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懒汉得以重生的页面

懒汉得以重生

第146章油头

计划没的变化快,况心中数没呢!凭感官就指望套儿有来钻,守株待兔型……未免天真不那么点点了!

邢跃进想的是很好!可吃的渴的结束了,也没等来一句话……

沉住气,一定要沉住气,吃饱喝足临散时,朱生本一定主动说……

想得好!可就没下文。

一时到了……各回各家了,甭提说,屁也没见朱生本放一下。

等等呗!今儿过了不还有明儿,明儿过了不还有后儿嘛!

邢跃进劝慰着,也就回家洗洗躺床上了……

想呀想呀,可想了一整晚,觉都没睡,也没想出朱生本这话是啥意思……

搞不明白一般人不就算了么,可邢跃进,倔强得不得了,心忖朱生本不说,不还有李势彦么,我去他那问问去……

可话也说了,仔细问也问了,可李势彦从头至尾一摇头。

扔一句。

“解铃还须系铃人,别人说的话,最好还是问问本人去,我实在晓不了……”

怎办呢!朱生本这小子还得请,看来一门不行一门黑,讲狠真不行……

那么说朱生本心机就深了?没那回事,说的话还不记得呢!哪还念这茬儿……

遂邢跃进找来时……问及时……只笑了笑。

“胡口钻的,你还记得,这么活也不嫌累……”

无厘头,简直无厘头,邢跃进哪有不气的……

“你小子吃饱了撑的还咋地啦!逗人很爽嘛?”

“佘总,想哪儿去了,逗别人也不逗你……况我从不逗人呢!”

“睁眼说瞎话,这还不是逗……那什么才算呢!”

“这可是精华,要不信,爱咋地你咋地吧!”

被人耍还说是精华,邢跃进遇到倒还头一回,心忖耍了也就算了,倒打一耙还趁了来。

因道:“逮到了,好容易一回,本事大了,还咋地,耍存在感?”

“没没没!这也太逼了吧!你倒让我说句呀!”

“那是说?”

“这才是嘛!”

“你小子欠揍还咋地,逮上巧儿了……”

“这不……又来了……逼还是……”

邢跃进没搭理,眼白了白……

朱生本见差不多,再闹下去真得要翻脸,故脸一绷,皮一紧,认真样露了来。

“咱们是人,人又是动物,只不过脑子多了点,没什么特殊的……这脑子一多就作怪,要折腾折腾,要么就难受……”

“没功夫听你东拉西扯的……删了删了……直接些……”

朱生本听了如没听,话题接着来。

“有了这玩意儿,看你就怎么抓住了……人不是爱好奇嘛!胡钻些让他好奇就是了……”

“这么说,‘青蛙掉水里了,是你的就你的’是你胡编来的了?”

“不错!”

“这小子,耍起我来了?”

“我不耍一耍,你能信吗?还愿听愿学吗?”

“门道倒不少,一套一套的……”

赞许自是收下了,虽话风儿有贬意,下意识却没了,朱生本自是美滋了,膨胀得就差手舞足蹈了……

“信我就没错了,我可是专家……”

“是的,专家……”

不耐烦脸那明显写着了,朱生本也就浮夸收了些,不再那么了……

其实这也没什么,遇一小甜头,多久没表现了,逮一机会大放光彩了……那还不忘了北……

比如麻将场上赢了钱,那个高兴样……怎看怎难受……

其实也就城府浅,不晓赢了钱是割别人肉……不注意也就忘乎所以了……

或许这通常就人们说的水浅吧!看不透玩来指望也就无从谈起了……

闲言少叙,且说朱生本被敲打下,味儿明白过来了,也就入了色。

因道:“好奇心有着了吧!咋儿今儿两日一整晚……”

这么一提醒,邢跃进倒还觉得味儿有了些。

“还别说,虽忽悠有,但确实胃口吊起了……”

“这就是了,好奇心,人人皆是嘛!说得越悬乎,越不信,越要寻根问底去……追女孩子,不碍乎就一个‘念’,可‘念’又要分好几种:第一种念爱的‘念’你是晓得的,这里就不多说了;第二种悬念的‘念’很多人不大注意的,自是晓得就不了……”

邢跃进想了想,琢磨琢磨味儿,觉得是有那么一点点,遂兴趣提了些。

“看来女孩中打磨些本事来,你小子还不少呢!说说吧!这悬念的‘念’怎么弄?”

“也讲不好!因地制宜,也有因时制宜的,一切琢磨着办?”

“这么笼统,我能理解透吗?这样吧!就昨儿事,我该怎么着……”

“这事说难不难,说不难也难,关键要摸清别人目的是什么,你能做到啥,打动不打动……简单些,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那缘分呢?一点没有了吗?”

“别老是想着那玩意儿,即便有,也是巧碰碰儿,干嘛投男人胎,就是制造缘分的,为何呢!女孩们相信嘛!哪有到那都见恋人身影的呢!还不骚劲来了,坐不住跑屁股后头撵来着……”

“这么说,我明儿就去林思欣那儿了?”

“讲你懂吧又不懂,不懂吧你又懂,考虑过了没,有必要送上门去吗?这个时候……”

“这我就不懂了,我不去,难不成人家会跑来这……”

“是了!就是会跑这……”

“不可能?”

“有啥不可能的,有一次就有二次嘛!不我吹,这方面我可一手了……”

“噢!巧门这么大?”

“当然了,我约女孩子,一般只约一次,不约二次的……如愿出来,证明好感有上了,至于不讨厌……”

“怎么见得?”

“女人不像咱们男人那么随便,愿跟你出来需要勇气的,你想想,如讨厌不得了,她还愿折腾自己吗?”

“说的也是!”

“第一步迈出了,第二步就不远了,就看你怎么把握了,昨儿事不说了,因还不懂,可之后这几天,还不行,油头不丢去……没的好奇心,可就真的没法了?”

“你是说,林思欣过几天门上来?”

“当然了……”

“可能吗?”

“当然可能了,如不信,我保证……一星期内保管来?”郭晓若含泪合上日记接着翻,还不错,翻出一些钱一些票,仔细一看不仅有粮票油票,还有布票自行车票……

接着又捣腾出首饰与存折,翻开存折瞧了瞧,数目虽不大,但以目前生活水平,倒也够花上三年五载。

有钱心不慌,没钱日难熬。

郭晓若自打有了吃用,又看了几遍林思欣的日记,心倒也安了些。

一时休息恢复又拾整几天,不得不考虑念书,因郭晓若明白,拿张文凭比不拿要强些,况且重生在尊重知识尊重人材的年代,没文凭想过得好不是不可……只是难度要增些。

可林思欣到底学到什么程度她不得而知,换句话说,她就是晓得了也无用,因她最怕理科,一串串数字一道道公式看起来就烦心。

但她也明白,林思欣指不定已毕业只等拿证也不敢说非此偶然。

于是她换了套刚买的黄色连衣裙,化了一下淡妆,锁门下坡而去。

走不多远,便有一位炸鸡腿老奶奶正忙乎张罗着,香溢扑鼻,好不馋人。

郭晓若跑上前买了一只便一面走,一面啃,也一面想:老奶奶真热情,耳不聋眼不花,问一下路,还说得这么细,三毛钱一个真便宜,看来钱拿得少花得少也能生存。

约摸等了五分钟,一辆绞链式大通道公交车停下,郭晓若看了看,挤不上。

还是等下一班吧!谁知下一班人更多,按理说这车也够长了,咋就挤不上了。

噢!她猛想起除了挤公交,别法也没见,看来挤不上也得挤。

好不容易挤上车,车内没空调像蒸笼,汗味酒味烟草味口臭味啥味有……

本就挤得密不透风,售票阿姨还挤来挤去卖着票,“哇”的一声,忽有一人晕车吐得满地,原本拥挤的车厢此刻越发拥挤了,郭晓若掏出一毛钱,买了票熬过挤过也熏过,总算到站下了车。

未进校门,便有一个男孩上着白衬衫,下着喇叭裤,留着长发风度翩翩走了过来。

“林思欣!这几天怎么没来上课?是不是家里有事?”

郭晓若一见此装束便知是林思欣日记中所暗恋的那个班长名唤万乐助了。

“谢谢万班长关心,我只是生病了。”

“什么病?严不严重?”

郭晓若一听,看来林思欣的日记记得一点不错,这万乐助还真挺关心人,于是笑道:“你就会假惺惺,见我这么多天没来,也没见你瞧瞧我?”

万乐助一听,行啊!大有进步啊!原来见他就脸红的小学妹长大了,这一病,病的落落大方了。

“我是想瞧你来着,可是你不爱说话,我怎知道你住哪呢!”

“话是这么说,如一个人有心,即便在天涯海角也能寻得,何况在一个市里。”

“这……”

“可见你没心,看来班长心里有了人。”

“没有。”

“那你怎么那么关心同学呢!”

“我一贯如此……”

“一贯爱着一群女孩子。”

“没有。难道别人不了解,你自己还不了解。”

“我了解什么?”

“这……”

“答不上来了吧!可见你见一个爱一个,没一个正经。”说着郭晓若自己也觉得打趣。

“好学妹!饶了我吧!如你再说,越发是我的不是了。”

“知道不是就好,我在哪个宿舍住,告诉一声也就算了。”

“小学妹,你咋糊涂了,你不住宿舍啊!”

此话一出,郭晓若方知说漏了嘴。

“可不是吗!这一说多了,倒把自己不住校给忘了。。

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手打吧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手打吧!

喜欢懒汉得以重生请大家收藏:懒汉得以重生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