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我真的不想再卧底了的页面

我真的不想再卧底了

第一百七十三章 十年

陈正元道:“师叔祖,可我东土也有兽潮,我担心……”

“有什么好担心的?”

话未说完,又被林无敌瞪了一眼,道:

“磨磨唧唧的,哪有点宗主的样子?算了,老夫也懒得说你!反正还有四十年时间,到时候再说!”

从师叔祖密室出来之后。

陈正元对陈傲雪说道:“傲雪,你再给我仔细说说,你们此次的天南之行。”

“是,父亲,我们……”

陈傲雪又仔细的讲了一遍,陈正元又问了她们好些五毒宗的细节。

聊完之后,陈正元很有些感叹。

五毒宗竟然这么强!

可,就是这么强的宗门,竟也被血魔宗给逼的封宗了!

那血魔宗又会强到什么地步?

……

三月之后。

五毒宗,玉蟾峰峰腰处。

好些人分作几团,都在切磋之中。

陆放和张庭岳,便是其中之一。

张庭岳刀势刚猛,一刀强过一刀,霸道非常!

陆放整个人像是疯魔一般,铁棒在他手中如同擒着一条黑龙,择人而噬!

两人越战越酣!

良久之后。

终于,陆放一棒停在了张庭岳的喉头。

“这?”

张庭岳瞪起眼睛,有些惊讶地问道:“小师兄为何进步如此之快?”

陆放收回铁棒,露出一丝苦笑道:“要是你连续三月,每天早上都被红尘师姐虐上一个时辰,整个内门都不是你的对手!”

“大师姐?”

张庭岳哆嗦了一下,吞了口口水,急忙摇头道:“算了,算了!每月一次就够我受得了,每天?想都不敢想,我可没那个福气!”

封宗之后,叶红尘每月便会下来一次。

说是作为玉蟾峰的大师姐,每月都必须要亲自指点他们一下。

内门现在一共也就二十来人,再加上巫清云和陆放。

无一例外,每次都是片刻之间,就被她打了个落花流水。

“陆郎!”

一道倩影来到陆放身边,给他擦了擦脸上的汗,问道:“怎么样?今天打赢张师弟了吗?”

自然是巫清云。

“赢了!”

陆放笑了笑问道:“你呢?今天可是徐师妹加上浩子两人!”

巫清云前些天便已经筑基中期了。

之前徐婷婷跟她切磋还能打个五五开,现在却是打不过她了。

她便让王浩跟徐婷婷两人联手跟她切磋。

“还用问吗?”

巫清云把头一仰道:“他们两人现在也不是我的对手!”

“就你厉害!”

陆放点了她鼻子一下,道:“那你现在是跟我去藏书阁看看书,还是再跟他们切磋一会儿?”

巫清云想了想道:“陆郎,我还是在这儿等你吧,看书看得我老是犯困!”

“行吧!”

陆放指着曾飞那边几个炼气初期的弟子,说道:“那你这小师姐就留在这,顺便指点一下那几个师弟、师妹!”

说完便踏上法剑。

“那是当然!”

巫清云转头喊道:“小飞,浩子,你们都过来!”

陆放现在很忙,或者说每天都过得很充实。

每天天刚亮就起床。

师父巫芊说他底子不好,必须再夯实一下基础。

所以,每天早上都要跟叶红尘打上一个时辰。

将全部真元耗尽之后,再开始修炼。

到了下午,一般都会到峰腰跟张庭岳他们切磋一番。

切磋之后,又会去灵蛇峰下的藏书楼。

藏书楼分为三层。

外门弟子只能到第一层,那里的书册最多,也最杂。

功法什么的也有,不过都是些低级的,早就被前身翻遍了,对现在的陆放来说价值不是很大。

这第二层,必须是内门弟子以上的身份才能进入。

因为这里面有着各种毒药秘典,有些是宗门编写的,有些是外面得来的,各峰的一些基础功法,也能在这找到。

第三层,就更重要了,必须是宗门核心弟子才能进入,里面的书册倒是不多,但,却是极为珍贵。

这里面有不少各类功法的修炼心得,还有各种毒药、解药的配方,以及宗门收集的其他各个宗门的详细资料。

以陆放现在的身份,自然整个三层都可以观看。

他最近就在研究各种毒物、毒药的特性,一边学习研究,一边记录整理,以便以后教授给孤星谷的那些孩子。

三个月的时间,孤星谷启灵之后的那些孩子,已经将常用字学的差不多了。

陆放也让任四海开始了教他们修炼。

修炼的第一步,便是炼气。

整个修行界的炼气之法都大同小异。

都是从感受灵气,到引气入体,再到引导灵气在经脉中运转,最终转化为真元进入丹田。

任四海受伤之前就是金丹后期的修为,加上他曾经炼尸宗少主的身份,修行经验也好,对修行的认识也好,都比陆放和张大炮两人强得多。

所以教的很是不错。

他从早上过来上课,傍晚便会回黑水镇,处理他四海帮的事物。

到了晚上,陆放会花上一个多时辰的时间,给他们上课。

这个课就有意思了。

有时,会带着他们一起做游戏,有时会给他们讲各种有意思的故事。

还有些时候,会给他们讲一些这天南各个宗门的一些事情。

……

时间过得很快。

一转眼,五毒宗封宗到现在,已经过了十年。

这天,是血魔宗招收弟子的日子。

血魔宗宗门之外,早早的就排起了长队。

都是想要进入血魔宗修行的人。

宋斌有些忐忑的排在队伍里。

他倒不是担心自己的身份被血魔宗看出来。

他担心的是,怕血魔宗不要自己。

毕竟,他今年已经快十八岁了,作为新入门的弟子,他修为不高,年纪也是有些偏大的。

血魔宗跟五毒宗不一样,或者说,除了五毒宗,其他宗门基本上都会招收进宗之前修炼过的弟子。

很快,就轮到宋斌了。

一个身穿血袍的血魔宗弟子,坐在书案后边,看着手上的资料,头也不抬的问道:

“姓名?”

“宋斌!”

“年纪?”

“十七!”

“修为?”

“炼气三层!”

“都十七了,才三层?”那血魔宗弟子这才抬头看了他一眼。

“是!我修炼的晚,请、请师兄给我个机会!”

宋斌话一说完,见附近其他血魔宗人都在忙,没人注意到这边。

一弯腰,将藏在袖子里的一个小布袋拿了出来,说道:

“师兄,这是你掉的吧?我在你书案下捡到的!”

说完将布袋递过去。

“嗯?”

那人有些疑惑地说道:“我没掉东西啊!”

宋斌手上微微一拨,露出了里面满满的一袋下品灵石,对他挤了挤眼道:

“师兄再看看,这就是你掉的,我刚刚明明看见了!”

“哦?”

那人此时也反应了过来,顿时满脸笑容的接过布袋,道:“呵呵,那就谢谢这位师弟了!”

接着给了他一块小木牌,又道:“进去吧,右边会有其他师兄对新入门的弟子进行考核,只要你打赢了其他两人,就能成为我宗弟子!”

“谢谢师兄告知!”宋斌对他抱了抱拳,谢过之后便往里走去。

血魔宗那人颠了颠手上的布袋,顿了顿,转头喊道:“宋斌,你等一下!”

嗯?难道灵石送的不够?

他后悔了?

宋斌本想装作没听见,直接冲进去。

但转念一想,这是他们的地盘,万一他大吼一声让人将自己赶出去,那自己也没有任何办法。

回头恭敬的问道:“师兄,可还有什么吩咐?”

那人却是起身走到宋斌身边,轻声说道:“你才炼气三层,估计也不是刚刚进去那两人的对手,你愿不愿意到我伙房帮忙?”

“愿意啊!”

宋斌高兴的说道:“多谢师兄!”

“嗯!”

那人笑着点了点头,道:“那你就在这边上等我一会儿,待会儿来人替我之后,我带你去办入宗手续!”

“好的!多谢师兄!”

宋斌又对他行了一礼,高兴的让到一边。

见那人旁边的血魔宗弟子,有些疑惑的看着他,隐约听那人说道:“一个远方的亲戚……”

宋斌不由得又笑了笑,大炮老师这招还真挺好使!

出谷里之前,他便很是担心自己进不了血魔宗。

私下里找到张大炮,为他出主意,这才有了先前的这么一出。

他才不管是去伙房,还是去其他什么地方,只要能进血魔宗,成为血魔宗弟子就行!

没想到六十枚下品灵石,便解决了自己的问题,大炮老师果然厉害!

还免去了一番打斗考核,虽说他也不怕打不过其他人。

但,若是运气不好,真遇到比较厉害的对手,还是有可能会暴露出他学过的好些东西。

当然,他早就想好了怎么解释,但能免去一番麻烦,又有何不可呢?

宋斌在一旁等了也没多久,就有其他血魔宗弟子来替换了先前让他等着的那人。

那人过来便道:“走吧,我先带你去办手续!”

“好的,谢谢师兄,师兄怎么称呼?”

“我也姓宋,叫宋毅,你以后叫我宋师兄吧!”

“原来是宋师兄,我说我怎么见宋师兄有些眼熟呢?说不定,我们五百年前还是一家啊!”

“呵呵!你这么说倒也有可能,我家在清远城!你家是哪里的?”

“宋师兄是清远城的啊?这倒是离我家有些远了,我家是青山镇的!之前我便听人说过,说清远城人杰地灵,当时我还不信,见到宋师兄,我才知道所言不虚啊!”

“哈哈,谁给你说的人杰地灵?”

……

……

一天之后。

孤星谷。

议事大厅。

张大炮跑了进来,有些高兴的对陆放说道:

“老大,刚刚传回的消息,这批出去的八个弟子,都成功进入了血魔宗。”

“嗯!”

陆放点了点头,又问道:“宋斌那小子也进去了?”

张大炮笑着道:“进去了,这小子修炼虽然有些慢,但脑子还算机灵,这事对他来说,不难!”

陆放也笑了笑,道:“呵呵,我也喜欢这孩子,若不是他自己要求,我还舍不得放他出去。”

又问道:“老任还在给那几个孩子补课?”

“在,自从咱们帮他四海帮将黑水镇拿下了之后,他这一天天的闲着没事,尽给那些孩子补课,有几个小子都跑我这诉苦来了!”

“他这是在打那些孩子的主意,算了,你将他叫过来,我跟他说说。”

“是,老大,我这就去叫他。”

不到片刻,任四海就来到大厅。

一进来就施了一礼,道:“公子,你找我?”

陆放叹了口气,道:“都说了,别每次见到我都行礼,一大把年纪了,也不怕折我的寿?”

任四海一脸谄媚的说道:“公子福源深厚,谁能折你的寿?”

“行了,行了!”

陆放没好气的说道:“你以后要是再用这副表情跟我说话,我就不让你儿子到这孤星谷来了!”

“公子这是同意了?”

任四海大喜道:“那我这就将忍儿接过来!”

说完就转过身,准备往外走去。

“停下!谁说我答应了?”

陆放急忙将他叫住,接着道:“老任,你这打蛇随棍上的功夫是跟谁学的?”

“公子这是说的哪里话?”

任四海故作一脸茫然道:“公子刚刚不是已经答应了让忍儿过来了吗?”

“行了,别装了!”

陆放接着说道:“想让你儿子接过来也可以,但他一人进来可不行,你得让他再带一批孩子过来。”

任四海问道:“公子是想多增加点学生?”

“嗯!”

陆放点了点头道:“你不是一天闲得慌吗?正好多给你和你儿子找点事做,说好了,这批孩子的花费,你自己出!”

“我自己出?”

任四海一愣。

之前我抢着给你灵石你都不要?

现在又叫我自己出?

这是什么道理?

难道公子缺灵石了?

这不可能!

每天那些孩子的灵石半分没少,谷中这个大阵也是昼夜不停的运转!

这烧的都是大把大把的灵石啊!

公子怎么可能缺灵石呢?

随即任四海眼睛一亮,道:“公子的意思是?这批孩子是交给我的?”

陆放瞥了他一眼道:“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任四海顿时就跪了下去,眼睛发红的说道:“多谢公子!我、我老任……”

“好了,好了!”

陆放急忙打断,道:“你知道我不喜欢这样,快起来吧,你要是再这样,我就改主意了!”

“是!是是!”

任四海急忙起身,乐呵呵的说道:“都听公子的,老朽这也是一时激动,呵呵!一时激动,望公子恕罪!”

“有什么好激动的?”

陆放没好气的道:“安排些人进炼尸宗而已,等他们发挥作用,至少要等好几十年之后去了!”

任四海一脸激动道:“等得起,等得起!公子,就算老朽活不到那个时候,我忍儿也等的起!”

“那你父子两就慢慢等吧,去准备吧!”

“是,公子!”

任四海刚一转身,陆放的声音再次传来。

“老任,你知道我的性子,这些孩子必须是真正的流浪在外的孤儿,跟你的人说清楚,若是为了交人,将不是孤儿的孩子变成孤儿的话,你知道后果!”

任四海回头正色道:“公子放心!老朽定会交代清楚!”

“嗯!”

陆放挥了挥手,示意他离去。

任四海估计不会这么做。

但是他的那些手下保不齐为了图省事,没有孤儿也给变出孤儿来。

天南的修行者大都如此,根本不将普通人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