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凤嘶的页面

凤嘶

四十七章:朱砂有毒

祝含商来得早,凤倾城尚没睡够就被叫醒,她有些头疼又有些不耐烦,见芮香开柜子拿义髻便皱了眉道:

“别这么麻烦,随意些就行了,让祝含商等久了,反倒不好了。”

“他愿意等便等着呗!”芮香重重关了柜子,撅起了嘴。

“你呀!”凤倾城瞋了她一眼,起身准备梳洗。

“嗯?她是谁?”见端水进来的是个生人,凤倾城才想起昨儿一天没见着叶蔚了。

“奴婢正要跟您说呢!”芮香拧了帕子递上来道,“您身边伺候的人本来就少,叶蔚的手又伤了,奴婢叫她休息两日,所以挑个人进来替上,这是杨桃,杨柳的妹妹!”

“杨柳的妹妹?”凤倾城闻言回头看了一眼。

这个小丫头看着不过十三四,眉清目秀的,倒确实跟杨柳是一个模子出来的!

“我叫你找她是要替杨柳照顾她,你怎么叫她来伺候我?”

“是她自己愿意的,她之前就在小厨房当差,只是我不知道。”

芮香一面梳头,一面低声道,

“您身边没个可信的人,叶蔚又马虎,她是杨柳的妹妹,又在小厨房天天碰着您的汤啊药的,没见出事儿,我才放心呢!”

“那你多多照顾些,别给她派活了,她哪天不愿意为奴为婢了,也给她寻户好人家!”凤倾城点了点头,“这些事都交给你做主,我也放心!”

“公主今日嘴甜的很呐!”芮香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转身去挑簪钗。

“啊呀好了,就带昨日那套吧,快一些!”凤倾城见她挑来配去,不禁又急了。

“急什么!公主难得觉长些,谁叫他这时候来的!这么久都等了等不了这会儿了?”

“是啊——我今早怎么睡过了头?”凤倾城瞧着镜中上了胭脂却依旧憔悴的脸,也不禁奇怪。

“公主这两日都睡得沉,夜里都没有醒来,昨儿不是也睡到巳时,我说那日夜里回来公主累着了,您还偏不肯歇着……”

芮香像个老妈子似的抱怨着,说着说着瞧见凤倾城皱起了眉头,便停下来问道,

“公主,怎么了嘛?”

“没怎么,只是——我这两日,似乎都没有梦见云峰……”

凤倾城陷入了沉默,芮香一听到“云峰”二字也再不敢说话,生怕怎么着又叫凤倾城伤心,于是忽然屋内个个都敛声屏气起来。

祝含商等了许久,凤倾城终于来了,她依旧那副打扮,除了显然瘦的眼窝也深了,胭脂掩衬下的两颊只越发苍白憔悴,但她媚骨天生,外人看来却是又添一分我见犹怜。

隔了这么久,祝含商再见到她,眼中有藏不住的喜悦,但行为却分外小心,他想问一句“身体可好”又怕惹来伤心,便犹豫着道:

“倾城?陈云嵤之事是我太过急躁,是我——误会了?”

凤倾城呷了一口茶,倒显得平静异常,丝毫瞧不出情殇后的心灰意冷,淡笑道:

“怪我没说清楚,大将军周义将他带回时,我心中正是烦恼,不知如何应对,谁料李感来,叫我知道了他与公子华有所勾结,正好借此发难。”凤倾城这话说的亦真亦假,真是滴水不漏。

原来——是李感相助。

祝含商生了醋意,丧了心气:“是啊……我不信你,反质问你,是不是叫你心寒了?”

“无妨,毕竟是我泄露了消息,才使公子难做,公子要气我,也是应该的。”凤倾城冷笑,面上似乎带着一丝不屑。

“可我——那孩子?”

祝含商看她这副样子,却觉得是讥讽——讥讽他的无情,他更添懊悔,想起当日场景,忽然显出一副痴相来,顾自呢喃道。

“公子!过去的事,不要再提了罢!”凤倾城立刻打断,那三分心虚,在祝含商看来却像是对伤心旧事的不忍。

“好!不提了、不提了……”祝含商忙答应,一面又忍不住试探道,“那我们之间……”

“我们之间也都过去了,这次李感帮了我这么大的忙,除非他不要我了,否则我又有什么理由负他呢?”

“与公子的情……倾城只有从此,埋藏心底罢了!”

低垂眼眸,无奈苦笑,她期期艾艾说出这句话,听在耳里叫人无法怪罪,只有惋惜月光难触、朱砂有毒!

祝含商闻言沉默了,但凤倾城转而她扬起了狡猾的笑,戏耍着茶碗中的绿叶,道:

“其实这次请公子过来,也是想聊聊陈云嵤的事,齐国朝臣中大多还是不信我说的话,非是要密审!但是由他们来查,断是查不到我要的东西,思来想去唯有请你帮忙——这一次我若将他的罪落实了,倒可以永绝后患,比出手杀了他更好!”

她才说还不清李感的恩只有以身相许,这时却又求自己帮忙?

祝含商一蹙眉头,心里盘算着“揭发”和“定罪”,究竟哪一个恩更大;面上镇定自若,并不拆穿她的破漏,点了点头道:

“如此自然最好,姜国若是能有名正言顺的理由,也不会留他至今了。”

“呵呵,这倒不一定……据我所知,姜国虽得了二十余座城池,但实际上都掌握在公子华一人手中,齐国臣子认主不认令,他若非有陈云嵤,又如何能把控我齐国之地?”

凤倾城一声嗤笑,她眸光流转,倾向了祝含商道,

“公子就不想知道他们是如何谋划的?还是就任公子华坐拥城池、军功,顺利继位?我知道公子大有志向,可要是连公子华的底细都不知道,又如何能与他争位?”

“你的意思是?”小算盘似乎被推翻,祝含商说不清是失望还是遗憾。

“不是公子说要双双得利吗?公子帮我,其实也是帮自己啊!”

凤倾城从怀里取姜国破齐一路所攻关卡的官员名册,递上前媚然一笑道,

“我自齐国入手,你自姜国入手,还愁查不清来龙去脉吗?不缴清了旧党,我这利得来不能安心;不断他根基,你的利又从何而来?”

祝含商既然有心夺嫡,想必多少也在对公子华身边安插了些眼线,想要查清谁在通敌,或许他比那班对魏兴唯命是从的人,管用的多!

“这……”

祝含商犹豫了,查这件事不是不可,也似乎并无坏处,然而看着眼前这个柔柔弱弱的美人,再一次表现得心狠手辣,他想起了那晚的销魂,也意识到了她的不简单。

“你帮我查,我送你一个王位!便那齐国二十几座城给你,我也愿意些!”

眼前美人依旧笑得春晖荡漾,直勾勾瞧着他,在等他的回答。

祝含商点了点头,还是答应了,凤倾城喜出望外连声道谢,他却默了半晌,叹气道:

“倾城,难道以后我们之间,就真的只剩下‘利益’二字了吗?”

“若我说不要城池,换你一世还不清的允嫁,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