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天源令的页面

天源令

第九百二十七章:再战宿命

天源令第九百二十七章:再战宿命谁也没料到今天这个英雄大会,会是如此的热闹。

全场数十万人都没想到,在英雄大会这种神圣的场合,会有孔清这样一个闲修,站出来诋毁国域。

他们更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孔清,如今连大南国最强的四大巨头,星雷殿、神教、冥府、牧雪山,纷纷站出来为孔清撑腰。

要知道孔清再强,也只是一个闲修啊……

他到底有什么本事,竟是令的四大巨头不惜和国域翻脸,也要保住他。

国都那边,源媛香早已是热泪盈眶,这就是她的师弟!

一个从旧源区走出来的懦弱少年,在没有任何背景后台,没有任何修炼资源,一步步走到今天,甚至是大南国四大巨头,都在此刻挺身而出。

源媛香无法相信孔清这些年在经历了什么,但是源媛香能肯定,自己的师弟,已是从蛟蜕变,变成了真正的龙!

“好啊!哼”招炎国君森冷一笑,在四大巨头的威逼下,他怎么可能还有机会对孔清出手,刚才那一瞬间没有斩杀孔清,他就彻底失去机会了。

招炎国君重新坐了下去,在四大巨头暗自松了一口气时,招炎国君却看向了孔清,沉道,“好,按照英雄大会的规则,你的确没有什么错,所以大会继续!”

“嘶!”

招炎国君这话,就不得不让所有人心生疑惑了,难道招炎国君就这样好心,就这样简单的放过孔清?

不可能!

果然,招炎国君沉了沉眼,道,“但这英雄大会这么多年,规矩也没怎么改变,因为没什么变头,可今天你却成了一个意外,居然体武兼修,所以本君觉得有必要改一下”

嘶!

听到招炎国君的话,孔清就知道今天没这么好收场,不过孔清仍是面色平静的看着招炎国君,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孔清也是身怀利剑,临危不乱。

招炎国君瞟着另一边的四大巨头,缓问道,“我国域身为英雄大会举办方,应该有这个权利吧?”

这看似在询问巨头,其实大家都听得出来,刚才闹得如此紧张,国域肯定不会轻易和四大巨头开战,这不是国域不敢,而是国域不想削弱自己的力量,四大巨头虽然算不了什么威胁,狗急了,不也跳墙吗。

而四大巨头不出意外,肯定也会答应,刚才闹得惊心动魄,他们也只是为了保住孔清而已,既然孔清没事,他们也不会硬着头皮继续和国域闹僵。

冥府府主率先出言,“当然,英雄大会是你们国域和国都连手举办,改改规则,也在情理之中”

神教主微微点头,“主要不失公平性的规矩,自然没有问题”

两位巨头发话,招炎国君才收回目光,然后生冷的凝视着孔清,“哼,那么本君现在就再定一条规矩,凡是体武双修武者,在英雄大会中,只能选择其一进行战斗!”

嘶!

闻言,不止是四大巨头就是那万数武者都在暗骂着招炎国君的无耻,选择其一?

凭什么!?

体武双修是人家的本事,你有能耐你也找个体武双修的武者上场啊,自己没有这潜力,反而仗势欺人,限制别人。

只不过所有人都不敢说出来而已,毕竟招炎国君的实力摆在这里,谁敢不服?

一时间四大巨头都有些犹豫,让孔清只能选择其一,那不就相当于断了孔清一只手吗,谁都看得出来,孔清无论是武技也好,还是体术也罢,那都是人中之龙,天赋极佳,就这样一个无耻的规矩,让孔清少一门战力?这不是欺负人是什么。

招炎国君见到四大巨头犹犹豫豫,顿时沉下脸色,反问道,“嗯?貌似这条规矩没有作对造化尊者吧,谁能知道在场还有没有其他的体武双修,要是谁都像造化尊者一样,这不是寒了其他单修武者的心吗?”

呸!

所有人无一不是在心中对招炎国君暗暗唾弃,这简直是无耻到极点,说的比唱的好听,几千年就孔清这一个体武双修,还能找的出第二个?

这规矩是没问题,可问题就出在只有孔清一个人靠在这条规矩上,这不是针对是什么?

四大巨头明显还是有些不愿意,招炎国君现在倒和和气气的,以招炎国君的性格,现在让英雄大会继续,不就是想搞死孔清吗。

限制了孔清体武其一,那招炎国君不就能再找一大堆人,车轮战,耗也要死孔清,反正招炎国君就是看准了孔清不可能认输这一点。

就在四大巨头欲言又止时,孔清却是抬头决然道,“好!可以接受!”

嘶……

这让全场一片哗然,这孔清是傻子吗,没看见四大巨头都在为他争权利吗,很显然这规矩就是对孔清不利的啊。

当然,孔清可听不到这些武者的心声,一是孔清根本不怕,二十五岁之下的武者,不可能出现上位天君,既然如此,那么孔清就有绝对的信心能拿下大会第一!

“孔清……”

“这……”

“唉……”

四大巨头也为孔清的冲动有些不解。

可孔清却是转身朝着四大巨头一抱拳,“四位前辈!多谢你们为孔清说话,孔清铭记在心!不过是一条规矩限制罢了,既然我孔清今天来到这里,那就不惧这些阴招,如果孔清连这都不敢答应,四位前辈也无须为我出头!”

“好!”冥府府主顿时一拍扶手,赞叹的看着孔清,“不愧是体武双修武者,就这等魄力,就已让人心生敬佩!”

“好一个造化尊者,今天就让我们开开眼界吧,我相信限制一门,也无法影响到你的实力”神教也是开口赞道。

此时,所有人才释然,孔清的答应,也是为了不再让四巨头为难。

孔清今天来就是为了找国域麻烦,四大巨头已经冒这么大压力帮自己,自己连这都不敢答应,那自己还有什么资格妄想挑战国域?

既然四大巨头敢为自己出头,那孔清定要拿出值得他们出头的理由,这个理由,正是孔清临危不惧的魄力!

“哼!真是不知所谓”招炎国君再次吃腌,不过心里已经有了一个能必杀孔清的准备!

孔清深吸一口气,再如之前那般,背负双手,缓道,“那么接下来,你们又准备派谁来送死呢?”

嘶!

在场人才刚刚松一口气,却没想到心铉又绷紧起来,不约而同的看向招炎国君。

孔清现在的实力,那是有目共睹的,如果只派出一两个小喽啰,基本上就是送命的行为。

而逐云天已经是国域中年轻一辈的翘楚,和逐云天修为相差无几的同辈人,显然拿出来也只是丢人现眼,最多让孔清多费点手脚罢了。

那么除去逐云天这类人,国域中,还谁能是孔清的对手呢……

此时国域的区域也有些吵闹。

“国将大人,让我去斩了这厮!”

“国将大人,这孔清好生猖狂,让我去!”

“让我去!”

一个个国域武者战意盎然,为了维护国域的荣耀,他们都是自告奋勇,而国将大人却不太看好这些人。

“你们的修为和逐云天差不多,去了也只是送死”国将大人眉头一皱。

对付孔清,在国域看来,必须要做到必杀,用什么车轮战,根本算不了什么好招,就算赢了孔清,也不风光,而让国将大人为难的,也就在这里,因为他们国域年轻一辈中,已经没几个拿得出手。

现在他们才发现,孔清这个从旧源区逃脱出来的奴隶,已经不在是当初那个捻手可灭的少年,不过才五年,竟已成长到会让他们为之蹙眉的地步!

“让我来吧……”

嘶!

在一概国域武者不知所措时,一道白袍男子漠然一声,直接出现在他们身后。

见到这白袍人,一概国域武者眼神皆变,几乎是同时施礼毕行,“殿下!”

即使是国将大人,见到白袍男人后,也有些意外,不禁上前行礼,惊喜的道,“殿下不是在闭关吗,区区英雄大会,哪里用得着殿下出手”

白袍人没有理会这些人,朝着广场漫步走去,“能打败净化修炼者,只有,也只能是吞噬修炼者,这场宿命之战,就到此为止吧”

无数眼目之下,白袍人已经走到广场,和孔清对立着十数丈。

所有人都在猜测白袍人究竟是谁,能令的一概国域强者为之俯首。

孔清眉头一皱,心中一沉,“这人……我好像认识……”

源丹中的净化之力已再无法沉浸,从白袍人走过来时,孔清内心就有一种冲动,有一种想要斩杀此人的冲动!

白袍人缓缓吐了口气,单手抓住白袍,在众眼凝视这下,一把撤掉白袍。

唰……

嘶!

“逐竹荐!竟然是你!”见到白袍人真实面目,孔清眼目圆睁,几乎是脱口而出。

逐竹荐瞳中幽暗,比起孔清那一脸嫉恶,逐竹荐就显得有些淡定了。

“从大漠沙教分开后,我一直在闭关,之后发生的事,我也一概不知,甚至这次的英雄大会,我原本是没打算来的,只不过我在听到你的消息后,修炼心思全无,我的源丹向我反馈,你需要斩杀你,才能做进一步的突破”

孔清和逐竹荐的对话,除了那些本身就见过逐竹荐的人不觉得奇怪,大部分不知道因果的武者,才是露出诧异。

可国都那边。源媛香的目光直直放在逐竹荐身上,或许现在这一幕,是源媛香万万没想到的,逐竹荐,居然是这个曾和她青梅竹马的男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