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懒汉得以重生的页面

懒汉得以重生

第140章偷心

没说等于也说了,心下惧着呢!

晓得厉害,知道疼,看来戏就易演了。

弱欺强捧……谁时谁地不是呢!

习惯就好!想来也不见长,也那样,好不哪儿去……要求别人又怎能呢!

遂目的有个差不离……深究也就不再了……也难怪,遇一这样是,遇两这样也是是……遇多了看多了……也就大哥不说二哥……习惯了!

因道:“噢!晓得了!早备着呢!也就一时,晚些时候……拖一拖,捉摸火候差不多赶了也就说,可不想你老比我预计的还要快,本打算弯弯还可绕些时候……等上些时日呢!看来估摸着远了,晚不得这会子就要了……”

李势彦一听就晓怎回事,敢情我来的不是时候……心急了。

迟早会说现时候热闹早凑……自讨怪责怨得了谁?

真想狠狠抽自己一嘴巴子,本就像拳击,不一重量级,非伸头上……熟不知这份没趣纯是自找的……

怎办呢!是杀是刮只能由去别人了!

求屁!又求屁!李势彦不禁心下自责。

因道:“佘总!你看我……真是烂泥扶不上墙,怎就乱就添了呢!可是……”

“可也不是存心的……”

也不知为什么?说出来让人感觉就是掏心掏肺的……

可一忖:就这感觉好,那就接着吧!

“我所认识的人当中,也就李老你……最明我心了,这不一跑偏搞得有点错,就恨上自己了……遂一时着急上,生怕事好不了,出茬儿……想一想……揣摩我心者,也就下剩李老您……”

心虽平,静也和,可话却不那话了……

遂胡乱也不知说了啥。

“可别见外,佘总……”

“我不……捣句心窝的,我也是扶不起阿斗,刘禅也……想着这一把手当着能耐缺,不够挌……还不如让李老来……”

我的天……要人命,李势彦不禁双腿直打颤……心忖这哪儿是让位……分别是探忠心愿下否?

意思呢?撂挑子趁早,别干了一半扔一半,中途又反叛……如想……现让……我就愿,半个不字也决不……如死心踏地,今儿态度就表明,往后跟了我,歪念头再动,到时候别说预防针早打没……

落大一个李势彦,久经沙场李势彦,竟怂下到双腿一软脆上了……

晓过时……很久这样没人过……

可旧俗套李势彦还是牙咬咬用上了……

邢跃进也很想说,你这岂不折我阳寿了,可又一忖,心病还得心上治……

因道:“我也是怕没了贴心人,尤其李老你……说心里话,对你……我还是十分敬重的……有句话什么来着,怕丢才捏手心……我就是,如一闪失,李老一捏不紧,前方黑暗我就了……”

份量给你摆……干!不变心!永重用;反水……对不起!说了算……主由不得你做了……

让权,归位……哪可哪不可,可算一一挑明了……

这时候想退……还来得及……等一旦入了……再退可就没那好事了……

半硬半进话扔了你,只讨准话一个的……选择可给你……一旦选了,再颠倒到时候可就没那了……

李势彦也不是省油的灯,晓得紧箍咒扔来非戴不可,但也没急着头上罩……

“佘总这是干嘛呢!相信不了也不可当面吧!我虽有时候也犯错,但也不至于这样吧!人品一并疑上了……”

什么是说东说西,这就是了。

佘来旺你不是来讨口风嘛!我非不说,玩弯弯绕,看绕下的是你,还是我……

邢跃进一听,呃!玩上了,心忖不表态就不表吧!想你成只忠实狗,只一厢情愿想想吧!

“你老一向主见有,那能受制于人呢!别人不晓我还不晓吗?只这底……唉!不说了,事情该咋地就咋地吧!”

邢跃进赢了?没有。李势彦输了,也没有,这叫张三治不了李四,李四也治不了张三,一切摆那了……

搁置?邢跃进考虑是,李势彦也同样是……

求同存异……或许这也算一吧!

说逃避也好,不说也好!反正搁那了,等日后吧!

至于日后怎样?谁晓呢!反正我这辈子过了,他人也同样,两者皆一一,和乐而不为!

一生时光短暂,想长也长不了……

怎说呢?这就好比桃树还是小树苗,苗不抢,等年头到了抢摘挑……

你那猴儿强,我这猴儿弱,可三年五载一过上,谁强谁壮可就到时候来看了……

扯远些,且说李势旁,晓得上风可平分……可窍一开,晓得错儿又犯了……

心忖,我这样干可不佘来旺吊那了,到时候岂不疑怀上了,处处又来提防了……

因道:“怎说你也高我一筹吧!佘总确实对我也不错,这样主子我不跟还能跟谁呢!不是我老讲减阳寿话,在佘总后头就是干死了也值得……”

邢跃进等的就是这句话,虽晓听来一半真,一半假……不说忠于……但目前还未这个心,至于日后,忠心者又有几人呢!

因道:“我晓你很想知道了,也私下里偷偷在怪我……埋了些时日,终究是瞒不住的,瞒是一概全瞒的,说可是你第一个了,也不说漂亮话,今儿撞见了才说这话,不撞见也同样是……”

“我信……别人不信我也信……”李势彦一面说,一面颔颔首。

觉够了,该倒些了,邢跃进把嘴往前凑了凑,李势彦一会意,耳朵贴了来。

声音呢!小得耳朵还嫌没凑准,远了些。

“这土可不是一般土!里头有金子……”

“金子!”

“是!是金子,只不过是矿,处理处理就有了,这不买给矿贩子,坐家里收钱呢!”

“这么说,山上土全是金子了?”

“你认为会是嘛?”

“我想应该也不会,到处是怎会轮到咱们呢?”说着抓抓头,猛一惊,大喊道:“佘总你怎晓得呢?”

邢跃进忙一把捂住他的嘴。

“我的爷,小点声……”

李势彦这才四下里望了望,小声道:“告诉我……你是怎地晓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