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一江辽水向西流的页面

一江辽水向西流

第二三二章 大盗又现

西海关会议室,福田特派员坐在正中,身负刀伤还绑着绷带的石田芳夫上尉、审讯官河内百源上尉坐在他的两侧。

日本海军的小野一郎少佐、中村樱子少佐、小泉朝一关长,关东军的滨崎步为少佐、藤野敬二上尉、川口仁和上尉,特高课的野口光子少尉几人悉数到场,坐在会议桌两边。

福源特派员脸色铁青,一脸严肃地说道:“滨崎少佐,昨晚货运站仓库被炸,生化武器疫苗尽毁,作为关东军驻营川最高长官,我想听听你还有什么可解释的。”

滨崎步为听到特派员的问话,站起身来,低头说道:“货运站仓库生化武器疫苗被炸,是关东军滨崎中队的过错,作为部队长官,我愿承担全部责任。按理来说,滨崎本应刨腹自尽,以向天皇谢罪。只是炸毁生化疫苗的真凶尚未抓获,滨崎心有不甘,待抓获真凶后,再敬天皇。”

“你知道就好,一个中队二百多宪兵看守一个小小仓库,还能出这么大的事,简直是大日本军队的耻辱。既然你要抓获真凶,那你就说说,现在有没有找到真凶的线索。”福源特派员怒道。

“川口上尉,昨晚是你亲自勘察的现场,你向特派员汇报一下,有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滨崎步为对身旁坐着的川口仁和说道。

“川口上尉,那你说说吧。”福源特派员目光转向川口仁和,问道。

川口仁和有些不情愿地站了起来,他心里很清楚,滨崎步为就是想推卸责任,把难事推给他了。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自己不像中村樱子,中村樱子的情报处与小野一郎的海军中队是平级部门,中村樱子的官衔也与小野一郎一样,同为少佐。自己这个情报组,就是滨崎中队的隶属部门,全权由滨崎步为负责,什么事只能听滨崎步为的。

“报告特派员,火车货运站仓库是在昨晚十一点爆炸的,初步探明,炸弹是在存放生化疫苗的楼顶爆炸的。目前关东军营川情报组正全力寻找线索,待找到有用证据后,便向特派员汇报。”

“楼顶爆炸的?难道炸弹能自己飞到楼顶不成?”福源特派员怒道。

“这个?炸弹一定是有人爬到楼顶安装的。不过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发现陌生人的尸体。我怀疑安装的是定时炸弹,作案人安装好炸弹后,便撤离现场了。”

“定时炸弹?我们驻扎在满洲的大日本皇军,除了远东司令部情报总部配备了几枚定时炸弹,整个满洲国都很难找到一枚。在营川这个小地方,怎么会出现定时炸弹呢?”福源特派员厉声道。

“这个,特派员,这个还需要调查。”川口仁和说道。

“那还在这呆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查!”

“骇!特派员。”说着,川口仁和站起身来,快步离开了会议室。

“中村少佐,在其他情报部门没进驻营川之前,都是由你的海军情报处掌管营川城的情报工作。虽然这次爆炸发生在关东军管辖的区域,不是由你直接负责,不过,我们同属于效忠天皇的部队,面对敌人,要一致对外。中村少佐,你对这次货运站仓库爆炸,有什么看法?”福源特派员向中村樱子问道。

中村樱子没有马上回答,思索片刻说道:“特派员说得对,无论是海军还是关东军,无论是海军情报处还是关东军情报组或者是营川特高课,我们都是效忠于天皇的部队,面对敌人,的确应该一致对外。至于对货运站仓库爆炸的看法,毕竟具体情况我不是很了解,只说说几点主观论断。”

“中村少佐,无需多虑,有话尽管讲。”

“既然特派员有话,那我就说一说。

第一个疑点,炸弹的来源。既然特派员都说了,定时炸弹在满洲国寥寥无几,若炸毁生化疫苗的炸弹真的是定时炸弹,反而是个好消息,至少我们搜索范围小了许多。

第二疑点,安置炸弹的人是如何上到屋顶的。据我所知,货运站仓库前身由关东军重兵布放,后面又背靠辽水,有观察哨时刻注视水面。安防如此严密,安置炸弹的人是如何上到仓库楼顶的?如果能够查到上到仓库楼顶的方法,那么,就会找到线索来查这个安放炸弹的人。

这两点既是疑点,也是突破口。如果能够查清楚的话,货运站仓库被炸的始末就会水落石出。”中村樱子不急不缓地说道。

“嗯,中村少佐一番话,确实为查找爆炸案的元凶找到了方向。野口上尉,你怎么看?”福源特派员问道。

“我觉得中村长官的思路是查找爆炸案真相的最佳思路,如果能找到炸弹的来源,或者找到安放炸弹者登上楼顶的方法,这个安放炸弹的人就不难查找了。”野口光子也是老奸巨猾,不想把这事往自己身上揽,便附和说道。

“那就按着中村少佐的建议,尽快找到线索。中村少佐,最近营川城事故频发,海军情报处要责无旁贷,担负起整个营川城情报工作的重担。之前营川情报系统有些混乱,各自为战,现在我宣布,营川情报组、关东军情报组的情报工作都由海军情报处全权负责,中村樱子少佐是营川情报系统的最高长官。大家有意见吗?”

“没有意见。”众人异口同声说道。

中村樱子心里很清楚,这是福源特派员没辙了,想着法把她推到前台。可毕竟特派员见官大一级,就算不很情愿,也只能接受。想到这里,中村樱子说道:“中村樱子定不负特派员的重托,将营川城潜伏的间谍一网打尽。”

“好!给养船被炸案、监管库龙骨丢失案还有货运站仓库被炸案,这三个大案全靠中村少佐了。”福源特派员说道。

“特派员,这三个案子除了监管库龙骨丢失案之前海军情报处参与过,其他两个案子都是关东军直接负责的。我海军干预关东军的事,于情于理都有些不妥。我提议给养船被袭和货运站仓库被炸还是由关东军情报组为主,我海军情报处为辅,共同侦破这两个案子为好。”中村樱子何等聪明,怎会背这个黑锅,连忙说道。

“这个。滨崎少佐,你说呢?”福源特派员向滨崎步为问道。

“我觉得中村少佐有的有道理,这两个案子还是我们关东军情报组为主,海军情报处为辅更好。”

滨崎步为自然有他的想法。这两个案子都是关东军出的事故,这么长时间了没有一点进展,如果中村樱子介入,一举破获的话,关东军将颜面尽失。所以他顺水推舟,同意了中村樱子的提议。

福源特派员也有他的打算,来营川城这段时间,非但寸功未立,反而又出了这么大的一桩事故,自己也不好向远东司令部交代。思来想去,如果把中村樱子推到最前面,会为他挡下不少非议。却未想滨崎步为如此看不清形势,没有领会到他的意思。心里虽不满意,也只能如此了。

想到这里,福源特派员说道:“既然滨崎少佐没有意见,那就按中村少佐提议去办,给养船被袭和货运站仓库被炸依旧由关东军情报组负责,海军情报处和营川特高课全力配合,敌人已经嚣张到这个地步,不能再分你我了。至于龙骨丢失案,就由海军情报处全权接手,争取尽快有所突破。”

“骇!”众人应声道。

……

在浴池泡了个热水澡,身体里的寒气被滚烫的热水逼了出来,耿直觉得轻松了许多。身体虽然还有些虚,精神状态却已经完全恢复了常态。

穿好衣服,耿直整理随身的物品,走出了浴池。

浴池离通讯商行不算远,耿直没有开车,溜溜达达往回走。走着走着,敏锐的第六感令耿直察觉,他已经被人跟踪了,而且跟踪他的人,身手应该十分了得。

耿直倒不急于知道跟踪他的人是谁,依旧晃晃荡荡走在西大街上,时不时与他熟识的人打着招呼。

突然,耿直迅速转到了临街一条小巷里,侧身躲到了一处门垛后面,摸出了怀中的匕首。昨晚行动用的物品,包括皮裤、皮衣、蛇皮袋,都被耿直拿到宝和堂的灶台烧掉。只有中村樱子送他的这柄匕首,带在了身上。今天身体有些虚弱,耿直不敢保证一定能将跟踪的他人制服,便把匕首握在了手中。

不大会儿功夫,一个身材精廋的男子转进了小巷,耿直听着渐进的脚步声,屏住了呼吸。

脚步声越来越近,马上就到了他的身前。说时迟那时快,耿直一个箭步窜了出去,右手紧搂住来者的上身,另一只手将匕首搭在了来者的脖颈。三下五除二,便将跟踪他的人擒住。

“你是谁?为何要跟踪我?”耿直问道。

跟踪他的人似乎早已预料到耿直的出现,并没做出任何反抗,背对着耿直说道:“耿少爷,是我,张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