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你行你上之懒虫修仙记的页面

你行你上之懒虫修仙记

181:吃一堑长一智

  “你说什么?”

  唐南生站在古安仙集阵法处,与几名金丹修士对峙。

  其中一人回答:“阵法这几日出了问题,暂时无法出入,道友若是有要紧事,不如先发传音符。过几日这阵法就能好了。”

  唐南生脸色难看,他刚打算离开,就被拦在古安仙集,心中隐隐觉得是钱玉搞的鬼,可看看与他一同拦在阵法里的人群,又觉得不太可能。

  就算他钱玉是元婴真人独子,也没有这么大的权利,能控制住整个门派,不让旁人出入。

  攥紧拳头,转身离开。

  不过几天时间,他几年几十年都能等得,何况这点时间。

  可他万万没想到,这阵法第二天就好了。

  他觉得很奇怪。

  只是这个时候没心思想这些,还是赶紧找到师妹要紧。

  他这么着急离开的原因,一是因为迫切想找到苏子静,二就是因为昨日所说都是随口扯谎罢了。

  若真有这么一位朋友,他也不会苦寻他那师弟师妹多年未果。

  看钱玉昨日好像有强留他的意思,他觉得要是不说谎,最后势必要亮出身份才能脱身。

  能隐瞒身份最好,省得以后被缠上无法脱身。

  他是走得洒脱,苦了钱玉因为偷了他爹的令牌,如今被罚关在古安门惩戒事静思己过呢。

  “你好大的胆子!平日里宠着你惯着你,如今倒好,竟敢偷我的令牌胡来,要不是发现的早,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留华真人冷冷看着不服气的独子,心里生出无力感。

  蠢!蠢不可及!

  要是他偷偷藏下一个人来,捅破天他这个当爹的也能替他揽下,可这蠢货干了什么?

  竟敢偷令牌去假传命令,将整个古安仙集的阵法关闭,导致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也进不来。

  闹这么大,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干了什么吗?

  钱玉梗着脖子:“我在闹?要是你当初舍得下那些东西,如今我用得着闹吗?你自己去外面听听,外人都议论我什么。”

  若是他说别的,留华真人还能忍,一提这件事,留华真人的脸就拉了下来:“你还有脸指责我?要是你乖乖听话,用心修炼,不搞那些不三不四的事,如何能落到如今这地步?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我就不与你计较什么。结果你倒好!不思悔改,行事还愈发荒唐!老子花多少代价才换回来两块正阳石,到头来落一身埋怨,你要真觉得当初是我舍不得东西才害你如此,那我无话可说,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留华真人转身便走,留下一脸错愕,不敢置信的钱玉。

  他的印象中,父亲是沉默寡言,却又格外宠他的人。

  所以他才会肆无忌惮发脾气。

  今日的父亲,好像与以往不同!

  他的确是故意的。

  故意偷父亲令牌,故意假传指令关闭阵法。

  说起原因,他只是觉得胸口憋闷,想找个办法宣泄罢了。

  钱玉张了张嘴,想开口叫回那个失望离去的人,最后还是没喊出口,颓然跌落在地。

  他蜷缩成一团,没有灵力护体,在这个初春天气里,冻得瑟瑟发抖。

  惩戒室其实并不冷,冷的是那从他心里发出的阵阵寒气。

  留华真人刚离开,就收到古安门掌门的传音符。

  他早有预料,收起心思飞身赶去。

  预料之中的三堂会审画面出现在大殿中。

  留华真人目不斜视走进去,拱手向坐在主位上一个中年男人行礼:“掌门师兄。”

  古安门掌门姓汪,一身灰色道袍整整齐齐穿在身上,连腰带勒出的褶皱也被抚得平平整整。

  汪掌门刻板的脸此时满脸不快:“钱师弟,宠孩子也不是这般宠的。”

  留华真人低垂着头,认真听训。

  如今那逆子干出的好事人尽皆知,他想赖也赖不掉。

  “门令交到你手上,不是让你拿去逗儿子开心的!”

  “我们都知道你四百多岁得个儿子不容易,可也没有这种惯法。”

  留华真人老脸通红,每回逆子传出丑事,掌门师兄都会提一遍自己四百多岁得个儿子的事!

  说的人不脸红,听的人尴尬得想扣墙!

  “咳——”有人听不下去了,干咳一声示意汪掌门注意影响。

  汪掌门斜眼一瞅,是在座中年纪最大,修为最高,资历最老的师兄,他顿时口一闭,将快到嘴边呵斥咽了下去,扭头喋喋不休继续教育留华真人。

  “钱玉那小子也快四十了,因为那些荒唐事,如今还在筑基后期徘徊。你这当爹的怎么传授的功法?再不努努力,六十岁还不能结丹,你儿子就要被人嘲笑得无地自容了,老夫看你这张老脸还好不好意思听。”

  “还有,吃一堑长一智,如今被人伤了正好,放下那些没用的事,专心修炼,等飞升时重铸仙体,想要什么没有?缺胳膊少腿的都能长出来,何况那两个小玩意儿。”

  留华真人一滞,掌门师兄说的真是轻松,飞升哪来那么容易?

  “那追杀令既然下了,那就放着吧,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别总在这种事情上浪费精力了。”汪掌门一锤定音。

  留华真人还能说什么,只能拱手答应:“多谢掌门师兄教诲,弟子懂了。”

  “懂了就好。”汪掌门矜持点头,随即说起正事:“今日将你们都叫来,是想跟你们商量商量,两年后源火秘境就要开启,这次准备让哪些弟子进去?都早日准备好,多炼制一些玄冰丹备用。”

  其余人来了兴致,左一句右一句聊了起来。

  留华真人孤零零站在中央,连个座位都没有。

  更难受的是什么,是这源火秘境与龙魂秘境一样,都是金丹期能进,而他那逆子流连花丛,要他两年时间结丹,无疑痴人说梦。

  想到那几个还算争气的弟子,留华真人才略微松下一口气。

  进入源火秘境的名额分到古安门头上的只有十个。

  僧多肉少。

  几位长老争吵半天,都想让自己名下得力徒弟去。

  汪掌门听他们越吵越凶,抬手制止这场风波:“各位师兄师弟不用吵了,还是如往年一般,开擂台比试。前十名得这十个名额。”