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你行你上之懒虫修仙记的页面

你行你上之懒虫修仙记

182:商量个事

  几位长老齐翻白眼。

  早干嘛不说,非要等他们吵够了才来体现他的决策能力是吗?

  ……

  时间一天天过去,苏子静等人已经不知道在绝灵球内关了几天。

  他们饥肠辘辘,好在还有苏子静搬进来的蜂巢可以食用,不然早就饿得肚子咕咕叫了。

  就是蜂蜜单吃太甜腻,吃这几日就已经齁得不行了。

  蜂后的日子过的可比苏子静滋润多了。

  它四阶的修为完全不是靠它自己修炼,而是一群七彩蜂们去采集上好花蜜,然后去其糟粕,留其精华,再从体内吐出形成蜂王浆。

  用蜂王浆喂食的蜂后和幼虫都发育很好,蜂后不用修炼,每日趴着产卵,它的修为也在匀速提升。

  就像现在!

  蜂后懒洋洋趴在绝灵球上,一群七彩蜂排队带着蜂王浆等蜂后食用,另一群七彩蜂等在蜂后身后,一有卵出来就赶紧抱着跑了。

  两队七彩蜂井然有序,将蜂后伺候的舒舒服服,只管动动嘴动动肚皮就行。

  绝灵球被它牢牢压在身下,听着它吞咽东西的声音,还有看它时不时动一下的触须。

  苏子静和范成祥大眼瞪小眼,用眼神交流该不该冲出去。

  最后还是放弃了要冲出去的想法。

  这么多七彩蜂,他们只要一现身,绝对会被蛰成筛子。

  又过去两日,他们终于等来机会。

  蜂后嗡嗡叫了几声,七彩蜂群纷纷退了出去,整个巢室内就只剩蜂后一只。

  它懒洋洋起身,玩心大起,将绝灵球当成玩具,推着它四处滚动。

  绝灵球内的两人两兽东倒西歪,几扇蜂巢也倒下了,还有装了蜂蜜的陶罐骨碌碌滚了好几圈。

  有几个陶罐直接摔碎,苏子静心疼不已,两眼冒火,骂道:“该死的!”

  范成祥艰难稳住身体,看她的表情就知道事情不妙,大喊道:“师妹,别冲动!”

  “师兄,现在蜂群不在,要想离开,只有现在!”

  苏子静稳住身体,聚精会神看着外面。

  “怎么离开?”范成祥问。

  “等!。”苏子静扭头道:“鼠媳妇,等蜂后被收进来,不要留手知道吗?”

  “知道了,前辈。”

  她在等一个机会。

  绝灵球滚远,蜂后颠颠跑来,伸出细长弯曲带毛刺的腿贴在绝灵球上。

  “准备好!”

  “好!”

  鼠媳妇话音刚落,苏子静闪身出去。

  蜂后的爪子刚贴在绝灵球上,正打算继续推,就见身侧多了一个高大的影子。

  它停住爪子,扭头朝上看,对上一双圆溜溜的怒眼。

  “嗡嗡——”蜂后只来得及尖叫一声,就被收进了绝灵球。

  猛一下换了地方,蜂后呆呆看着。

  狂风暴雨的拳头突然落下,还有一个大嘴竟直接咬向它的脑袋。

  “嗡嗡!”

  蜂后惊呆了,出于逃生本能,它尖叫着挥动不常用的短小翅膀,颤颤巍巍飞在半空。

  一双大手突然从半空落下,直接抓住它的翅膀,下一刻,蜂后身体飞速旋转起来。

  “啪叽”一声摔在绝灵球那面透明玻璃上。

  以蜂后四阶的强悍体制,此时定然是摔不死的。

  它从地上爬起,愤怒朝摔它之人嗡嗡叫着。

  腹部一阵蠕动。

  “啵~”

  尾部喷出一个白色的卵。

  苏子静甩飞蜂后正打算继续揍它,没曾想就看到这一幕。

  她脸上的表情僵住,场面一度很尴尬。

  “嗡嗡?”

  蜂后懵逼看着身后白卵,倒退两步,用后脚将白卵踢滚过来,放置在身前查看。

  被忽略的苏子静突然上前几步,毫不怜惜,一脚踩烂白卵。

  蜂后愤怒抬头,一个有它头大的拳头迅速击来。

  “嗡——”蜂后惨叫一声,倒飞出去又撞上了透明玻璃。

  隔着玻璃,这一次它终于看到自己以前住的巢穴。

  还有成群结队正焦急寻找它的族群们。

  “嗡嗡~嗡嗡~”蜂后立刻贴在透明玻璃上,对着七彩蜂群嗡嗡叫嚷。

  然而这些奉它为王的子民们一个个迈开大步从它头顶跨过,完全当它不存在。

  “别白费力气了,它们看不到你的。”

  恶魔般的声音响在耳畔。

  蜂后扭头,一张大脸正戏虐看着自己。

  呜呜!

  蜂后想哭!

  它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个鬼地方,也不知道自己的“杀手锏”为什么会没用。

  它此时只知道眼前这个人类太可怕了,她的眼神像是想要杀了自己。

  苏子静眯着眼,她不是想,她就是!

  下一刻,她的手就朝蜂后的翅膀抓去。

  蜂后察觉到危险,立刻扇动翅膀飞到半空。

  它的法力虽然没了,可它的螫针还在!

  杀不死这个人类,它蛰死她!

  蜂后弓起身子朝苏子静飞去。

  苏子静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蜂后心中奇怪,可它不大的脑仁儿此刻没了妖力支持,根本想不到这会是个陷阱,以为此人是速度不够快,对它的攻击没反应过来,所以飞的速度更加快了。

  它愤怒一蛰,那种如以前一样刺到柔软温热的血肉中的感觉并没传来,反而像是刺到一块坚硬的铁板一般。

  “你使完招了,是不是该我了?”

  淡淡的声音响在它头顶,蜂后直觉危险,张开翅膀又想跑。

  一股大力拉着它的翅膀将它拽了下来。

  “嗡!”

  蜂后吃痛惨叫,叫声让鼠媳妇和大白狗耳朵往后一缩,惨不忍睹啊。

  “咦?这翅膀还挺结实。”

  苏子静像撕破布一般,拉着蜂后两边翅膀同时用力。

  蜂后嗡嗡的惨叫声已经变了调,变成凄厉刺耳的惨叫。

  几条腿在空中直蹬,体型的差距让它毫无办法。

  范成祥听得头皮发麻,走过去道:“师妹,蜂后也是无辜的,这么对它会不会太残忍了?不如拿它要挟七彩蜂群,我们先离开再说。”

  苏子静停下手,望着范成祥道:“出去了你能打过它?”

  “呃——不能……”

  范成祥尴尬摸摸鼻子,默默走开。

  苏子静低头望着挣扎的蜂后,其实不是不能放过它,但有一个条件。

  摸了摸蜂后胀鼓鼓的肚子,若有所思。

  蜂后浑身直哆嗦。

  肚子是它的武器,被别人一碰,就如同掐住它的命脉,浑身的绒毛尽数立起,腿绷直僵住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