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朱门嫡妻的页面

朱门嫡妻

第六百四十五章 你知道什么?!

她不由看得心下发疼,只默默端了燕窝粥上前,柔声劝道,“如今既有三老爷在外头夜以继日地寻人,又有余世子的帮忙,少夫人也该安心才是——只要爷还……肯定很快就能找到的。”又强打起精神笑道,“倒是您,可千万保重自己……不然给爷瞧见您现在的样子,还指不定有多心疼呢!”

杜容芷怔怔地转过头,伸手抚了抚脸颊,轻声问,“我现在……是不是很丑?”

安嬷嬷鼻子一酸,忙笑道,“不丑不丑,只是消瘦了些……”又把燕窝粥塞进杜容芷手里,语重心长道,“奴婢知道您心里着急,可您也得照顾好自己,才能照顾这一大家子人哪……”

“我知道。”她认真点头,抬起头淡笑笑,“你放心,我不会倒下的……我答应了大少爷会好好照顾家里,叫他没有后顾之忧,就不会食言。”她舀了勺粥,逼着自己大口大口吃下去,“他也一定不会食言的。”

安嬷嬷含笑“哎”了一声,背过身偷偷拭去眼角的眼泪……

……………………

一连几日天气都十分阴郁,黑压压的乌云堆在天边,仿佛暴风骤雨随时都会来临。

杜容芷正在屋里拍着莞儿睡午觉。

自打那日双福当着莞儿的面说了宋子循跌落山崖,下落不明的事儿,那孩子仿佛一夕之间长大了似的,非但没有像寻常的孩子般又哭又闹,还帮杜容芷照顾安抚卧病不起的宋老夫人,哄着什么都不知道的弟弟……乖巧懂事得让杜容芷心疼。

这两天变天,莞儿有些咳嗽,方才吃过药,就窝在杜容芷怀里睡着了。

睡梦里小家伙也不知梦见了什么,紧紧皱着眉头,带着哭腔小声叫着,“爹爹……爹爹不要走……”

杜容芷听得眼眶一热,忙伸手拍着她轻哄,“爹爹没走,爹爹在家呢……莞儿不怕……”小家伙这才在她怀里呜咽了几声,方又睡了过去。

杜容芷在女儿身上轻轻拍打,看着她那张小小的,与她父亲有几分相似的睡颜,心中正觉无比酸楚,帐外却传来一阵极轻的脚步声,就听绣姑隔着帘子低声回禀道,“少夫人,阮姨娘求见……”

杜容芷微怔了下,飞快擦了擦眼角。

因两个人身份有别,自打上回她设计帮阮氏扳倒沈氏,私底下她们其实鲜有什么来往……何况如今阖府上下都知道宋子循的情形,寻常便是有什么事儿,也都有三夫人担待着,并不会找到她这里来……

杜容芷想了想,拉开帘子道,“请姨娘先去偏厅等候吧……”

……………………

偏厅里,阮氏局促地捧着茶盏,目光却时不时不安地瞥向门口的方向。

眼见杜容芷领着人进来,她忙站起身,“少夫人……”

杜容芷摆手示意她坐下。

自从前阵子大老爷心痛之下呕了血,近来身体一直不见好,阮氏身为姨娘,时常侍奉左右,亦是十分辛苦,这般瞧着人也消瘦了些,反倒更见清丽娇弱,惹人怜惜。

阮氏忙应了声是,一边欠身坐回椅子上,一边轻声道,“大少爷的事,妾身也听说了……”她同情地看了杜容芷一眼,安慰道,“妾身信好人有好报……您跟大少爷都是好人,菩萨一定会保佑大少爷逢凶化吉的。”

杜容芷勉强扯了扯嘴角,“多谢你了。”因想起来,又问她道,“近来父亲的身体可好些了?”

阮氏清秀的小脸上不由露出一抹忧色,摇了摇头,“还是没什么起色……大夫说老爷是伤心过度所致,只能慢慢养着。”

杜容芷微微颔首。

当初宋子循在家时,他们父子俩各种不对盘,平常连话都说不上几句,如今宋子循出了事,最难过的还是他父亲……

杜容芷这般想着,从前对宋晋泽的不屑也少了几分,闻言不由皱眉道,“总这么着也不是办法……倒不如再请了别的大夫过来看看:一则是别耽误了,再则若两人说的一样,咱们也更安心些……”

阮氏抿唇道,“妾身也是这样想的……不过二少爷说,这位何大夫的医术已是极好的了,若是再请了别人,两厢里或冲撞了,反倒更难好了……”

杜容芷想了想,就颔首道,“这位何大夫我也听过,医术的确不错……既如此,不如就再吃几日药看看,或许就大好了也未可知。”

却见阮氏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杜容芷一愣,拧眉道,“怎么,难道这位何大夫有什么不妥么?”

“不不不……”阮氏连忙摆手,又满是不安地绞着手里的帕子,期期艾艾道,“其实……其实妾身也说不好……”

可她这般反应,却越发印证了杜容芷的猜测……后者的脸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严肃道,“你知道什么……照实说就是。”

阮氏怯怯地抿了抿嘴,“这些都是妾身自己一个人瞎琢磨的,说的也不一定对……”眼见杜容芷面上已露出不耐之色,她这才犹犹豫豫地继续道,“少夫人也知道,这阵子老爷身子不好,一直都是我跟胡姐姐葛姐姐她们轮流服侍的……”

先前因碍着沈氏,宋晋泽身边两个丫头虽早叫他收用了,却一直不曾过了明路,待后头沈氏被送去乡下的庄子上“养病”,宋老夫人虽恨宋晋泽不争气,但到底是自己的儿子,因怕阮氏年纪轻服侍不周,便把胡氏跟葛氏也抬了做姨娘。

杜容芷点点头,示意她继续往下说。

“前几日我跟往常一般看着下人熬好药,正端了要给老爷送去,却忽然发现掉了只耳坠子……我想着定是先前熬药的时候掉的,就领着丫头回去寻……”她说着声音又是一顿。

杜容芷也抬起头,静静地看向她。

阮氏咬了咬唇,声音几乎低不可闻,“妾身看见……那煎药的马婆子把药渣又包起来,偷偷摸摸溜了出去……”

杜容芷拧了拧眉。

阮氏深怕她不明白自己的意思,连忙解释道,“平常咱们熬完了药,要么装进罐子沤成花肥,要么直接扔了,断不会——”

※※※※※

大家应该也看得出本文已接近尾声了,后面的内容写得很慢,更新也不太稳定,望见谅。

最后,祝大家元旦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