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诸天大圣人的页面

诸天大圣人

第1782章 前辈当面,竟敢放肆?(求订阅)

事实上。

牵马也不容易。

最起码,南华一把老骨头尝试后,也不得不服输。

他那样的老骨头,一大把年纪了。

自然是不适合做粗活重活。

就连牵马这种幸苦的事情,也不能长时间去做。

他毕竟没有法力护持周身。

自然是很难的。

毕竟老了。

不服老不行的。

哪怕他是南华,被誉为南华老仙。

大概也不太够看。

“张角,你来吧。”

最终,南华还是扛不住了。

叫来年轻力壮的徒弟张角,把马交给他。

张角:“……”

最终还得靠自己来。

他算是明白了。

自家师父就是想逞强,想在江前辈面前好好表现一番。

可惜的是。

他所谓的表现并不好。

最终还得他张角来。

“师父,你老还是好生待着吧。”

张角继续说道:“求道的事情交给我,我会让前辈看到我们的诚意。”

“你……?”

南华不禁狐疑起来,思索片刻后问道:“你……你可以吗?”

“师父,把最后一个字去掉。”

张角自信十足,“前辈乃是高人,既然他懂得修行,我们只需要做好自己就行了。”

传不传道他并未多言。

南华:“……”

这话就太伤人了。

他南华就是心怀不轨之人吗?

绝对不是。

“我只是想求道罢了。”

南华暗道一声,“道无止境,我只想修行而已。”

这又有什么错。

不过。

南华又不得不承认一点,自己确实老了。

也确实带着一些私心。

如若不然的话,也不可能是现在这样子。

他极力想在江缺面前表现,但有时候越是想表现,就越是能感觉到那种可怕程度。

似乎……

很难达到江缺的要求。

也很难被认可。

“我这徒弟似乎……”

南华暗暗打量张角一眼,“他比我还要有机会啊。”

虽然问题如此。

但也不得不承认某些事实。

一路上。

张角和南华都鞍前马后,为江缺马首是瞻,简直比跟班还跟班。

秉承着不用白不用的原则。

江缺倒也无所谓。

一路漫无目的地走着。

好似没有任何目标一样,走过山岗,也路过丛林。

这一日。

路过一处山林,林中原本的道路大概是许久没有人走动。

杂木横生。

江缺仔细看着,便淡淡地说道:“开路。”

“是,前辈。”

应话的自然是张角,也只能是他。

南华已经是一把老骨头的年纪了,即使想要开路,大概也是有心无力了。

开不了。

唯有张角年轻力壮,很适合。

趁此机会,江缺一道简单的法力,打入马体内,一缕生机缓缓铺开。

马儿原本所受的损伤,也在这一刻完全席卷而开。

南华一开始还没有注意到。

但当他晃眼看到马儿身上的情况后,整个人都瞪大起眼睛来。

“前……前辈,这是您的手笔?”

南华震惊地问起来。

神迹啊。

终于大开眼界。

原来,这就是修行之人所拥有的法力。

果然够恐怖,也果然够诡异。

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强大。

原本损伤的马儿,连马蹄都好了。

简直就出人意料起来。

不过。

旋即南华内心也暗道正常,“前辈是修行高人,一挥手把马儿治好,这不是挺正常的吗?”

真要治不好才不正常。

“雕虫小技罢了。”

江缺满不在意地说道:“区区一些小手段不值一提。”

那淡然的气势,仿佛真的不在意一样。

看得南华一阵崇拜,“这就是前辈高人啊,果然厉害。”

不卑不亢,还很谦虚。

一点也不在意。

这大概才是真正的大能者吧。

其他人只是装模作样罢了。

“前辈,我去前面看看。”

南华恭敬一声,一脸崇拜地看着江缺。

实际上。

他只是想把这件事告诉张角罢了。

“去吧。”

江缺没有反对,也不想反对。

有人开路,自然是好的。

“师父,你怎么也到前面来了?”

张角有些诧异,“这前面杂草杂木无数,还有一些荆棘,要不你老人家退后一些?”

他实在是害怕荆棘伤到南华。

毕竟都一大把年纪了。

再怎么说也是他张角的师父,他总不能欺师灭祖吧。

“我来盯住你开路。”

南华没好气地说道:“万一你小子不认真怎么办?

得罪我事小,得罪高人那就是大事件了。

你可明白?”

“明白,明白,我非常明白。”

张角甚至都有点不耐烦起来,“师父啊,我早已不是小孩子了。”

他已经是大人了。

表明自己会有一个正确的判断。

“你小子别三心二意的,我可告诉你,方才前辈已经用神通法术把你买的那匹马治疗好了。”

南华羡慕地说道:“为师亲眼所见,简直就跟奇迹一样。”

要是自己也会修行,也身怀法术就好了。

可惜。

一时半会儿他还没能够获得江缺的认可。

“神通法术?”

张角一惊,“师父,你当真是亲眼所见吗?”

不是他不信南华。

主要是觉得这信息太可怕了。

“你不信?”

南华眉头一条,“我乃是你师父,岂会骗你?”

“不是,就是太匪夷所思了。”

张角解释起来,“没想到前辈还真是一位修行中的高人。”

天地间。

居然真的有修行之道,真的可以通过修行而获得非凡的力量。

真是不错。

“你若是不信,一会儿可以看看那匹马。”

南华一脸叹息道:“只可惜,一匹马都有如此的机缘待遇,为师却还没有……”

老实说。

他其实挺羡慕的。

混到现在这般田地,居然还不如一匹马,这就过分了。

他内心也是很不甘的。

严重和他的身份不相符。

张角大概是看出来了。

自家师父泛起酸意来。

于是。

他安慰道:“师父,你只要做好自己就行了,滴水穿石呢。”

哪有一开始就传授大道,传授大法的。

“道理我都懂。”

南华撇嘴起来,但又仿佛反应过来一般,“等等,你是师父,还是我是师父?

这些道理还能用你教吗?

为师又不是不懂,还需要你来多嘴吗?”

张角:“……”

得,自己大概是多嘴了。

“师父,那你就看着办吧。”

张角的嘴角抽搐起来,一脸怪异,“师父还真是一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

这下把自己都坑进去了。

他内心是有些郁闷的。

但一想到自己比师父更加有用,就更加高兴起来。

毕竟,自己年轻力壮。

一些粗活累活就很适合自己。

而南华老了。

在高人面前一阵对比,高低立判。

想到这儿,张角继续说道:“师父,你老人家就不要在此打搅我开路了。

一旦惹恼了前辈,你我都得倒霉。

何必呢?”

“……”

虽然不中听,但南华也不得不承认一点,江缺说得对。

很对的那种。

他内心不免点点头,“张角,你好生为前辈开路,将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前辈摆明是想游历天下,否则岂会用走的方式?”

张角:“……”

仔细想想,似乎也很有道理。

毕竟,像江缺这样的前辈高人,肯定会用很特别的方式进行。

比如飞天遁地。

虽然他们都没有见过,但这并不代表不存在。

“你们是什么人?”

就在张角继续开路的时候,一道声音突然在旁边响起来。

江缺倒是早就发现了。

但张角和南华是没有发现的,立即就被吓一跳。

他们整个人都呆住。

张角不禁大声呵斥起来,“你又是什么人,竟然鬼鬼祟祟地在此间出没?”

陌生人:“……”

过一会后。

那声音才继续响起,“赶紧离开这里,不要来打搅我。”

“此路又不是你家开的。”

张角一脸不满,“前辈当面,岂容你放肆?”

说话间。

张角甚至还看了一眼若无其事的江缺,见其并没有发火,他才暗暗松一口气。

主要是怕江缺发火。

一旦出现意外的话,那情况就不好处理了。

特别是被怪罪。

“什么前辈不前辈的,我不知道。”

那道声音继续响起来,“你们最好从我面前消失,或者是绕道过去,否则……”

老实说。

如果仅仅只有张角和南华两人,或许还要害怕一些。

但现在嘛。

情况就不一样了。

有江缺在,无论是张角也好,还是南华也罢。

他们对江缺是有信心的。

一点也不害怕。

甚至可以说很轻松。

面露平静。

张角继续呵斥起来,“你这汉子,竟敢在前辈面前嚣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有江缺撑腰的情况下,张角实在是一点也不害怕。

他反而还很兴奋,“这一下,我张角在高人面前表现的机会到了。”

是的。

一直以来,他其实都没有多少表现的机会,最多也就是干一些粗活累活。

但这些东西实在是上不得台面,也没什么好拿出来炫耀的。

现在不一样了。

有眼前这突然出现的汉子,他就有更多的机会在江缺面前表现一番。

一旦表现的好,说不定还会被江缺看重,从而收入门墙。

于是。

他大声地斥责起来。

仿佛也不嫌事大。

一旁的南华也反应过来,连忙呵斥道:“你这汉子是什么人,?

竟敢在此阻拦我等去路,莫非也想做那强人不成?”

“我只是一个逃难之人,你们何苦欺人太甚呢?”

那汉子说道:“我不想伤害你们,但也不想见到你们……”

“你让开!”

南华沉声呵斥道:“这山这路,都不是你家的,你没有资格在此说三道四。”

张角也不落后,“你要搞清楚一件事,我们身后可是有一位前辈存在。

他要从这里路过,你岂能阻拦?

一旦你得罪这位前辈,哪里还有活命的机会?”

汉子:“……”

沉默一会儿后。

他才缓声道:“我虽然不聪明,但也不傻。”

言外之意,他觉得南华和张角在骗人。

这世上,哪有什么前辈高人啊。

更何况,什么样的才叫前辈高人呢?

南华、张角:“……”

片刻后。

江缺才从后面走过来,“让开吧,你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罢了。”

汉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