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小心飞升的页面

小心飞升

第九百七十四章 等在门外的神灵

“轰隆隆~”

声浪滔天,阴沉得乌云在此时化作了彩色,这是代表着各种属性的光泽,其间甚至还隐现种种神异的力量。

渡劫失败可不仅仅是肉体遭到无可逆转的破坏,就连神魂也会在之中烟消云散,就算神灵已经能做到神游天外也不例外。

这是多种层面的毁灭,上穷碧落下黄泉都无法逃避。

当然,如果在天劫真正降临之前有着诸多法门能够暂时摆脱天道的感应,不过躲得了一时却躲不了一世,终究是要面对这一切。

“呼~”

此起彼伏的风声响起。

风雷,无形无色,所过之处却留下道道黑痕。

空间都被轻而易举的划破了!

其飘落在巨大的树木之上,绿叶枯萎,转瞬间化作烟尘消散。

“好恐怖的天劫,看似是风,实则带着时空的奥妙。”

有神灵惊叹,他竟没有一点把握能抗住这风浪。

突兀,百子圣殿之上浮现一道光泽。

那是一道盘膝而坐的身影,嘴角微微上扬,身际环绕点点奇异的光泽,似乎正沉浸于某种美好的幻想之中,看起来根本不知道天劫已经临近身前。

宝相庄严,宛若佛陀。

这道身影自然就是服下百花果的阮穆,不过并非他常用的顽童身躯,而是二八年华的俊朗青年。

眉清目秀,黑发飞舞。哪怕是闭着眼,也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英气。

无形之风吹动,撩起他的黑发,将他的面庞完全显露了出来。

可也仅仅如此罢了,这对神灵而言也有极大威胁的劲风,在他身际似乎化作了春风。

阮穆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自己正被天劫锁定,嘴角噙笑,身上气息激荡,看起来正沉醉于某种美妙的幻想之中,不愿醒来。

被如此无视,天道愈发愤怒了起来,五色雷霆相继落下。

青为木,光芒飞舞,似乎叶子随风飘荡,接天连日,于生机中绽放杀机;

红为火,宛若一轮太阳,一路碾压而下,让人惶惶不可终日;

蓝为水,在空中不停蠕动,没有定数,一会儿看起来像是一面镜子,照亮世间,一会儿又好像一条瀑布,浩浩荡荡势不可挡;

橙为金,万般兵器显灵,战火激昂,战意沸腾,落下间时空都好像崩塌;

褐为土,宽广、厚重,降落间,好似苍穹塌了一角...

五色雷霆似乎化作了五尊元素神灵,从各个方向朝阮穆围剿而来。

风雷作响,天地凝滞。

此时,阮穆成了这世界的唯一,只要在这武天学府之中,都能发现其存在。

“这是哪位大能?”有学员惊呼出声。

“神灵渡劫...”有学员张望长空,意图从中搜寻天地真理。

不过,神灵所引动的天劫又岂是那般好窥探的,越看越是满头雾水。

“不要瞎看,不要走出阵法笼罩范围内。”

一声厉喝,将这些学员从迷失途中唤回。

先前,在其它学府神灵的昭告下,这些学员都已经知晓,这是学府中有神灵正在渡劫,与天争命。

笼罩学府的阵法虽然强大无比,可也不敢轻易挑衅这劫雷,以免遭到毁灭性的打击。武天学府,在整个武朝之中都算得上要地,除了武皇殿和都城所在,基本便能拔得头筹,寻常神灵擅闯都得在阵法的轰击下殒命,仅仅是用来庇护一方平安的话还是绰绰有余。

不知多少人的目光都落在依旧闭眸的阮穆身上。当然,大部分人并非看到了其展露神迹,更多是依靠那玄妙的感应,以及直接呈现在他们识海中的光影来观摩副院长大人渡劫。

五色雷霆灵性无比,似乎真正的化作了生灵,鼓动天地中的五大基础能量朝前冲击。

肉眼可见的涟漪传荡,不过来到阮穆身前的刹那又重归平静。

在百花果状态下的阮穆,实在是太恐怖了,几乎能与天公试比高。

“轰!”

五色雷霆的本体到了。

突兀,一道亮光闪过。整个学府都充斥着一股冰凉的寒意,让人不禁沉浸于绝望之中。

“剑剑剑...剑?”待在剑院“神剑”顶端遥望百子圣殿的茅宝剑一脸惊讶。

这剑意...或许不该用意来形容,技近乎于道!

这是茅宝剑梦寐以求的剑仙境界,此时却在他眼中的书呆子身上看到了。

他嘴角不停抽搐,半晌才释怀,幽幽一叹,“难怪了...”

也不知道他到底想明白了。

只见一抹若隐若现的寒光划过苍穹,五色雷霆刚刚展露风华便在其间迸裂、湮灭。就连那天际的乌云也被捅穿了一个大洞,一道璀璨的金色从中直射而下。

天亮了!

阮穆依旧闭着双眼,似乎这不过是他下意识迸发的一道剑气罢了。

天空很快重新被重重乌云所填满,似乎压得更低了一些,好似要压塌大地。

哪怕并非渡劫的人此时也感觉到了丝丝大祸临头的感觉。

“破!”

一声轻斥响彻苍穹,让惶惶不可终日的修者们重归平静。

随之两道锐利的剑光直射乌云。

“哗啦啦...”

漫天云彩被搅得一团糟。

而这,不过是阮穆睁开了自己双眼所造成的结果罢了。

他终究是睁开了双眼,但其中已经没有一点人样,眼眶之内所涌动的尽是彩色光泽,飞速流转,神异无比。

“这就是神灵们?”有人惊叹。

阮穆凝视劫雷,半晌才幽幽开口,“散吧...”

简单的两个字,透着莫名的道韵,在一众人惊骇的目光下,乌云崩散,阳光重新照亮整个学府,不过这个画面却在一些人心里怎般也抹不去了。

就算都说此世有着莫大的造化,或许人人皆可为龙,可当世天骄又有几人能肯定自己日后能达到如此境界?

各式各样的惊呼在学院处处炸响,阮穆却看也不看上一眼,只是瞥过院长大殿,身影便缓缓淡去。

就如同这天劫来得突然,他走时,也诡异无比。

似乎渡过天劫并非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

“言出法随。”

或许是阮穆有意为之,南宫凡三人头顶的天花板诡异消失了,他们仨有幸在近距离观赏了这一切。

“算是吧。”阮穆背负双手,身影在淡光中重新化作顽童模样,“不过,也是借助百花果道韵才达到如此。”

“有了这一遭的体验,你本身达到如此境界应当也仅仅是迟早的问题了。”南宫凡由衷的为阮穆感到高兴。

“应该快了,百花果药效还未过去。”阮穆嘴角微微上挑,梦寐以求的境界就快触及,哪怕他的心境也很难保持如以往一般平静。

“老爷,那你还不快去闭关?”阮童瞳孔中满是真诚。

在见识到百花果的奇效之后,他哪里还不知道这究竟是何等宝物,毕竟他本身便是为“阵法大师阮穆”处理后勤之人,多次出入学府藏宝空间,可也没听闻过如此珍宝。

不过,他并没有感到遗憾和后悔,反倒是愈发高兴了起来。这等宝药,就该用在老爷身上才对头。

“不是还有点事没做吗?”阮穆先前癫狂的样子早已远去,此时淡定且胸有成竹,似乎天塌下来他也有把握一力担之。

“什么事比起趁热打铁更重要?”阮童下意识问道。

南宫凡瞳孔微微波动,他已经有所猜测了!

“我此时才知前辈为何会将如此稀奇的百花果给予我。”阮穆一脸的感叹,“童,上来一步。”

阮童下意识上前一步,接近着便意识到了什么,满脸激动,“老爷...你?”

“我有把握了。”阮穆嘴角微微上扬,宛若春暖花开,“这或许才是前辈的意图吧。”

说着,他伸出了自己稚嫩的手掌,一巴掌印在了阮童胸口。

奇异的力量闪动,阮童垂垂老朽的面容突兀浮现了层层黑意,不仅仅是面庞,就连裸露出来的肌肤上都爬上了显目的黑斑,那被衣袍所遮挡的部分就不用多说了。

南宫凡清晰的感觉到了一丝丝死气,不过与他体内的死气有很大不同,这死气更具攻击性,与血魂玉中的有几分相似,就连旁边圣洁的小课桌都随之沾染上了黑色,在无声无息中腐朽、溃烂。

“给我出来。”阮穆瞳孔一凝,灵力绽放。

在南宫凡眼中,似乎看到了一头黑色的怪异生灵从阮童手中脱离,被阮穆一把捏在手中无法脱离。

阮穆才过了圣者寿命一半年头,就感到自身快要步入坟墓之中,可见这病根是有多么茁壮。

想想也是,按阮穆的说法,这是阮童幼年时因救他才落下的病根,可谓陪伴了阮穆一生,因一直没被铲除,反倒随着阮童修为的增长而愈发强大了起来,再加上末期阮穆为了维持自家弟弟生机又出一份力,说这是一个恶疾怪物还真没什么问题。

而医者到最后便都是与这种怪物争斗,不过医者圣力对这类邪物有着天然的克制性。当然,让南宫凡如今来解决圣者之伤,怕是整个人都被抽干了也不见阮童会有一点好转,如果他也到了圣者境界倒是有几分可能。

只是如今医道势微,哪怕阮穆的地位也很难寻到如此境界的医生出场。他本意也是,若最后实在没办法,便求到武皇殿去,请之中的御医出马,哪怕为此背上因果、付出代价也在所不惜。

“我好了...?”

随着恶疾怪物的离去,阮童只感觉到浑身一阵轻松,这是他几千万年来从未体验到过的奇景。黑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去,整个人迸射出一股惊人的活力。

“童叔,你年轻了。”南宫凡惊叹道。

此时,阮童看起来不再是一阵风就能刮倒的样子,佝偻的身躯挺得笔直,皱巴巴的肌肤重新光滑,看起来正是男人一枝花的年纪,比起青年成熟,又还未老去。

阮穆爽朗大笑,“我先去闭关,最多一月时间,之后再来与你们好生唠嗑几番。师弟,你也暂留一个月,随后我送你去你正好错过的那方秘境。”

说着,他活蹦乱跳的身影在圣殿深处消失。

“正好错过的那方秘境?”南宫凡瞳孔掀起波澜,如果他所料不差,那很有可能是跟他祖先盘皇齐名的那位所留下,毕竟他已在荒州得过其所留下的千星图。

突兀,圣殿之外传起吵闹声。

“阮穆呢,让阮穆那老小子快快出来。”

哪怕百子圣殿中的阵法也抵挡不住这吼声。

“茅宝剑?”南宫凡立刻辨认出了这道声音的主人是谁。

阮童微微一笑,“外面这些人多半是以为老爷天劫渡过,前来拜见老爷的...而剑院这个疯子,应该是体会到了老爷所释放的剑气,所以才如此迫不及待。”

“呃...此时该怎么办?”南宫凡想着门口可能是一堆神灵在熙熙攘攘便一阵头大,没有阮穆在此,谁能阻挡住外面这一群人发疯?

“让他们一个月后再来呗。”阮童耸了耸肩,身影在光彩缓缓“老去”,恢复成先前的样子。不过,因病根消逝,怎般也没了先前那种意蕴。

南宫凡微微一愣,然后嘟囔了一声,“老扮猪吃老虎了。”

不过,有阮穆破境之势在此,又有谁会冒犯这位副院长的代言人?

果然,哪怕被称为疯子的茅宝剑,在阮童的声名下,也不得不骂骂咧咧离去,甚至还是带头的那一个。外面的人仅仅留下了一人。

也是一位老者,不过与阮童先前的姿态有很大不同,这老者瞳孔一片敞亮,典型的外表老去、心还年轻的体现,或许是因为岁数真的太大,又或许是老练的缘故,才让他保持了这个样子。

“詹院长。”阮童恭敬行礼。

“童...你病好了大半,师弟果然走在了我前面。”詹明理满目感叹,“或许,这辈子都会在我前面了。”

“詹院长...”

“你不必多说,我一个月后再来与师弟好好唠叨唠叨。”詹明理挥了挥手,缓缓消失在圣殿跟前。

三人对视了一眼,坐在一堆闲聊了起来。

......

一个月时间说短也短,说长也长。

南宫凡这一个月除了泡在阮穆的书房之外,便是与幻诗安和阮童两人聊天了,谈天说地,上至天界,下至冥界,三人就没有不谈的。

当然,有时也会讨论几分修炼,大多都是两位小年轻在阮穆口中得到感悟。

不管如何说,一个小圣,指点两个凡俗还是绰绰有余了。

这之中,幻诗安在头两天便轻松的突破到了中阶天境,或者是在时间神液中并不算空过,亦或者是百花果的芬芳让其找明了道路,短短一个月竟有了突破到高阶的趋势。

而南宫凡的收获只比她大,不会少。在这一个月快要完结的刹那,他总算是找到了百花果芬芳中的那种感觉,将濒临突破的重力法则推了上去。

法则突破,天地馈赠。

第二步到达第三步,这馈赠自然不少。可惜南宫凡修为尚低,哪怕修炼的都是一等一的功法,可卵足了劲也堪堪吸收了三分之一左右,其他的灵气只得眼睁睁的看着它们从指尖溜走,再也难以寻找到。就算如此,他丹田中也多上了足足九颗星丹,达到了二十星的境地。

此时,三人正在大殿中闲聊。

隐约间,大殿之外又传出来了点点吵闹声。

神灵对增长修为只会更加渴望,毕竟每差不多十万年就不得不面对天劫,一次更比一次强,可终究是在增长,若一直在原地踏步,迟早会被天道所追上,到时将死无葬身之地。

他们想要增长自身境界那就更难了,往往亿年都处在相同境界中,然后不得不含恨死在天劫之下。

而阮穆在闭关前所表现出的种种,特别是那言出法随,就连天道也不得不听令的能力,无疑已经有了资格充当他们的老师。

他们在渴望着听到阮穆的讲道,比之如今学府求学的凡俗们还要积极,天刚亮,外面便站立了不少人,一个个翘首以待,却连声音都不敢太大。

按阮童的意思是将这外面已然超过百数的神灵们让进来,毕竟其中还有各个分院的院长,乃至另一位副院长,这般晾着总归不是好事。

却被南宫凡制止了,“让他们进来也是如此,甚至会更加小心谨慎,生怕自己声音大殿便打搅到师父的闭关,引来不满,倒不如就让他们在外面更自由自在。”

阮童觉得有理,便由得神灵在外面如同学子般等待了。

当然,他也怀疑,南宫凡阻挡的原因,更多是怕有神灵不知轻重让阮穆在最后关头一无所获,到时去哪里寻找那等奇药来窥探天地大道?

这时间每一分每一秒都极为珍贵,只得将神灵也晾在外面了。

太阳高空照,圣殿深处依旧没有一点动静,外面的神灵也安静无比。

对神灵而言,就这么站着等上一等,根本就不碍事。

“不会出什么岔子了吧?”阮童面目担忧,刚刚开口,深处便响起一道清脆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