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龙王战神的页面

龙王战神

第1章 五年,物是人非

北雪城外。

地平线处,九辆钢铁重坦并排驶来,如洪荒凶兽,势不可挡!

这股钢铁洪流速度极快,片刻之间,已然逼至城下。

身后,更是百万大军,雄赳赳气昂昂,势不可挡。

“北雪天王,可敢与我九人一战?”

“你若胜,我等退兵,百年不再来犯!”

“你若败,束手就擒,割地赔款!”

下方有雄浑笑声传来,带着毫不掩饰的讥讽和挑衅。

城墙之上,众人勃然色变。

“天王,对方是在激将,万万不可答应!”

那铁塔般的壮汉焦急开口。

秦天王是北雪边关的主心骨,他一旦出现闪失,军心将会彻底涣散。

北雪边关,不攻自破!

身后一众将帅,也纷纷开口劝阻。

“铁牛,你随我征战五年之久,对我连这点自信都没有?”

秦风侧目,平静开口。

铁塔壮汉顿时一怔,神色复杂。

“九大强者?在我眼中,与蝼蚁无异。”

秦风说话的同时,抬眸看向身侧。

他大手一挥,白布掉落,众人大惊。

其下遮盖的,赫然是九口青石打造而成的棺材!

所有人都定住了,惊骇欲绝,死死盯着那九口棺材。

偌大的战场,鸦雀无声。

唯有秦风冰冷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

“这九口棺材,用来盛放你们的尸身。”

“但祭奠的,是我龙国数十万牺牲将士的英魂!”

说话的同时,他随意抬脚踢出。

重逾千斤的青石棺材,竟被他一脚踢下城墙!

咚咚咚。

九口棺材接连砸落在地,激起漫天尘土!

秦风迈步,走下城墙。

修长背影,裹挟着滔天杀意!

战场上,双方士兵默契停战。

秦风步伐沉稳,走向战场深处。

那载着敌方九大强者的九辆重坦,也遥遥跟在他身后,逐渐消失不见。

……

一月后,中海市机场。

走出机场的人流之中,有两人极为瞩目。

为首之人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一身休闲装,干净清爽。

他剑眉星目,身形修长,脸色却有些病态苍白,好似文弱书生。

青年身后,一名浑身肌肉虬结的黑衣壮汉紧紧跟随,宛若移动的铁塔。

走出机场,一阵秋风吹来。

“咳咳……”

秦风咳嗽,苍白的脸颊浮现一丝红晕。

“天……秦先生,天凉了,注意保暖。”

铁牛上前,迅速为秦风披上一件风衣。

看向他的眼神中,除了担忧之外,是满满的敬畏!

一月前,秦天王以一己之力,对战敌方九大强者。

三日后,秦风染血归来。

手中提着的,是九大强者的头颅!

这一战过后,两方敌国退兵,百年之内再不来犯。

国门得以百年太平,北雪天王秦风,居功至伟!

“小伤,没什么大碍。”

秦风微微摇头。

环视四周,熟悉的高楼大厦映入眼帘。

这一刻,他无限感慨。

恍惚间,已经过了五年。

秦风出身于中海市秦家,沉迷文学古籍,是出了名的文弱书生。

因出生于商人之家却对商业毫无半点兴趣,从小到大便一直被众人讥讽,更被冠以‘废物’之名。

也正因如此,五年前,他才被秦家当成联姻棋子,入赘中海市的一流望族南宫家,成了人人唾弃的上门女婿。

而秦风的妻子南宫雪,才华横溢,被称为‘中海第一才女’,本人更是明眸皓齿,有倾国倾城之姿,追求者无数。

但自打她双腿患疾,终生离不开轮椅后,便跌落神坛,同样成为了家族联姻的牺牲品。

废物配瘸子,两人的结合,彻底沦为了笑柄。

若是仅此而已,也就罢了。

谁料成婚不久,南宫家却突生祸事。

秦风这个毫无价值的‘废物’,也被南宫家当成替罪羊,送进了监狱顶罪!

好在,世事无常。

秦风入狱之时,恰逢龙国边关战事吃紧,大量招兵。

他便被送往北雪边关,参军入伍。

秦风天生将才,五年时间,成长为百将之尊!

“秦先生,接下来去哪?”

铁牛的大嗓门,将秦风纷飞的思绪拉回。

“回家。”

秦风平静开口。

五年戎马生涯,他最思念的便是父母、妹妹和妻子。

如今卸甲归田,他最想见到的,也是他们。

转眼五年,不知他们是否安好?

中海市北郊,秦家老宅。

秋风萧瑟,天色微暗。

然而秦家老宅外,却门庭若市,分外热闹。

喜庆的大红灯笼高悬,入目所及之处,一片张灯结彩。

门外的露天停车场里泊着不少豪车,不断有人手提贺礼进入宅院。

看穿着打扮,皆是一些商贾大户与上流名媛。

刚下计程车的秦风看着这一幕,眉头微蹙。

印象中,今天似乎不是什么特殊日子。

略微整理仪表后,他迈步走向大门。

还没进入,却被一名身着制服的保安抬手拦了下来。

“麻烦出示请柬。”

秦风皱眉。

什么时候,进自己家门也需要请柬了?

“今天是秦家家主,秦世龙先生的大寿,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从哪来的,滚回哪去!”

保安面露不屑之色,冷声喝道。

秦风没有请柬,穿着又极为普通,直接被他当成了来蹭吃蹭喝的闲散人员。

秦家家主,何时从父亲秦世海,变成了二叔秦世龙?

秦风闻言,脸色骤然阴沉!

秦风知道,二叔秦世龙野心极大,此前便一心想坐家主之位。

因此,他积怨已久,向来与父亲秦世海不合。

当年他被当作棋子入赘南宫家,也是由二叔秦世龙一手策划。

所以在听到秦家家主是秦世龙时,秦风便已断定。

家里出事了!

强压下心头泛起的不安之感,秦风迈步走向大门。

而保安见秦风对自己的话置若罔闻,顿时万分恼火。

“你他妈是聋子吗?”

喊话的同时,他探手抓向秦风胳膊。

秦风脚步微顿,不闪不避,冷眼看向保安。

轰!

四目相对的刹那,一股重若泰山般的恐怖气势,瞬间将这名保安笼罩。

冰寒的暴戾杀意,让他浑身颤抖,大脑空白一片。

直觉告诉他,如果真敢与眼前这人产生肢体接触,后果定然不堪设想!

强烈的求生本能,让保安瞬间停下脚步,不敢再动弹分毫。

许久之后,那股极具压迫力的气势终于消失。

保安这才战战兢兢的抬眼望去。

不知何时,秦风已经消失不见。

咚。

他松了口气,双膝一软,直接瘫坐在地。

后背的衣衫,早已经被冷汗浸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