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我真的不想再卧底了的页面

我真的不想再卧底了

第一百六十四章 黑风谷

陆放只好说道:

“这定海神针啊,就是顶梁柱的意思,你们想想看,若是没有师父,那我们这玉蟾峰不得塌了吗?”

王浩点了点头:“可不是吗?峰主就是我们的顶梁柱!来,老大,咱们尝尝这个青竹叶!”

陆放跟他和曾飞碰了一碗,然后尝了尝这酒。

感觉却是不一般,入口柔,酒味十足,还带着一股子清香。

不过这度数嘛,不怎么高,反正比前世喝过的白酒都低多了。

“还不错!”陆放一口饮尽之后打了个酒嗝道。

王浩顿时有些惊讶道:“老大,你、你一口就喝完了啊?”

“啊,怎么了?你俩怎么不干了?”陆放问道。

“这?”

王浩道:“老大,这么烈的酒,你怎么一口就喝完了?”

“烈?也还行吧!”

陆放见他们还有大半碗没喝完,接着道:“怎么?你们一口喝不了?”

曾飞道:“喝倒是也能喝,但这么喝,怕是两下就醉了,小师兄,你不会让我将喝下去的酒给逼出来吧?

王浩道:“那可不行,这是我花了好些银子买的!逼出来岂不可惜了?”

陆放道:“就是,可不准运功逼酒啊!来,来来!你们把这喝了,再走一个!”

王浩道:“老大,这么喝,真有可能会喝醉!”

陆放也被这酒勾起了几分酒兴,道:“醉了怕什么的,你要是真喝醉了,我抗你回屋!”

曾飞也问道:“小师兄,那我呢?”

陆放给自己将酒倒上,道:“我一手一个!来,陪你们再走一个!”

“来!”

“来!”

王浩喝完脸都涨红了几分,往边上的张庭岳喊道:“张师兄!我和小飞两人也喝不过老大,快来助阵!”

“小师兄这么厉害?”

张庭岳转过身来,对他朋友道:“走,咱们过去找小师兄练练!”

“好!”

几人立马围了过来,开始一碗一碗的找陆放喝酒。

陆放也是浑然不惧,越喝眼睛反而越亮!

本在一边桌上边吃边聊的女的,见陆放这么能喝也很是心惊。

徐婷婷见陆放这么能喝,也带着胡灵儿过来凑热闹。

巫清云却是不依,说他们联起手来欺负陆放,要替陆放喝一碗。

陆放自是不让,但也拗不过巫清云,见她喝了小半碗青竹叶之后,小脸就涨的通红,连忙接过她手上的酒碗。

一口喝下之后,陈傲雪姐妹也围了过来。

一番说辞之后也开始对陆放敬酒。

陆放自不会推辞,也是一一接下。

……

直到将酒都喝的差不多了之后,众人才偏偏倒倒的下了桌子。

见夜空中皎洁月明,繁星点点。

陈傲雪衣袖一挥,将地上尘土、杂物卷在一边,直接坐在了地上。

“姐,你这是?”

陈傲寒大为惊讶,她从未见过她姐姐这么失态过。

急忙过去说道:“姐,你喝醉了吗?要不要先回屋休息?”

陈傲雪笑道:“我没醉,傲寒,来,靠着姐姐坐下。”

“坐下?”

陈傲寒见她仰头看着天上,问道:“姐,你在看什么呢?”

陈傲雪道:“我在看这天,傲寒,你看,这天可真大啊!”

陈傲雪也靠着她坐了下去,两人背靠着背。

“嗯,是很大,姐姐,你看那颗星星还一闪一闪的呢!”

“是啊,傲寒,还记得小时候,我们也常这样看星星吗?”

“我当然记得,那时候母亲还在,她对我们说,只要人死了,这天上就会多一颗星星,姐姐,你说母亲现在也在天上看着我们吗?”

“在的,她肯定在天上看着我们,不然,我们现在也不会再这里。”

“是啊!姐姐,我想母亲了,你说她想我们吗?”

“想,母亲肯定也想我们。”

胡灵儿和徐婷婷靠着坐在地上,其他男弟子干脆直接躺在地上。

巫清云和陆放也背靠着背,看着满天繁星。

听见陈傲雪姐妹说话,巫清云也说道:“陆郎,我是师父捡来的,你说我父母会不会还在这世上。”

陆放问道:“清云,你还记得你父母的样子吗?”

“不记得了,从我有记忆开始,就只记得师父一直在我身边。”

陆放道:“那师父告诉过你,你的身世吗?”

“没有,小的时候,缠着她问过几次,她却一直没有告诉我,而且每次问过之后,她都会不高兴好几天。”

陆放想了想道:“师父她肯定知晓一些你的身世,之所以没告诉你,估计是她觉得没到时候。”

接着道:“另外,师父待你如亲生女儿一般,不,比亲生女儿还要好!你这么问,她以为你想离开她,所以她才伤心的。”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最近几年,我都没再问过了,我知道,师父她迟早会告诉我的。”

巫清云说完问道:“陆郎,你还未跟我说过你的身世,你父母呢?”

陆放看着满天的繁星,有些感叹的说道:“他们啊,应该在天上吧!”

“他们也会在上面看着你的。”

巫清云蹭了蹭陆放脑袋,轻声道:

“陆郎,别伤心了,还有我呢,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是啊,我还有你呢!”

……

翌日。

陈傲雪姐妹拜别了巫芊之后。

陆放和巫清云连带着峰里众人,一起送了她们一程。

送了百十里地,互道珍重之后,众人又回到峰里。

巫芊见陆放巫清云也无他事,便带着两人修炼了起来。

……

黑水镇。

镇中心的福源客栈。

张大炮已经找了个房间,等候陆放多时了。

此刻的他,内心一片火热。

不仅因为随时可能要命的血神子没了。

还因为,陆放还给了他一枚储物戒指。

他现在拿着戒指,都还有一种难以置信的感觉。

昨夜都是一直握着戒指入睡的。

当然,最终也没有睡着。

这可是储物戒指啊!

不说筑基期,就是普通的金丹期,都不一定拥有的东西!

更何况,戒指里面除了大量的灵石以外,还有一把法剑。

这把法剑寒光四射,吹毛断发,一看便知是把不可多得的宝剑!

沉入心神炼化了之后,拿在手里那如臂使指的感觉,更是让他沉迷!

这一切的一切,让他感觉像是在梦里一般!

又过了许久。

眼前突然多出了个人。

“老大?”

张大炮浑身一震,惊讶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来人自然是陆放,笑道:“就这么进来的,你到了多久了?”

张大炮抱拳道:“按老大的吩咐,一早就出了五毒宗,到这,已经有一会儿了。”

顿了顿又问道:“老大,我们到这来是?”

陆放没有回答,转身走到窗边,往下看了看,街上行人络绎不绝,说道:

“这黑水镇,上次全镇的人差不多都死绝了,没想到这么快,就又有了这么多人,这才过了多久?”

张大炮跟着走到陆放身边说道:

“是啊!老大,这附近凡人太多,听说黄家走后没几天,这镇里就又住满了人。”

陆放看着街上问道:“可知道现在是谁在掌管这个镇子?”

“听说是几个小帮派在争夺地盘,具体的,要打探了才知道。”

张大炮说完之后问道:“老大是在打这黑水镇的主意?”

陆放转头看着他道:“我打这主意干什么?就凭我们两个人,你觉得能拿得下这黑水镇?”

张大炮摇了摇头,就算陆放已经筑基,凭他们两人也不可能拿得下黑水镇,更何况,现在这里这么多人盯着。

问道:“老大,我们来这是干什么?”

“自然是有事要做。”

陆放看着他说道:“五毒宗,马上就要封宗了。”

“封宗?”

张大炮震惊道:“为何?难道上次宗门、不,血魔宗重创了五毒宗?”

陆放不让他再叫他坛主,张大炮便猜出了陆放估计想跟血魔宗划清界限。

“你刚刚没出去走走?”陆放问道。

张大炮摇了摇头,道:“没有,一来到黑水镇,我便按老大的吩咐,到镇中心随意找了个客栈等你。”

“你出去转转之后就会知道的。”

在张大炮面前的,自然是陆放的影躯。

找他之前,影躯便在镇上转了转,很多人都在传五毒宗是妖兽宗门的传言。

陆放随即问道:“你可知道兽潮?”

张大炮道:“知道一些,下一轮兽潮估计在四、五十年之后,我之前体内有血神子,知道自己活不了那么久,就没在意,对这消息了解的不多。”

陆放点了点头,道:“你现在血神子已去,已是自由之身,今后,可有什么打算?”

张大炮愣了愣,道:“老大,血神子是你给我拔除的,我说过,我张子山,以后这条命就是老大你的!”

陆放道:“我也说过,我不要你的命,跟着我,可能会有些危险,你还愿意跟着我吗?”

“危险?”

张大炮问道:“老大,我们不回五毒宗了?”

陆放道:“不回了,五毒宗要封宗四十年,直到兽潮来临才会开启宗门,这四十年时间,我要在外好好的经营一番,四十年后,我必然会和血魔宗对上!”

“血魔宗?”

张大炮想了想,问道:“老大,我们身上的血神子不是已经没了吗?以我们的身份,血魔宗如何会注意到我们?”

“你自然没什么问题。”

陆放道:“但,我跟你不同,血魔宗一直让我打探毒魂天经,若五毒宗封宗之后,我还交不出毒魂天经,他们是不会放过我的!”

毒魂天经,对血魔宗的重要性,陆放很清楚,若到时不交出毒魂天经,必然会被血魔宗追杀。

就算有师父,有五毒宗作为靠山,但,终归不是自己的力量,况且,到时候的血魔宗又会发展成什么样子?谁也说不清楚。

随后神色一冷道:“我也不准备放过血魔宗!”

张大炮知道陆放已经修炼出了本命毒物,自然早就搞到了毒魂天经。

他不知陆放为何不干脆将毒魂天经给血魔宗。

但,也没多问,正色道:“老大!不管你要做什么,我都跟定你了!你就说,让我做什么吧!”

陆放看着他笑了笑,道:“跟着我,将来就会对上血魔宗,你不怕?”

“怕!我当然怕!”

张大炮道:“但,我的命是老大救的,老大要干血魔宗,那我自然要跟着老大一起干!”

“更何况,我自幼就被血魔宗掳去,父母、家人都不知道在何方,连我这张子山的名字,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此大仇,我岂能不报?”

被掳?

前身的记忆里,血影堂当年也说过他们的来历,告知他们是从各地被血魔宗捡来的孤儿。

陆放稍微一想,便明白过来。

张大炮说的,很有可能是真的。

以血魔宗的做事方法,不可能花费精力去找这么多孤儿。

陆放点了点头,道:“嗯,你能做此想,倒也不枉我救你一回,不知道血影堂有没有关于我们身世的记录,只要有,以后,定会有机会查明白的!”

说到这,陆放也不免有些好奇,前身的身世又会是什么样的?

张大炮道:“多谢老大!”

陆放道:“知道我为什么让你来这吗?”

张大炮摇了摇头,道:“还请老大示下!”

陆放拉着他来到窗外,指着外面蹲在墙角的几个面黄肌瘦的小乞丐道:

“就是为了他们!”

“他们?”

张大炮不解道:“这些小乞丐能有何用?”

陆放道:“你可知道,为何我们在很小的时候,就被掳到了血影堂?”

“自是因为小的时候心性未定,养大之后便于掌控!”

张大炮眼中闪过一丝明悟,道:“老大的意思是我们效仿血魔宗,养大一批小乞丐,让他们为我们所用?”

“是,也不是!”

陆放道:“我们自不会像血魔宗一样,你觉得若是没有人去管他们,他们还能活多久?”

张大炮看了看,摇头道:“只怕活不了多久,特别是那些小的,就算能讨到些吃的,只怕也会被那些大孩子给抢去的。”

陆放点了点头,道:“是的,天南民风不正,有怜悯之心的人本就不多,更何况他们这些年幼的乞丐。”

“我之所以让你来这,就是因为黑水镇此前遭遇了黄家那场惨事,许多孩子变成了没人管的孤儿,四十年的时间,我们足以培养些人才出来。”

“培养?”

张大炮目光闪了闪,道:“这里的小乞丐倒是不少,老大,我们要多少人?”

“全部!”

陆放道:“除了已经成年的,其他的我们都要,我进来之前大致看了看,差不多有两百来人。”

“两百?”

张大炮脸色变了变,道:“老大,你先前的意思不是只要小乞丐吗?”

“那些大的,大多心性已定,就算在他们身上下了手段,也不太好掌控啊!”

陆放笑了笑,道:“我为何要掌控他们?”

“不掌控?”

张大炮疑惑道:“不掌控,如何让他们为我们所用?”

他可不会认为陆放这是要开善堂,或者说整个天南,就没有善堂的说法。

陆放看着他笑道:

“人心叵测,谁又能完全掌控得住谁呢?血影堂如此处心积虑,甚至还用血神子这样的手段,尚不能完全掌控血影堂弟子,我又能如何做到?”

张大炮点了点头。

可不是吗?

不说别人,就是眼前的老大,不就是血魔宗掌控不了的吗?

陆放接着说道:“下手段,短时间内倒是有些效果,但,时间一长,始终会有隐患,说不定还会招来仇恨,而且,对他们下手段,我也做不出来。”

张大炮又点了点头。

自己之前便一直想摆脱血魔宗的控制。

被解除血神子之后,若不是自己实力不够,第一个想的,便是杀向血魔宗!

想了想道:“老大,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想趁他们现在过着有今天没明天的日子,给他们衣食,让他们念着我们的救命、养育之恩。”

“这倒是不错,可这两百人不是少数,他们好些人估计还生着病,就凭我们两人,如何能照顾的过来?”

陆放道:“这也是我要他们全部的原因。”

“没病的,或者病的轻的,照顾病的重的,大的,照顾小的,我这里有很多治伤的丹药,有病的很快就会痊愈。”

“有丹药,治病应该不难。”

张大炮点了点头,问道:“老大,那我们要如何安置这么多人?”

陆放道:“地方,我已经选好了,离黑水镇五十里地左右,有一处地势险要,易守难攻的地方,唔、好像叫黑风谷。”

“黑风谷?”

张大炮急忙说道:“老大,黑风谷我知道,那里是黑风双煞的地方,传闻他们二人都有筑基后期的修为!”

“不止于此,他们手下还有好几个其他的筑基期散修,炼气高层的也不在少数,在这附近也算是有些实力,就我们二人,只怕是……”

陆放看向他说道:“怎么,你怕了?”

张大炮摇了摇头,道:“有老大在,我就不怕!”

“不怕?”

陆放笑了笑,道:“那就走吧!”

说完就向屋外走去。

“走?”

张大炮变了变脸色,跟上去说道:“老大,我们现在就去吗?”

“现在就去!”

“不做点准备吗?”

“无须准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