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影祖的页面

影祖

第七百一十一章 剑拔弩张

“你!”靡兰面色剧变,眼中怒火涌动。

“哦?”

此话一出,这片天空顿时传出一片哗然声,不少目光都是在霎那间涌上浓浓的贪婪,一人舔了舔嘴唇,笑道:“没想到这里竟然还有这等宝贝...”

伏鹏同样是因为那所谓天影树种子惊了一下,旋即脸庞上浮现一抹极感兴趣之色,目光盯着靡兰,道:“我这辈子可还没见过天影树的种子呢,不如靡兰姑娘将那东西拿出来给我们开开眼界?”

靡兰面色一寒,刚欲说话,万隐却是一步从其身旁走出,目光盯着伏鹏,也不废话,魂影之力闪电般的扩散而出,然后直接当着所有人的面,扫描过此处众人的脸庞。

“小子,你干什么?”伏鹏被万隐这般举动搞得一愣,旋即眼神一冷,喝道。

万隐也不理会他,袖袍一挥,魂影之力便是在面前化为一道道光幕,光幕上,竟是有着用魂影之力刻画出来的脸庞,正是眼前的伏鹏等人。

唰唰!

万隐袖袍抖动,一片片玉石飞射而出,旋即他直接将那些刻画着众人脸庞的魂影之力印入玉石之内,然后手掌一扬,上百枚玉石,飞入下方那些东门弟子手中。

“各位,不管今日局面会变成什么样,只要有一人回到宗门,将玉石上缴给诸位长老,我想,他们会知道该怎么办!”

万隐低沉的声音,从半空中扩散开来,最后传进每一个人的耳中。

此言一出,那天空上众多人影面色便是隐隐的有些变幻,目光闪烁着,不断的在凶狠与迟疑之间转变。

万隐此手,不可谓不狠,直接是拓印下在场所有人的面目,以东门做震慑,虽说这里的人大多都不是省油的灯,但毕竟东门是八大超级豪族之一,东玄域主宰者之一,如果东门的怒火真的倾泻下来,在场的人,恐怕没有多少人有能力承受。

“好狠的小子,不过你就不怕我们也发狠,把你们全部给血洗了?”伏鹏眼角跳了一下,目光直视着万隐,冷笑道。

“你有这个本事的话,就来试试!”

万隐一步跨出,脸庞竟是霎那间变得狰狞起来,一股惊人的戾气从其体内散发而出,那种气势,让得场中不少手中都是沾有血命的亡命之徒都是感到心惊,这个东门弟子,怎么看起来比他们还狠?

一旁的靡兰,东秋雪等人面面相觑了一眼,对于那些人脸庞上的迟疑他们也是看得清楚,心中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气,看来要对付这些狠家伙,就得来一个比他们更狠的。

“嘿,现在这年头真是要变天了,一个不过五元六魄境的小子,竟然也够胆在我面前张狂?难道现在东门教出来的弟子,都是这么的不知天高地厚?”那伏鹏苍白的脸庞,在此刻掠过一抹阴翳之色,语气也是变得森然下来。

不远处的等人,符西冷笑的望着这一幕,并没有立刻动手的迹象。

“我说各位,你们也好歹都是有些名气的人,不至于会被这小子给唬住吧?”伏鹏偏过头,望向周围天空上的一道道人影,冷笑道。

听得他的话,一些人眉头也是一皱,而就在他们心中念头变幻时,那位身着绿衣,名为销魂手范定的男子,却是缓步走出。

宗派通缉榜第五的名头,显然在这里有着不小的份量,因此随着他走出来,立刻不少目光都是转移了过去,甚至连那伏鹏眼神都是凝了一下。

靡兰等人则是有些紧张的望着那范定,如果此时后者也是要对他们出手的话,那局面对他们则是彻底的不利了。

“你是东秋雪吧?”然而,在众人的注视下,那范定目光却是停在了东秋雪身上,缓缓的开口道。

东秋雪浅眉微蹙,眼中有些疑惑,显然并不认识此人。

“虽然按照我的性格,今日这事我得插手一下,不过当初我欠你姐姐东春水一个人情...”范定淡淡的道。

听得此话,靡兰等人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而那伏鹏以及符西等人眼神则是一沉。

“天影种子虽然珍稀,不过东门也不是省油的灯,这东西,我拿不起,你们有兴趣,就自己去拿吧。”范定淡漠的目光再度扫过众人,然后竟是飘然退开,那模样,显然是不打算出手。

“呵呵,没想到连你范定也会惧怕超级豪族···”伏鹏冷笑着嘲讽道。

范定瞥了他一眼,眼中寒芒涌动,不过却并没有理会的意思。

“也罢,既然你没胆子,那就我来,我倒是想要看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究竟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这句话!”

伏鹏一步跨出,手指指向万隐,旋即微微一勾,脸庞上掀起一抹讥讽冷笑。

“小子,你今日若是能接我十招,此事我便不插手,怎样?”

万隐盯着伏鹏,旋即脸庞上也是缓缓的掀起一抹森寒弧度。

天空上,众多目光汇聚在万隐身上,而那伏鹏也是一脸的阴翳,显然是因为先前万隐的冒头而心存杀意,而在他看来,以其八元六魄境的实力,要斩杀万隐,几乎是易如反掌的事。

“想要抢东西,直接动手便是,还搞这些没用的东西,婆婆妈妈!”

然而,在那一道道目光汇聚下,万隐脸庞上的森寒却是愈发浓郁,旋即他盯着伏鹏,冷笑道。

哗!

万隐这话一出,天空上几乎是瞬间便是爆发出一片哗然声,不少人都是一脸怪异的将他盯着,他们实在是有些无法想象,一个不过五元六魄境的小子,怎么敢跟踏入了八元六魄境的伏鹏这般说话,难道他真的以为他是东门弟子,这伏鹏就会因此心生忌惮么?

“嘿,这东门的弟子,倒也的确越来越狂妄了,那小子知道伏鹏是谁么?真当屠禽的名头是白叫的?”

“惹恼了伏鹏,这事情恐怕没那么容易接下。”

“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一道道蕴含着嘲讽的窃窃私语声,从半空中传开,不少人对着万隐指指点点,那般神情,充斥着一种幸灾乐祸。

在万隐身后,东秋雪等人也是因为万隐此言面面相觑了一眼,不过他们毕竟对万隐还算有点了解,知道后者不是真正的鲁莽之人,既然他会这么说,想来应该也有着自己的所想,不过...

那家伙,可是在宗派通缉榜上排名第六的狠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