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小心飞升的页面

小心飞升

第九百八十三章 算计落空

小心飞升第九百八十三章算计落空“破。”

墓葬天只是用自己的先天魔气将魔道秘境中魔祖的布置威能降低,并非直接就可以进入其中。

他手掌撑开,黑雾蒸腾,蠕动间似乎化作了一方棺椁。

棺椁在黑雾中扩大,转眼便浩浩荡荡宛若实体。

棺椁落下,穿梭空间睡觉命中屏障。

“轰!”

秘境摇晃,屏障之上闪烁各式各样的花火。

“有用!”武皇瞳孔猛地一凝,隐现期待。

这是他与阮穆费了吃奶的劲都没做到的事情,如今的屏障仅仅一看便是摇摇欲坠。

可哪怕如此,这毕竟是一方真正的秘境,只是受到魔祖影响,其中才没诞生真正的生灵,可那些枯树之下也出现了魔物,并非轻易便能洞穿的。

“破破破!~”

墓葬天怒吼出声,挥举着自己用灵力所形成的棺椁。

“嘭...”

棺椁弹起,并没有想象之中的起到奇效。

墓葬天面色平静,似乎对如此情况早已有所预料,淡定的开口,“两位道友,前来相助。”

武皇和阮穆对视一眼,皆是上前一步。

长剑、龙枪,在呼啸中狂暴冲出。

剑意、枪意交相辉映。

与此同时,墓葬天也没有闲下来,嘴角微微上扬,棺椁闪烁灵器的光晕。

三大超级强者一同出手,攻势相继落在屏障之上,时空仿若都静止了。

突兀有一道“咔嚓”声响起。

屏障碎了!

哪怕仅仅出现了一个缺口,其上还覆盖着一层光膜,奇异的力量在上闪动。

有了这一个缺口,整个屏障被洞穿仅仅是时间问题了。

三人对视一眼,再次出击。

......

南宫凡慢吞吞的从空间通道回到神殿,目光之下还是一片幽色,并没有什么改动。

剧烈的晃动越发让人难以自已,可食铁兽毕竟本质上是道兽,哪怕南宫凡仅获得了肉身,可也显露了极佳的身体素质。至少比他本尊表现得要好上很多,或许仅仅是几个呼吸他便彻底适应了摇晃的节奏,在其间走动已经不成一点问题。

“也不知外面到底怎么样了?”

南宫凡嘟囔了一声,看着一眼望不到尽头的空旷神殿,迈动步伐向外走去。不知为何,他总感觉四周似乎有什么不同,可具体哪里不对又细想不起来,只得暂时搁置一边。

突兀,神殿之内荡漾起奇异的力量,周遭的动荡全部烟消云散。

南宫凡见此情形,不由微微一愣,“神殿开始自保了?那外面怕是真的快要被突破了。”

他微微垂下脑袋,食铁兽这副身躯肯定是不能见人的,只能之后变回本体了。

继续向前,耳边突兀有打斗声响起。

南宫凡停下了脚步,“已经有人进来了?”

环视一圈,直到此时他才发现刚才意识到的不对劲来自何处,神殿中林立的傀儡消失了!

那么作战的其中一方已经不言而喻,多半便是诸多傀儡与侵入者在进行交战。

南宫凡微微沉思了一会儿,还是抬起了步伐。

魔道秘境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已经算是武天学府的私产,若没有学府的许可,其他人是根本无法进入秘境之中的。除非想与武天学府开战。

“看来多半是学员们了。”

南宫凡不知该哭还是该笑,若仅仅是他自己一人,那便可以肆无忌惮的使用食铁兽身躯,在神殿四处都会感觉到亲切,不会有一点危险。可在他人面前就不得不回归本体了,能够化身神兽这事,除了最亲近之人以外,若是让他人知晓只会引来祸患。

哪怕有着阮穆作为靠山,南宫凡依旧不敢肆意妄为,战祖虽强可并非举世无敌,能够化身神兽的法门足以惹得不少人为此动心,到时阮穆可不见得能庇护得住他。

念及如此,南宫凡果断化作了自己本尊。

他先前观察傀儡,便发现,这些尘封或许足足千亿年的傀儡便没有想象中那般强,依旧是在凡俗范畴,只是每一尊都拥有两百星上下的战力罢了。不过,加上傀儡身躯很难被破坏,威胁性急剧提升,何况数量不少,少说也有百来尊,依旧是极大的威胁。

当时,若非南宫凡发现不对,立刻重新化身成食铁兽,怕是顷刻间便会在傀儡手中的利器下受到重创。

“看来秘境屏障还没被彻底洞穿,如今仅仅是一些凡俗进入到秘境中。”

南宫凡不由轻松了一口气,若是一开始便遇到武皇这等人物并不见得是什么好事。那些老油条一看南宫凡是从神殿深处而来,第一时间便会意识到造化或许已经被夺走。

而南宫凡在武皇没有一点反抗能力,就算阮穆在身边,能否保得性命也得打上个问号。

武皇在道祖之境沉浮亿万年,早已脱离了初期道祖的范畴,根本不是一个战祖便能挑衅的存在。

“要不要去与这些学员碰面?”南宫凡不得不思考这个问题,毕竟自己出现得太过突兀,难免其他人不会将心思打在自己身上。

前方一片黑暗,不过比起最初似乎要好上不少,隐约间还是能看到五米之外的地面。

一抹杀机乍现,南宫凡不得不从深思中脱离了出来,很显然,在脱离了食铁兽身躯之后,他也成了傀儡们攻击的目标,只是神殿内的傀儡都被前面的人所吸引,才让这杀机显得飘渺了不少。

“或许不见面为好,毕竟从眼前的种种看来,外面的大能依旧被挡在秘境之外,主动去靠近反倒有些像是送货上门。”

南宫凡瞳孔微微波动,按照记忆中的出口处走去。

他猜测外面的两位大能应当已经寻找到了破除屏障的办法,否则不至于让神殿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他不得不为此提防一二,武皇绝不会是个老好人,攻打秘境必然是有所图谋,混迹到外面之后,伪装起来就方便了。否则若是吸收食铁兽精血暴露,武皇绝对不介意直接将南宫凡整个人熔炼成丹药来吞下。

打斗声愈发激烈,南宫凡身上气息却愈发低落,他必须的小心谨慎。不过,这能够瞒住在此处视线受到局限的其他凡俗,却无法骗过正在争斗的傀儡。

傀儡可不受黑暗的限制,当然它们也并非是用双眼来视物,南宫凡刚刚舍弃神兽之躯,便被傀儡盯上了,只是眼前有一百凡俗牵制,鞭长莫及,无暇去管顾还很遥远的南宫凡罢了。

可如今不一样了,南宫凡越来越靠近战场,傀儡自然不会允许,魔祖当初给他们下达的指令便是“抹除一切不合要求的人员”,只要不是邪、魔,进入神殿都只有遭受傀儡的无情打击。当然,若是成功闯过这傀儡大阵,也再无危险。

魔祖行事还是留了一线,他亦正亦邪,对邪、魔稍微照顾两份,可实际上更多的原因也是这乃他走出来的道路,对后来者自然有几分认同,可对正道也没太过偏颇。哪怕每一尊傀儡都有着两百星上下的战力,可毕竟只是傀儡,一个战力非凡的天骄,若是能达到两百星修为便能横穿过去。

如果魔祖真对正道心怀杀意,完全可以将这些傀儡的实力提到不可想象的境地,加上屏障的庇护,进入其中的非邪、魔凡俗,可以说有一个便会陨落一个,根本不会像如今这般还有争斗的余地。

“注意到我了。”南宫凡蹙起眉头,周遭虽然看不见,可对声音却没什么压制,若是傀儡缠上来,斗不斗得过先不说,他先前所设想的避开占据直接前往神殿之外伪装自己便成了一句空谈,其他凡俗一定会注意到身周多了一个不速之客。

“希望没有傀儡能抽开身吧。”南宫凡暂时将这些当做不存在。哪怕如今他远远不是任何一尊傀儡的对手,可只要化作寒冰僵尸或者食铁兽便能得到他们认同,自然不用将心思放在此处。

他现在最为担忧的是,得到造化的自己最后却被武皇擒下,那就是真正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只见南宫凡小心谨慎的挪动步伐,离记忆中的大门也越来越近。

突兀,他听到耳边有风声炸响。

“傀儡来了!”

南宫凡身躯感到一阵发痛,哪怕已经进行了第三次化血,肉身早已非刚踏入秘境时能够媲美,可傀儡出手时所带起的劲风未靠近时便让他感到一阵吃痛。

“好强的力量。”南宫凡深感压力。

傀儡一举一动所带起的力量,已然达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程度,可见这些傀儡用材极为夸张,仅凭“肉身”便给人不可轻易碰触的直觉。

“呼呼呼...”

很快,南宫凡眼前便出现了一尊黑色的傀儡,若非其眼眶处闪烁血光,这黑乎乎的身躯几乎与周遭的环境完美融为了一体。

快,实在是太快了!

哪怕是南宫凡的眼睛都有些跟不上其出击的速度。可他脸庞流露出的依旧只有平淡和紧张,虽说身体已经下意识的紧绷在了一起。

“噗!”

破空声,似乎真要将这方空间洞穿。

坚硬的拳头在南宫凡眼前疯狂扩大,初见时还有三米之遥,转眼就几乎到了跟前。

“呼!”南宫凡轻吐出一口黑气,他毕竟曾修炼过《化兽诀》,又早早的拥有寒冰僵尸这道轮回印,体内虽说没有魔气,可强行憋出一股阴邪之气还是不成问题。

傀儡的动作停滞了下来,眼眶中的血色波动不已,它简单的思维下,认定眼前这位是自己的“同伴”...哪有对同伴下手的道理?

它果断的转过身躯,重新奔赴不远处的战场。

南宫凡轻松了一口气,这一关过了,只要小心避开战场不被人族所察觉到前方就是一片坦途。只见他浑身上下随之荡漾出魔性的光泽,笼罩自身一步步继续向外而去。

“轰轰轰...”

神殿之外有轰鸣声炸响。

南宫凡瞳孔微微波动,“连火力全开的神殿都无法屏蔽外面的动荡了吗?”

他意识到,或许就是下一秒,在秘境屏障之外的大能便会莅临这方世界。

必须要快了!

南宫凡速度下意识加快,可变故来得更快。

神殿突兀颤抖了两下,狂暴的能量迸射,好在全都是向外冲去,可内部的黑暗也一下子消弭了更多。

三米的可视距离继续扩张,转眼就能看清楚几十米之外的场景。

南宫凡看到了战场,有人已经鲜血淋漓,而有人却硬撼两三尊傀儡不落下风,若非照顾着身周的其他修者,怕是一个人真能突围成功。

“不是学员?”

他一眼便看到其中最为霸道的是几个老态龙钟的强者,一身修为怕是已经超越了两百星,稍稍用力,就能将身前的傀儡推向一旁。

傀儡东倒西歪,甚至有的直接摔到在地,可也转身便能蹦起来,看起来没有受到一点伤害。

有一个老者正好面向南宫凡所在方位,一眼便看到了眼前这蓝头发的小子。

两人对视,南宫凡伸出了手掌,“你好。”

老者动作一滞,随后身上爆发出霸道的劲道将围拢的傀儡震飞,目光死死盯着不远处的南宫凡。

“没有杀机...”南宫凡轻松了一口气。

“小子,你在这里是如何活动的?”老者爽朗的出声。

“用魔道气息便能得到这些傀儡的认可。”南宫凡能察觉到一股极为凶悍的气机牢牢锁定在自己身上,虽说不至于动弹不得,可考虑到两者天与地的巨大差距,还是没有妄动。

鬼知道这群凡俗到底是个什么来头,若是引起误会,可不见得能逃出生天。毕竟神殿的气息对周遭的压制实在是太过恐怖,他虽留下了光影,也不敢将所有生机寄托在移形换影之上,至于传送法则,在神念受到钳制下,那便更无法动用了。

“原来如此。”老者嘿嘿一下,身上突兀腾起一道光泽,那是一张黑布,其上荡漾着淡淡的魔道气息。

只见老者随手将黑布笼罩自身,果然那些被他震飞的傀儡哪怕已经重新站了起来,可也没有一个向他冲来。

“中!你们还不依样画葫芦?”

转眼,这百来号凡俗,至少半数都拿出了各式各样的魔器将自身的气息掩盖。有的甚至掏出来了不止一件,往身边的伙伴掷去。

至少,这最先发现南宫凡的老者,一个人就拿出来了小十件,看起来还留有余地。也是,在见识到魔器有如此妙用之后,手中自然还要留有底牌,总不能为了照顾同门将自己放到危险中去。

百来号人全都被魔器笼罩,傀儡一下子没了攻击目标只得在原地瞎转,随后瞳孔中的血光就渐渐湮灭,诡异的出现在本该站立的地方,宛若一个石雕。

“好小子,多谢你了。”老者披着黑布上前笑道。

“我也没做什么。”南宫凡摇了摇头,满脸的迟疑。

“外面有你的长辈在,放心吧,我们还没那个胆子对你做上什么。”老者脸上的褶子随着笑容颤动,“我是仙弦门的韩强。后面的都是我同门师兄弟。”

“武天学府南宫凡。”南宫凡双手抱拳。

“不愧是武天学府的天之骄子,哪怕没有动用魔器也有手段使出魔气。”韩强打量南宫凡上下,看着其身上所穿的衣袍,不由点了点头。

阮穆自然也对这群凡俗许诺了好处,若是能将南宫凡平安带出去,在场所有仙弦门成员都会得到一瓶丹药,而最先之人更有着前往武天学府借助其中阵法突破到灵道的机会。

这对寿命仅剩最后不到两千年的韩强有着无法抵挡的诱惑。

“都是小手段罢了。不像韩前辈这等老江湖,身上随时都配备着应付各种情况的器具。”南宫凡由衷的感叹道。

“哈哈哈,人老了难免就心细一些,可这也失去了朝气。”韩强大笑声中透露出丝丝苦涩,“南宫道友也不必叫我前辈,我也只是比你多活几年罢了,这实在是担当不起。对了,道友是从这神殿深处而来?”

“是。”南宫凡点头。

“里面有什么?”充满期待的声音响起。

“一方书阁,有三根石柱,只要动用力量引动便能获得其中讯息。”南宫凡从善如流。

“讯息?什么方面的?”韩强开口问道,从其眸子中能够看出,他对这些造化兴致缺缺。

“我倒是将三根石柱都引动了,只是刚来得及体会其中一团讯息,便被摇晃给打断了。”

“哦?那记载着什么?”仙弦门的年轻人迫不及待的问道。

年轻人还富有朝气,自然对造化更加感兴趣。

“我所看的这一团是缔造这方秘境的强者生平有所深刻印象的记忆。”南宫凡除了隐瞒所谓的血月已经被自己吸收了之外,可谓知无不言。

“那岂不是很有用?”年轻人越发期待了起来,这记忆之中说不准便有他们最为渴望的星图。

小势力最为稀缺的便是稳定星图了,否则只会在星境这条道上越走越深再也无法回头。

“对我们基本没什么用。”南宫凡摇了摇头,“至少我所浏览的讯息中是如此,当然,也不排除我因为太过仓促而疏忽了很多。”

“好吧...连星图都没有吗?”年轻人藏不住话,有什么就说什么。

“小振,别瞎说。”韩强蹙起了眉头。

“没事。”南宫凡摆了摆手,“这方魔道秘境,最开始被发现的一个好处便是星图,并且不管是何人都能从中得到配套的星图,只是...”

“只是什么...?”韩强也放下了矜持,若是有配套的星图,他花费个几百年移动自己体内两百三十多枚星丹,未尝没有依靠自己的力量在寿命枯竭前进行最后一搏。

大器晚成的人比比皆是,哪位老人不想成为其中之一?光是突破灵道后,寿命翻倍便对之有着足够的诱惑。八千多岁,若是放在两万年寿命中,可谓一下子回到正值壮年的时候,再继续修炼并非什么难事,或许由此便能达到灵道极巅拥有十万年寿命。

“这之中有极大的魔性。”南宫凡声音变得幽深了起来。

“从何说起?”

“先前武天学府有天骄进入其中,可在魔音下变得怀疑自身无法接受现实而自杀身亡了...死得很凄惨。”南宫凡一字一顿。

小振立刻流露出了一丝徘徊。倒是韩强大手一挥,显露出几分豪迈,“面对造化,又岂会没有危险?不管是何都无法挡住我追道的心。还请道友一切直言。”

南宫凡深深的看了一眼韩强,心有戚戚。

十州之上的灵气与主大陆完全在一个调子上,毕竟本身就是从人间界剥离出来的一方大陆。同样也与主大陆一般,灵气的贫富差距极大。

贫瘠的地方也就比起星空界好上一些,只是其中可以参悟纯正的天地法则罢了,可在其中修炼或许几千年才足够积累达到天境,灵道就更是遥遥无期了。而富裕的地方诸如武天学府,就坐落在巨大的灵脉之上,里面多半还有灵源存在,就算是一头猪在里面待个几千年,日日洗礼之下也能轻松达到天境,若是稍稍勤奋一些修炼进度便势不可挡。

有些地方几万年都不见得出上一个灵道修者,还真不一定就是天赋的问题,或许环境的因素更大。以南宫凡所待过的荒州小山村为例,若非广晔在其中隐居几万年,也很难出现灵道修者,甚至连正统修者都不会出现,最多便是经验丰富的猎人拥有着星境战力。武皇先前在现实世界中所找到的百大凡俗大部分都是如此状况,让他们来探索秘境,很有可能只会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一个魔字便能概括其中所有危险,它所给出的星图因人而异,在它看来你这个人极限是十星就给出十星星图,若是百星那便是百星...有天骄在魔音灌耳下,接受不了这个现实,那后果就不用我多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