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懒汉得以重生的页面

懒汉得以重生

第139章秘密

是成是败偶也取决于隐秘,深些连自己人也不晓……像一堵不透风墙,除非脑力十分强,又富有经验,要么等晓了事与愿违了。

反之口风不那么紧,瞒一些不瞒一些,往往不瞒那些未必就不说漏嘴,传着传着……一打听指不定后悔就晚了。

华促霄虽不那么疑心,但也不是马虎主,况佘来旺……一直恨着呢!

史明知受控,蹲牢里不得出,濮傲星就成干将了……

虽不咋地,愚得很,磨子推一下动一下,脑子像猪屎,可跑跑腿还将就可。

亲自去太招摇,守些信息……窄是窄了些,但分析分析也凑合……

要说不靠谱,濮傲星也不完全是,眉飞色舞把佘来旺一伙所作所为一倒,早就乐得忘了北,牙齿笑开了花。

可华促霄只点头细细听,笑容一毫没,反之沉思更深了。

因道:“别总以为别人是傻子,尤其结果没出来前,笑得越很摔得就越很……”

濮傲星听了自点头,怠慢也不敢,故趟数一天天跑,不别人,就自己,可久而久之,变化也没新奇,老调重谈天天那么搞,华促霄听久了,也不知麻木了,还是倦怠了,像听书,流水账来了就眯上了,精神提不起……

平静、安逸就松懈……华促霄也不例外……

事不碍乎一正一反两方面,这面平静了,那面可就活跃了……

邢跃进这一闷头驴不说,李势彦那能坐得住,可话没提,钱就来,口也就一次次塞住了……

捉摸想不想?太想了,不只李势彦,朱张二人也并了……

可有钱花,领导手里天天有,不见少,也就糊里糊涂过上了……

好奇太过往往添麻烦心,不自己便他人……好像不明白喉咙里塞件东西样难受,一时不出,一时紧盯着。

忍一日两日行,可一多,就不那么听话了,虽然国人听话听惯了,从小听老师听家长……长大要听党。

顺从归顺从,但人也不是孬子呀!搞那么多钱一声不吭,甩来还花上,哪有那么心安理得呀!

最初说出的是李势彦,可张芸朱生本也不傻,听着……琢磨着……想想好像是有那么一回事,别搞得哪日一起蹲班房……那可不值得。

遂不想打听也得打,不想弄清也得弄,要么总有人说,人是贱骨头呢!什么事不问,什么事不想……还真不行。

邢跃进光究竟事,只要顺趟顺水不出大纰漏……事赚满花不完就行了。

若看官问,这话说大了……

真心说,一点也不大,你想想都活过一遍了,不好听上回买彩票错一个数,这回再来回,还有错的吗?

拿来消遣不琢磨,哈哈一笑行,可真摆台面……还是认真不要吧!

废话多些收敛些,回正转,却说佘来旺稳当很,掌控一切中,华促霄没捣乱,一切不晓中,李势彦一群手下人刚犯错,怎么着也听话些,也就翘起二郎腿,该喝茶喝茶,该吃饭吃饭,游手好闲落得自在乎……

尤其近些日又给呆根妈做了回病理,啥玩意儿没有……什么癌症,像是在扯淡,就更加宽心了……

至于上世呆根妈的事,现世全变了……逻辑有没有,对不对,他才没那闲心呢!

顺其自然……一切按现有办,那么遥远事,管那么多他才愿意呢!

癌症没了就没了,问那么多,累!即便推断是万一,他也相信是……

科学嘛!检查有就有,检查没就没,一切全都靠边站,他可没时间理这茬。

饭有得吃就吃,菜味香就贪味,至于啥来啥做……管得多活得累,既不管舌,也不管胃,何苦呢!

落得清闲,邢跃进或许就是吧!也许或不是……但一旦活在自己世界里,别人眼光或感受又值几何呢!

人似流星,流星似人,一晃而过咦!何苦叹这叹那呢!

恬淡清高,清高恬淡,看淡恬淡不打紧,只要悟得深……

遂别人烦琐事一老堆,邢跃进就不那么了……

有得闲就闲,有得乐就乐,他可不愿究竟那么多……

不烦不想不理不伦不关切,不代表背后不存在小动作……

有钱不能摆平……倒也不例外……可不例外也普通,想不节外生枝,早准备早预防……还可说说去。

可邢跃进早放手,板上钉钉……从没往意外上来想……

可阴差阳错却偏偏遇上了。

这日,邢跃进开着刚买的车去货场溜达圈,不想李势彦没回家,夜里偷着跑了来,本就玩中玩,鬼中鬼的事……这一折腾弄不好岂不全晓了去。

朱伍玖这头正派人派车调换土,捣屎魂李势彦全晓了去……

生疑中自是问了啥,货车司机也见钱开,塞了点好处就忘所以,又天生爱谈,滔滔不绝……不过脑话风全漏了去……

正听得兴头,瞪大眼睛,不想邢跃进早下了车背着手晃了去。

咚咚正跳动,那还堤防后有人,一回头见一冷漠僵硬的脸,由不得缩手缩脚慌张着来。

足足五分钟,甚达十分钟,邢跃进没说一句话,李势彦低着头像个小学生大气不敢喘一口。

“李老就是能耐些,处处比我优越些。”邢跃进一面说,一面脸上似如冰。

“岂敢!岂敢!”

“不见得!”

“借我一个胆也不敢与余总比……”

“敢的,你哪有不敢的……”

“我一老头子,别再戏弄了……我全晓得了,佘总眼可看见金……”

“看见什么金?是奖金,还是罚金呀!”

“是黄金!”

就是再想掩再想盖,问到这也晓藏不下去了,匿得深不代表人家挖不深,一想李势彦这根葱……想想还不如早些不去白费呢!

露归露,但也不能全盘倒了去,那样之后岂不一点玩意儿皆没了。

因道:“晓得些正省事,本打算不明儿就后儿对你说,既李老全晓了,之后这事全都拜托,我也落得就此撒手了……”

“佘总,这可使不得,土那么多,我晓那块有,那块又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