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凤嘶的页面

凤嘶

五十四:凤不安

“芮香?外头发生何事?”

外头那一声声的吵嚷传进耳朵里,里头一双紧握的手颤抖了一下,倏忽滑落,凤倾城张皇得站起身来问道。

听到传唤,芮香蹙紧了眉头,气呼呼扫过一眼不肯罢休的朝臣,转身撩帘进屋。

“公主……”顿了顿,她改口道,“没什么,公主起晚了,所以大人们来请公主前去议阁议事。”

“我这就去!”

这丫头的好意凤倾城明白,但是她也不是聋子傻子,外头的人气势汹汹,她自然知道不简单,紧着拳头鼓起勇气往外走去。

“平儿!”

似乎是早已料到这样的场面,陈云峰从容起身,拦住凤倾城的手道,

“我去吧!有我在他们就不会再为难你了,以后的事情,都交给我来处理!”

“云峰——”

一声哭腔,凤倾城顿觉心安!

从此,她还可以是他庇护下的和平,纵八方风雨迷途,也与她无关!可是——

曾经海晏河清尚不得安,如今八方风雨,他一个人真的挡得住嘛?

“不行,你好不容易回来,我不能让你去冒险的!”

凤倾城注视他良久,终是低了头,眼中泪水簌簌滑落,

“云峰,对不起!你把齐国交给我,我却没能替你管好。从前只是外头乱,现在连里头也被我搞乱了……”

“没事没事!你……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他慌了一下,赶忙抬袖去擦,支吾半晌才道,

“你放心,再乱也有我呢!你就别管了!来!你坐着先吃了早饭,我出去见了他们就好,昂!”

“嗯……”她和着泪咽下两口汤饼,听着外头的吵嚷渐渐嘶哑,然而气势却越发得恐怖,她顿觉烦躁,点头答应。

“平儿乖,你慢慢吃,我一会儿就回了,昂!”

陈云峰笑了,拍了拍顺从如猫的凤倾城,便往外走去。

“芮姐姐……”

叶蔚忽跑了进来,和陈云峰差点又撞了个正面,她一脸恐慌,担忧地看了一眼陈云峰,赶紧凑到芮香耳边道,

“坏了坏了,公子商听见动静,就……没走!现在、现在也在门外等着呢!”

祝含商在外面!

这个人简直阴魂不散!

芮香一惊,当下拦了陈云峰道:“太子恕罪,奴婢有事禀告公主,请太子稍等再去!”

谦卑的姿态,果决的语气,这丫头一句话唬住了陈云峰,也再次叫凤倾城悬起了心。

她顾不得陈云峰此时的惊讶,只知道自家主子现在最怕这两人见面,简单告罪,附耳知会了凤倾城。

“不行!”凤倾城猛地起身,显些打翻了碗筷,“云峰!云峰!你别出去!”

“怎么了?”

“没……不!总之你不能出去,你等等,等我把之前的事情处理好,你才能现身!我……我是为了你的安全!”

“你坐一下,等我一下,我可以处理的!芮香!你留下来,伺候太子用早饭!看着他,要多吃些!”她心虚得将陈云峰推入了里间,扭头就走。

——————————————————————————————————————

“太子妃可算来见臣等了!”

“太子妃,今日那道旨意是何意思?臣等要求太子妃一个说法!”

外头的人依旧气势汹汹,见了她便是咄咄逼人,听得凤倾城攥紧了拳头,满头大汗!

“太子妃,不是臣等要无礼,只是公子嵤一事,太子妃才说要细查,忽却改口定罪,实在令臣等难以接受!”

“太子妃如此作为,实在令臣等不得不猜测您用心究竟何在?”

“放肆!”

吵嚷半天没个回应,魏兴叹了口气,开口道,

“敢问太子妃,是否查有实证?若是朝令夕改实在不是君者所为!之前臣等所提,您可考虑了吗?”

“这……”

凤倾城被魏兴问懵了,阶下顿时没了响动,各个目光如炬,紧紧盯着看她会怎么说,叫凤倾城心里直发虚,懊悔出来时没先想好说词,于是慌乱之下,她又想着本能的逃避,

“孤这么做,自有孤的道理!诸位只管安心,孤所做皆为公不为私,至于缘故——待孤前去一趟梧州,之后自然给诸位一个交代!”

“这……这算个什么!”

“朝令夕改!我们凭什么再信你!”

这拖延之词显然大家并不接受,一时有吵成了一片!

“肃静!”

魏兴斥了一句,看着凤倾城他也有些犯难,最后企图挽回道,

“太子妃若要改日再说——也可!但公子嵤谋逆之罪事关重大!臣等不可听您一面之词,敢问太子妃是否确有实证?若无实证,是否还是延后再断?”

一时间凤倾城犹豫了,门槛外的祝含商静静看了一场闹剧,却忽然开口道:

“自然有证据!谋逆事关重大,公主又怎会无故污人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