间,一种荒凉沧桑之气,也是悄然的扩散而开,隐隐间,那种嘶吼声,再度响起。

此时的这片天地间,不断的有着各方强者从四面八方赶来,到得后来,周围山峰上都是出现了一些人影,而这些人影在赶来后,倒也不敢有什么作乱,只是目光惊异的将天空这等异象盯着。

厽厼。万隐眉心之处,血线飞快的蔓延着,一波波阴煞之气,不断的扩散开来,试图对着他的双眼侵蚀而去,不过每当在它即将碰触到万隐双眼时,便是会一股温润的白光抵挡下来。

洪荒魔眼,虽说强悍,但为了获得这股力量所需要付出的代价也不小,如果不是万隐拥有着混沌始金护体的话,恐怕他也不敢轻易的将“洪荒魔眼”施展到这种地步。

虽说或许即便双眼失明,他也是能够使用魂影之力感触世界,但他却并不希望自己变成瞎眼老人那样……

灰云在天空弥漫,万隐眉心处魔眼之中,血光突然凝聚,而后化为一道血光,径直的射进了那厚厚的云层之中。

“轰!”

随着血光暴涌而进,那片灰云顿时蠕动起来,隐约间仿佛是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而那漩涡的尽头,犹如连接着上古时空,一种苍凉莽荒之感,渗透而出。

漩涡翻涌隐隐间,似乎有着庞大的灰影掠过……

“装神弄鬼,不过你手段有多诡异也不过只是五元六魄境的实力!”

伏禽面目阴冷的盯着万隐头顶那片厚厚灰云,眼中寒芒涌动,不过虽说嘴上这般说着,但他也的的确确是感觉到了一种不安的感觉,那片灰云,令得他心头极为的压抑。

“宰了这诡异的小子!”

伏禽眼中杀意掠过,旋即没有丝毫的迟疑,双手猛然紧握手中锯齿大刀磅礴影力,疯狂暴涌,一股情人的威压,自其体内弥漫而开令得周遭不少人面色微变,八元六魄境的实力,这伏禽能够排到宗派通缉榜第六,倒也是有些能耐。

“小子,今日就算你是东门的弟子,这条小命我都收定了!”

伏禽脸庞之上狰狞涌动,下一霎那,他突然深吸一口气,眼神陡凝,滔天血气竟是在其身后呼啸汇聚,隐约间,仿佛是形成了一道约莫数十丈庞大的血红虚影。

血影手握一柄锯齿血刀,滔天的血气弥漫,那一霎那,仿佛整个天地都是被侵染在了血海之中。

“幽禽刀法,这是伏禽的杀手锏,幽禽刀!”

这片天地间,那些关注着此处的诸多强者,面色也是因为伏禽此招而有些变幻,惊呼的声音,接二连三的传出,显然是对着凶悍一招并不陌生。

“为了杀一个五元六魄境的小这伏禽竟然连这招都施展出来了……”

“那小怕是要倒霉了,当初伏禽这一招可是生生劈死了五位七元六魄境强者啊……”

“……”

窃窃私语不断的在半空中传开,东秋雪,将城等人眼神也是有些变幻,他们望着那身处漫天灰云之下的万隐,眼中也是掠过一抹担忧之色。

“伏禽这招可硬挡不得啊……”将城低声道,旁边几人也是深有同感的点点头。

东秋雪柳眉微蹩,旋即轻咬银牙,玉手一伸,那翡翠般的古筝便是闪现出来,此行出手,长老已说过以她为首,若是万隐在这里出了什么意外,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和古殿的唐川与空明交代。

“幽禽刀法,幽禽刀!”

滔天血气涌动,伏禽脸庞之上也是在此刻涌上狰狞之色,他猛然一步跨出,双手握刀,而后犹如力劈山岳,怒斩而下。

轰!

在其大刀劈下的霎那,其身后那道血红的虚影,也是舞动起手中巨大血刀,而后带动起漫天血光,带起百丈庞大的血色匹练以及那惊天动地般的声势,对着万隐暴劈而下。

天地影力暴动,巨大的血色刀芒,尚还未落地,那下方地面,已是迅速的迸裂出一道巨大的裂缝。

万隐抬头,眼瞳之中印射出来的巨大血色刀芒,也是令得他浑身寒毛悄然竖起,其眼神也是迅速的凝重起来,旋即手印闪电般变化,那头顶灰云,也是在此刻迅速的撕裂而开,漩涡之中,一道庞大无比的巨影,终于是掠出。

巨影一现,便是遮掩了天空,可怕的巨大身体盘踞着,犹如来自洪荒的超级影兽,那种莽荒之气,涌荡在天际。

这头神秘巨兽一出现,立刻便是引起无数道倒吸冷气的声音,就连那血羽帮的血翎等人,面色也是猛的一变。

“那是传说中的洪荒兽?”东秋雪等人同样是有些震动的望着那庞然大物,对于古殿的影技,他们也是有所了解,只不过,这也是他们第一次看见,这种存在于上古之中的可怕之兽。

洪荒兽盘踞天空,那只巨大的眼睛紧紧闭拢,隐约间,有种毁灭般的波动从中传出,而且,在这种波动的扩散下,众人也是惊恐的察觉到,那紧闭的巨眼,正在缓缓的睁开。

“轰轰!”

巨眼逐渐的睁开,天地影力沸腾狂暴,下一霎,巨眼终是彻底睁开,漆黑的眼瞳中,仿佛天地之间最为可怕的东西。

笔下文学 bxwx.co 厺厽。咻!

黑色的光线,犹如吸收了天地间所有的光亮,在暴射而出的霎那,天地都是因此而黑暗了一瞬,而后光线掠出,直接是洞穿空间,然后在那无数道震动目光中,与那一道血红刀芒,狠狠相撞!

咚!

撞击的霎那,天地都是为之寂静,绚丽的能量在那一瞬间犹如崔璨的烟花爆发开来,美丽之中,透着近乎死亡般的波动……

可怕的波动席卷而开,周遭的山峰之顶,几乎是在此刻尽数崩裂成粉末,一些靠得近者,更是被震得一口鲜血喷出,气息萎靡,一脸惊恐的急速倒退。

万隐的身形同样是在暴退,那股扩散而来的可怕劲风,连他都是感到心悸,不过他的速度显然不及那种劲风的扩散,当即手掌一握,黄光涌动,迅速的在其面前化为一面巨大的黄鳞之盾。

铛!

劲风狠狠的撞击在黄鳞之盾上,万隐体内气血顿时剧烈的翻腾起来,身形暴退,整条手臂都是麻木起来,想来如果不是其肉体强横的话,光是这一撞,整条手臂都得断裂而去。

天空之上的可怕风暴,持续了足足数分钟方逐渐的淡化而去,这片天地,已是一片狼藉,下方的森林,更是被震成一片平地。

众人也是逐渐的回过神来,望着这番破坏,都是忍不住的吸了一口冷气,再度望向不远处天空上那道的年轻身影时,眼中已是再没了先前的那种嘲讽。

一些目光,在万隐身上停了停,然后转向另外一侧的伏禽,此时后者一头长发已是披散了下来,衣衫略显破碎,气息也是有些起伏,那脸庞之上,犹自还残留着一丝心惊,显然先前的对碰,令得他也是有些骇然,他实在是有些无法想象,万隐竟然能够以五元六魄境的实力,和他拼到这种地步……

东门的弟自,如今难道都强到这种程度了?

天空上的气氛,竟是在此刻微微的静了下来,一些人眼中闪烁的贪欲也是悄然的减弱了一点。

“还有谁想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