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糖果战记的页面

糖果战记

第九章 重逢风波,殿下出战

————

银甲女子此话一出,小悟空当即愣在了原地。

他的全身还被前者禁锢在原地,动弹不得,因而无法看清身后之人,但……

此时此刻,他的心中,心潮澎湃,不能自已。

他本来想到了无数种和波波丽重逢碰面的方式,也想到了当后者看到自己、识别出自己气息之后,因为自己全新的容貌、全新的形态,从而产生的表情,会是如何的大吃一惊。

但,小悟空他绝对没想过,自己竟会在这种情形之下,以这等狼狈的姿态,同她相见。

这么的猝不及防。

而且,此刻的自己,就连最基本的说话,都无法做到。

随着银甲女子友好地对着小悟空身后,那应为波波丽之人打声招呼之后,便也有一道娇柔的女孩声音从后方传来,飞到了小悟空的耳边。

“梅姨,我受国王大人的传音诏令,前来和一位故人相见,所以下山得早。”

是了,小悟空在心中激动地喊道。

这是波波丽的声音,一年过去,还是一如既往的清脆悦耳。

然后,女孩又补充了一句,语气之中带有微微苦笑:

“梅姨,别再喊我殿下了。殿下一词是用来称呼王子们的,梅姨直接喊我波波丽便好。”

而被称为“梅姨”的银甲女子却只是毫不在意地笑笑:

“你可是得国王的极力重视,如今既是王室的冉冉新星,引人瞩目,又有着公爵爵位,地位比我这老婆子可高多了,称呼您一声殿下着实不过分。”

小悟空后方之人便没了声音,只是微微叹了口气,仿佛知道她就是这种性格。

女孩依旧站在小悟空的身后未动,再次发出了声,语气中满是好奇:

“梅姨,你在这里做甚?这是做什么?”

很显然,身后的女孩也注意到了小悟空。

闻言,银甲女子无奈一笑,笑容之中有些难为情:

“一个胆敢闯入咱糖果城堡的小小毛贼而已,殿下不必放在心上,国王大人有事找您,您先赶紧过去便是,这里有我来处理。”

然后,小悟空就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轻盈而灵动,声音主人一步一向前,绕过自身,走到他的斜前方。

小悟空也终于看清了如今的波波丽……

的背影,是如何模样。

这道背影的主人此时身穿一件洛可可风格的礼服衣裙,长裙呈淡金色,艳丽而华美,裙子表面有许多花朵点缀,裙上镶着数多条花边,而长裙边缘,则是由精美的蕾丝边制成。透过裙摆,隐隐能看到背影主人所穿的金白色水晶高跟鞋,亦是价值不菲。她头戴一顶亦如身上穿着一样华丽的圆顶帽,帽子上也是缀着些许花朵,帽下的金发不再是以前的波浪双马尾,反而尽数盘了起来,只在脑袋后头留了一个盘箍着的“包发”。

虽然,这道背影身上的装束,和自己认知中的那个平时穿着普通,只穿素裙的波波丽相比,已经是截然不同。但,他依然是一眼就看出来,的确是后者无疑。

小悟空看着她缓缓走过的背影,心中有万千声音在呼唤。

“你难道就这么走了吗?为什么不转过来看我一眼?为什么不把感知释放,探视一下我的气息?”

女孩并未回头,但,在她走出数步之后,身形却突然地在他斜前方不远处停止。若是特别细看之下,能看到女孩的身躯仿佛在以微不可察的幅度,轻轻颤着。

银甲女子转头看着女孩停驻身体,却并不言语,心中感到奇怪,但她并不在意,而是重新将银剑擎起,再次指向小悟空的脖颈。

小悟空眼睛一瞬间圆睁,因为灵压的压迫感太过强烈,导致他口中只能发出阵阵的呜咽之声。

银甲女子见状冷笑不已,然后厉声喝道:

“小小毛贼,在绝对实力面前还挣扎什么!要怪就怪你太弱,才六境后期就敢闯进来,当真是胆大的很!但这也是你人生中犯的最大错误,居然还给你走了这么远,实在是我的失职。现在我就要努力弥补我宫廷护卫的过错,把你就地正法,看剑!”

随着她一声叱下,银剑表面折射出寒冷之锋,转瞬间就再次往少年的脖颈刺入。

然后就听见女孩急忙转身,飞奔而来,其声音颤颤,连声轻喝:

“梅姨!住手!”

银甲女子被这道喝声弄得擎剑的手一抖,但却是来不及收手,银剑的冷芒已经射出,且在下一秒就要割掉小悟空的脖颈。

向小悟空跑来的女孩见势不好,反应迅速,身上几乎是同时间飞出了一道灵气。这道灵气的速度极其之快,终于堪堪地将冷芒挡住,两者距离小悟空的脖颈,仅仅数厘米之短,极其惊险。

小悟空的眼眸还在保持着瞪大的模样没来得及收回。而在下一秒,他眼前就出现了女孩的身影,正对着他,然后拉住他的手,一把把他拽出了十数米远,拽出了银甲女子释放的威压以及目光锁定。

小悟空终于摆脱了生命危险,他白净的额上此时是豆大的冷汗连连,不住地大口喘气。他一时间没有和女孩打招呼,犹自尚在惊悸当中。

华裙女孩微微瞥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其眼神之中看似无波无澜。然后,她转向身形一动未动,头盔内部似乎是一脸错愕的银甲女子,听着后者口中发出的惊愕之声:

“波波丽殿下……你这是何意?为何要阻拦我执行公事?”

女孩面色平淡,一只玉手张开,手心处朝小悟空方向,似有护他之意:

“梅姨,还请收手。他就是来找我的,也是我要相见的故人。”

她一边说着,小悟空的周围一边凭空出现一道灵力护罩,护住他的全身。

银甲女子伸手,将戴着的头盔取下,露出一张略显棱角,富有英气的青年女子面庞,此时她目视女孩,微微皱眉:

“波波丽殿下,你可莫要被这贼人诓骗!你可知他先前所言如何?他说自己刚刚接受了国王大人召见,怎么可能的事!国王大人怎么可能会召见一个区区六境之辈!”

还不待波波丽说话,她继续自顾自地快速言道:

“不仅如此,光天化日之下,他还跟个自己人一样,光明正大、大摇大摆地行走,欺我们糖果城堡无人看守!这是何道理?”

“所以波波丽殿下,请速将贼人交给我处理,我且不杀他性命,先把他带去护卫长大人那边,由他做决断,如何?”

因女孩身份地位之高,银甲女子特意为了她而放宽态度,然后说完话的同时,大步流星地向她走去。

然而,出乎她的意料,女孩将身后的贼人护得更紧了些,轻摇螓首:

“梅姨,你身为宫廷护卫,巡查城堡、保护王室治安是你职责所在,所以你之心切,我能理解。但请你相信我,他真的是我的故人。我也相信他说的,先前接受国王召见,定是真话。”

小悟空站在女孩身后,听着两人的争辩,只是怔怔地看着后者的背影,默然不语。

银甲女子站住脚步,眉头锁得更紧了些,她将两人反复打量了下,然后回忆起刚才一幕,重新开口之时,语气已经有些不悦:

“波波丽殿下,你为何如此执拗,难道是看这贼人容貌一流,花枝招展,就想要把他收为男宠不成?”

华裙女孩因这句话而起了愠怒,刚要说话,银甲女子又轻哼一声,质问道:

“好,就当殿下所言为真,此人是您的故人,可您为何没有一眼就把他认出,反而是走过去才反应过来?”

女孩闻言沉眉,解释道:

“因为我和他已经一年未见了,没想到他容貌变化得如此之大,所以……”

银甲女子再一次打断了女孩的话,声音已经越来越冷:

“开什么玩笑,一年时间未见,就算容貌再怎么变化,还能变成殿下不认识的模样?更何况还是故人!您若是真想收他为男宠,待我把他捉拿归案,你再把他保下来也不迟啊,为何要如此妨碍我执行公事?”

华裙女孩深呼一口气,再一次和银甲女子说明清楚:

“梅姨,他真的是我故人,请你不要咄咄逼人了。”

见前者拒不松手,银甲女子微微一叹,然后重新把头盔戴起,其身上的气息已是愈加锋利,:

“既然殿下执意如此,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就算你深受国王大人的器重,我也要把他拿下!”

说罢,她身上的灵气一瞬间爆发,威压也是全力释放,瞬间就盖过了女孩为小悟空加持的灵气护罩,使得护罩摇摇欲坠。

女孩眸光平静起来,她先是为护罩再次加固,以免被灵压挤破。而后侧移一位,单手伸出,一柄法杖现于其手。

直面银甲女子的恐怖威压,华裙女孩也是当仁不让,其洁白精致的容颜上不显出任何惧色。

然后,女孩一边手握法杖,一边向银甲女子微微拱手:

“我深知梅姨实力强大无匹,但我也会全力以赴,尽力以对。”

银甲女子的银剑直指女孩,只吐了三个字:

“得罪了!”

然后便当先挥舞银剑,直刺而出,冲出一道锋利剑芒,朝女孩射去。

女孩眸光轻定,双手握紧法杖,对着剑芒虚画几下,下一瞬间,便有一只小型火凤凭空出现,火凤虽是虚影,但也是充满灵气,轻快活泼,它看着前方快速而来的剑芒,羽翼轻挥,不出三下,便将剑芒逐渐化解。

银甲女子声音讶然:

“不愧是波波丽殿下,年仅十六就有如此能力,轻松化解了我的二分之力。那么接下来我力将会使出五成,不知你这火焰凤凰可还能应对吗?”

话音落下,她便立即当空弹跃,而跳跃的同时,银剑早已挥舞了数十下,灵芒不断闪烁,在半空中形成一个小型剑阵。

随着银甲女子长剑轻指,剑阵突然消失,其再次出现时,便直接出现在火凤周围,以其为阵心,无数柄剑影环绕着火凤缓缓漂移。

前者一声轻斥,剑阵当中的所有剑影同时指向火凤,齐齐射出。

女孩沉眉应对,单手虚触火凤身后,为其灌输护持灵气,当剑阵剑影大部分都被火凤冲击抵消过后,整个剑阵忽然“嘭”的一声,爆发开来。

女孩面色一惊,立即以法杖划起防御招式,一面火盾虚影挡在她身前,挡住了剑阵爆发后冲击而来的威势。

剑阵爆发产生的白光覆灭过后,火凤虚影已被冲毁。银甲女子一声微笑,意味不明,然后轻轻道:

“分身术。”

与此同时,女孩和小悟空的其余三个方向,各出现了一道与女子完全相同的身影。

女孩秀眉微锁,正打算辨别分身与主身的区别,而后便看到这四道身影蓦然开始围绕两人,高速旋转。

“是要以气息混淆真身吗?”

华裙女孩轻轻念着。

小悟空听到了她的低语,心中担忧。然而,这等层面的战斗,他除了被保护的份,却是什么忙也帮不上,只能是默默等待。

即便如此,华裙女孩也并不慌张,她先把灵气尽数调动,将火盾环成一圈,然后放开视线,灵觉调到最敏锐的程度,在身影飞速移动之中寻找真相。

终于,在某一瞬间,四道身影停止移动,并光速般地挥出一剑,直刺火盾,然而,火盾却是纹丝未动。

“梅姨,这‘灵火千盾’可不是想破就破的,你还是放弃吧。”

女孩淡然道。

她话刚说完,突然发现了什么,猛一抬头。

上方,四道一模一样的银甲身影齐齐出现,各自擎着细银剑,朝女孩的方向猛坠突刺,转瞬间便冲到两人头顶不远处。

女孩站定,不慌不忙,举起魔杖,调动灵力一指,其中三道身影,便各自燃起了一道光火,而后火势渐大,铺满全身,三道身影消弭。

而第四道身影面前,则是被女孩召唤出的一柄火焰虚剑轻砍,逼得其一个瞬身,后飞几步。

女孩看着三道分身消失的地方,身形一动,手指一勾,将火焰虚剑握于手上,然后迅速追及而去。

饶是如此,女孩头上戴着的华丽圆帽也梅没有随风飘落,反而牢固无比。

然后,女孩很快就追到了那道银甲身影,后者虽然因为头盔遮挡,无法看到她的表情,但女孩很容易就能识别得出,后者此时有些手足无措。

她并不言语,只是以火剑挥砍。

女孩本是随意一击,却没想到……

竟是直接刺穿了眼前身影!

“这道身影也是分身……糟了!”

女孩瞬间反应过来,银牙紧咬。其俏脸瞬间煞白,便急忙回身,落地冲刺。

不远处,小悟空的身边,银甲女子的真身凭空显现,她仰头看着女孩疾速飞回,摇头低笑:

“殿下的实力固然惊人,但可惜经验不足,下次可要注意喽!”

女子说罢,同时灵气开到最大,银剑竟是瞬息之间刺破小悟空周围的防御,长驱直入,仿佛下一秒就要把绝美少年斩杀原地。

而华裙女孩纵然速度已是开到最快,赶到小悟空身旁也已是来不及,看着离小悟空越来越近的夺命剑芒,她惊声泣喊:

“小悟空!!!”

就在女孩马上就要心生绝望之时,小悟空的侧方,一道不知从哪儿出来的洁白之芒突然显现,将银剑厉芒拖延了几秒。

华裙女孩微怔,立即全速冲刺,奔到小悟空身旁,灵气尽数爆发,将剑芒直接破除。

不远处,银甲女子也因为这道白芒而懵了片刻,感知着这道尚未消失的白芒气息,她突然身躯一颤,连忙随便朝了一个方向鞠躬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