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天源令的页面

天源令

第九百二十五章:放开手脚

“我准备认真了……”

净源天君高高俯视着逐云天及其渺小的身影,对比起前者高大巨身,后者就宛如一只仰望星空的蚂蚁……

不过几个呼吸,净源天君大气一吸,旋即怒然砸向逐云天。

“尽情品尝我的剑法的吧!”

逐云天借势出击,身形瞬间掠至半空,瞄视着即将落在他身的大鼎,一抹洁白的光芒从其剑上耀眼而出,两指在剑面上狠狠一划,长剑就犹如刚出炉灶那般,滚滚狂暴气息徒然绽放。

“天灵剑法!破虚!”

唰唰唰……

逐云天每一次剑法舞动,都有大量剑影从其周身射向四方,一道道剑光留下一道道残影,让人看的眼花缭乱,可在他如此凌冽的剑光飞动出去,每一道剑光都准确无留的命中净源鼎。

一时间,即使是净源天君也不得不沉下动作,源爆声从鼎上滚滚传开,久久不散,震的无数人头晕目眩。

孔清见状,没有多想,单手结印,霎时间,净源天君松开一手,一番凝聚之后,便是猛拍而去。

逐云天在最后一道剑光挥出之后,身形就在巨掌落下之前凭空消失不见。

嘶!

孔清立马释放神识,可没等孔清多找一会,只发现在半空中,一轮亮白色的光印忽然出现在众人眼前,光印好像是从净源天君的身体中运转扩散,随着阵纹蔓延,几乎覆盖了半个广场,而此时身在光印中的净源天君,却变得无法动弹!

“这是……”

孔清不禁疑惑,同时也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果然,逐云天撕开虚空,伫立在半空中光印边缘,然后握着长剑,永远是那副怠慢的眼神,带着熊熊气势,一步步走向净源天君,宛如踏虚而行,步伐越来越快,最后直接急步奔向净源天君。

嘭……嘭…嘭嘭嘭……

“天灵剑法的奥义,岂会是尔等庸俗可论!”

在临近净源天君时,逐云天脚步在光印上重重一沉,此时手中的长剑气势终于攀升到顶峰。

唰唰唰……

白色身影带着利剑在半空中不停穿梭,每一次身形流动,直接穿过净源天君的身体,速度极其之快,即使是孔清,都很难捕捉到逐云天的残影。

唰唰唰……

一道道剑光肆虐天地,逐云天每一次穿过净源天君的身体,都会在后者庞大的身体上撕开一条伤口,净化之力从伤口中流逝而出。

逐云天的剑太快了,不过十几个呼吸,净源天君浑身各个部位都留下了一道漏洞般的伤口,随着虚影越来越淡,终于逐云天渺小的身体止步于净源天君背后,半分迟疑,然后便是一剑刺出,穿过净源天君的虚影体,这本就支离破碎的净源天君,现在也只能崩溃散去。

轰!

半空中源雾密集,唏嘘逐云天的实力,同时逐云天也被虚影残破后的能量残晶笼罩,孔清暗道不妙,刚准备结印,一道急迅的白影已从源雾中飞射了出,剑指之人,正是孔清!

逐云天眼目暗沉,剑指孔清,身体在气流和源力的包裹下,整个身体都覆盖出了一层长剑虚影。

唰!

半个呼吸,刚才还相隔老远,此时逐云天的五官已经近在咫尺,长剑就欲是要一举击溃孔清。

“还是小看了呢……”孔清喃喃一声,在长剑临至孔清目前几寸时,孔清一手净源,一手盗源,“砰”的一声,竟在无数双不可思议的注视下,强行双手合十,夹住了逐云天如此威凌的长剑。

轰!

刹那间,逐云天身形被止,其身上的剑气源力却是直接扑在孔清身上。

嘶……

孔清脸色一变,接住剑还在孔清的承受范围内,可逐云天身上的狂暴气势,才是孔清最需要忌惮的。

嘭!

孔清身形在第一时间就被退数丈,脸色一沉,暗自下一口鲜血,没等稳住身形,有又是一波剑气充斥在孔清身上。

砰!

孔清眼神一颤,身形再被推移十数丈,凶猛不止的剑光在孔清身上飞逝,锋利的剑光不止可以破开孔清的源力防备,还能划破孔清的皮肤,在孔清身上留下一道道猩红的血口……

嘶!

即使见到孔清已经失去抵抗力,逐云天脸色仍然没什么变化,甚至眼神中连一点点喜悦都不曾拥有。

“你从旧源区逃亡而来,而我何尝不是从一片污暗之地走出,我很佩服你的勇气,但也很遗憾,你的武道,即将被我终结!”

逐云天突然提高的语气,伴随着身上节节攀升的源力,足是气势如虹,堪比审判之王,在这广场之上,将孔清碾压的毫无还手之力,他拥有可以处死孔清的能力!

“唰……”

从孔清双手中抽出长剑,又在下一秒再度刺出一剑。此时孔清的孔清气息孱弱,脸色更是,萎靡不振,仅一剑,贯穿孔清胸膛……

嘶!

“孔清!”

“造化尊者!”

“孔清少侠!”

一时间,南北之巅的无数武者无法淡定了,半空中,逐云天那剑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刺穿了孔清!

孔清两眼一黯,大股大股的源力从胸膛上的伤口溢出,然后飞逝在天地间,血液顺着穿过身体的长剑滑流而去,宛如时间定格,在剑刃上徘徊的血液,一滴一滴,从空中滴落在广场上……

“师弟!”

源媛香刚喊出来,小靖立马拉住源媛香,“公主殿下!万万不可!”

“我师弟他……”源媛香两眼通红,近乎呆滞的望着小靖,这剑哪里是刺进孔清身体,同一时间,还刺进了源媛香心中。

“公主殿下,骚安勿躁,没有伤及源丹,孔公子性命可保!”小靖急忙安抚道。

听到小靖的话,源媛香才看向广场去。也还好此时全场的注意力都在广场的两人身上,源媛香这边的动静也没被人所注意,不过源媛香的父亲,在将源媛香刚才一幕收入眼底后,又是传音到源媛香耳中……

嘶!

逐云天收回长剑,眼中毫无波澜,目视着孔清身形直接坠落在广场上。

嘭!

孔清脸色一片苍白,眸色被恐惧的剧痛占据,手掌仅仅按住胸膛的血口,血液仍然止不住的流出,染遍一片血地。

前者也回到广场上,感觉到孔清还有一口气后,一步步走向孔清,俯视着孔清近乎消陨的脸颊,逐云天眉头一皱,一剑指在孔清眼前。

冷道,“造化尊者,对吗?曾经我也有一次和你一样,被我师傅一剑刺穿身体,麻木冷漠的他,只把我当成了守护国域的兵器,从此我讨厌这个世界,这个毫无人性的世界,甚至和你一样,讨厌这个国域!”

嘶!

噗嗤……

孔清又是一口鲜血吐出,从眼前的剑尖划过目光,望着逐云天那张冷酷的脸颊。

逐云天继续道,“你可能想问,为什么我讨厌这个国域,可还要甘愿为其赴命,对吗?”

逐云天沉了沉眼,凝声道,“我回答你,因为我无从选择!”

“每个人的命运从一出生就制定好了,我们所见所行所想,都只是按照剧本而排演的,唯一不同的,有些人活得越来越像个傀儡,有的人……本身就是傀儡!”

“那……那么……那么你就是后者吗!”孔清沉声问道。

逐云天眉头松开,“有些东西不是你讨厌就能如愿的,你越是执迷不悟,你越会身陷其中,以至于最后的你,将会变成你曾经讨厌的样子!”

一剑刺下。在无数人屏住呼吸时,意外再次转变……

砰!

不知道从何而来的源力,孔清单手握住长剑,泛滥不绝,孔清身上的气息也从虚弱状态迅速攀升。

“你还能战斗?”逐云天眉头一皱,显然对孔清这时候的挣扎,有些诧异。

唰……

净化之力从广场下弥漫而出,将孔清身形包裹,然后只看见孔清身体化为一道源雾之后,孔清消失在了剑下。

“唉……真是麻烦……”

逐云天叹了口气,缓缓转身,握着直视着已经重新恢复过来的孔清。

这不是意外,因为都能见到孔清身上的铠甲,源铠!

源力在孔清周身上缠绕盘旋,将孔清身上的伤势逐步修复,最后是胸口上的血口,净化之力在血口上凝聚,不过几个呼吸,伤口就已经全部愈合。

“造化尊者不愧是千年难遇的奇才,竟能用源铠恢复自身……”

“如此恐怖的恢复力,即使是一些天君也很难做到,而造化尊者能凭借普通的源铠,达到这个效果,实属不易啊……”

当然这些人也不可能认为这全是源铠的功劳,孔清只才地源境,想让源铠给予孔清最大的帮助,这个前提,必须是孔清对源力的超强领悟。

源铠在将孔清的伤势恢复后,就又淡化消失了去。

逐云天上下看了孔清一眼,不禁疑惑道,“虽然你恢复了,难道你还认为可以杀的了我吗?”

孔清付之一笑,不仅没有释放出源力,反而将体内外的源力收入源丹,让的浑身上下没有一丝源力。

孔清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实在是让所有人错愕。

“这孔清到底要干什么,这个时候收起源力?”

“不会是知道逐云天的厉害,准备自刎了吧”

“瞎说,造化尊者这身修为,你就是修炼一辈子也别想达到,人家怎么可能自刎呢”

不止是这些人对孔清的做法产生质疑,那些巨头们,对孔清的做法也很不解。

“造化尊者他……想干什么呢”

全场都在猜疑,唯独北国国都的区域,源媛香缓缓闭上美眸,嘴角微微上扬。

在场所有人,或许也只有源媛香很清楚,孔清这个时候收起源力,并不是准备放弃,而是准备放开手脚去战斗!

“公主殿下,你笑什么呀?孔公子都落入下风了”小靖着急的问道。

源媛香美眸展开,精绽的异色在瞳中飞逝,对孔清却是如此的自信。虽然和孔清分开了三年,但源媛香十分了解孔清,只有让孔清感觉到压力的对手,孔清才会真正重视起来。

而重视的方式,正是孔清腹部的源心!

“师弟是一个喜欢逞强的人,可他又是一个……喜欢创造奇迹的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