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一江辽水向西流的页面

一江辽水向西流

第二三一章 找寻帮手

“我也是这么想的,关东军吃了这么大的亏,一定会疯狂报复的。我现在身体好的差不多了,只是有些乏力。我屋里还有备着几片西医退烧药,服了之后,应该就没问题了。”说着,耿直打开炕柜的抽屉,取出退热药,服了下去。

徐晓蕾见耿直服好了药片,说道:“耿直哥,要是樱子问起来你身体出状况的原因,你就往鬼上身扯吧。我看,日本人都信这个的,应该能把她糊弄过去。”

“是啊,昨天,樱子还让我去浴池洗个澡,去去晦气呢。”

“估计樱子是嫌你总不洗澡,太脏了,找个理由让你洗洗罢了。那你就听她的,去浴池洗个澡,也能解解乏。我也要起床了,樱子真会使唤人,这一天天的都是事,快要把我累死了。”

“你也是,什么事都答应她。有些事,你觉得累,推掉便是,别总迁就他。”

“没办法,现在你我的利益都跟她绑在了一起,一损则损,一荣则荣。樱子在营川势力越大,对我们地下工作就越有好处。想和她撇开关系,是不可能的了。”徐晓蕾一边穿着衣服,一边说道。

“是啊。”耿直叹了口气说道。

“你叹什么气啊,日本军队中最美女军官做你的老婆,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像是吃多大亏似的。”

“怎么说一说,又说到她身上了。对了晓蕾,三天之后就是营川商行的理事会了,兴亚银行入股的事,商会那边张弄的怎么样了?”耿直岔开话题,说道。

“还算顺利,商会里的商行报名十分踊跃,生怕赶不上这班船。不过,也有个坏消息。”

“什么坏消息?”耿直问道。

“从关东军那边传过来消息,关东军情报处已经开始与营川的日本商行合作,准备成立营川交通银行,看来关东军和日本商行也坐不住,想来分一杯羹了。”

“川口仁和和中山正人他们一起张弄的?”

“是啊,这些天川口仁和总想见我,都让我拒绝了。这个人像个狗皮膏药,十分让人生厌。”

“以前他还是孙天齐的时候,我就对他没好感。现在成了川口仁和,就更令人生厌了。不行的话,我找个机会,把他除了,省的他总打你主意。”耿直系上外衣纽扣,说道。

“算了吧,把他除掉,还会有别的日本人来营川。现在营川城已经是民不聊生,再杀几个日本军官,日本人报复起来,老百姓日子就更难过了。你也不用太担心,我小心应付就是,毕竟有樱子在后面,他也不敢把我怎样。”

“那你可要多注意了,毕竟他是日本人,我怕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放心吧,我能应付的。我倒是担心你,现在行动都是你亲自出马,身份很容易暴露,这太危险了。你要是能找到好的帮手,工作就好开展多了。”

“晓蕾,你也知道,我做的这些事,普通人根本做不到。至少身手要好,还得对营川十分熟悉才行。这样的人,在营川,上哪找去啊。”耿直摊了摊手说道。

“可你的身份安全更重要。总之,这次摧毁生化疫苗是你最后一次行动,以后不准再冒险了。”徐晓蕾板着脸说道。

“可是……”

“没有可是,就这么定了!”徐晓蕾打断耿直,斩钉截铁说道。

“那我听你的。”

“一会儿我把你说的麻绳的事告诉给孙掌柜,让他向上级组织汇报一下。老许一定不能被敌人找到,否则,你就太危险了。”徐晓蕾忧心忡忡地说道。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了阵阵敲门声。耿直走到门口,推开房门,只见二胖正站在门外。

“少爷,你醒啦,中村长官一早就到宝和堂了。”

“她怎么这么早就来了。好了,你先去照看一下中村长官,我马上过去。”

“不用等了,我过来了。”耿直抬头望去,只见中村樱子穿着厚厚的棉衣外套,从宝和堂的前庭走了过来。

宝和堂是三进院,第一进院是前庭,前庭面积很大,主要用于经营之用,药房、问诊、仓房和部分伙计居住都在前庭;二进院是中庭,是宝和堂会客和聚餐的地方,耿直就住在中庭;后院则是正房,也就是耿老太爷、夫人刘梅兰的住所,像小翠这样服侍老爷夫人的下人,也住在那里。

耿直连忙迎了上去,拉着中村樱子的手说道:“樱子,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外面天冷,快进屋。”

“你耿大少爷不在我身边,我睡的不踏实。这不,这么早就过来查房了。”中村樱子笑道。

进到屋里,中村樱子见徐晓蕾正坐在炕沿,笑道:“晓蕾姐,昨晚你也住在这啊。这屋里倒是很暖和,昨天晚上,耿大少爷没少和你亲热吧。”

“还说呢,昨晚上为宁老天爷守完灵,他也不知道怎么了,脸色突然变得惨白,又冒起了虚汗,折腾了一宿,高烧才退。还亲热呢,我这一晚上,觉都没怎么睡。”徐晓蕾满腹怨气说道。

“我就说嘛,去守什么灵,搞得一身晦气。对了,昨晚火车货运站大爆炸你们也听到了吧?”

“听到了。昨天晚上,我们给宁老太爷刚守完灵,就听到城东面一声巨响,出了灵堂打听才知道,火车货运站的仓库爆炸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本来我是想和耿直一起过去看看的。不过耿直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闹起这样的幺蛾子,身体怼了,没办法,只好先回宝和堂了。”

“没过去就没过去吧,昨晚上火车货运站那边乱成一团,你们要是过去了,别惹上嫌疑了。”

“樱子,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庆幸没过去了。怎么样?货运站仓库损失严重吗?我家商行在货运站还存了不少橡胶,不知道会不会因为爆炸受到损失。今年生意本来就难做,要是这批橡胶再出事,这个年都过不好了。”徐晓蕾向中村樱子问道。

“具体的损失,我也不大清楚。你们都知道,火车货运站是关东军的地盘,守卫也是关东军派的人,出再大的事,也和我们海军这边无关,他们是不会让我们插手的。只是,帝国研究多年的生化武器疫苗也寄存在货运站仓库中。生化疫苗真要是在爆炸中被毁,我这情报处也跟着受到牵连。小地主派过去的内探已经传回来消息,货运站仓库靠东半面房屋已经全部炸毁,估计生化疫苗很难幸免于难了。”中村樱子说道。

“要是这样的话,你们是不是又要召开紧急会议了。”耿直问道。

“是啊,天还没亮,便来了电话,要我去西海关开会。我本想让你送我过去的,现在你病歪歪的样子,就劳驾你了。我坐情报处的车,让行动队司机送过去便是。”

“我现在已经没什么事了,还是我送你过去吧。”耿直说道。

“不用了,你这守了一晚上的灵,身上一定还有什么不好的东西,我这个人迷信,觉得有些膈应。上午也没什么事,你去澡堂好好洗洗,把晦气都给洗光。”

“既然这样,我听你的,一会儿就洗澡。”

“那我先走了,晚上你和晓蕾姐,都来樱墅,我有事找你们商量。”说着,中村樱子起身,离开了耿直的房间。

见中村樱子离开,耿直对徐晓蕾问道:“晓蕾,樱子这么早就过来,是不是怀疑到了什么?”

“这么长时间了,你还不清楚。越是她身边人,她越是谨慎小心。昨晚出了那么大的事,你我都不在她身边,这件事是否和你我相关,她心里没底,自然要过来看看了。”

“那现在,她是不是不用怀疑了?”

“人证物证都有,至少可以暂时打消她的怀疑。不过,万一通过麻绳那条线索,查到了老许,老许之前又和你有过交集,就不知道会不会又令她起疑心了。我得抓紧把老许的事交代给孙掌柜,只要日本人找不到老许,你就是安全的。”

“你现在和孙掌柜联系也不能太频繁,接触太多了,我怕被人怀疑。”耿直说道。

“这个你倒不用担心。为了满足瑞昌成客栈住宿宾客的要求,红光理发店在客栈里面开了一个理发屋,孙掌柜每天都来上一两个小时。”

“哦,这是你有意安排的?”

“我可不想担这个嫌疑,是樱子定的。不知为什么,樱子似乎对孙掌柜有着特殊的好感,什么好事都想着他。孙掌柜也对樱子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也许这就是爱屋及乌吧。”徐晓蕾略有所思道。

“我也能觉得出来,每次樱子到红光理发店理完头发,看起来心情都不错,好像挺愿意见到孙掌柜似的。”

“难道,孙掌柜和樱子之间真的有什么非同寻常的关系?”

“你又是瞎想了,哪有那么巧的事。”

“也许真的是我想多了,中村浩介认樱子的时候一定是做过鉴定,不可能搞错的。行了,时间也不早了,你就听樱子的,去澡堂洗个澡。昨晚那些皮衣、蛇皮袋什么的,都处理干净,千万别留下证据。”

“你放心吧,这个我懂。”耿直应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