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一江辽水向西流的页面

一江辽水向西流

第二章:青梅竹马

夜深人静,大雨渐歇。耿直见四下无人,便一个人进了宝和堂地下仓库。锁紧地下仓库的大门,打开壁灯,挪开墙角码放的木箱,双手用力掀起木箱下面的扣板,扣板下面一部军用电台映入耿直眼帘。

在哈尔滨读大学的时候,耿直通过学校的外联组织接触到了我党进步思想,并且积极向党组织靠近。经过严格的考察,两年之后正式加入党组织,成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毕业后,他向党组织请示,要到伪满洲国首府长春工作,成为插入敌人心脏的一柄利刃。上级组织反复权衡之后,还是决定耿直回家乡营川开展地下秘密工作,代号“大先生”。

伪满洲国成立之后的营川,风雨飘摇,百业凋敝。作为曾经十一国领事馆的港城,东北最早的通商口岸,早已今不如昔。即便如此,作为东北重要的对外门户、货运枢纽,依旧是三教九流汇聚。时间久了,日本陆军、日本海军、俄国、满洲政府、中共、国民党复兴社……各路形形色色、真真假假的情报在此交易、在此买卖,成为全东北情报交易的中心。看似风平浪静的营川,地下却是暗流涌动。耿直是地地道道的营川人,是西大街人从小看到大的宝和堂少东家,让他回营川开展地下工作,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了。就这样,离开家乡五年之后,耿直又回到了生他养他的营川。

在营川,徐晓蕾是他绕不过去的心结。全西大街的人都知道,徐家小姐和耿家少爷是天生的一对,郎才女貌,天作之合。晓蕾母亲生下她不久便过世了,两个哥哥年龄都比她大很多,小的时候,隔壁保和堂的耿直就成了她离不开的玩伴。耿直自小便有从军报国的梦想,他的偶像就是徐晓蕾战死沙场的大哥,也想像他那样,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军人,浴血沙场。可耿老爷子却希望他能把宝和堂的医术发扬光大,救世济人,为此十八九岁的时候,便送他去哈尔滨上大学深造,专研医学药理,这一走就是五年。

五年后,晓蕾二十岁,耿直二十四岁,在那个年代已经是大龄男女,耿徐两家人早有撮合二人之意,晓蕾更是芳心默许。可不知为何,耿直却总是找借口避而不谈,让两家长辈搞不清缘由,也让晓蕾心里不舒服。

耿直能感受到晓蕾对他的爱意,他骨子里也很喜欢这个青梅竹马的小妹妹。可身为共产党人,耿直知道自己身上的责任和重担,更清楚地下工作的复杂性和危险性,稍不留意,就会殃及全家,他不想连累晓蕾,让晓蕾跟着他一起冒险。作为地下工作者的他,今生也许注定要选择孤独。

耿直小心地打开电台,今日营川坠龙,无论真伪,耿直似乎嗅到了不同的味道。营川这座东北重镇,东北亚情报交易中心,不久之后,也许会由此成为焦点中的焦点,这个消息一定要尽快让上级知晓。

电波发出后不多时,耿直接到了回复,回复只有四个字——“静观其变”。

……

纵有浮云能蔽日,阴霾也仅是须臾。大雨过后,雨过天晴,几日来的大雨,让辽河河面宽阔许多。辽河岸畔,白帆点点,码头一片忙碌。

兴茂福的码头坐落在营川西海关西侧,是营川最大的码头,很多大型船只都在此停泊。从盛京回到营川,已有两个月余,晓蕾还是第一次与耿直一起出行,早上特意打扮了一番,轻施胭脂,眉目如画,一颦一笑,格外动人。耿直也脱掉了长袍马褂,戴着墨镜,换上衬衫,随着晓蕾来到码头,天造地设的一对青年男女,不知慕煞了多少旁人。

“呦呦,这不是耿大少爷吗?可还记得小的?”兴茂福码头门口,一个面色苍白的青年走到耿直身前。

耿直寻声看去,来者竟是他的老熟人。此人大名沈勇,外号小地主,与耿直年龄相近。十五六岁的时候,小地主是西大街的一霸,打家劫舍家常便饭,同龄人没少被他欺负。有一回,小地主惹到了耿家的头上,动不动就来宝和堂捣乱。耿直的父亲宝和堂老板耿广陵在营川也是上下通天的人物,当是不惧此等宵小。只是小地主毕竟是晚辈,耿老太爷也不想与他太多计较。可耿直却咽不下这口气,瞒着耿老太爷按营川码头上的规矩下了战书,找小地主单挑。当年渡口码头一战好多人去围观,到现在,在西大街还被津津乐道。小地主虽然是个狠角色,可与耿直自幼拜名师指点、习练长拳功夫相比,小地主那三脚猫的功夫简直不值一提,耿直折断了小地主左手两个手指,打的小地主跪地求饶。打那以后,小地主便收敛了许多,见到耿直也像老鼠见到猫,躲得远远的。耿老太爷知道此事后大发雷霆,关了耿直整整一个月,不让他出门。

“这不是沈兄吗?多年未见,现在混得不错呀。”耿直摘下墨镜,看着小地主说道。

“哪有,哪有,怎赶得上耿大少爷十之一二,就是在码头勉强混口饭吃。这是要渡船过河吗?用不用小的带个道?”小地主哈着腰说道。这几年,小地主傍上了码头上的水警,垄断了各个码头的“杠杠”,成立了龙虎帮,自己当上了帮主。龙虎帮在码头算是有些势力的黑帮,手下有二三十个喽啰,在营川黑道上,小地主现在也是叫得响的人物了。

徐晓蕾拉了拉耿直,不悦地说道:“耿直哥,咱们走,用得着跟他多话吗。”

“你看看,你看看,营川城谁人不知耿大少爷和徐大小姐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去徐大小姐家的码头,哪里用得着小的引路,该打,该打。”说着,小地主真的扇起了自己的嘴巴。

“晓蕾,沈兄也是和你我在西大街一起长大的,都是街坊邻里,别说这么见外的话。沈兄,一会儿我和晓蕾还要渡船过河,这里就不多陪了,告辞。”说着,耿直拉着晓蕾的衣袖,走进了码头。

小地主望着耿直和徐晓蕾的背影,叹了一口气。自懂事起,晓蕾就是小地主日思夜盼的女子,总是幻想有一天能娶晓蕾做媳妇,不知多少次梦见与晓蕾入了洞房,云雨一番。无奈沈家与徐家家境相距悬殊,耿直还在晓蕾身边,小地主也就是想想罢了。这两年耿直外地求学,不在营川,龙虎帮也算是声威鹊起,小地主又起了娶晓蕾的念想,动不动就去徐家套近乎。晓蕾十分厌恶小地主,从没给过他好脸子看。这回耿直的归来,让小地主的心情跌到了谷底。耿家的势力,耿直的身手,都是他沈勇自愧不如的。

“耿直,等着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总有一天会让你落到我的手里。”小地主目露凶光,心中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