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小心飞升的页面

小心飞升

第九百八十二章 墓葬天

小心飞升第九百八十二章墓葬天南宫凡用食铁兽的妖力,轻易便与基座产生了共鸣。

这毕竟是魔祖的伙伴,在魔祖的地盘谋夺造化,倒不如说是这些造化察觉到了食铁兽的气息主动靠近他。

光团分润出了一丝从上而下直接灌入南宫凡体内。他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瞳孔变得空洞,所有的动作都随之停滞了下来。

此时,南宫凡识海之中掀起惊涛骇浪。

“吾为魔祖...”

浩浩荡荡的声音,充满了威严,与一股邪气。

这邪并非邪魔的邪,而是无法无天的邪,以自我的道心为中心,若天让我不爽,那便翻天;若地让我不忿,那便覆地。

邪,最初本就不是一个贬义词,甚至可以说是对一个人的认可。

时间好像过得很快,又很慢。

在南宫凡的眸子之中,或许已经过去了一年,又或许仅仅只是一刹那,他脑海便被数之不尽的消息填满。

这之中的讯息十分杂乱,甚至还有魔祖年幼时的经历,当然都是最为重要的部分,若将魔祖几亿年生涯全部记载下来,别说是南宫凡了,就是一位神灵也得被硬生生撑爆。

“原来魔祖并非主大陆之人?”

南宫凡呢喃出声,他在其中看到了一方庞大的小世界,或许仅有三两州大小,但对一群星境来说却足够了。

是的,里面仅有凡俗,连灵道都没有,不过那里的凡俗所走的便是千星、乃至万星的道路,到达极巅之后便可飞升进入主大陆。由此可见,这方庞大的小世界是依托主大陆而存在。

在魔祖功成名就之后试图回到自己的家乡,可踏遍整个主大陆都没找寻到回家的道路,最后只得无奈放弃。

那里甚至有万星境的存在,各种各样天地孕养的灵药,自然都是对凡俗有着极大的裨益,那里才应当是凡俗的天堂。

“如此看来,与灵境倒是有几分相似。”

南宫凡瞳孔微微波动。

人间界身为一方真正的大世界,其中自然还有许多自然孕养的小世界,最为出名的便是灵界,足有十州大小,其中只能允许灵道及以下的修者踏入。就算道祖,名义上能与天道比肩,也无法扛着那世界反馈的压力进入其内。

当然,也可如进入星光界那般强行压制己身,只是这要求实在是太高,常人根本难以做到。

“可惜了。”

南宫凡叹息了一声,虽说他如今成长的速度已经极为惊人,可这也是诸多造化催发的结果,之后将潜能化作实力还会跃进一段时间,但等积蓄枯竭自然而然便会慢下来,与寻常人的修炼并无太大差别,特别是实力更高后,三年五载也不见得能提升一点修为。

更何况,南宫凡如今的种种进步都是体修上的,灵力如今也才堪堪达到二十星罢了。他又回到了最初的模样——“头重脚轻”,体质强,劲气弱。

灵气本身就是个积累的过程,想要追上身体的强度,除了获得造化之外,只能用时间去堆积。

要知道,蓝帝世界的开启,如今只能说在百年开外,一个说不清楚就仅剩百年出头,时间对他而言是十分紧迫。除非,南宫凡不去蓝帝世界,又或者在凡俗间沉浮个千年,听天由命正好在年岁允许的时候恰逢蓝帝世界第二次开启。

这是南宫凡所不能允许的,蓝帝世界他一定要去,毕竟蓝帝是他仅知的另一位蓝血认可者,这让他有种同类的感觉,想以此得到一些启发让心脏深处的蓝血不再如大爷一般只会看戏,有如此宝物在体内,却无法动用不得不说一种遗憾。

不过,南宫凡如今拿蓝血没有一点办法,只能寄望于境界更高与蓝血相处更久的蓝帝拥有独门秘法,说不定还能由此得到莫大的造化。

蓝帝世界就连道祖也很难进入其中,而这世间除了剑阁有寥寥记载之外,其他地方并没有蓝帝所留下的传承。在无数人的看法中,蓝帝传承便是那方世界造化的一部分,也算是其中的头等奖,或许有人已经得到并未坦露,又或许如今还未出世。

不管如何,蓝帝世界都是以传承为主调,功法、绝技,大部分都是三界战争时期那些陨落的人间界强者还未完善却又别树一帜的传承。传承不比诸如食铁兽精血这等造化,就算几十人历经同一种传承也不会有太大影响,否则就算蓝帝再如何神通广大,历经这不知多少代小世界中的造化早已枯竭才对,可看诸多大势力对蓝帝世界的热衷,显然不至于此。

无利不起早,谁也不会白白浪费精力去维持一个已经消失的帝尊威严,必然是蓝帝世界有什么牵引各大势力心神的东西才会让他们默认了蓝帝给予凡俗的崇高地位——

修者不能对凡俗出手!若是随意出手,人人得而诛之。甚至也是由此影响了天道,至这之后,屠戮凡俗所要承受的因果会更加沉重。以前还时不时有惨剧在各大州上演,如今明显下滑。

当然,若是蓝帝真在自己创造的小世界中留有什么别样的造化,无疑南宫凡这位同样的蓝血拥有者更容易引起共鸣。

南宫凡一直以来的打算便是力争这一次就去,毕竟平白耽搁一千年,说不得还要将自己尘封进时间神液中实在不是一个什么好的体验。不过进入世界的名额并非说来就来,一个大州就一百名额,若是往常情况如今的实力说不定真有几分机会,可如今正逢大世拉开序幕,这次的名额极大可能是与整个十州乃至主大陆沉积几亿年的天骄同台竞技。

如今,百星显然是不够看了。

时间紧急,却明知有成长的好地方却找不到进入的办法,南宫凡深感遗憾。

他很快便将这些暂时用不到的消息丢之一旁,突兀便发现刚刚自石柱上所牵引的讯息,基本就全都用不上了。

魔祖成长于那凡俗世界,直到万星一举成为神灵才飞升到主大陆,这之中直接跳过了灵道、圣道两大境界,自然对这俩没什么深刻的印象,就算发现了什么好的凡俗去处,也不会放在心上。

除了那方世界的讯息,便是对神灵有用的。

鸡肋!

南宫凡哭笑不得,虽说这日后说不定会起到大作用,可千亿年来沧海桑田,甚至经历了几次乱世,其中的出入有多大,已经无需去细说,基本可以当作没有这些讯息。

继承这些片面的记忆,还真不如功法和招式来得痛快。

“这是记忆的话,后面那两根石柱之中应当便是功法之流了吧?”

南宫凡迈动步伐,突兀,身体一个踉跄。

这让他猛地一惊,从某种意义而言,他已经不在先前的秘境中,算是一处崭新的小空间,就算如此都能感觉到地动山摇?那外面两人轰击的力道到了何种地步?怕不是真要将这方秘境给轰穿了吧?

哪怕此时南宫凡已经经历了第三次化血,此时食铁兽身躯之下更是有着超过百星的肉身力量,可依旧在其间没有一点反抗,想要站起来都极为艰难。

突兀,头顶闪烁金光。

是三大光团!

它们此时似乎化作了三轮太阳,通体腾起刺目的光泽。

空间稳固了,甚至还在渗透向外面。

“原来,食铁兽精血和这三大光团才是秘境的能量源泉吗?”

南宫凡瞳孔闪烁光泽,心中轻松了一口气。

重新能够屹立身躯的他果断朝另两根石柱走去,不管外面是如何天翻地覆,他都要先将眼前剩下的两大光团中所记载的讯息纳入识海中来。

虽修炼一道,随着时间只会越来越繁荣,可实际上在顶层修者手中,哪怕武道启蒙之初,也有其别树一帜的地方。

毕竟,不管是何种道路,实则都是在参悟天地,将那些领悟化作实力。这些地方都是相通的,只是魔祖那个时期招式会简单粗暴一些罢了。

这剩下的两大光团,如果并非都是第一团那般仅仅为记忆,那便有值得借鉴和学习的地方。

手掌搭在了石柱之上,一道光束随之落在南宫凡身上。

几个呼吸时间过去,南宫凡便迈开步伐向最后一根走去,他并不清楚秘境能否承受得住如此沉重的打击,并没有细看光束中的讯息,仅仅是囫囵吞枣般放在识海内部,将好处都拿到手中,不管遇到什么样的风险都算是不亏了。

当然,这样的方式,难免会有一点风险。比如两大光团信息量太过庞大,直接把他撑懵,又或者他的储存太过单调,其中难免有所遗失。

可他毕竟不清楚自己将一个光团的讯息完全吸纳需要多久时间,只能暂且就这般收下。他对如今这神兽之躯还是有信心,仅仅是信息还不至于将自己直接撑傻的地步,否则也不至于将这些放置在明面上只允许凡俗进来的地方,那不是给后来者麻烦吗?

魔祖虽是魔头,可还不至于坑骗凡俗。以他的高傲不至于如此。

不得不说,此时的南宫凡对魔祖评价还是很高,至少不会像坊间传闻那般,恨不得将其钉在耻辱柱上。

光晕依旧,可周遭再次掀起了摇晃的感觉。

哪怕三大光团依旧在绽放着自己的力量,可此时此刻已经无法完全庇护住这方空间了,那之外的秘境可想而知。

“或许天真要塌了。”

南宫凡叹息了一声,魔祖已经远去,就连此处的神念都已经消散,防御力量自然随之大幅度下跌,武皇虽还未企及魔祖当初的层次,可某种意义而言也算是同境界的绝顶人物,仅仅是清除其留下的布置并不成什么问题,如今才见成效都已经证明了武皇的强大了。

念及如此,南宫凡没有了在此处盘坐剖析脑海中庞大信息流的意思,否则在闭关中空间破碎,他这小身板也只会在其间彻底湮灭。

只见他抬起了步伐,往原路开始返回。

......

送了一百凡俗进去,其中甚至有达到两百星的老家伙。这等沉寂在星境的凡俗,越是层次低的势力越是多。

在此处被誉为超级天骄,自然心比天高,想要将每一步都走得极尽完美,哪怕有例子摆在面前也乐此不彼。而这些势力又不如武皇殿、武天学府这等拥有神帝乃至道祖的势力,有的是办法强行将星丹引爆的同时保全下面人的性命。这些天骄随着体内星丹越多,越不敢对星丹轻举妄动,又不能一直原地踏步,便只能越来越多,恶性循环下,不知多少人在其间寿命枯竭而亡。

如今,便是武皇亲自许诺,若从中带出魔祖造化,便位他们洗精伐髓开启灵道之路,而对稍弱一些的同样给予极大的好处。

这不过是武皇指甲缝里留下来的些许好处,可对大部分凡俗而言都有着极大的吸引力。

再稍稍琢磨了一番秘境屏障,没发现破绽之后,阮穆和武皇盘踞在虚空中,彻底闲了下来。哪怕是他俩,在面对魔祖片面手段的时候,也只能默然等待结果。

至于凡俗得到好处之后,却不交给他们,俩人压根就没考虑过这个问题。想骗过他俩眼睛的大有人在,可都是世间罕见的强者,这些凡俗再努力个千万年哪怕没化作黄土也没这个本事。除非魔祖留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后手,否则就只有躲在秘境中了。

仅仅是借道离开秘境还不够,到了武皇这样的境界,不说对因果多么精通,仅仅是用来寻找凡俗还是轻而易举。天涯海角,这百来号凡俗都休想瞒过他的眸子。

“也不知要多久?”

“魔念消失,里面的阻碍自然会少上很多。这一行凡俗说不定真能在其中谋夺到造化。”阮穆说得轻松,脸上却写满了担忧。

“这倒也是。阮生也不要太过担忧,你家弟子吉人自有天相,我想就算有所危险也能逢凶化吉。”或许是自己心心念念的东西用不了多久便能得到答案,武皇少见的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开口宽慰道。

“希望如此吧。”阮穆叹息了一声,若那魔祖念头没对南宫凡生起杀心,有着李墨白的庇护,他相信仅仅是保全性命的话还是不成问题。

毕竟,青莲世界的层次说不定比之魔道秘境还高,就算流落到虚空之外,也能慢慢飘回现实。

“哈哈哈...在魔祖大人出行的时候还在秘境之中,怕不是渣都没有了吧?”一道猖狂的笑声突兀在虚无间炸响。

“谁?”武皇瞳孔闪烁金光,朝四周张望。

“出来。”阮穆轻哼一声,手指轻弹,剑气乍现,一瞬间出现在万米之外,狠狠砸落在虚无之间。

一声噗嗤炸响。

剑气碎裂,一道身影也自其间浮现。

仅从这一手便能看出,武皇或许实力更加高强,可在空间一道上与阮穆还有着极为明显的差距。他能达至如此深处,更多是依靠自身强大的实力,否则也会如普通神灵一般在此处寸步难行。

这是一道完全被黑袍所笼罩的身影,身上荡漾着点点黑烟,仅仅是看到他,便给人看到死亡与毁灭的感觉。

他像是一座行走的棺椁!

“唔,不是道祖?”看着这浑身上下激荡狂暴气息的人影,武皇反倒轻松了一口气。

“道祖?很厉害吗?”轻佻的声音响起,从其言语间,能明显看出对武皇的不尊重。

武皇倒没因此而动怒,依旧一副淡定的样子,“此处,是我武朝的虚空,闲暇之人还请离去。”

“哈哈哈,好新奇的说法,我倒是第一次听闻虚空还有地盘划分的,不都是谁实力强,谁便肆意妄为吗?”黑袍人捧腹大笑,“话说,这魔祖留下的秘境,里面这些自诩为正道的人,才应该速速避开吧?”

“我等来此,自然是为了让这秘境少祸害凡人。”武皇似乎有什么忌讳,哪怕黑袍人如此咄咄逼人依旧没有翻脸的意思。

或许是造化将要到手,心情大好的缘故?

“少说那些废话了。”黑袍人冷冷一笑,“你所想的是什么,我一清二楚,仅凭一些凡人便想将我们魔道圣物捞到手,只能说你是想多了。”

“你应当是墓葬天吧?”武皇叹息了一声。

黑袍人身躯微顿,“没想到如此之久没出来活动过,还有人记得我这小人物的名号。”

“墓葬天?”阮穆瞳孔猛地一凝,战意腾飞。

如果南宫凡在这,便会发现自己也曾听闻过这个名号。在星空界他接触过墓葬天的弟子,同时在南宫非老爷子述说中也有过此人的名号。

墓葬天,是与南宫非同代的人物!当初蓝帝世界之后的争斗中,南宫非排名老五,而魔道圣子墓葬天便排名第四,恰巧压了其一头。

要知道,这可是被誉为“新百子”的一代,其中如霸王、汉王,乃至大公子等人物已经跃上了天地大势之上,充当那弄潮儿。

排名第四的又岂会弱了?

“阮穆,我听说过你。”墓葬天一把落下了自己的黑袍,露出一张惨白的面庞,不过从其间还是能看出极为英俊的五官,“你现在并非我对手。”

阮穆沉默了一会儿,身上的战意逐渐熄灭。

墓葬天千万年前来到十州,可是引起了极大的风波,主大陆两大魔教阴阳魔宗和墓山都有强者莅临,据说三大神尊都有人在其间吃了个暗亏。可最后还是墓葬天靠着自己的本事才没有被带走,可也随之安稳了不少。

那时,墓葬天便是战祖实力了。

阮穆相较而言确实要弱上不止一筹。

“你怎么来了?”武皇叹息了一声。

“魔祖,同样是先天魔宗的祖师爷,而阴阳魔宗与我墓山不过是当初那庞然大物分崩离析时才由古人创立。”墓葬天幽幽开口。

阮穆瞳孔微微波动,他哪里还不知道这两位是老相识了?再想到,一些坊间传闻,当初出面的十州三大神尊多半便是武皇本人了。也难怪其会对此人如此冒犯不怎么在乎,两者的关系怕是极为亲密。

“原来还有这等说法?”武皇挑了挑眉头。

“我有办法进入秘境。”墓葬天点头,幽幽开口。

“那就等你施为了。”武皇说着,让开了一步,阮穆也只好随着退后。

“可我为什么又要带上你俩?”墓葬天嘿嘿一笑,白牙显露、黑雾腾升,说不出的瘆人。

“说吧,什么条件。”武皇面色不变。

“条件,我没想好,这可咋整?”

“少来这些弯弯绕绕,欠你人情肯定是不行的,还是一切直说吧。”

墓葬天耸了耸肩,“都是两千万年的老朋友了,不至于如此提防我吧?”

“嘿嘿。”武皇只是笑。

“等下我先选。”墓葬天幽幽开口。

“好。”

三人沉默了下来。

“没其他的了?”武皇率先打破了沉默。

“没。”墓葬天点头。

“这不像是你的作风啊?”武皇摩挲下巴,看样子极为不放心。

“里面并不见得有什么好东西,毕竟这很有可能只是置放凡俗造化的地方而已。”墓葬天一脸冷静,“你也要做好失望的准备。”

“这些不用你操心,你只管解除阵法和世界禁制便行了。”

墓葬天迈着小碎步上前,这之间他的目光一直没有移开过秘境所在。

随着他与秘境越来越近,身上的气息也愈发神异了起来,隐隐竟与秘境的环境有几分相似。

魔气!

极为纯粹的魔气!

甚至可以说是同出一源的魔气!

或许墓葬天先前并未说谎,他出自墓山,而墓山出自先天魔宗。而那曾经威慑诸天的第一魔门,便是一群得到魔祖传承的先辈创造而来。

魔祖所布下的传承不知凡几,随着时间,这些天骄尽皆进入先天魔宗,才算造就了这个不朽的传说。

不仅仅是如此,若有人遍观历史就会发现,每隔一段时日都有先天魔宗屹立在人间界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