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朱门嫡妻的页面

朱门嫡妻

第六百五十二章 谁是真正干净的?

他说罢,忽然猛地一甩,宋晋泽顿时像个破布偶似的被他甩在地上。

因这一系列举动只在瞬息之间,在场的马婆子,何大夫并宋二老爷等人俱是惊骇得呆若木鸡。宋二老爷最先反应过来,连忙冲过去扶宋晋泽,嘴上不由怒道,“宋子熙,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可是你亲生父亲!”

宋子熙慢条斯理地从袖中拿出帕子擦了擦手,凉凉一笑,“我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打紧,只要二叔记得自己做过什么就行了……”

宋二老爷好像一下子被人扼住了喉咙,一张脸顿时涨成猪肝色。

他恨恨瞪了宋子熙一眼,正要低头去看宋晋泽是否伤到了哪里,脸上的神情忽然一变,“大哥,大哥你怎么了?!”

…………………………

“这……这都叫什么事儿这是!”宋二老爷急得来回踱步,一脸焦躁地看了看桌边正从容饮茶的宋子熙,没好气道,“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喝茶!若是,若是你父亲真有个三长两短……”

“二叔怕什么?”宋子熙慢悠悠放下手里的茶盏,笑得一脸漫不经心,“二叔若当真看重跟我父亲的兄弟之情,先前大可以照他说的,去把族里的人都请过来……您既然已经在我跟我父亲之间做了选择,现在再来说这些,不觉得太迟了么?”

宋二老爷声音一滞,登时就不说话了。

宋子熙不徐不疾地继续道,“再者,我父亲心高气傲了一辈子,如今却突然被自己最瞧不起的弟弟跟儿子摆了一道……”他嘲讽一笑,“就算他这会子身体无碍,就凭你今天所做之事,当真以为他还能饶得过你么?”

宋二老爷的脸色越发黑得能滴下墨来……他暗暗朝床边正在给宋晋泽诊脉的何大夫扫了一眼,用仅两人听得到的声音咬牙切齿道,“你,你还有脸在这儿说风凉话!若不是你拿邵氏的事威胁我……我怎么可能替你这个混账东西开脱!”他恨恨道,“居然对自己的亲生父亲也下得去手……宋子熙,你还是个人么?!”

宋子熙淡淡看他一眼,不怒反笑道,“二叔这会子倒是义正辞严,一身的浩然正气了……那敢问二叔自己呢?”他慢条斯理地笑问道,“我倒是有些好奇……那邵氏娘子身上到底有什么宝贝,竟叫二叔跟三弟两个都神魂颠倒,欲罢不能呢?”

“你……你……”宋二老爷指着他气得发抖,却偏偏连一个反驳的字都说不出来。

宋子熙冷冷挥开,薄凉地勾了勾唇角,“我劝二叔还是省省吧……像咱们这样的人家,又有谁是真正干净的?横竖咱们现在都在一条船上,就谁也别嫌弃谁了……”

宋二老爷冷哼一声,恨道,“我劝你也不要得意得太早了……大哥今日既然能人赃并获,定是早就对你起了疑心,此事除了广平广福,难保不会有其他人知道……”他说着还意味深长地朝角落里的马婆子看了一眼。

后者吓了一跳,连忙缩了缩脖子,尽量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宋子熙深眸微暗了暗,冷笑道,“二叔说的不错……你没瞧着父亲惯用的广瑞,今日不在这里么?”

宋二老爷听得眉心猛地一跳。

方才气话归气话,可就像宋子熙说的,如今他们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要是宋子熙东窗事发,自己这个帮凶也同样万劫不复……

他急忙问道,“大哥,大哥该不会打发他出去搬救兵了吧?!”这次宋子熙之所以如此轻易控制了局势,与宋晋泽身边的“精兵强将”全都跟着三老爷去荍州找寻宋子循的下落有很大关系,一旦这些人杀将回来……

宋子熙轻蔑一笑,“是又如何?就算——”

他话还没说完,却见刚才在给宋晋泽把脉的何大夫已经面色凝重地站了起来。

宋二老爷见状忙走上前,“我大哥怎么样了?”

何大夫面上不由露出几分愧疚之色,叹息着摇了摇头,低声道,“国公爷……中风了。”

“什么?!”宋二老爷满脸错愕地低呼一声,错愕之后,心里却莫名松了口气。

宋子熙闻言也走过来,平静道,“我父亲现下情况如何?”

何大夫方才在这儿把该听的不该听的全听了个遍,这会子心里对这位平时谦和无比的“二少爷”实在打心眼里打怵,忙拱了拱手,低着头道,“学生刚施了针,如今已没有性命之忧……”他顿了顿,压低声道,“只是国公爷这病来得凶险,如今虽勉强救回条性命,然右半边儿身子却是不能动了……日后便是说话,恐怕都十分困难……”

宋子熙跟宋二老爷不由互相对视了一眼。

宋子熙微微颔首,脸上又恢复了以往的温文儒雅,轻叹道,“家父毕生心血皆系于我长兄一人身上,如今长兄生死未卜,家里那些个狗奴才又借机生事,也难怪他老人家会经受不住打击……”

何大夫听得心下发颤,只得垂着眼附和道,“二少爷说的是……今后切记不可再叫国公爷受半点刺激,当以安心静养为宜。”

宋子熙点了点头,“有劳何大夫了。”

宋二老爷就叹道,“如今你父亲这样,少不得还得使人跟各房说一声。”又想如今宋老夫人因为宋子循的事一病不起,如今再听说长子中风瘫痪……先前心里那点子庆幸也忍不住被愁苦取代。

宋子熙点头道,“这个自然。”又对何大夫道,“还要劳烦你再给家父开个方子。”

何大夫见他们叔侄俩一唱一和,惺惺作态,简直恨不得立时离了这屋子,闻言连忙要来纸笔,赶紧写了方子。

想他跟宋晋泽相识几十年,如今虽受制于人,不得不助纣为虐,但到底不忍见宋晋泽沦落至此,心里挣扎了片刻,还是低声道,“国公爷虽无性命之忧,但往后也再难恢复如常了……还请二少爷寻个稳妥之人,日后好生照顾国公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