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诸天大圣人的页面

诸天大圣人

第1章 把黄蓉送给我?

青玄大陆,昊然仙宗内。

江缺把玩着一个金阙镯子,正是因为贪图便宜,才以十块钱从地摊买来,谁知莫名其妙就穿越到这方以修真为主的大陆上,还莫名成为传说中的废物弟子,人见人踩。

不过不要紧,这才是穿越的正确姿势,江缺也不介意,唯一让他捉摸不透的就是这金刚镯的功能。

嗡!

正研究着,金刚镯上突然闪着一圈金色光芒,眨眼间便卷起江缺,迅速划破虚空而去。

……

南宋,理宗年间。

“提举大人,贾相来访。”

皇城司大衙内,一道匆忙的声音将正在接受信息,却又有些傻眼的江缺唤醒,他皱眉问道:“什么贾相?”

刚从青玄大陆穿到南宋,还成为皇城司特务头子——提举整个皇城司,也就相当于明朝锦衣卫类似的特务机构,掌宫禁宿卫、刺探监察,不仅权利大,关键是待遇还好。

作为禁军中的精英,和明朝锦衣卫相同,都同属于天子亲军,哪怕宰相也敢查一查。

“回大人,是贾似道贾大人。”

司卫恭敬地提醒道:“看样子似乎是来给大人送礼的。”

内称司卫,外称察子,皆为逻卒。

“哦?”江缺一愣,老神在在地喃喃着,“老子这里是六月飞雪之地,他贾似道一文官也有胆子来吗?”

要知道,皇城司的大狱已经很久没有进人了,当年林冲入白虎堂都如同虎穴一般,皇城司的大狱便如同明朝锦衣卫的南北镇抚司的诏狱,血腥无比。

“都到门口了。”没有理会江缺的嘀咕,司卫又提醒道。

既然这奸相都到了,索性就见见,于是江缺道:“去,把他带到客厅吧。”

“贾似道这老家伙是个人物啊。”江缺暗暗地想着,别看那混蛋奸诈无比,是理宗时期有名的权相,但当年人家也落魄。

不一会,一个身着官服大袍的胖子便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亲兵侍卫,抬了几个大箱子过来。

“下官江缺见过贾大人。”微微一拱手,便算是见过礼,他虽是帝王心腹,但官职品阶不是很高。

贾似道细细打量江缺一番,风流扇一开,三四十岁的贾似道倒是有几分风度,道:“江提举多礼了,本相能坐上如今这位子,还多亏了江提举向官家美言,此番贾某便是来感谢的。”

又是本相又是贾某的,倒是官威十足,只是江缺却不记得向官家美言过,只好讪讪一笑,“贾相客气了,些许小事不足挂齿,听闻贾相幼时便丧父,不知可否属实?”

贾似道的父亲贾涉在他十一岁时就去世了,要不是姐姐命好,做了官家的贵妃,他贾似道哪有今日这般飞黄腾达。

江缺此话,便有压他之意。

可贾似道的脸色仅仅是微微一冷,便恢复正常,“过去之事,也无甚好提,江提举请看,本相可是为你带来了好东西。”

虽然贾似道心里极为不爽,暗骂一声小狐狸,但表面上的功夫还得做。

朝几个家丁吩咐一声,“打开!”

前面三个箱子都是满当当的黄金和白银珠宝,后面两箱子则是人参等药材,闪得耀眼。

江缺不由暗骂一声老狐狸,这混蛋还真是奸猾似狐啊,知道他掌握皇城司,又是官家心腹,对付不了便拉拢。

人一生最难拒绝的就是金钱和美女,无论是贪恋权势还是努力上进,大部分是为了这二者。

“贾大人,好大的手笔啊。”江缺哪见过这场面,倒吸一口凉气,强自镇定道:“但本官身为皇城司提举,官家心腹,自不可做那贪墨之人,贾大人还是抬回去吧。”

贾似道老脸一黑,暗骂小滑头,还跟老夫玩欲擒故纵的把戏。

不得不说,你赢了。

啪啪!

他拍了拍手掌,便淡淡道:“带上来吧。”

之所以要欲拒还休,无外乎是财帛还不够动人心,那就再加上一个女人呢?

一女子被贾似道的家丁带了上来,身着绫罗绸缎,仙肌雪脸,宛如莲藕一般吹弹可破,五官也精致,但年龄可能不太大。

“贾大人这是什么意思?”江缺一愣,这贾老混蛋是要给自己施美人计啊,好一出双招。

“江老弟,此女虽不是老夫亲生,但已经被我收为义女了,今日就送于你,便使我们两家亲上加亲,你说呢。”贾似道信心满满地一笑,很稳。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更何况是你江缺呢。

“哦?”

江缺暗自点点头,不收还不知这老匹夫要搞什么鬼,索性答应了,“行,那我就收了,不过下回请贾大人把亲闺女送来瞧瞧?”

贾似道闻言,气得嘴角一阵抽搐,老夫送一个义女给你就算对得起人了,你却还惦记我亲闺女?

“江提举,如此本相就告辞了。”这鬼地方他是一刻钟也不想多待,看到江缺就觉得是命里犯冲。

“好!”江缺随意地点点头,他也不怕贾似道玩花样,大不了一拍两散,老子还能把锦衣卫那沼学来,搞点冤假错案什么的也是家常便饭。

待贾似道出去后,江缺才缓缓踱步到女子身边,好奇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黄蓉,你最好放了我,别想着让我给你当小媳妇,我爹爹可是很厉害的。”小黄蓉如今也不过才十六岁,初出桃花岛,也没把江缺这个官儿放在眼里,她爹可是五绝之一的东邪黄药师。

噗!

“你说什么?”

正喝着茶的江缺直接喷了旁边司卫一脸,又重复问道:“你说你叫黄蓉?那你爹是不是东邪?”

忽然觉得事情可能有点大条了。

这姑娘不应该在某个包子铺和郭大侠相遇吗,怎么被贾似道送到他这来了?

“你怎么知道我爹爹的?你是不是调查我了?”黄蓉一惊,立马双手交叉捂在身前,一副害怕模样。

江缺一怔,没好气道:“行了,我皇城司察子遍布天下,有什么不知道的,我不仅知道你爹,还知道你是偷偷跑出来的。”

“不过你怎么会被贾似道那奸猾的混蛋送来,还收为义女了?莫不是在大街上被掳走的?”江缺一脸的好奇。

这可是东邪的女儿啊,要是让人家知道闺女受了这么大委屈,还不得把贾似道的府邸都掀翻了。

他要是敢动黄蓉一根汗毛,只怕明日黄药师就会杀上门来。

江缺并不清楚贾似道是否知道黄蓉的身份,但这般将黄蓉送来,便如同埋了一个祸害,搞不好半夜三更黄药师就杀上门来了。

以他目前的实力,还不足以和黄药师抗衡。

终日坑人,今天居然被摆了一道——虽然黄蓉也确实漂亮,但古怪精灵,还有个强横的老爹,当女婿会觉得压力山大的。

于是,江缺便道:“那个,黄姑娘啊,你不必紧张,你这么小我也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瞥了一眼黄蓉的小胸脯,心想你便是想捂怕是也捂不住什么。

“我都十六岁了,哪里小了?”黄蓉不满道。

又瞥了一眼那初具规模的地方,江缺便一脸正色,喃呢道:“确实不小了。”

“你说什么?”黄蓉并未听得太清楚,倒是好奇这家伙是个什么人。

好人,还是坏人?

不过和自己心目中的英雄好汉似乎不搭边,这就是个滑头,是个坑货。

“没什么。”

江缺赶紧收摄心神,未避免夜长梦多,便有板有眼地道:“黄姑娘,你走吧。”

东邪的女儿,要不起啊。

“走?去哪里啊?”黄蓉一愣,她出来都是漫无目的,被贾似道掳走,她都没怎么在意。

“从哪里来回哪里去。”江缺淡淡地道,宛如一绝世高人。

等等,这话听着怎么那般熟悉。

“我现在饿了,不想走了。”黄蓉眼珠一转,却俏皮说道。

一旦出了这门,到外头可要吃尽苦头,她又没钱,这临安府虽然是天子脚下,但也不可能给她吃白食,除非去乞讨。

“不行!”江缺一脸冷色,长痛不如短痛。

“江哥哥,你就让我住几天吧,我,我实在是没银子了。”小黄蓉上前抱住江缺的手臂撒娇道,待在江缺这里好歹有吃有喝。

这招果真好使,江缺只好点点头,道:“好,那就这么说定了,你要是想走跟我说声就行。”

心里却暗呼幸运,幸亏这姑娘不知道他全名,要不然叫成缺哥哥那就有得蛋疼了。

“嗯嗯,江哥哥你人真好。”黄蓉倾城一笑,让江缺不由翻起白眼来,如果不让留下,是不是就不是好人了?

而且好人卡这东西,太沉,身为特务头子,他可不是什么好人。

“你自己休息吧,晚些时候我再带你回府邸。”江缺顿了顿说道,此地是衙门办公之所。

黄蓉虽然古怪精灵,但此时还是乖巧地颔首,不过正待江缺准备转身离去时,她居然俏皮道:“那江哥哥你到底要不要我做你小媳妇呢?”

江缺微微一顿,面皮抽搐不已,他倒是想,但却也知道黄蓉是在开玩笑调侃,八字都还没一撇呢。

黄蓉走后,江缺唤来司卫,问道:“我皇城司可有收集武功秘籍?”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