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我的天赋是复活的页面

我的天赋是复活

第一百八十五章

陶李进入城内,首先去找的,便是道教老天师,老天师似乎有些密谋,关于这百宗会战的,也关于妖族。

而老天师似乎也在等陶李。

老天师坐于浩然宗最高的高塔之内,听着动静,转头笑道:“来了呀。”

陶李朝着老天师拢拳行了个晚辈礼,继而站起身形,开口问道。

“不知傅前辈有何打算?”

老天师名为傅尔,陶李这声傅前辈,自然是知道老天师真名,他两关系一直也算不错。

老天师捋着绵长白须,轻声笑道:“你看出来了?”

陶李哑然一笑,无奈道:“恐怕天光州的大修士都知道。”

浩然宗突然将那炳藏了数千年的燃灯拿出来做百宗会战魁首的奖励。

这自然是不简单。

毕竟浩然宗之前宁愿把燃灯藏着蒙灰,也不愿意给其他宗修士看上一眼。

众人又想到浩然宗宗主汪海汇与道观老天师交好。

那么这拿出燃灯当奖励的主意,老天师估计没少怂恿汪海汇,甚至就是老天师一个人的主意。

而他们的目的嘛……

肯定不是激起百宗会战各路修士的战意。

据陶李所猜测。

应该是引蛇出洞。

毕竟藏在天光州的妖族碟子可不算少。

其中甚至有大妖。

而这燃灯作为妖族鼠脉的圣物,妖族觊觎已久,苦于没有线索,求之不得。

如今浩然宗将这燃灯摆在明面上来,就是告诉妖族。

有胆你就来。

那么隐藏在天光州的大妖会不会来呢?

大概会的。

老天师有九成把握妖族会来夺取燃灯,甚至不惜牺牲隐藏在天光州的大妖。

毕竟这燃灯是能够为妖族鼠脉造圣的。

这就够了。

妖族十二脉的鼠脉自从数千年前的那场大战之后,已经从未出圣,也就是说没有十三境大妖,落于妖族十二脉最末端。

如今鼠脉有个出圣的机会。

怎会不来?

老天师如今坐镇浩然宗,便是静待妖族大妖上门。

尽斩。

唯一变数,便是妖族其余脉的借力。

如若妖族其余十一脉肯借力给鼠脉,那么这场以天光州为战场的燃灯之战……

人族肯定会赚,但可能赚不了太多。

最终可能是人妖双方都能接受的结果。

但老天师肯定接受不了。

他要尽斩。

所以老天师要请人。

天光州十一境以上,皆请。

随他斩妖。

陶李原先十境剑修,相当于十一境战力,现在破至十一境,更是直接媲美十二境修士,且陶李破境一事,天光州修士知之甚少,妖族碟子更不可能知道。

所以陶李算是老天师的后手。

老天师则要做好与妖族十三境本源分身对战的准备。

还有修士,各有其责。

陶李稍稍站直,手搭在飞剑“光阴”上,脸色在昏暗之中看不清晰,轻声问道。

“要我做什么?”

老天师捋着长须,眼神低敛,沉声说道:“可能需要你挡一位十二境大妖。”

陶李剑修十一境,满打满算也只算修士十二境,要挡一位十二境大妖,实属不易。

陶李手指轻轻敲了敲剑柄,全然不在意,轻笑道:“只是挡?”

老天师咧嘴一笑,“那便斩。”

陶李笑着点头,“好。”

老天师之后便坐于高塔之内。

静待妖族前来赴死。

————

陈九在第二天正午,看见了陶李。

陶李拎着一壶酒,站在官道边上,微笑看着陈九。

陈九先是一愣,然后看向陶李,脸色惊喜,笑道:“师兄,你咋来了?”

陶李提了提酒壶,朝着陈九微笑道:“来带你喝酒。”

陈九瞧了瞧酒壶,挑眉问道:“师父的?”

陶李摇头,“我可不敢。”

要是没有陈九的领头,他可不敢去偷师父的酒。

陈九这便有些失落,低着脑袋,摆了摆手,“不是师父的好酒,没内味。”

陶李哑然一笑。

好家伙,师弟偷师父的酒喝着还顺带养叼了嘴。

陶李又将酒壶一转,轻笑道:“三十卯兔钱的好酒,桂花宗的。”

陈九听到这三十卯兔钱,可就瞬间来劲了,赶忙上前接过酒壶,朝着屋里边一招手,说道。

“师兄,来,我们进去慢慢说。”

陶李一笑。

陈九已然拎着酒,带着陶李进入屋内。

屋内的小人和毛驴,陶李都是认识的,当下朝着小人打了个招呼,又微微撇向一旁毛驴。

毛驴正在那泼洒笔墨,双蹄之间夹着一只毛笔,奋笔疾书。

陶李微微一愣。

陈九在一旁皱眉瞧了瞧,疑惑问道:“你他吗这画的是个啥啊?”

毛驴力道苍劲的写下最后一笔,收了毛笔,呼了一口气,沉声道:“这四字是我几日来苦练的文字,你可以欣赏一番,但勿动。”

陈九恍然大悟,“原来不是画啊。”

他还以为毛驴这几日都是在画画了。

陶李嘴角也是一笑,轻声道:“看来它开了灵智,也算是天赋异禀了。”

毛驴仔细瞅了瞅陶李,瞬间站起,眼神惊讶道:“我认得你。”

陶李微笑着点头。

毛驴当然认得他,陶李之前可是一直在给这毛驴喂草料。

毛驴如今这般肥,陶李有一半的功劳。

只见毛驴眼角隐有泪花,声情并茂的朝着陶李叫喊道。

“爹!”

这把刚出来的江辞吓得一个愣神,惊诧的瞧了毛驴和陶李一眼。

陶李都愣了一下,随即赶忙摆手,“话可不能乱说。”

毛驴抹了一把眼泪,又道:“干爹!”

在毛驴心中只有陶李对它最好,每日都会将草料添至最足,所以陶李在毛驴心目之中,已经算是干爹一般的存在。

毛驴之后是这样解释的。

几人也就明白了。

陈九忽然道:“你管我师兄叫干爹,那叫我怎么都该是叔叔伯伯吧?”

毛驴愣了一下,一抹眼泪,正襟危坐,面色严肃道:“那没事了,我们日后还是以兄弟相称吧。”

几人皆愣。

好个不孝子。

毛驴之外,还有个让陶李更惊讶的存在。

那便是作为先天剑胎的江辞。

陶李身为十一境剑修,对江辞身躯内的剑气感受更为浓烈,甚至能够隐隐约约的看见其中飞剑。

陶李微微眯着眼睛。

与那飞剑对话。

这飞剑还未成型,懵懵懂懂。

可剑气却凌厉,甚至与陶李对话时,锋芒毕露。

这就让江辞眼中闪光。

是剑光。

陶李收了剑意,目光古怪的瞧着陈九。

自家这师弟还真是能够遇着一些好东西啊。

镜花水月化作的小人,放在宗门池中温养的紫金呼噜,骤开灵智,成就至少元婴的毛驴。

再加上如今这位日后几乎是必上飞剑榜的女子剑修。

着实让陶李惊讶。

陈九却没意识到这些,也不想去管,他从来不以价值为衡量去结交别人。

只以他想。

这也算是陈九的魅力。

一种大多山上修士觉得极其愚蠢的魅力。

陈九瞧着人多,突然咧嘴一笑,招手道:“难得聚齐,咱们去吃火锅。”

毛驴早就嘴馋,第一个叫好。

江辞心中默默计算着钱袋子,怕陈九给他的钱不够他们用的。

陶李笑道:“那自然身为师兄的我请客。”

江辞马上点头。

几人说说笑笑,陈九叫他们先去占个大位置,自家还要去喊人。

几人疑惑,不过没多问,先走一步。

之后在城中酒楼。

一间大桌之上,便又坐上了李仙、余淼、杜白三人。

陈九笑着看向他们。

其实还差些人。

差周贤、老剑神、马九万、赵朔……

小萍儿。

陈九微微笑着,抬起酒杯。

似乎所想之人皆在面前。

皆来饮酒。

他先喝一杯。

难得欢聚。

众人皆有笑意,喜笑颜开。

陈九难得大醉一场,却没动作,安静坐在酒桌楼台外,靠着栏杆,看着月亮,沉默不语。

还在嬉笑的众人缓缓停住,面面相窥,不知陈九怎么了。

江辞默默站起,正要走来。

陈九忽然转头。

在月色下泪流满面,疑惑看着众人,开口问道。

“你们怎么呢,继续吃呀,别管我,我就歇会儿。”

他其实没醉。

像是醉了。

————

城里雕刻木雕的老者在这几日不见了身,铺子也关门了。

陈九去找了几回,都没见着人。

陈九也疑惑,觉得这老头儿是不是云游去了,看不见人,自家的木雕还没学到位,怪可惜的。

陈九感叹一声,在老头儿铺子外边站了一会儿,转身回了。

之后半月过得极快,百宗会战的捉对厮杀正式拉开序幕。

陈九因为轮空的原因,这次并不需要与别人厮杀,但作为前十,还是被浩然宗邀请去观看。

陈九就在台上与前十并坐。

在他身旁是何之洞,还有老熟人玉霖。

玉霖戴着眼罩,看也不看陈九。

何之洞摇着折扇,颇为自来熟,朝着玉霖开口笑道:“久闻不周山玉霖道友不仅道法高深,更是一位秒人儿,如今所见,名不虚传。”

玉霖不搭理他。

何之洞倒是不气馁,继续道:“玉霖道友的术法,我似乎有所耳闻,好像是一招极为霸道的瞳术,不知我这听闻是否属实?”

玉霖仍未转头,只是毫无感情的开口问道:“你话一直这么多吗?”

何之洞摇摇折扇,笑道:“倒也不是,只是面对感兴趣的人儿,话语难免要多些,没办法。”

玉霖又是沉默,全然不搭理他。

陈九在一旁默默看着,他对这何之洞极为不喜。

原因很简单,因为何之洞之前在小天地之中追杀过李仙,被李仙以巨子神通逃掉。

李仙还特意提醒了陈九,要在之后的捉对厮杀中小心这何之洞。

眼见玉霖不理自己,何之洞没法,又转头看向陈九,笑道:“久闻陈九道友体修战力极强,也不知道真假?”

陈九挑眉问道:“你是不是没被打过?”

何之洞愣了一下,无奈一笑,“你们体修说话都是这般暴力直接吗?”

陈九回道:“其他人不知道,我反正是这样,至少对脑瘫儿是这样。”

何之洞微微眯眼,“陈九道友言语不善啊。”

陈九撇了何之洞一眼,“你要是被我的拳头打过,就知道我言语算极善了。”

何之洞笑道:“可惜打不到,也可能打不过。”

陈九笑了笑,重拾高素质,直接朝着何之洞问道。

“你算个几把?”

何之洞愣了一下,微微摇头,“粗鄙之语。”

陈九又道,“你最好之后别遇见我,不然可能会给你打出心里阴影。”

何之洞微微挑眉,“哦?”

他倒是不信。

一旁玉霖身子微微一颤。

她信。

陈九不再说话,转而看向台下捉对厮杀。

低下没有进入前十之人,并非不强,是有极强之人因为种种原因未曾进入前十。

例如柳熠,柳熠在金丹之中算顶尖修士,无论术法还是战力,可他此次排名很低,堪堪第六十七。

甚至要不是最后陈九急着救李仙和余淼,柳熠很可能会被陈九击杀,导致连前百都进不了。

柳熠如今甚至都没了夺魁的心思,心中想着如何斩下第二的头衔。

他与陈九是有过惨烈厮杀的。

真正知道陈九的金丹无敌。

一个不会死的人,如何能输?

至少在金丹境界的捉对厮杀里,陈九输不了。

有时柳熠想起了都会暗自咂舌。

这他娘的是哪来的怪物啊,柳熠愣是从来没在同辈修士中见过这么猛的。

除了柳熠之外,靖正鸿也未进前十,他甚至未曾斩修士,除了柳熠、姜元外,也没有修士来找他的麻烦。

靖正鸿排名是低,可在场的金丹修士,谁敢说靖正鸿弱?

可能就陈九敢。

毕竟陈九不怕,况且他也确实打得过靖正鸿。

但其他人绝不敢说。

且第一场便是靖正鸿的捉对厮杀。

在天水一方的五里小天地里厮杀。

众人拭目以待。

陶李微微靠墙,双手抱胸,也是好奇。

天光州如今评价最高的年轻剑修,在上一个甲子是扶摇山白止,而今甲子则是迎莱宗姜元和太白剑宗靖正鸿。

其实上个甲子西北剑湖也出过一个剑道奇才,可惜陨落得太快了,和西北剑湖一起消亡。

徒留感叹而已。

陶李摇了摇头,又看向场中。

看小剑仙。

靖正鸿单手持剑,先行了个问剑礼。

然后一剑。

划开数里。

小天地崩碎。

靖正鸿胜。

陶李点头。

剑心纯粹,不愧小剑仙。

————

————

————

谢谢彼岸紫云的一万起点币打赏,还谢谢一位好兄弟的两千币打赏,另外又搞忘起章节名了,起点发布后又改不了,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