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斗米仙缘的页面

斗米仙缘

第三百九十七章 各方

丹阳郡,陶家从黄山返回,坐镇道观各地。

麻教灭亡后,各项事务趋于平稳,一时间倒也无事。

但是,最近这段时间,上头推广符钱,忙得连修炼时间都没了。

各地道观,负责发布任务、兑换奖励,在符钱体系中作用很大。

“我来交任务!”

一个浑身是泥的老头,笑眯眯走到面前。

陶家早已习惯了,下意识问道,“什么任务?”

“悬赏类!”

“人还是物?”

“物!”

陶家心中一松,大师兄解释过,为了平衡体系,门派也会发布些药材、矿石的悬赏。

实际上,以黄山道脉的资源,除非是特别珍贵的灵材,一般都不需要。

“什么东西?”

老头从怀中,掏出一个木盒,外表包裹绸缎,显然非常珍视。

“三百年的野山参!”

木盒打开,陶家双目瞪圆,这可是无价之宝。

“我来验验!”

陶家掐个手印,掌心光芒落下,对着野山参一照。

片刻过后,他点了点头,的确是货真价实、足年足份的三百年野山参。

“三百年野山参,你要哪种符钱?”

老头搓着双手,“我要玉符钱!”

陶家数出足额的玉符钱,交给老头,“不想换些什么?”

老头笑眯眯,“钱没攒够,先不买了!”

陶家心想,清单上的物事,需要以玉符钱兑换的,就那么几种,无外乎豆兵租赁、一百年雷击木等等。

人走后,陶家收起三百年野山参,心中叹息。

这次符钱一事,乃是师叔大力推动,和会稽山挂印观联手发布。

陶家也以为,符钱之事,无疑是赔本赚吆喝的举动。

没想到,符钱退出后,丹阳郡的形势为之一边。

麻教虽去,但民间仍散落大量修行者,原本游离在黄山道脉之外。

符钱退出后,黄山道脉也开始发布任务。

比方说,闯入农田的野兽,侵害信徒的鬼孽妖邪、为非作歹的修行者。

这些任务,原本是黄山弟子的任务,如今都打包成项目,列入符钱体系中。

而黄山道脉需要付出的,则是过剩的材料,连同书阁中收集的外门法术等。

“符钱,就是影响力!”

陶家越琢磨,越是有道理。

“咚!”

一名汉子,走到陶家面前,手掌按在桌上。

“我来领任务!”

陶家取出任务表格,心想师叔说的任务栏,过几天要设立了。

汉子看了半天,眯起双眼,指着上面一条。

“哦,追杀这群散修,悬赏金额怎么这么高?”

陶家一看,正是悬赏最高的任务之一,解释道,“这群人暗地伪造符钱,虽然无法伪造符箓画押,却也恶心的很。”

汉子当即说道,“好,这条任务我要了。”

“可以,我即刻将任务挂起,等你结果!”

九华寺内,明净带着几枚符钱,前来拜见主持圆通。

圆通和尚,仍是十三四岁的少年模样,但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正是法力高深的特征。

“主持,大事不妙啊!”

明净见识不弱,当即认识到,道家多出符钱此物,无异于猛虎插翅。

丹阳郡中的民间修行者,如今开口闭口符钱,终日盘算着如何赚取符钱、拿符钱买什么!

原本纷扰的民间修行者,冲突少了许多,都在盘算着赚符钱。

这种环境下,释门感受颇深。

明净深知,若任由发展下去,丹阳郡的释门,必将走投无路。

圆通拈着符钱,眯着双眼,心想释门也有人才呐!

眼前这位明净,虽然地位不高,但眼力还是有的。

这些日子,符钱一经推出,便如火如荼。

挂印观和黄山道脉,如同伸出无数触角的庞然大物,影响力开始铺遍各地。

各自的基本盘,会稽郡和丹阳郡,民间修行者莫不臣服,自动加入符钱体系中。

如此情况下,其他两家,自然会感受到危险。

“一枚符钱,藏了多少玄妙啊!”

圆通和尚缓缓开口,朝明净说道,“道家符钱,咱们寺庙也囤一些,别的不必管了!”

“可是?”

明净急了,难道就这样坐以待毙?

“明净,如今是会稽和丹阳两地联手,一动不如一静。”

江南地区,以两地为核心,符钱推出后,迅速蔓延到晋陵、维扬,甚至连江北之地都有出没。

如此大势,自有释门高层参与,九华寺身处丹阳,插手无异咨询思路。

明净稍微想想,便明白了,双手合十,“谨遵师命!”

……

太乙山洞天,几位真人相对而坐。

突然,枯木真人,从怀中掏出三种符钱,分别是桃木符钱、牛角符钱和玉符钱。

“最近,有几个有趣的小玩意,诸位见过没有?”

黄冠、沉鉴、浮稷三位真人,目光扫过,纷纷笑了。

“此物,莫不是会稽挂印观的明皋,做出来的?”

嗯,符钱是会稽山、黄山双方联合,但在高层真人眼中,只见到明皋的存在。

这便是差距,真人眼界极高。

符钱一出,造成巨大影响,瞬间在民间修行者中流通起来。

此物的重大意义,填补了修行界的货币空白。

按照往常,一位修行者斩杀妖邪,只能以俗世钱币换算,但想要购买修行用的材料,经常遇到有价无市的结果。

俗世和修行者,许多东西都不相通。

是以,符钱一出,迅速在民间风靡,率先征服众多民间修行者。

须知,民间修行者流通性太强,很快就将符钱,带到南方各地,甚至跨过大江,落到北方道宗手中。

洞天内四位真人,都是北方道宗的祖师爷,自然第一时间,收到了符钱的样品。

“好个明皋!”

四位真人,见到符钱后,稍微思索,便能看到未来数十年,乃至上百年前,符钱可能造成的影响。

“此物一出,我道家发展趋势,将无人能遏制!”

道家自立货币体系,足以摆脱民间朝廷的钳制,纵然未来有明君出世,也不能再压制道家。

“静观其变!”

四位真人,略微思索,便已决定不插手。

北方道宗的那些后辈,也实在是不成器,反倒让明皋做下这件出彩的事情。

至于黄山的某人,从始至终,无人提及。

方斗若是知道,不是是庆幸,还是感到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