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小心飞升的页面

小心飞升

第九百七十七章 魔帝

南宫凡瞳孔渐渐溃散,心神沉入自己体内。

“你说过,百年之内,不会再出来作妖。”

识海之中掀起阵阵涟漪,邪念在其中显现,他邪魅一笑,“可惜了。”

“哪凉快待哪去吧。”南宫凡一脸冷峻。

“嘿嘿,还有九十几年...我十分期待。”邪念在大笑声中消散。

南宫凡默然许久,半晌才重新迈动步伐,若非知晓邪念限于天道誓言,他绝不会轻易踏足有关魔道的地方,那只会给自己日后平添许多麻烦。

打量四周,依旧是一片风平浪静,根本没发现所谓魔兽的踪迹,这更让他对那些老人所说的话存疑。

如果真有魔兽,上次天骄踏入其中,应当早就有所发现才对,可当时并没有提到如此。

这让南宫凡轻松了一口气,毕竟武天学府还没彻底掌控这方秘境,不像魔魂空间一般整个都在天地大阵的笼罩之下,只要坚持一两呼吸便能引动阵法直接离开。在魔道秘境中,必须得来到世界屏障边,才能引动外面包裹的阵法逃离。

如果真有百多星的魔兽,南宫凡哪怕逃命能力冠绝同阶,也没有逃出生天的把握。

果然,一路顺风顺水,足足走了半天,看到了一座神殿。

南宫凡驻足打量这尊仿若撑起苍穹的神像,从其中他看到了熟悉的影子,“果然,是那位已经成为禁忌的存在吗?”

他摇了摇头,缓缓向神殿靠去。

他的目标便是进入这方神殿,所走都是上次天骄大举进入所扫出来的安全道路,一路顺风顺水,没有一点波澜。据说最初天骄进入其中时,虽说没有魔兽侵袭,可被魔气所感化的各种花草树木却给他们带来了极大的困扰。有人被草木所伤,魔气入体,不得不中途退出。

“如此说来,上次没有进入,反倒是占了好处?”南宫凡面色古怪,嘿嘿一笑。

前方,黑色的土地突兀消失,而是一片散发幽光的砖石。

到神殿所属的范围了!

“嗡嗡嗡...”

南宫凡刚刚踏入其中,便听闻一阵刺耳难听的声音,魔音入耳,直接响彻在心田。

“唔...”

只见南宫凡瞪大了瞳孔,整个人抽搐了几下便昏倒在地。

......

神像突兀动了,一步来到南宫凡跟前,伸出了手掌,黑雾蠕动,一把将昏倒的他抓起塞入了嘴中,随后才落回原地重新化作一尊石像。

......

“何为魔?”惊悚魔音炸响。

“天道规则也得为我让道,是为魔。”一道清脆的声音毫不犹豫的回复,隐约能从中听到南宫凡的影子。

“何为魔?”魔音不变,似乎只是机械化的发出疑问,又似乎是对南宫凡解答并不怎么满意。

“无法无天以自我为中心,是为魔。”声音明显迟疑了一番。

“何为魔?”魔音依旧。

这次,声音停顿了许久,半晌才回复道,“魔是强大,是逍遥自在,是无法无天,是一力扛起苍穹...”

“何为魔?”魔音打断了回复。

声音却依旧响起,“是万兽门,以血养身,却在空间通道降临的时候苦战不退,直到全宗覆灭;是先天魔宗,门人浪迹江湖,于冷酷中绽放温情,在要担当的时候,却全宗死战到最后一刻...”

“先天魔宗?好熟悉的名字?”

“因为,那就是你意志的延续...醒来吧,魔祖蚩尤!”

......

“轰轰轰!”

闷雷声在空寂深处炸响。

魔祖蚩尤!

十祖两教三皇五帝,魔帝蚩尤!当初十祖中公认的最强者,在妖族依旧当道的时候,以人族之躯压得诸天喘不过气来。

不过,在十祖带领强者消失前,魔祖便先一步于世间无影无踪。有传言说,魔祖到了一个不可想象的境界,这方世界也容不得他,去往那混沌海之中寻找自己的归宿去了。有传言说,因魔祖倒行逆施,意图屠戮众生,被其余九祖联手斩杀于域外星空。

事实如何已经无法考证,如今南宫凡却知道一点,魔祖并没有死,甚至已经成了天道也不愿让人提起的禁忌存在,如同当初的蓝帝,因其名号已经无法在天地下传唤和铭刻,只能用蓝帝来代称。

这是唯一可以考证的两大超过道祖的存在,当然南宫凡还曾有幸知道另一个名号——酆都大帝,这一位人族的先辈,同样名列禁忌之中。

南宫凡清醒过来,下意识便喊出了蚩尤的名号,此时他由衷的感到后悔了。

“何为魔?”是一道神念在呼喊,其中饱含狂暴的魔性,能引动人心深处的魔念,让人从此坠入魔道。

这实则便是武懿安所说最为魔性的一环,在昏头昏脑间与这神念进行交流,随后便得到影响人心神的星图。

按武懿安所说,就连那星图也有魔性!当初,是有其他年岁大的凡俗掺杂其中,在接受星图之后,所认定的极限还要在他如今修为之下,而这位老人并没有怀疑神殿的判断,反倒是由此怀疑起了自身...

他怀疑自己一直沉醉在梦中,如今的种种不过是心有不甘而幻想出来的画面。他想回到现实,他将自己的兵器穿心而过...

后果怎样无需多说,武懿安醒来之后所看到的仅有嘴角含着诡异笑容的老家伙...这给了他极大的心理阴影,毕竟在魔气下,所有人本就背负着许多,又有如此画面呈现在眼前,压力可想而知。

武懿安乃至阮童都给他详细的讲解了这方秘境,只要渡过“何为魔”便是收获打击或者“胜利果实”的时候,而这道姑且当作神念的东西,也只会这三个魔意凛然的字眼。

南宫凡在踏入神殿范围之中,便做好了足够的防范,所以才会在第一次回答中如此果断,可没想到依旧没闭关,然后他便沉醉于其中的魔性之中,将心中的有些想法和猜测述说了出来。

由此说到了给他印象极深的万兽门、先天魔宗,这里的魔道是侠义的魔道,将天地重任背负在自己肩上,哪怕为此身亡也在所不惜...没想到就因为先天魔宗反倒让魔音出现了漏洞,让南宫凡清醒了过来,在祂的疑惑中,半睡半醒的南宫凡下意识便给出了答复。

可他忘记了,魔祖蚩尤是禁忌人物,天地根本不允许人将其提起!

若是随意触犯禁忌,自然要遭到惩罚。

如今,魔道秘境之中阴雷滚滚...

惩罚来了!

这之中的毁灭意蕴,甚至还要在南宫凡所见到的阮穆渡劫之上。

这是无情的杀戮意图掩盖真相,而非像先前那般藏有一线生机,在察觉到阮穆达到不可想象的境界后便主动退去。

阮穆的言出法随,倒不如是天道的规避,反正不能对阮穆如何,不如退去,否则也不过是白费精力罢了。

毕竟天道能运转,是必须得遵守规则的,不可能对凡俗落下神灵的劫难,也不可能对阮穆落下道祖级别的天劫,若天道乱来,只会让世界不再有秩序,这无疑会让自身走向毁灭...可如今不同了,这触犯了天道的禁忌,无异于将它身上结痂的地方重新掀开。

“轰轰轰...”

在闷雷声中,率先遭重的并非这方秘境,而是包裹其上的阵法。武天学府忙活了许久、耗费了不少资源的阵法,就这么在顷刻间崩塌,根本没有形成一点阻碍。

南宫凡瞳孔微微掀起波澜,他意识到自己闯祸了,可又能怎么办?这世上又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嗞...”

一道雷霆从空间深处穿透而出,转瞬落下。

“咚!”

沉重的声音炸响在神像表皮。

“唔...我是蚩尤?我是蚩尤?”

魔音中满是迷茫,神像却在雷霆的刺激下重新展露风华。

只见其瞳孔展露神光,天地似乎要为此倾塌。

他看向了遍布世界之外的阴雷,神光依旧,隐现一抹讥嘲。

“我是魔祖!我是魔帝!我是蚩尤!”

神像张开了嘴,“滚!”

一声厉喝,世间环绕的魔气被赋予了神异的力量,飘荡着朝天外而去。

身为魔帝岂能后退?如果天要灭我,那我就掀翻了这片苍穹!

魔帝气势彰显,这方秘境震荡,恐怖的气息直冲空间深处,“我是魔帝,确定要惹我?”

阴雷一顿。

其似乎有意识,正在辨别自己所要面对的究竟是什么。

“不知好歹。”神像冲向长天,一拳轰出。

世界屏障碎裂了!

一个拳头冲出了世界,来到了空间深处,将周遭的劫雷尽数剿灭,“天,又如何?要想灭我,拿出真本事来。”

无法无天,不可一世!

此时,南宫凡就在神像的身体内,看到了这一切,透过神像看到了这一切,甚至借着探出世界的手掌看到了空间深处的场景...

那里,有学府神灵盘踞,好在劫雷只是想要覆灭冒犯天道之人,并没有针对他们,可也将他们盘踞的小空间覆灭,几大神灵一脸懵圈的沉落于空间中,在里面沉浮,想要挣扎,可他们的实力在如此深远的空间中比之凡俗还不如,一切都是徒劳无功罢了。

这让南宫凡不由掩面叹息,自己这次闯的祸好像不小。

心念刚动...

他便看到,神像直接钻出来魔道秘境。瞧这气势汹汹的样子,似乎对天道的冒犯极为不满,要直接杀过去,将苍穹斩于马下。

“我滴个龟龟。”南宫凡一时间懵了,大哥你只是魔帝所留下的一点后手罢了,甚至还不如镇守千星图的那道神念,你这么不可一世,魔帝知道吗?

不过,他怀疑,就算魔帝知道了,多半也是拍手叫好,还得赞赏一声,“这才有我魔帝的风范。”

魔祖!始魔!魔帝!

这才是其应有的风姿。

哪怕这尽是一座神像,所表现出来的英姿也远远在学府滞留的神灵之上,哪怕如此深处也如履平地。

“滚出来!”

神像不可一世,叫嚣天道。

可劫雷已被他一拳轰散,天道多半不会再将目光垂落到此地,他完全是一个人在唱独角戏。

“出来,给我滚出来!”神像愈发癫狂了起来。

突兀他似乎看到了,手掌在身边猛地一划,一道巨大的裂缝出现。

南宫凡借此看到了一片起伏的大陆...那边是现实世界。

他不由无奈的扶额,“果然与他所料的不差,这家伙迟早要肆掠到现实世界中去。”

他转眸间,看到了三大不能自已的神灵瞪大着瞳孔,死死盯着这尊神像。

好在神像并没有将心思放到三人身上,划开裂缝之后,果断一步迈了出去。

三位神灵对视了一眼,如果想要安全,无疑跟着神像从其撕开的裂缝中回归现实更为稳妥,可这又难免被神像所注意到。

一边是可能被神像斩杀,一边是在空间中沉浮,若是无人来救,或许短短几年便会在其间陨落。

该如何选择?

看着那不断愈合的裂缝,以及那气焰滔天的神像,三大神灵幽幽一叹,不敢轻举妄动。在他们眼里,一种选择是立刻送死,一种选择是被空间推向不知多遥远的地方,或是死亡或等来援军,如何选择已经无需去考虑。

......

“我滴个妈耶!”南宫凡挠头不已,不过也轻松了一口气。

在神像的手掌探出秘境之后,他也发现其上破裂的阵法,没有了阵法,无疑被断了归路。能够搭上神像的顺风车回到现实,并不见得是坏事。毕竟,神像如今都没有伤害到他的意思,甚至还用狂暴的力量包裹着他,将他牢牢庇护在体内。

“我让你明白自己是谁,你保护我。我们谁也不欠谁了。”南宫凡一本正经的说道,“不过,你能不能别伤害到无辜的生灵?”

神像一跨入现实便悬浮在半空中四处肆掠,速度飞快,甚至有高山挡在其面前,却不见他有什么动作,这高山的尖端便不翼而飞。

当然,南宫凡所能看到便是一片光影掠过,他的眼睛根本跟不上这样的速度,隐约间只能感觉到自己脚下瞬间跨过了不知多远,其中自然有着城池、山脉。

这让他此时才预料到了一丝丝不对,若是这神像欲要屠戮众生该如何?

怕是武天学府这般大势力都无法阻挡。

那自己这个始作俑者该背负怎样的血海?因此缠上的因果反倒不重要了。

“我不屑。”神像的声音在南宫凡脑海里回想。

“魔帝大人果然大气。”南宫凡由衷的赞美道,至于蚩尤两个字他是怎般也不敢继续说出口了。

想到蚩尤,他就不由想到自家老祖,身为蛮族当初的最强者,有着蛮祖、盘皇、蛮皇的美誉,可咋就没跻身禁忌层次了?以后遇到魔帝血脉传人岂不是要弱上一头?

......

“阿秋!”域外那座被掏空的星辰,趴着沉眠以求缓解伤势蔓延的巨人突兀打了个喷嚏,这让他心里不由生起了一阵悲哀,“自己难道已经孱弱到了如此地步吗?仅仅是些许寒意入体便有了如此反应...”

英雄暮年,满目尽是惆怅。

要知道,他以前可被誉为十祖中肉身最强者。

......

“我的神念要归去了。”神像突兀开口说道。

“啊?”南宫凡懵了。

“以前我只是一道浑浑噩噩的神念,按照既定的规则行事,或许能够永恒存在,或许下一秒便熄灭。而如今醒了过来,消失是难免的事。不要悲伤。”

“悲伤?悲伤个头。”南宫凡心中怒骂,急得跳脚。这神像坠落,也不知道会引发怎样的奇观?到时自己该何去何从?

“不过,应当还能持续一段时间...”神像幽幽开口,“也不知我本尊去了何方?我只能感觉到到处都有他的气息,可只说最浓厚所在按我记忆来看,应当是中土附近,他应当在那里驻足了很长一段时间。”

南宫凡再一次肯定,魔祖已经不在人间界了。

“要不,咱回去?”

“不用。”神像冷冷回应道,“已经有人锁定我了,还是一个道祖,领悟了两条道,不过没有一条走到了极致,不足为道。”

“不足为道...”南宫凡嘴角抽搐不已,善意的提醒道,“魔帝大人,你并非本尊在此,只是一尊神像和一缕快消散的神念罢了。”

“我知晓。”神像声音变冷了起来,“若是我本尊还在,这等人物若敢窥探,一指头便将其摁死。如今嘛,一场大战是在所难免了,也算是你唤醒我,我给你的最后一件礼物了。”

南宫凡早已在最初便已经体会到,自己好像附身在了神像之上,其一举一动,都能让自己生起点点感悟,当然这是在是太过高深,只能将片面的东西储存于记忆中,待日后再来反复咀嚼。

而如今,神像便是要将一场道祖大战的画面留给自己,以作谢礼。

这个礼物不可谓不贵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