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玉池莲叶正田田的页面

玉池莲叶正田田

小孩是真的要来参加考试吗?

天宫的大殿里聚集着无数仙官,各司呈着这届碧城新学子入学后的各项课程详情候着天君的到来。

“天君!”众仙很规范的行着礼。

“诸仙免礼,今日召大家前来是为了明日将举行的碧城新学子选拔考试,各司准备的怎样了?”

“禀天君,明日考试的天源坞已安排妥当,多套幻阵蓄势待发,为防阵法泄露早已派天兵驻守且结界已设,无关人士无法靠近。”剑术司肃峰星君奏上。

“天君,明日考试用的各种毒气已按分量调配妥当,即不会伤害学子,又能真实考查学子的实际能力。哦,此次还特地增设了复杂毒性的混合辨析于解毒,意在发现天赋异禀之学子,近年来魔族妖毒零星散播,我司意培养更高水平的医理学子以备不时之需。”医理司净孚星君奏上。

“天君,这届的乐器已放置清风谷,种类繁多,学子可随意挑选。乐曲之境无穷之妙,任意起奏便可断奏起之人起心动念之心,是以此有故彼有,音律司意要考察学子天生的秉性和是否有非凡的创造性。妖魔谄媚,但一颗纯粹笃定的的心,妖魔能耐我何?我司曲乐单曲和阵法能助有音律之长的学子更上一台阶,音律的战场不输剑术的厮杀。”音律司妙音元君说完后,悄悄地看了看在天君身旁的子玄帝君,她仰慕他多年了,可这么多年,她也只敢在众人的掩护下,悄悄地看上一看。

“禀天君,司膳房也备好了各种食材、厨具、调料。安身之本必资于食,这食物的选材、制作、火候、蒸熏。。每一个步骤皆是一种调和,何为相生?何为相克?做菜用料相同,可口味却有高低之分。司膳房意在考察学子对五行的理解程度,而对五行的理解乃是修习各科需具备的最基础的知识。司膳房焱宽星君奏上。

“禀天君,舞艺司。。。。。”

“禀天君,语言司。。。。。”

各司禀奏完后,依次呈上了各司的课程详情。天君十分满意的看着。

“天君,这几日学子的衣食住行小仙已安排妥当。考试科目、地点、时辰也已经发好帖子传入各学子的考试令牌。这课程的编排待天君过目后,小仙便开始安排下去,接下来考上的学子便可以开始上课了。”内务司太明星君谦和的向天君进言道。

“帝君,你看看”天君把课程详情递给了子玄帝君。

“各司的课程甚是周密,学子们定会从中受益颇多。”子玄很中肯的言语道,他抬了抬头看向下列的众仙,当然也包括那位音律司的妙音元君。

那妙音元君把每一次帝君的眼神瞄过她时的次数都十分清楚的记在心间,这是他第六次看到过她。她还是控制不住的抖了一抖。

“哈哈哈,辛苦各种仙君了。太明星君这课程便速速安排下去吧。”天君道

“是”太明应道。

“各位仙君,随后请移步一十二步瑶台,那里备有琼浆玉液以解乏,有舞曲花灵飞舞供观赏。各位仙君请尽情畅饮欢谈,今日过后还有劳列位多多费心学子选拔之事”天君捋着胡子微笑道。

“谢天君,小仙们定当恪尽职守。。。”

众仙话还未说完,大殿外突然一红光乍现,这红光不似元清宫子玄看到的那一次疾驰而过,这一次那红光分外的鲜艳由西方直直射向天宫,红光的光束中隐隐透着闪烁的黑色亡灵咆哮呐喊的模样,它们似乎挣扎的念着什么咒术,甚是鬼魅,甚是恐怖。有小仙不敌那红光的晕闪,片刻便闭眼倒下,众仙君立刻施法营救,并一道筑起护法屏障。

子玄冲向那红光,挥出天乾剑,顷刻间天乾剑便幻化出无数的子剑齐刷刷地刺向那光,一番凌厉的攻势后那红光和红光里的亡灵终于消亡。

天宫很快恢复了之前的样子,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子玄又一次在手中占算着

“玲珑塔无碍,前日才多加了几层镇住锦悠的封印,这红光。。这亡灵。。莫非魔族内部正齐力以不义之道助锦悠解开封印?”子玄暗自推算道

“帝君,这,可有什么寓意?”天君问道,众仙也赶紧看向子玄。

“无碍,众仙且安心做好眼下的事。不过以防万一,这一次我便同各位一同选拔新进学子,一同授课新进学子。近些年魔族蠢蠢欲动,天下苍生把性命托付于我天族,我族定当誓死护苍生于水火。这一届的学子,劳烦各位同我一起将他们训练成精英。”

“有帝君亲自教授,实乃是学子们之福,实乃是天族之福啊!有劳帝君了。”天君十分激动,他高兴的看着子玄。子玄像他点了点头。

一十二步瑶台,欢声笑语,子玄端坐上位,他扶一白玉酒杯,转着看了两眼便放下。

“帝君,这酒不合口味?”太明星君举着酒杯前来敬酒。

子玄没有反应,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帝君这般威严,学子怎敢来问问题呢?”

“你可是学子?”

“帝君,小仙自知辩不过帝君。”子玄抬眼无表情的看着他。

“也不敢和帝君争辩。小仙只是想要向帝君透一点小消息。”太明弱弱的用手指比划着。

“此次新进学子考试,三殿下也参加了,这风流倜傥的三殿下不是刚历劫归来吗,说这也奇怪,往日里在碧城出了名的闲散殿下竟像变了一个人,整日里不言不语,也不去碧城看美女了,就关在屋里画一双眼睛的画像,着实奇怪。这更奇怪的是他还很主动的报了名参加碧城的考试。”太明说的很小声。

“哦。”子玄说了一个字便起身要走。

“帝君,哦是什么意思?”太明本以为帝君会说上一句什么的,可一个哦字他着实难解。

子玄轻步径直走下瑶台,那妙音元君便夺步上前叫住子玄

“帝。。。君。。。。这次有幸同帝君一起。。”妙音说的结结巴巴,她分明刚才一直在想要怎么说,她也鼓足了十分的勇气把握住了这次机会冲到帝君面前,可奈嘴巴不争气,记性也不争气,她说不出完整的句子。

“妙音元君可得保护好嗓子,明日考试还得劳烦元君顶力操持。”说完子玄便向元清宫走去。

妙音楞楞的站在原地,这是她第一次同子玄讲话,子玄竟然喊了她的名字。天宫中众多女仙,她觉得子玄记得她令她很是惊喜,很是意外,她很是欢快。

元清宫内沐莲池中不久前新添了一朵娇美纯净的玉莲,这玉莲甚是淡雅别致。每每子玄经过总会看它一看。玉莲确实美得不可方物,可天宫中百花争艳,美景处处,它也算不得什么,但这子玄却独独对它呵护备至。

今日子玄依旧路过沐莲池,他依旧看了看玉莲,不同的是,他停下来站在玉莲跟前,他想起了招摇山遇见的那个调皮的小孩,他笑了笑。

“小孩,是真的要来碧城参加考试吗?”微风佛过莲池,碧绿水面泛起浅浅涟漪,玉莲在微风中轻轻摇摆,更加的活泼,更加的娇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