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小心飞升的页面

小心飞升

第九百八十章 第四道轮回印

小心飞升第九百八十章第四道轮回印“是我着急了。”武皇也意识到了不对,自己只管着将周遭的凡俗拉个一百到自己身边来。却忘记了,这世上终归凡人才是多数,他们只想好好生活下去,并无意修者永生之道,只要能过完这一生,哪还管后世如何?

这之中或许有着不少经验丰富的老猎人,可对于探索秘境而言没有一丝一毫的作用。

要想马儿跑,自然要给马儿草,给这些平民老百姓许诺再多好处他们也听不明白,那还有什么意义?

“武皇大人,如果想快,最好的办法是去附近的修炼门派中直接招人。”阮穆提出自己的建议。

“中。”武皇点头,大手一挥,就将手掌上的百来号人尽皆复归原处。

随后两人缓缓在虚无间淡去。

至于此番际遇会给这百人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就与他俩无关了,或许其间年轻人会由此踏入腥风血雨的江湖,在无声无息间陨落、崛起。

世间之事又有谁能说的清呢?就算所谓的天师也无法给一个人未来定调。

......

武皇和阮穆二人将百来号星境送入秘境,哪怕两人再强也只能静候佳音。

而此时,南宫凡缓缓睁开了双眼。

所谓的黑暗已经消失,哪怕看起来依旧幽光洒满整座神殿,可在他眼中,这里已与白天无疑。

凝视半晌,他才能够确定,并非神殿亮了,实则依旧是血海没出现前那副样子,只是他如今适应了这光芒,又或者...?

南宫凡并未听到魔帝神念真正消逝前所说的话语,此时他满眼迷茫。

目光微垂...

这是什么?

南宫凡看到了毛茸茸的脚板,黑白相间,竟有几分好看?

《化兽诀》?

这是南宫凡的第一反应,如此看来自己的身体将那血海吸收了?

可想想自己早已停滞不前的《化兽诀》,如今连罡气都烟消云散,显然不像这般简单。

那会是什么?

南宫凡微微沉吟,并未察觉到自己此时有些笨笨的。

很快,他便将思维锁定在了《轮回天功》之上,除了《化兽诀》之外,仅有这部轮回谷的本源功法能达到相似的效果。

他慢吞吞的打了个滚,才将心神沉入识海。

神魂激荡,果然,如今的轮回印不再是三个,其中多了一个黑白相间的妖兽,看起来憨态可掬,可身体之间时而散发的气息却让人如坠冰窟。

这是一个标准喜欢扮猪吃老虎的妖兽。

问题就在于,哪怕南宫凡“见多识广”,也从未见到过如此妖兽。只从外貌来看,与熊和猫都有几分相似;可身上散发的气息强度又仅在敖苍兰身上感受到过。

“神兽?”

南宫凡瞳孔波动,脑海中疯狂思索着猫和熊的神兽。

九命妖猫?大地母熊?...

都不像!

到了神兽这等层次,除了少数食物链顶端的亲子,大部分都能说是天下万族的源头,猫就是猫,熊就是熊,哪怕两大不同种类的神兽结合诞下的子嗣,除非如同龙族血脉一般在霸道之余又有极大的包容性,否则都会趋向于一边,只是相较自己的父或母更奇异了几分。

这到底是个什么妖兽?

南宫凡瞳孔满是兴奋,不管如何,能够化身一尊神兽,哪怕不及其本尊拥有血脉传承,可仅仅是那强大的肉身,便是极大的进步。

这可是神兽啊!哪怕其中的庸者都能镇压一州一代,若是佼佼者,便与曾经的百子处在同一层次。

这绝对算是南宫凡如今最大的底牌,就连寒冰僵尸与之相比都要差上不止一筹。只是寒冰僵尸的等阶,会随着南宫凡对《赶尸经》和零度之霜而上涨,保不准日后也会成功达到神兽层次,那以僵尸身躯的强度,怕是真会成为刀枪不入的怪物。

“可惜的是,僵尸为邪,神兽为贵,两者都不能轻易在人前动用。”

他发现,自己除了第一道轮回印之外,剩下的三道一个比一个来头大,都是不能在人前显露的生灵。

寒冰僵尸若被人知晓,怕是立刻会被打成邪魔成为过街老鼠,哪怕有阮穆撑腰也不见得有什么好下场。毕竟僵尸出没死地千里,没人会容忍这等邪物成长起来反噬天地。

刹那烟华和这奇异神兽若被人知晓,多半是大势力出击将其纳入怀中。

一个神兽,稍加培养就能成就神灵,若是不计消耗道祖或许得看造化,战祖却不是什么难事,加上神兽对比人族绵长的寿命,基本能保证一个势力近十亿年不会走向衰落,这对人的刺激可想而知。

神兽的强大是方方面面的,最重要的便是天生暗合大道,就算是武皇也不会拒绝一个神兽成为自己的伙伴。

“我这会是什么属性的神兽?”

按常理而言,熊最为杰出的便是贴近大地,在土之一道的天赋罕有人能企及。

而猫大多是风与幻,可这神兽看起来是熊与猫的综合体,到底会是什么?

南宫凡突兀想到,自己算是又多了一条道路可供行走,他还真不知晓如今自己该主攻哪个方向,这算不算幸福的烦恼?

心念一动,南宫凡化作自己本尊,思维似乎随之活跃了不少,可紧接着整个心田便被错愕与恐惧充满。

周遭重新被黑暗所笼罩,同时有奇怪的声音在神殿内回荡。

“咿呀咿呀。”

像是狂风呼啸,又似有人在耳边低语。让人不禁头皮发麻。

南宫凡曾见过此处的场景,知道周遭除了那一个个傀儡之外并无他物。

这些声音多半便是从傀儡上传出,哪怕知道如此,可在魔音下,他依旧无法自拔。

危险!

南宫凡心中生起强烈的危机感,意识到了有一丝不妙——

傀儡们难道活了过来?

先前并未发现那些傀儡有动弹的迹象,不对劲,很不对劲!

可是已经无法穿透这充满魔性的黑暗,南宫凡就算想要防备都不知从何防起。

此时此刻最重要的反倒是能够看到危险到底来自何方。

念及如此,南宫凡再次化作了自己刚刚凝聚得第四道轮回印——未知神兽。

黑暗远去,满目尽是幽光。

又能看清这周围的情景了!与此同时危机感竟也随之远去。

南宫凡不由微微一愣,扫视一圈。

傀儡伫立在地面上,还是先前那副样子。

难道先前只是错觉?

或许真有几分可能,周遭响彻的尽皆是魔音,由此产生错觉是极为常见的事情。

“等等...”

南宫凡瞳孔猛地一凝,毛茸茸的手掌下意识挡在了眼前,他似乎发现了什么...

“这个傀儡似乎移动过?!”

他凝视半晌,总算是能够确定,傀儡确实移动了几米。有了这个参照物,他很快便发现不仅仅是这一尊傀儡,目光所及处所有的傀儡都朝他这个方向靠近了相同的距离,只是整体未曾变化,所以被他第一时间所忽视了。

他先前所感应到的杀意和危机并非空穴来风。

能被魔帝遗留下来的傀儡又岂是凡物?更何况仅仅魔帝这个称谓便昭告了这位魔祖的行事作风。若真让这些傀儡苏醒,南宫凡保准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为何这神兽不会被傀儡列为攻击目标,而自己本尊却会?”

南宫凡瞳孔闪动,低垂脑袋...

“或许是这方神殿认可了自己如今的模样。”

他隐约间已经猜到自己这副身躯是何方神圣了。

传说中,黄帝身边有神龙相伴,一人一龙皆是天下间有数的强者,两者一起发挥出了远远大于二的效果,哪怕其他同名强者也很难与之争锋。

可魔祖是个例外,自己本身实力高强,堪称十祖中的头名,而身边还有一头看似憨厚,实则狂暴无匹的道兽。

神兽说起来便是当初神魔一族的近亲,其中有天地自然孕育而成,更多却是继承了那些远古神魔的某一部分能力。而道兽便完全是由天地蕴养,就算有途径洗去后天污浊化作道兽,同样也要被世界重新蕴养一遭。

从某种意义而言,道兽只有一个父母,那便是天道。

道兽,食铁兽!

独一无二的食铁兽,自魔祖消失后,食铁兽也随之无影无踪。不像同为道兽的神龙、真凰,相隔一段时间之后便有人蜕变,或是天地温养而出。

道兽!

南宫凡意识到自己此时身躯的真面目后,整个人都懵了。

“如今的你,气息并不足道兽,甚至连天神兽都未达到。”敖苍兰的声音突兀在识海里响起。

“你醒了?”南宫凡识海掀起阵阵涟漪。

“嗯,醒了。魔音对我的影响太大,不得不沉睡过去以避灾害。说起来,就是如今,外面也全都是让我生厌的魔气,若非你皮糙肉厚把我庇护得好,我也不会醒过来。”

“我是食铁兽?”南宫凡明白,神龙是尊贵且神圣的,虽不畏惧于魔气,可有着更舒服的方式,自然不会拒绝。

“应当是吧。跟随黄帝的那一脉早已离开了龙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