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诸天大圣人的页面

诸天大圣人

第1781章 前辈,粗活我来做(求订阅)

事实上。

江缺一点也不喜欢南华,这个人太势利,也太喜欢算计。

并且是那种不顾一切的算计。

从张角一事上就可以看得出来,他的品性不怎么好。

从客栈出来后。

江缺便准备独自一人离开,买匹马,一人一剑游历天下。

不,应该没有剑。

“前辈,您等等我啊。”

南华急忙跟上去,一旁的张角也想跟上去。

他大概是出于好奇。

想看一看师父口中的高人是什么样的。

但他还没跨出步伐,就被南华拦住,“你去去做什么?”

张角:“……”

闻言,张角不高兴了。

他说道:“师父,你老人家都去得,我为何去不得?

况且,你都一大把年纪了。”

南华:“……”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他都快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这还是自己的徒儿吗?

大概不是了。

反正看起来不像。

南华没好气地瞪了眼,冷声道:“你去除了添乱以外,还能做什么?”

“我……”

张角一噎,却依旧道:“我还能做苦力,那位前辈一路上肯定需要人做些苦力。”

言外之意。

他正好合适。

“……”

南华一愣神,旋即大怒地吼道:“那是我的活,你休想抢。”

张角:“???”

闻言后。

张角却是满脸的问号,很懵,也很错愕。

他不禁吐槽一句,“师父,你老人家都已经一大把年纪了。

就你这样子,还能做苦力活?”

开玩笑呢。

你能做什么苦力活?

当他是傻子不成。

他张角又不是那种什么都不懂的人,相反他非常清楚眼下的情况。

南华:“……”

纵然被自家徒弟怼得一无是处,南华也不生气,“张角,你不懂。”

“故作高深莫测。”

张角道:“师父,你的事情我都猜到了,没必要再隐藏什么。”

区区凡人。

怎么够看啊。

他一脸怪异无比,神色阴沉几分起来。

若苦力活都被张角做了。

那他南华还能做什么?

当陪衬,还是当一个花瓶一样的存在?

那可不见得是好事。

冷然的目光下,南华迅速地思索着接下来的事情。

他正想开口拒绝,却听张角说道:“师父,有我在一旁出主意的话,你肯定能快速得到前辈的赏识,说不定就传授大道与你了。”

南华:“……”

嗯?

这话倒是有点道理。

道理似乎很正确。

他毕竟是一把老骨头了,哪怕是要表忠心和求道之心。

也得先活着。

只有活着才是硬道理。

其他的都是假的。

“既然如此,那你便跟着吧。”

南华淡淡地说着,不过,他话音一转,便又叮嘱道:“今后,若是没有为师的允许,你不可乱说话,明白吗?”

“明白了。”

张角点点头,“不就是不能恼怒前辈高人吗?”

他懂。

虽然张角有时候很不靠谱,但有时候又蛮靠谱的。

南华倒是相信了。

“跟上。”

低喝一声后,南华第一时间跟着江缺走上去。

见江缺走在一些买卖牛羊等牲畜的地盘上,南华便觉得很奇怪。

他心道:“前辈莫非是想买一两只羊?”

可羊能干什么?

江缺若是知道南华的想法,只怕会一巴掌拍死他吧。

毕竟,他不是要买羊。

只是想买匹马。

他手上虽然有不少仙兽,但都是法力高深者,可毁天灭地之辈。

既是抱着游戏人间的态度,自然不能有其他想法。

不过。

这个时代的马并不好买。

至少,不会在集市中出现。

有门路的持重金自是可以购买,但未持重金者自然购买不得。

转悠一圈后,未果。

他有些苦笑起来,心情不怎么好。

“罢了。”

买不到就算了。

大不了放一头低阶的仙兽出来。

反正三仙岛不允许再诞生出灵智,那些仙兽也只能是仙兽。

寻一只低阶的来,虽然配不上自己的身份,但也算是代步了。

不过……

就在江缺准备放出一只出来时,却听旁边的张角道:“前辈,您是不是想要买马?”

“嗯?”

闻言,江缺一怔,“你……看出来了?”

“猜的。”

张角连忙恭敬地解释道:“前辈您对猪狗羊这些想来是没兴趣的,但又来到这集市,说明您想买。

于是,未就大胆猜测一下。

前辈您应该是想买马,不过,天下的马匹虽多,却也不是普通人有机会购买的。

晚辈倒是知道些门路……”

“那你还不赶紧去买?”

南华没好气地瞪眼道:“难不成,你还想等前辈亲自去买吗?”

江缺也不着痕迹地点点头。

没想到张角居然能猜测出来,这点倒是比南华要聪明得多。

不过南华的话也有道理。

张角:“……”

郁闷归郁闷。

但江缺这位前辈当面,他还是恭敬地说道:“前辈,晚辈这就过去。”

他怎敢有其他异议啊。

完全没有。

也是不敢有。

“我在城门口等你。”

江缺淡淡地说一声,然后便走开了。

留下南华狠狠地瞪了张角一眼,“你这逆徒,心中既然有猜测,为何不告诉我?”

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没跟他说。

真是岂有此理。

太自私自利。

“额。”

张角闻言不由一阵苦笑,“师父,我也是刚刚才想到的,前辈要游历天下肯定需要代步的工具啊。

马匹就是最好的选择,只不过前辈可能不知道集市中不会如此正大光明的贩卖罢了。”

“那你为何不早点说出来?”

南华气道:“若是由为师说出去,效果肯定会好很多,由你来说倒是太过可惜了。”

张角:“……”

其实,他很想说:“师父,你老人家这话就太伤人了。”

也太扎心了。

怎么就没用了?

前辈这不让自己去买马吗?

南华正要跟上江缺的步伐,打算去城门口一起等张角把马带过去。

但张角却拉住他,说道:“师父,你何故这般着急走啊?”

“嗯?”

南华一愣,不禁道:“怎么,你一个人还买不到马?

你不是有路子吗?”

“确实有路子。”

张角点点头,并未否认这点,“但弟子没有钱啊。”

南华:“……”

顿时间。

南华再一次没好气地瞪了张角一眼,“你看为师像是有钱人吗?”

“像,以前所花销都是师父你拿的钱财……”

自然而然地,张角就开始习惯了。

以至于到现在也是如此。

在他的眼里,自家师父南华就是一个有钱的老道人。

“……”

南华没有理财张角,转身就离开。

临行时,张角还补充一句,“师父,这是给前辈买马,要是让前辈知道你有钱都不拿出来,那……”

南华停住脚步,不由狠狠地扔出一块金子。

张角说得很在理,也说得很对。

自己万万不可得罪前辈。

钱财,不过区区俗物罢了。

“速度快点。”

南华丢下一句话后,就转身离开了。

他冷着目光,闪烁着寒芒来。

被自家徒弟坑不是一件好事啊。

不过。

只要能继续跟在前辈身边,对南华来说这些付出都是值得的。

其他的并不重要。

城门口。

江缺正在一个茶棚里休息,正想倒上一杯茶水时。

南华已经跑过来了。

“前辈,这种粗活累活就交给我来吧。”南华赶紧抢过茶壶,开始倒茶。

不能放过任何一个表现的机会。

前辈乃是高人之尊。

自己要是表现太差,前辈肯定是要嫌弃的。

“倒茶又不是什么重活。”

江缺淡淡地说道:“南华,你何苦耍这些小心思呢?”

他万般不解。

这个南华与他模糊记忆中的南华,似乎……

不太一样啊。

莫非,因为自己的到来改变了?

确实有这种可能,但不大。

“咳咳!”

南华连忙解释道:“倒茶虽说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但晚辈这是心甘情愿想要为前辈做点什么。”

江缺:“……”

过了一会儿。

江缺才叹道:“随你吧,有自信是好事,但自信过头就会变成自负。”

“前辈您放心,我南华从来都不自负。”

他一脸高兴地说道:“您就大可放心吧。”

一盏茶过后。

张角带着一匹马过来。

不是白马,只是一匹普通的棕黄马。

看样子瘦骨嶙峋,也不知经历过什么事情。

江缺还没开口,南华就教训起来了,“张角,这就是你给高人买的马?”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张角迷茫地回应道:“师父,我觉得一点毛病都没有啊。”

南华:“……”

马,他已经买来了。

何故还生气呢。

江缺也望去,面色平静。

南华见此,更加冷厉起来,“前辈让你去买马,所以你就敷衍了事,买一匹劣质马?”

“……”

张角诚惶诚恐,连忙解释道:“前辈,不是晚辈有意要购买一匹劣质马的,实在是没有好的马啊。

就这匹马,都是人家手里面最好的一匹了。”

江缺、南华:“……”

虽说是误会了。

但他们总觉得怪怪的,一脸抽搐。

就这瘦骨嶙峋的模样,就这马蹄都磨损得差不多了。

这马还能再骑吗?

便是农户拿去拖东西,只怕也成问题吧。

不过。

聊胜于无吧。

江缺摆摆手,说道:“算了,劣质马就劣质马吧。

先牵着走吧。”

若非不是怕人多眼杂,他一道法力打在这匹马身上,保管有效果。

再重的伤都能好。

“是,前辈。”

张角应下来,就要准备牵马跟上江缺的步伐。

只不过。

南华却等江缺前脚一走,立马就说道:“行了,牵马这种粗活还是我来做吧。”

张角:“……”

他瞪大眼睛,“师父,你以前可不是这样子的。”

牵马的活都来抢。

这可不像是你老人家的风格。

“人嘛,都会变的。”

南华毫不在意地说道:“莫说是我,便是你不也变了?”

“我变了?”

“变了。”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