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天源令的页面

天源令

第九百二十六章:体武双修的恐怖

“既然你终不醒悟……那么,就结束吧……”

逐云天将剑正举在身前,双手结印,霎时间,磅礴气势犹如江海翻滚,腾起的气焰直奔苍穹,一时间,整个南北之巅,迎来一场巨大的狂风,狂风呼啸,拉着着天地源力在整个山顶上肆虐。

“天源剑法,禁武技,破天剑诀!”

唰唰唰……

突然之间,那身前的长剑好似得到上天的召唤,一阵剧烈的转动,“咻”的一声,直接飞入云空。

即使逐云天脸色再过淡定,可在凝聚这道禁武技时,一张俊逸的脸庞也显得十分凝重,显然,这就是他最强杀招!

“用我最惜爱的剑法终结你,也算是对你抱以最大的敬佩,孔清,接招!”

逐云天沉喝一声,旋即手印变换,瞬息之间,广场之上的整个云空,云层徒然汇聚,在云空上形成了一个巨大气流漩涡,漩涡缓缓旋转着,而在漩涡中,所有人只感觉到一种极其压抑的压迫感,令人心神发惧,耳目震痛。

嘶……

在无数人的仰望下,一柄巨大的重剑从云层漩涡中穿透而出,随着重剑慢慢下降,重剑上的古文铭文奕奕耀眼,直到露出半截剑身,逐云天的目光才从云空回到孔清身上。

逐云天手掌高高举起,仿佛只需要逐云天一声令下,天上的重剑就会贯穿大气,落在这片古石广场之上。这一刻,又好像是逐云天对孔清的质问,亦或是,他在给孔清最后一个机会。

“从我上场之后,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你让我有了一种同命相连的感觉,所以现在我决定许逆国域对我的命令,给你一次可以后悔的权利,向我认输,再发誓一生不得与国域为敌,我可以在我的允许范围内,放你一马”

噗!

孔清不禁失笑,坦然的笑容也令的逐云天万分意外,他如何也想不到,都已经祭出自己最强的杀招了,孔清不但不准备抵抗,反而还笑得出来。

孔清笑着摇摇头,道,“那可真是多谢逐兄了……”

一笑之后,孔清面色固然一冷,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森冷之意,瞳孔中漂浮着的更是一望无际的杀意。

“如果是在别的地方,或许我还会被你感动,但让你失望了,英雄大会不论生死,只论高低!从你背负逐氏姓氏那刻,你就注定了,此生将与我为敌,没有选择!”

“是吗……真是冥顽不灵的家伙……”逐云天淡淡一声,旋即便是挥下手掌,“天剑,斩杀!”

咚咚咚!

在重剑脱出云霄之前,晴空干雷响彻云霄,没有半分怠慢,那重剑朝着孔清轰然降下。

重剑降临之初,甚至能见到七彩光芒从漩涡中释放,伴随着彩色光丈,重剑如悉而落……

在这刹那间,谁也没想到的是,孔清只是双手合十,缓闭双眼……

轰!

嘭嘭嘭……

重剑落在孔清身上,没有人可以看清楚战斗区域发生了什么,源雾夹杂着源力残晶在整个广场蔓延不止,空间震碎,在孔清的位置,周身百丈之内,神识都被强制屏蔽,虚空中的混沌之力从中溢出,大气翻滚之处,足以覆盖整个古石广场。

轰!

逐云天也是抬手掩面,挡住这源力气势的冲洗,广场外围的巨头高武们倒是瞪大眼睛看向广场中央,都想要在第一时间看清里面情况如何,孔清到底有没有陨落。

当然所有人内心觉得可能性最大的,肯定是孔清身陨,逐云天这招,别说是孔清一个地源境,就是刚刚步入上位天源境的上君强者,也不得不从容对待,孔清能挡下吗……

在所有人屏住呼吸时,广场上的气势逐渐散去,源力残晶一片片消逝,源力暴虐的场面也再度恢复如初。

当他们看向广场中央时,所有人几乎是不约而同的瞪大眼睛,那些座椅上的高武巨头更是直接站起身来,眼瞳发硬的锁定着广场中央的那个蓝衫男人。

毫发无损……

各方高武都在此刻心血暴动,呼吸急促,连光影座上的招炎国君一概巅峰强者,都是呆滞的看着孔清。

让他们表情变化如此之大的,原因很简单。

孔清依旧双手合十,闭眼伫立在广场中央,可在孔清身上,数十个穴位全部点燃,体术武者标志性的金色源光从穴位中暴射而出。

独属于体术武者源心源力,从孔清体内渲染蔓传至体外……

此时在场所有人,一个可怕的想法从他们心底潮水般的涌出……

体术武者!

“这孔清……”

“他……他怎么会体术!?”

“造化尊者他……他是体术武者!?”

“可他刚刚还使用了武技!?”

“不可能!这不可能!他到底是何方妖孽!绝不可能!”

“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他……”

“他……体武双修……”

这一刻,即使是那些巨头们,乃至虚座上的云巅强者,也无法继续淡定了,他们看见了一个让他们永远无法相信,也从未想到过的事实!

体武双修!

谁也没看到招炎国君的那双燃烧着火焰的眼神,他从心底对自己说了一句,“此子……不可留!”

“你!你为什么还会体术?”逐云天瞳孔急剧放大,奈何他再过从容,此时见到孔清身上的源力,他也只能狰狞着脸,难以置信的吼着。

在无数双惊恐万分的目光下,孔清缓缓放下双手,两眸缓缓睁开,睁开的一瞬间,两丝金色光焰从眼角流出,然后孔清的脸色顿时变得极其狰狞,疯狂!

唰!

孔清,动了……

这是来自于体术的独特气息,在孔清兴奋且妖异的瞳视下,双手结印的速度越来越快,当手印停下那刻,周身上的气势,早已将逐云天身上的源力气息压的黯淡无光。

“禁体术,古泰十三式禁诀!”

连同孔清本尊在内,十二道身影,伴随着第一道身影脱出,在逐云天瞳孔内迅速放大。

“第一式掀肘……”

轰!

一肘撞在逐云天的下颚,只听见“咔嚓”一声,一道裂缝从头骨下颚传开,旋即整个头骨都在顷刻间……碎!

逐云天眼神一颤,不亚于灵魂般的恐惧,身体更是直接短暂性的僵硬。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此时的孔清浑身源力疯狂爆发,气势直冲云霄。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没想到吧,没想到吧!哈哈哈”

在孔清吼笑间,第二道残影也终于出动,而孔清本尊几乎不需要去掌控和逐云天的战斗。

蓦然转身,面对着虚座上的招炎国君,仿佛压抑在孔清内心多年的怒火都在此刻一并释放。

孔清宛如走火入魔那样,疯魔之态,指着招炎国君,肆意狂笑道,“哈哈哈,老匹夫,你们国域没想到吧,老子还有一颗源心!”

“哈哈哈,爽!”孔清在原地狠狠一跺,无比兴奋的孔清一只手按着急促起伏的胸口,双手紧握,这么多年的隐忍,一朝释放,心中那是何等的畅快淋漓。

“第三式……膝顶!”

轰!

一声巨响,逐云天整个身体都被轰入后半空,没等逐云天的身体坠落,第四个残影如悉遁出,在半空之中,接住逐云天……

“哈哈哈哈!”一阵释放的狂笑后,孔清脸色再次回归阴冷,眼神漠然望着招炎国君,完全没有顾及招炎国君那压怒般的脸色。

一字一句,不急不缓阴冷的道,“有谁知道……在旧源区那个人间炼狱,我孔清每天过着的是什么日子,那种抬头看不见一丝希望,每天都在担惊受怕,我们每个人都不知道明天是生,还是死……”

“我孔清那时才十五岁啊,我还是一个少年,一个对未来有无限期待和希望的少年,时隔多年,少年时那纯净的脸庞,到现在我还记忆犹新……”

两行泪水从眼中涌出,顺着脸颊滑落在地,此时的孔清又是忍不住激动起来,含着累死指着招炎国君,寒声道。

“就是你们!就是你们!就是你们这群混蛋!人渣!畜生!渣碎!王八蛋!”

第四五六七……十一式……

轰!

随着第十一记砍肘落在逐云天身上,后者的几近溃败的身体轰然一声,直接惨落在广场上。

所有的残影全部散去,孔清本尊给了招炎国君一个冷漠的眼神后,缓缓转身走,一步步走向逐云天,一边走,似乎凄凉的声音,淡淡道出。

“就是你们让我活的不人不鬼,在炼狱中呆了三年,呵……我孔清上辈子造了什么孽,三年呐,每一天我度日如年,我渴望自由,我憧憬美好,是你们将我活生生从一个人逼成了一个鬼”

砰!

手掌一凝,逐云天溃败的身体就被孔清提起,望着眼下意识全无,源丹半缺的逐云天。似乎沉睡在孔清心中的那只恶魔,如今解开枷锁,被释放出来了……

“让我变成现在这样一个杀人如麻的嗜血狂魔,而你们当年在朝阳郡种下的恶果,我孔清在此,向天下人发誓,此生,定要覆灭国域!”

言语落下,孔清眸光凝固,左脚沉地,源力瞬间爆发,右膝猛地砸在逐云天腹部。强劲的源气可视般的,一举贯穿逐云天肉身、源丹,以及他的灵魂!

轰!

逐云天……陨落!

“放肆!”

招炎国君无法忍耐了,他就是心理素质再硬,在孔清这一句句许逆国域的话,他也无法在继续坐着。

“孔清!你真以为本君不敢杀你吗!”

在招炎国君起身时,一抹极其霸道的源力威压也直接扑向孔清。

可谁也没想到,这几乎能一举碾死的孔清源力威压,快要落在孔清身上时,又是一道无形的力量闯入广场,将这源力威压彻底击溃。

“谁?”招炎国君下意识看向大南国的巨头们,因为在这里有能力、且敢阻拦他的人,只有那群世世和国域作对的人!

果然,在这个时候,冥府府主站起身来,临危不惧的朝着招炎国君冷冷一笑,“招炎国君未免也太不把英雄大会的规矩放在眼里了吧,造化尊者到底犯了什么错,凭什么你想杀就杀!”

嘶!

无数人倒吸一口凉气,冥府府主这就表明立场了?为了保住孔清,连国域都敢直言?

其实孔清也很诧异,巨头虽强,可远远不是国域的对手,现在怎么会为了自己一个闲修,就和国域翻脸呢。

在孔清看向冥府府主时,却意外和府主身旁的一女子对视在了一起。

嘶……

“红彤……”孔清心中一惊。

红彤见到孔清看了过来,冷哼一声,便是双手抱胸,傲慢的转过身去。

这让孔清瞬间释然,微微一笑,原来这里面,还有着红彤说了好话啊……

冥府府主话音刚落,没想到神教教主也是跟着起身。

对着招炎国君沉声道,“造化尊者不过是一闲修,要是就这样被国君稀里糊涂的杀了,别说是我神教不答应,就是天下人,也都不答应!”

嘶!

神教也表态了……

在孔清看向神教区域时,同样见到了一位熟悉的身影。

当初在大漠沙教中,兵将阁,男子被魔气困于二楼,自然是孔清使用净化之力帮其解围。

男子见孔清递来目光,也是点头示意。

这让孔清心中很是感动,果然,自己没有帮错人!

再度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第三个势力……居然是星雷殿。

殿主缓缓起身,漠然道,“咳!今天也算我星雷阁一个,若是招炎国君不顾身份,对造化尊者出手,我孤某人决不允许!”

在星雷殿主座后,自然就是孤雷这对小夫妻了。

孔清和其对视过去,孤雷朝着孔清一握拳,言外之意,不言而喻!

招炎国君顿时一怒,刚准备开口,没想到还有第四个……

只见牧王从座上起身,沉闷的声音传入在场每个人耳中。

“招炎国君要杀人,我牧雪山管不着,可这造化尊者……哼,我牧雪山,保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